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网]->[河南民妇在派出所带伤死亡,警方抢尸拘人]
维权网
·湖北省襄樊市南漳县警方包庇黑势力迫害正当防卫者
·刘杰:回到了家,但家已不在
·河南访民刘炳同被国信局保安殴打
·王荔蕻的律师为其申请取保候审被拒
·西安市政府对我们村“改造”不符合规定
·江西新余市独立候选人魏忠平等人获自由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七
·全国四大银行被强行买断职员进京维权
·秦腔演艺人员上访陕西省委
·工伤保险不完善,工伤待遇难享受
·江苏扬州居民解鹏因遭暴力拆迁在市政府门前自焚
·湖南访民唐先东住房遭强拆上访被劳教
·谭作人在监狱通信受到限制无人交流
·长沙市近十年来因暴力拆迁导致拘留或死亡部分人员名单
·广西柳州一警员遭构陷 二十年伸冤无果
·山东维权人士孙万宝再诉山东通讯管理局
·福建失地农民在福州第13届海交会前请愿
·沈阳小贩夏俊峰死刑复核审理律师工作正式启动
·杭州女子在贵州被强行做节育手术
·68岁的女访民季阿珍劳教上诉案将开庭
·全国金融买断职员进京维权动态
·长沙200余名参战老兵到市政府抗议
·安徽残疾人被镇政府殴打致伤上访讨说法
·紧急关注:合肥维权人士周维林被警方带走
·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被拘留十天后获释
·湖北省人大换届选举会议精神和法定原则相违背
·江苏南通又发生拆迁血案
·湖北访民黄行芝、潘向荣在京被关黑监狱
·长沙市300余名被拆迁户到市政府示威多人被抓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八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采访老兵上访被警方绑架及口头传唤经过
·辽宁访民郑文金控告法院枉法判决遭报复
·童话大王郑渊洁为沈阳小贩夏俊峰免除死刑发起万人签名
·莲湖区副区长张秦说:“潘家村拆迁有四个死亡名额”
·合肥被拆迁户代表在省高院门口穿要立案的马甲抗议
·金融买断工龄的访民张宏伟今日在京割腕自杀
·山东三访民被政府雇请黑社会挟持押送回当地
·联合国人权高专中文网站正式开通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
·维权律师李天天被监视居住3个多月后获自由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九
·兴平罢驶出租车司机遭传唤并遭逮捕威胁
·贵州贞丰旅游景区“双乳峰”前血泪多!
·多位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一)
·河南教师焦本菊任教35年被清退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
·四川公民推特发文支持李承鹏竞选人大代表
·吴玉琴 廖双元:茉莉花开祭“六、四”
·湖北访民伍立娟给潜江市政府的绝望短信
·江苏南通徐汇萍老太控告信访局长和政法委书记
·江西新余渝水区选举委员会野蛮对待独立候选人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十一
·广州退伍军人上访维权屡遭关押
·柳州农民承包林地被侵占 上访7年无果
·江苏无锡民众因环保集会多人被打伤
·刘杰:中央领导不严格履行宪法纠正违宪制度
·河南访民李明翠控告公安包庇凶手遭报复
·幸清贤:链子门事件是成都市公检法故意制造的冤案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6期
·湖北潜江熊口饮水出现问题
·中国公民、知识分子公开声明参选人大代表(续二)
·湖南衡阳三百多买断工龄者集会请愿
·上海莘庄工业区农民到法院申请立案被拒
·潜江被害学生亲属60余人游行示威
·合肥市访民集体到安徽省政府门前伸冤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选举委员会组织非法选举之十二
·贵阳城郊再次发生暴力计划生育事件
·湖北农民代表因失地到镇政府抗议维权
·四川维权人士李双德被匆忙押往法院开庭
·广西4·21征地血案:中11弹的冯达成被捕
·合肥市政府531“政民直通车面对面”被访民称为“忽悠”
·李双德被判处有期徒刑4个月罚款2万元
·最高法长期盘踞截访警察殴打访民
·西安长乐坡村民用铁叉防备拆迁打手
·合肥访民孙良芳冲破堵截到省政府上访
·北京多位异议人士被上岗限制自由
·六四将临,全国严控打压升级
·南京何培蓉探访陈光诚,与外界失去联系引各界关注
·幸清贤:李双德“信用卡诈骗案”始末及分析
·西安人士祭奠“六四”烈士
·六四将临,全国严控打压升级(续)
·青岛李沧城管强拆孙德功家
·纪斯尊就被软禁致福州市法院的公开信
·四川访民控告政府非法征地和暴力拆迁
·云南访民罗年勃诉民警持枪故意伤害案法院枉判
·探访武汉民主维权人士秦永敏的客人再遭传唤
·无锡丁红芬一家在违法暴力拆迁中的悲惨遭遇
·四川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在农场祭奠“六四”亡灵
·快讯:南宁维权人士端启宪、张维在“六四”日被带到派出所传唤
·成都访民陈茜应约去最高法院被截访人员绑架
·郑州访民举报合法房产被强拆,贪官谋暴利
·安徽蚌埠市民运人士聚餐纪念六四22周年
·“6.4”起赵景洲家门外警察上岗三天
·30名上海访民天安门纪念六四被抓
·湖北监利武警抢尸体,打伤抓走多人
·村组街道办干部倒卖我们土地的经过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07期
·四五千村民围堵西安十里铺派出所
·山东维权记者齐崇淮刑满前夕被再次起诉
·“六四”期间被带走及关押的一些人士陆续获释
·七旬老人在政府门口下跪讨说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河南民妇在派出所带伤死亡,警方抢尸拘人

