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北京关注团”就刘贤斌先生被判刑十年的抗议和声明]
维权网
·秦腔演艺人员上访陕西省委
·工伤保险不完善,工伤待遇难享受
·江苏扬州居民解鹏因遭暴力拆迁在市政府门前自焚
·湖南访民唐先东住房遭强拆上访被劳教
·谭作人在监狱通信受到限制无人交流
·长沙市近十年来因暴力拆迁导致拘留或死亡部分人员名单
·广西柳州一警员遭构陷 二十年伸冤无果
·山东维权人士孙万宝再诉山东通讯管理局
·福建失地农民在福州第13届海交会前请愿
·沈阳小贩夏俊峰死刑复核审理律师工作正式启动
·杭州女子在贵州被强行做节育手术
·68岁的女访民季阿珍劳教上诉案将开庭
·全国金融买断职员进京维权动态
·长沙200余名参战老兵到市政府抗议
·安徽残疾人被镇政府殴打致伤上访讨说法
·紧急关注:合肥维权人士周维林被警方带走
·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被拘留十天后获释
·湖北省人大换届选举会议精神和法定原则相违背
·江苏南通又发生拆迁血案
·湖北访民黄行芝、潘向荣在京被关黑监狱
·长沙市300余名被拆迁户到市政府示威多人被抓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八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采访老兵上访被警方绑架及口头传唤经过
·辽宁访民郑文金控告法院枉法判决遭报复
·童话大王郑渊洁为沈阳小贩夏俊峰免除死刑发起万人签名
·莲湖区副区长张秦说:“潘家村拆迁有四个死亡名额”
·合肥被拆迁户代表在省高院门口穿要立案的马甲抗议
·金融买断工龄的访民张宏伟今日在京割腕自杀
·山东三访民被政府雇请黑社会挟持押送回当地
·联合国人权高专中文网站正式开通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
·维权律师李天天被监视居住3个多月后获自由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九
·兴平罢驶出租车司机遭传唤并遭逮捕威胁
·贵州贞丰旅游景区“双乳峰”前血泪多!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一)
·河南教师焦本菊任教35年被清退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
·四川公民推特发文支持李承鹏竞选人大代表
·吴玉琴 廖双元:茉莉花开祭“六、四”
·湖北访民伍立娟给潜江市政府的绝望短信
·江苏南通徐汇萍老太控告信访局长和政法委书记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野蛮对待独立候选人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十一
·广州退伍军人上访维权屡遭关押
·柳州农民承包林地被侵占 上访7年无果
·江苏无锡民众因环保集会多人被打伤
·刘杰:中央领导不严格履行宪法纠正违宪制度
·河南访民李明翠控告公安包庇凶手遭报复
·幸清贤:链子门事件是成都市公检法故意制造的冤案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6期
·湖北潜江熊口饮水出现问题
·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二)
·湖南衡阳三百多买断工龄者集会请愿
·上海莘庄工业区农民到法院申请立案被拒
·潜江被害学生亲属60余人游行示威
·合肥市访民集体到安徽省政府门前伸冤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十二
·贵阳城郊再次发生暴力计划生育事件
·湖北农民代表因失地到镇政府抗议维权
·四川维权人士李双德被匆忙押往法院开庭
·广西4·21征地血案:中11弹的冯达成被捕
·合肥市政府531“政民直通车面对面”被访民称为“忽悠”
·李双德被判处有期徒刑4个月罚款2万元
·最高法长期盘踞截访警察殴打访民
·西安长乐坡村民用铁叉防备拆迁打手
·合肥访民孙良芳冲破堵截到省政府上访
·北京多位异议人士被上岗限制自由
·六四将临,全国严控打压升级
·南京何培蓉探访陈光诚,与外界失去联系引各界关注
·幸清贤:李双德“信用卡诈骗案”始末及分析
·西安人士祭奠“六四”烈士
·六四将临,全国严控打压升级(续)
·青岛李沧城管强拆孙德功家
·纪斯尊就被软禁致福州市法院的公开信
·四川访民控告政府非法征地和暴力拆迁
·云南访民罗年勃诉民警持枪故意伤害案法院枉判
·探访武汉民主维权人士秦永敏的客人再遭传唤
·无锡丁红芬一家在违法暴力拆迁中的悲惨遭遇
·四川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在农场祭奠“六四”亡灵
·快讯:南宁维权人士端启宪、张维在“六四”日被带到派出所传唤
·成都访民陈茜应约去最高法院被截访人员绑架
·郑州访民举报合法房产被强拆,贪官谋暴利
·安徽蚌埠市民运人士聚餐纪念六四22周年
·“6.4”起赵景洲家门外警察上岗三天
·30名上海访民天安门纪念六四被抓
·湖北监利武警抢尸体,打伤抓走多人
·村组街道办干部倒卖我们土地的经过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7期
·四五千村民围堵西安十里铺派出所
·山东维权记者齐崇淮刑满前夕被再次起诉
·“六四”期间被带走及关押的一些人士陆续获释
·七旬老人在政府门口下跪讨说法
·南通江山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一孕妇中毒身亡
·湖北访民王思雄因欲见胡主席上访被打断腿
·广西多人因纪念六四被强行带走
·河南上访维权干部邢璐控告洛阳市市长与妇联主任
·何培蓉探访陈光诚遭遇抢劫车祸,被限制人身自由
·广东河源市官员在斑马线上撞死两母女照常上班
·重庆“一坨屎”劳教案引发广泛关注,袁裕来律师介入,家属即刻遭警方约谈随后失踪
·吴玉琴:国保公安任意践踏人权非法扣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关注团”就刘贤斌先生被判刑十年的抗议和声明

