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北京周末诗会
·六月四日夜雷雨大作连书六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闵琦又住院啦/丁朗父、萧远
·六四爷雷雨声中连书六扇/丁朗父
·农民工/朗父先生
·歌唱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问屈子/老秦人
·叩谢/曹思源
·端午感怀二首/胡石根
·胡石根2013端午感怀三首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守望者群像之周舵/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郑酋午
·致有病没钱垂头丧气的闵琦/丁朗父
·读辛亥史兼怀南方友人/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一,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二,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一筐萝卜/丁朗父
·听海哭的声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胡石根/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李海/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严正学/丁朗父
·大陆军迷设计的新国旗
·守望者群像之叶氏兄弟/丁朗父
·周舵应当得和平奖/丁朗父
·股市新歌/闵琦搜集整理
·梅花与半亩草堂/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闵琦/丁朗父
·致某邻居的公开信/北京中原教会朱红
·断水江河图之永定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基督徒/丁朗父
·在草原/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一/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二/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三/丁朗父
·六扇(一、二)/丁朗父
·刘跃的洗礼/祝中原
·六扇(三、四)/丁朗父
·六扇(五、六)/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四/丁朗父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被出卖的人和他的朋友/丁朗父
·马桩与秋桦/丁朗父
·湖啊,湖啊,深秋/彭燕郊、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秀水河子记忆速写/丁朗父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说维权本身就是政治运动是正确的。那种把维权和政治脱离说“维权就是维权,把维权涉入政治就复杂化“的说法是对政治涵义的不理解。
   你维权维的是什么权?当然你会说:我维护的是个人的权利,既然你维护的是个人的权利那当然是另一方侵犯了你的权利。所以你才要维权。
   维权的同义词是上访。因为上访也属于维权的一种范畴.

   “访民”现象是中国几千年专制社会遗留下来的陋习。现代中国是一党专政极权统治搞独裁政治。在诺大的中国每天都在发生侵犯国民权利的种种事件,从而又延伸出“维权”这一代表着中国特色的国情现象。
   在西方国家注重的是法律,我在法国十年没有看到法国人去巴黎上访。但 法国人有游行的权利。游行本身也是一种维护权利的表示
   
   从“维权”这个词汇来分析一定是手中掌握权力的人违反了法律,超出了法律范围之内,侵犯了个人的权利所以我们才要维权。既然说维权这就离不开政治。什么是政治?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是直到来到海外才搞清楚。政治涉及到一个国民(公民)的方方面面:人权,生活,思想,文化,道德。再说远一点政治还包含科技,军事,人道。西方很多国家都指控中国有大量的间谍窃取相关机密资料,这不就是政治吗?伊朗要发展核武,遭到很多国家的谴责也是政治。利比亚总统卡扎菲对国民进行大屠杀,联合国授权对利比亚采取空中打击以支援利比亚人民这也是政治。
   关心政治其实就是关心你的生命一样,也就是维护你个人的权利。
   有的人在网上发表一篇敏感的文章遭到国保问话,有些敏感人士出国参加会议遭到内地海关人员的拦截告知:不能出国违反国家安全。如果这些人以此提出维权申诉行使个人的权利,这种做法难道不是政治吗?怎么能够说:维权不要与政治联系呢?
   法国有政治学院,从这个学校出来的学生很多人步入法国政坛。前法国总理德维勒潘及霍朗德与他的前妻华亚尔等人都是政治学院毕业的。从事政治的人都是需要面向大众的,不是关起门来搞政治。因为有选举制度,法国政治人物每天都需要面对国民,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开国民的眼睛,所以政治和人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因为共产党的毒害,几十年来很多国人对政治搞不清楚,惧怕政治,谈政变色,也使我们混淆了很多看似正确其实很不正常的观点,(就是我自己也是如此)现在我们应该还以政治的本来面目。不要把政治看得很神秘,也不要认为政治是少数人的专利。我们只有维护及掌握每一个人手中这个神圣政治使命,才能够保护你的个人权利不受侵犯,才能够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政治就是你的生活,生活就是政治。
   
   
   
   [附] 中國維權艱辛之路(一)
   