   
   (维权网信息员荣习云报道)3月22日,本网接到河南商丘在夏邑县公民赵辉先生辗转发来的投诉材料,揭露当地城关镇派出所非法拘传自己母亲,导致自己母亲在脸上带着多处伤痕下死亡,当地政府还出动大批警察抢夺遗体,拘押、软禁死者亲人,屏蔽死者亲属电话,以阻止消息外泄。
   
   本网信息员随之拨打赵辉先生电话,多次拨打中,虽电话能打通,但无人接听,且电话在响几声铃后就马上中断。
   

   下面转载赵辉先生通过朋友辗转发来的投诉材料:
   
   尊敬的领导:您好!我叫赵辉,今年27岁,家住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段小街。我以前很不懂事,妈妈催我结婚我总是不答应。今年才答应妈妈要结婚了,妈妈很是高兴,商量着给我盖房子。去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城关镇政府提交盖房申请,城关镇政府百般推诿,不给回复,让我妈去县政府问问,我妈很是着急,为了不耽误我的终身大事,我妈就书写了一份申请书,报给县政府有关领导,希望他们能解决我们的盖房问题。县领导回复,让我妈妈耐心等待,尽快给我们一个解决办法。
   
   3月8日,一大早我们全家都去上班了,就剩妈妈一人在家,操持家务,晴空霹雳,中午11点左右,我哥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妈妈被关押在城关镇派出所,我赶到派出所见到妈妈时,妈妈已经不能说话了,外貌更是惨不忍睹,半张着嘴,呼吸困难,面部多处瘀伤,脖颈隐约有被掐过的痕迹,当时,有5名警察围在我妈身边,于是我就问民警,是什么原因把我妈妈带到这里来,是谁把我妈妈带来的,我妈妈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搭理我,然后我就说我妈妈都这样了怎们还不送医院,于是他们斥责我说:“你怎么不知道我没打120”,大概5分钟之后“红十字医院”的急救车才到城关镇派出所关押我妈妈的地方(红十字医院距离城关镇派出所步行只需要3~4分钟),只有我和一名戴眼镜的警察用担架抬上救护车,其他警察袖手旁观。赶到医院送进抢救室,这时我嫂子也赶到了医院那名带眼镜的警察说:“你们都别进,这事你们不要管了”,然后我们就在外面等候。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一会儿我看见妈妈,被推出急救室,我慌忙去大门旁找我嫂子,询问医生后得知妈妈被送到了2楼,等我俩赶到2楼,还没来得及看妈妈一眼,就听到一声询问那个带眼镜的警察要不要转院,那个警察说:“转院”,我转眼看了一眼妈妈,妈妈当时半张着嘴,嘴唇发紫呼吸更加困难,等我赶到人民医院的时候,主治医生似乎有拒绝接受病人的意思,并告诉我你妈妈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当时我下意识的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中午12时左右,医生就告诉我们你们母亲心脏已经停止跳动,我们尽力抢救。大概抢救了半小时左右,宣告死亡。
   