   
   2011年3月25日,中国著名民主维权人士刘贤斌先生被四川地方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重判十年有期徒刑,并处剥夺政治权利两年零四个月,我们对此表示强烈的抗议和谴责!
   
   众所周知,刘贤斌先生作为有良知、负责任的中国知识分子自大学时代就开始关心中国的命运,就开始为中国的民主事业鼓与呼。1989年他积极参与反官倒、反腐败、争人权的学生民主运动,并因此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2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1年。
   

   1993年10月刑满出狱后刘贤斌继续从事民主人权活动。1998年开始积极参与中国民主党的组建活动,因此被四川遂宁地方当局以 “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重判13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2008年11月刘贤斌减刑出狱后丹心不改,继续关注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刚出监狱不久,便将目光投向了方兴未艾的民间维权运动。2008年12月,刘贤斌参与了《零八宪章》的讨论修改工作,并成为《零八宪章》的首批签名人之一。与此同时,刘贤斌在2009年与2010年上半年撰写了多篇文章论及民主化改革对于中国社会的重要意义。
   
   这一切都表明刘贤斌先生对这个国家和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人民怀有深厚的感情。却不想具有赤子情怀的刘贤斌竟被有关当局视作“敌人”加以屡次的迫害和打击——2009年6月,刘贤斌再次被遂宁地方当局以涉嫌“煽颠”的名义加以逮捕!
   
   四川地方当局对刘贤斌先生的人权迫害不仅引起国际国内社会的强烈抗议和谴责,而且大陆多个省市成立了“我是刘贤斌关注团”,香港和美国等地华人也组建了相应的关注团体。不仅如此,海内外良心人士还纷纷开展起接力绝食活动以表达他们对有关当局迫害刘贤斌先生的愤怒和谴责!
   
   不意四川遂宁地方当局全然不顾全世界良心人士的抗议和谴责,竟然于3月25日冒天下之大不韪,再次重判刘贤斌先生十年大刑。我们认为这不仅是对中国宪法有关“言论自由”规定的蔑视,不仅是对宪法有关“尊重和保护人权”规定的蔑视,更是对人类正义和良知的挑战,为此,我们“北京关注团”强烈要求执政当局立即责令四川地方当局纠正对刘贤斌先生的错误判决,还刘贤斌先生以全部的公民权利和自由,并给予刘贤斌先生以国家的歉意和赔偿!
   
   与此同时,我们认为,刘贤斌事件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人权个案,在其背后牵扯到执政党如何面对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民间智慧和不同意见问题——是开放报禁党禁,以积极的姿态迎接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呢?还是唯我独尊、一意孤行,继续沿着“五个不搞”的方向——梦想对中国人民专制到底?
   
   这个问题不仅关系到中国的命运,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未来,而且也关系到执政党的命运、关系到执政党的未来!
   
   我们认为,近三十年来,由于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的瓶颈制约,由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跟不上,导致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已严重扭曲变形,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改革已经变形为权贵集团对国家财富和社会财富的疯狂瓜分和掠夺,并因此造成官场腐败的恶性膨胀、贫富分化的日益扩大,群体性抗争事件的连绵不断……官民矛盾正日趋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中国社会正面临着在现行体制下无法解决的危机,执政党也由于自己的执迷不悟正面临着一个越来越危险的未来!
   
   如何走出危险?
   
   如何化解危机?
   
   我们认为唯一的出路在于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引导中国社会向着民主、自由、法治与宪政的方向前进。
   
   唯如此,不仅我们的国家会有一个健康的未来,我们的人民会有一个幸福的未来,就是执政党也会有一个“安全的”未来!
   
   当然执政党可以继续无视我们的建议和要求,可以继续抗拒民主化改革;四川地方当局也可以继续蔑视海内外良心人士的抗议和谴责,可以继续将刘贤斌先生送进钢铁牢房,但是——
   
   我们绝不会因此就放弃我们对于这个国家的光荣梦想,我们绝不会放弃我们对于中国民主事业的奋斗和追求!
   
   我们郑重声明——
   
   我们将继续在民主墙一代、八九一代、及组党一代先驱们所开创的中国民主化道路上团结所有的力量奋勇前进!
   
   我们相信在十年之内,我们关于这个国家的光荣梦想一定会变成万紫千红、花果飘香的现实!!
   
   ——“我是刘贤斌”北京关注团
(2011/03/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