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异议人士沈良庆抗议当局非法监控株连无辜 ]
维权网
·刘贤斌案开庭前 欧阳懿被传唤
·广东顺德农民控告村委会换届选举不民主
·四川维权人士李双德被刑拘,家属至今没有得到通知书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先生被中共公安抄家并带走
·刘贤斌案开庭,法院周围两公里范围戒严
·郑创添“涉颠”一案律师被拒绝会见
·刘贤斌案开庭,各地严控维权人士
·刘贤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两年零四个月
·异议人士沈良庆抗议当局非法监控株连无辜
·“维权网”就刘贤斌被重判的声明
·陕西绥德县财政局副局长郭忠林的贪腐罪行
·谢福林兄弟狱中近况
·刘贤斌案法庭口头宣判十年刑期,家人律师无法会见
·天津访民冯淑云举报腐败被开除
·合肥失地农民到工程开工现场表达诉求
·合肥访民孙帮英被关押一个多月后获释
·维权人士王荔蕻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
·刘贤斌法庭陈述手稿——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和战斗
·刘贤斌案开庭,遂宁警察忙布控
·湖北医疗患者李相有对省医学会的质疑
·合肥农民反强制拆迁,申请500人静坐请愿
·选举专家姚立法被绑架三天后回家
·成都异议人士梁凯旋被带走询问并抄家
·前往遂宁围观刘贤斌案的访民被关押至今
·陈光诚老家临沂再爆计生血案,22岁青年惨遭杀害
·临沂政府强拆民房,当庭抵赖并诿罪于村民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7期
·因前往遂宁欲旁听刘贤斌案开庭三公民被拘留
·北京公民翁杰因围观“茉莉花集会”遭刑拘
·成都维权人士李双德被以涉嫌“信用卡诈骗”刑拘
·广东维权人士郑创添取保候审回到家中
·刘士辉律师家人广州寻亲,欲哭无泪痛斥当局
·“北京关注团”就刘贤斌先生被判刑十年的抗议和声明
·合法公民被骚扰,正常工作被无理辞退
·四川良心人士冉云飞、丁矛被逮捕
·福建省福州市约700冤民联名致信港人大代表
·中国政府打压持续,再传良心人士失踪
·维权人士陈卫被正式逮捕
·前往探望李宇的朋友被警方传唤阻止
·成都链子门事件刚释放的陆大椿急需治疗,政府推诿不管
·合肥城管、区乡、公安出动100多人“联合执法”
·60余位孕妇亲友封堵潜江市政府抗议
·我所经受的北京截访人员的暴行
·敬告“上面”:软禁是把双刃剑
·倪文华免费代理残疾人诉金乡县政府案
·成都维权人士李双德刑拘后遭百般刁难
·维权人士陆大椿写给四川当局的公开信
·郧西访民胡宗海上访被辱骂抢走录音笔
·重庆访民汤吉珍住房遭强拆,儿子被诬“袭警”受酷刑
·程婉芸在北京被刑事拘留后取保候审
·维权人士刘杰仍然被软禁在逊克农场
·四川陈云飞欲前往北京祭奠紫阳遭警方控制
·延安老人含屈而死亲属维权遭拘禁
·合法公民出境求学受阻,警方称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王建芬向无锡建设局举报野蛮拆迁
·合肥女访民孙帮英又失去人身自由
·合肥访民张侠飞持续到市政府上访
·刘杰:这次被截访软禁的过程
·台胞刘心榆呼吁南宁当局立即释放刘慧萍
·北京多位艺术家因举办艺术展被刑事拘留
·访民一张假借条,被法院执行一百多万财产
·艾未未出境受阻,姚立法祭母被截
·重庆访民郑忠成在高法门口被殴打
·四川严打异议与维权人士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8期
·安徽村民护山被黑社会分子打伤
·古川失踪45天,妻子到派出所绝食抗议
·访民陈秀云控告十堰公安局强夺民财
·清明节孙文广教授被再遭软禁
·成都法律工作者李双德被正式逮捕
·陈云飞软禁中手机被抢
·艾未未和文涛被警方带走三天仍无音讯
·湖北访民伍立娟被关久敬庄
·湖北访民伍立娟被关久敬庄
·维权人士李永生“取保候审”出来
·四川邻水县黑煤窑致残者刘青安进京救治
·倪玉兰夫妇凌晨被警方带走,住所被查封
·上海浦东唐镇派出所威胁访民顾倩珏
·成都法律工作者李双德取保候审被拒
·访民陈明伟判刑6年改判无罪难获赔偿
·许坤案逾期未判,看守所中遭遇危险
·北京民主维权人士李海取保候审出来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被劳教两年
·合肥被拆迁户诉城建局案二审开庭
·艾未未工作室再次被查抄
·安徽省异议人士沈良庆被断网
·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的安徽维权人士钱进状况堪忧
·李建强律师联合国广场致中国领导人公开信
·警方阻止律师会见绵阳民主维权人士丁茅
·“依法行政”、“以法治国”必须从“以法治警”开始
·北京守望教会聚会遭到警方阻止
·山东维权人士刘国慧被刑拘后取保出来监视居住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99期
·北京多位良心人士被带走后仍无消息
·合肥市残疾人因抗议拆迁被抓
·吉林网络爱好者张玉红保释,查抄物品仍未归还
·三位被刑事拘留的上海访民获释
·安徽作家宣昶玮受到逮捕威胁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家“被划地为狱”
·任君平:哈尔滨出嫁女为土地承包权上访被驱赶
·倪玉兰、董继勤夫妇被羁押在西城看守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异议人士沈良庆抗议当局非法监控株连无辜