   近年來,中國各地群體事件接連不斷,並湧現出許多不畏强權的維權人士,爲維護民衆正當合法權益的民間抗爭行爲,也漸漸發展成影響深遠、動人心魄的維權運動,引起海內外的關注。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寇天力就此採訪了多名站在中國維權活動第一線的人士,爲您製作了四集特別報導《中國的維權運動和公民社會的發展》。
   第一集:阻力與分歧 聯結收聽
   中國民間維權運動和公民社會的發展之路並不順暢。維權者首先面對的阻力就是來自政府的打壓。今年的五月上旬,美國民間機構「中國宗教與法律研究所」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辦了題為「中國自由狀況」的高峰會。
   受到邀請的中國基督教人士余傑、法律工作者李柏光、王怡和維權人士郭飛雄等出席了研討會,並向與會者介紹了中共政權侵犯人權的事例和維權運動的艱難發展。其中,作為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方舟教會負責人之一的余傑舉例介紹說----
   余傑︰「今年北京警方兩次來騷擾我們正常的聚會活動。幾個月以前因為到我們教會拍攝教會發展紀錄片的一位電影攝影者吳皓被捕。最近三個月以來我們被迫搬了四次聚會地點,每次搬到一個地方不到一兩個星期警察就去威脅房東並破壞租約。」
   余傑所介紹的中國家庭教會的困境,實際上只是中國民眾權利遭侵犯狀況的冰山之一角,而這種狀況在維權領域的各個方面普遍存在著。
   如上訪者常會遭遇警方和截訪人員的拘禁遣返,維權律師會被當局以各種名目吊銷執照,言論自由維權者會動輒被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等等。而監視、騷擾、軟禁、判刑以及受到有關方面指使的黑社會分子的毆打、恐嚇等等,更是維權者日常生活中無法躲避的一部分內容。
   曾有過這種遭遇的維權法律工作人士郭飛雄說,他並沒有因此而退縮,但對於黑社會分子針其家屬的種種惡劣非法行為,他實在感到無能為力----
   郭飛雄︰「打我本人並不是難以忍受。我完全無法接受的就是對我本人的以及對高智晟的家屬的騷擾和圍攻。今天的中共政權和我們的領導人胡錦濤已經超出了人類道德和良心可以承受的底線。就是說不應該非法騷擾家人。
   這種黑社會流氓手段用在我們身上還是可以的,我說可以並不是說就是合法的,而是我們還承受得了,我們還有未來和它們談判的一定空間,但是用在家人身上就是一種重大的突破性的行為,是一種今天中共政權走火入魔的行為。它們選擇了一條非常危險的道路。」
   對於當局指使黑社會分子騷擾維權人士及其家屬的手段,引起世界各地許多支持人權人士的憤慨。居住在美國紐約的原中國人權組織負責人劉青說----
   劉青︰「一個政府走到了採用流氓黑社會手段的時候,說明這個政府的信譽和能力都在下降了。一個政府採用流氓手段的時候,人民當然不可能尊敬信任它了;而一個政府公然採取這種手段,也說明它是沒有其它能力了,才會這麼做的。」
   除了政治上的阻力之外,經濟上的困境,也是阻礙維權事業發展的一個難題。維權者往往因為維權,而在基本生活來源方面也受到當局的制裁。
   原北大教師焦國標因撰文提倡言論自由、批評中宣部而遭學校除名;廣西律師楊在新因支持維權而被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在政府的壓力下解除合作關係;以及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被勒令一年不准開業等等均是實例。
   被逼走出國門、現居加拿大的中國人權律師郭國汀說----
   郭國汀:「中共當局是根本不講規則的,只要它盯上你,它就會千方百計採取任何措施來找你任何小毛病,然後玩命地整你。中共當局就是用這種方式:政治問題法律處理、法律問題政治化的方式處理。
   中國律師面臨的最大困境,我想最重要就是經濟問題,這並不是說社會非要給他提供多大的保障,但起碼要有一個保障。就是對他們比如說被停業,被當局強制判刑的時候,應當對他們的家人在生活方面有一個基本保障,這樣的話,相信會有很多律師就會不怕了。」