   事后得知,上午9点左右有4名警察开着一辆警车来到我家,没有任何传唤文件,要求我妈妈去派出所,我妈妈拒不同意,然后其中一名警察打了一通电话后,强行把我妈妈拉上了警车,我妈妈要求回家换一双单鞋,换完后又被那四名警察连拉带拽押进警车,当时那四名警察并未通知家属。试问,你们在没有任何传唤证,拘捕证等任何文件,有何权利限制一个老百姓的自由,我们至今都不知道妈妈犯了什么法,已经到强行拘捕的地步。我大姨得知我妈妈被派出所强行拘捕,先我们一步去到了派出所,然而现在我大姨也不知道被他们私自关押到了哪里,失去联络,至今已经56小时,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们不服,于下午2点左右伴随我爸爸带着妈妈的尸体去城关镇派出所讨要说法,到达地点,派出所早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城关镇政府,县政府也是大门紧闭,空空如也。期间没有任何人过问此事。3月9日,凌晨2点多,在我母亲尸体停放处,突然涌来10余名人,不知是何身份不顾我和我们全家人的阻止,强行带走母亲的尸体,我们继续追赶,豁出了性命才在距城关镇政府10来米的地方拦截下来母亲的尸体,为了尊重亡人我们决定就在那搭起灵棚,陪伴我母亲。然后我们看到源源不断的人涌来,在我们对面监视,凌晨4点左右,突然间有两辆大巴和10来辆警车停在我母亲那里,我和我哥顿时被200余人包围,殴打撕扯,抢走了我和我哥身上的钱包﹑手机和拍摄有抢夺尸体照片的数码相机,我和我哥的眼镜,我们就看不清东西了,隐约看到这200多人有的身穿警服,有的是便装,然后我俩被强行塞进2个警车,驶进城关镇政府大院,扣押了8个小时,期间滴水不供,被四人分别锁住了双腿双手,丝毫不能动弹,我妈妈的尸体不知趋向,期间我爸爸被人群冲散,不知道趋向,至今不知下落这一切都是城关镇党委书记毕明德指使,我想请问作为一个镇政府的党委书记你有什么权利扣押我父子3人?我的父亲也在这天凌晨4点多的时候不知道扣押在什么地方,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古语说百善孝为先,在最需要我们尽孝道的时候,我们却被扣押,母亲尸体不知趋向,这让我们情何以堪,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希望领导能为我们伸冤。
   
   3月9日早晨,我们家的老人,去城关镇院内找书记毕明德质问扣押我俩的理由,毕明德早已没了踪影,无一人问津,直到10点他们才找到一个负责人孟镇长,百般哀求,放我俩出来尽孝道,孟镇长才说我私自放人,随后就出去打了一个电话,便失去了踪影,到12点,才从新找到了孟镇长,放出了我俩。我们回到家以后,母亲的尸体已经被摆放在我家。我询问我嫂子才得知,母亲的尸体是在凌晨5点左右被一人骗开我家大门,200多人直接冲进,不顾我嫂子和我妹妹的阻止,不断恐吓半小时之久,我嫂子和表妹伤心过度,失去了知觉,这200余人趁机把尸体放在屋内,然后退出并包围我家所有出口。截止到目前,我家所有亲属的通讯设施全部被监控监听,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只能求助网友来帮助我们,我们所发的帖子全部被删除,唯一的途径也被他们切断。
   
   赵辉
   
   这封信是通过非常艰难的途径才传到您手里,希望您重视。以上句句属实没半句虚言。我的电话: 15837041508
(2011/03/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