   (维权网信息员夏雪报道)3月25日上午11点半,刚刚从老家回到合肥的异议人士沈良庆就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忧心忡忡地诉说前天上午去安庆市大观区近圣街杨家塘居委会办理小女儿残疾人低保年审手续时,平时客客气气的居委会主任非常不高兴地责问她:“你儿子回来了为什么不向我们汇报,上边责怪我们,搞得我们很被动。”沈良庆母亲解释说:“他爸爸病重住院,他回来照顾父亲,又没干什么。”沈良庆得知自己无端受到非法监控,还株连到已经是风烛残年、胆小怕事的无辜父母,让他们担惊受怕,感到非常气愤,当即给合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打电话,询问自己是不是监视居住的对象,连回家看望父母、陪护病人的自由都被剥夺,以至于去哪里都需要向当局请示、汇报,并表示将以适当的方式向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威胁无辜者的安庆警方表示抗议。
   
   最近网上盛传茉莉花革命,民怨极大的中共当局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加强了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等被视为敌对势力者的非法监控、骚扰和打压,甚至不惜株连无辜。因为个人原因,沈良庆最近并未从事任何让当局不快的“饭醉”活动。2月下旬至今,一直在安庆陪护病危住院的父亲,照顾病重的母亲和小妹,但仍然受到当局的非法监控、骚扰和打压。尽管当局从来不承认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等“重点人口”存在持续性、长期性非法监控,但杨家塘居委会主任的无理要求和责问不打自招,暴露了非法监控无时、无处不在。
   
   尽管已经习惯了被监控、骚扰和打压,但对于无辜的亲属被株连,沈良庆还是感到非常愤怒。1998年初,沈良庆因为“宣传煽动”被劳教期间,安庆市国家安全局不仅非法传唤他妹妹和妹婿,甚至超越维护中共统治的工作职责和人伦底线,非常残忍、不道德地威胁从事医务工作的妹婿,要求他与沈良庆妹妹离婚,以便划清界线。沈良庆的亲属都是谨小慎微的顺民,不仅不关心政治,还希望他少管闲事,但仍然不断受到株连、骚扰和惊吓,父母精神压抑,身体健康状况因此每况愈下。

(2011/03/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