   另一方面,鑒於民間維權在中國並沒有很多經驗可以借鑒,對於維權之路該如何走,維權者之間產生分歧也在所難免。在維權律師高智晟發起維權絕食接力活動時,外界曾有就這種做法是否妥當以及維權是否應該介入政治這一問題提出異議。
   反對者認為,維權活動就應該是純粹的維權權利,而維權者一旦涉入政治,就有可能使問題複雜化,難以達到維權的初衷;甚至還可能授人以柄,產生負面效果。贊成者則認為,維權與政治不可能被隔離。支持並參與高智晟絕食接力活動的郭國汀說----
   郭國汀:「我的立場和觀點非常明確:堅決支持高智晟的接力絕食抗暴維權活動。它的意義不在於絕食本身,而在於採取這種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和當局不會衝突這麼厲害,不會讓當局抓到把柄的這種方式,同時又能夠讓大眾容易參與的這麼一種運動。
   這種運動關鍵在於大量人們的參與,使人們持續的關注、持續的瞭解中國的現狀和中共極權專制的危害,以及最近不斷發生的各種血腥暴力或者罪惡的這些東西。也就是說通過這種運動使民眾持續的在覺醒,在喚醒他們誠實的精神。它最大的意義就在這裡。」
   高智晟發起的維權接力絕食活動採取每週固定七人輪流絕食的形式後,郭國汀以作為七人之一,表達他的理念和對高智晟的支持。其它持這種贊成觀點的還有法律工作者郭飛雄等人。他認為維權本身就是政治運動,說不是是一種掩飾。四川的維權人士黃琦就這一問題也表示----
   黃琦︰「平心而論,維權本身就是一種政治,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就是說很多事你不要把它泛政治化。比如一個村官的選舉,就只從這個角度來爭取百姓,如果沒有選上你不要馬上就說是體制的問題,是其他那些人在裝怪,是中國這個專制制度問題。一下上升到這種無限的高度,說實話,有時就會樹敵面過多而不利於問題的解決。如果要有利於事情的解決,那就要把涉及政治的範圍根據實際的情況來總結。」
   目前,有關維權活動政治化問題的爭論仍在繼續。劉青認為,這一問題,可以留待歷史作出評判。
   另外,同樣由維權絕食接力活動引發的另一個有關維權運動發展的爭議就是,維權形式應該溫和還是激進?維權是否應該在現有法律框架下解決問題。郭飛雄在這一問題上的看法是----
   郭飛雄︰「我們這個法律是有不同層級的,也有高級法甚至超出高級法的自然法。中國至少還有一部分法律是良法,但是對中間的惡法,像《勞教法》;像『危害國家安全罪』;像對老百姓經常鎮壓的那些有關條款;還有國務院的一些法規,這些惡法我們應該堅決跟它鬥爭。
   所以我們所說的現有的法律框架應該說是由現有的部分良法─憲法中合理的部分,和我們所認為的代表正義的自然法合在一起的,帶有一定理想色彩的法律框架。」
   郭國汀也以中共政權的國家顛覆法規和勞教法規為例,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郭國汀︰「我認為對於惡法肯定是不遵守的,不但不遵守還要批判它。比如說《勞教法》是不需要經過正規的訴訟程序的;甚至被勞教的人不能請律師,請律師也毫無作用。
   也就是說,公安可以隨心所欲地把一些看不順眼的人投到勞教所裡面去。時間可以判到一到三年,而且還可以延長一年。勞教人員放出來以後,不聽話可以再次勞教。所以這個《勞教法》是徹底剝奪人權的、非常醜惡的制度。
   如果按照前者的觀點,就是必須在中共法律框架下辯護的觀點,那麼你辯什麼呢? 沒什麼好辯。另外一個例子,像「顛覆國家政權罪」和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也都是典型的惡法。
   如果按前者的觀點,也就是必須在中共法律框架下辯護的觀點下都是很難辯護、沒法辯的,即使《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法律是存在的,目前所有的民運人士的行為放在今天中共法律下都不構成犯罪,
   原因非常簡單︰所有的民運人士或者所有的政治犯提出的都只是對中共政權的不滿,而不是對中國國家政權不滿,這兩者的概念完全不同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