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北京周末诗会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唯祈革命卷旋风/巴河、卢先生
·龙种和跳蚤/鲁湘
·神州起事正大风/史先生、杜先生
·再造东方桃花源/任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王小华:
   
   昨天夜里睡不好觉,今天早早就醒了。我这个人心里有话就要说出来,否则憋在心里难受,不过,我想了半天到底写不写这封邮件?

   打开电脑刚好看见张三先生发来的此邮件,和我想说的话有相似之处。所以还是把我想要说的话写出来,如果有人认为我说的不对,可以给我指出来。从今以后我在也不写邮件了,我也不参乎任何事情。到此为止,不自寻烦恼。
   有个网友以前的言论很大胆,笔锋犀利,有一股当仁不让的精神,时常还有脏字带着。可是不知为什么,继钟波指责我只“是个会骂街的泼妇”以后,我看他发给我几次邮件都告诫我:“要理性,要温和,不要着急,不要骂”。我不明白这个人怎么和以前不一样呢?更使我不明白的是:他说我“不要骂“。我想了半天也没有骂谁呀,我写的邮件有骂的吗?我去信问他:“我骂谁了?我认为“骂”应该带脏字才叫“骂”呢?我又没有带着脏字怎么叫“骂“呢?”
   他给我回复说:我看你性格特别急。。。我回复说:“你怎么知道我性格急?我除了对共产党不能容忍外,其它方面我都是很温和的”
   (我心想:你又没有见过我你怎么知道我性格急呢?)
   
   理性!温和!这句话好说不好做,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还怎么要理性,温和?
   钱云会被汽车压死了,你对钱的家人讲:理性,温和,不要着急,不要骂?杨佳杀六警被判死刑,你对杨佳的妈妈说:理性,温和,不要着急,不要骂?廖祖笙的儿子被人残害了,你对廖说:理性,温和,不要着急,不要骂?
   《面对强大的政府弱势百姓怎么做是理性?温和?不着急?不要骂?
   处于弱势的中国民众应该不应该,可以不可以对处于强势的共产党作出行动???》
   
   海外博讯网站登录一篇“很全面的名单:“中国国家领导人,太子党关系网”
   看到这里面登录的中共及他们的子女任职的名单你就不能够理性,温和。
   在听听吴邦国的讲话“五不搞”你就不能够理性,温和,不要急。
   
   这位网友说的话很让人意志消沉,打击人的积极性。
   说心里话:钟波骂我泼妇以后对我的心理打击是很大的!
   如果你们真是实心实意搞民主?为了中华民族及后代子孙的前途就不要对自己人说三道四,指桑骂槐。
   
   我老公半开玩笑说“钟波是法西斯”。
   老公这么说话是以“西方的男人都很尊重女人”的观点来评价钟波。一个我认识的天津人也嫁给了法国人住在巴黎。她对我说:“和法国男人生活就看不上中国男人了,人家对你特别尊重。。。”虽然这位天津人说的话有些偏激,但我到是认同她的看法。
   其实也不是法国及西方男人都是那么尊重女人,也有打骂妇女的。而中国男人也不是都对女人不尊重。但总的来说:西方男人的涵养确实比起中国人要高多了。更确切地说:“整个西方人的性格脾气都和中国不管男人女人都有一段距离”。
   可是这也不怪中国人!因为六十多年的独裁统治上至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有多少素质高的?
   用朱老在“中国人大闹成田机场”的话说:“前三十年三代不穷不用,后三十年无产阶级干部队伍的余荫就不散了”。
   我说一句也许有人不感冒的话:中国的知识分子七十岁以上的还能够称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六十岁以上的也还能够称的上是知识分子。
   现今五十多岁的中国知识分子让人称“知识分子”就很勉强。(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教授的文凭都是混来的)
   难怪法国人索尔蒙说:“中国在经过共产党的统治之后,文明只留下了庸俗粗野及无礼貌的道德与知识”。
   贺卫方在“法律涉及每一个人的利益和专利”中说自己是:文革时代成长起来的,小时候没有得到很良好的教育。。。”就是一例。
   全国政协委员王平说:“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这句话遭到很多人的反对.我到是认为王平这句话也有些道理。因为现在中国的国情就是这样,别说农村的孩子,就是城里的孩子上完大学又怎样?没有一个好爸爸还不是找不到工作?以前说:知识改变命运!按照中国的社会状况现在知识还能够改变命运吗?
   我妹妹的孩子我外女在天津上了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找不到工作,只好留学法国在继续上学。
   我姐姐的孩子在天津上的是天津财经大学在宝坻县的分校一年两万人民币四年共八万。还不算吃住。(吃饭一个月要一千元)
   我姐姐说:学校就跟放鸭子一样,老师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老师不好好教,学生也不好好学。我对我姐姐说:这样的大学上不上吃嘛劲?
   误人子弟吗?
   贺卫方说:“现在读大学未必是一条非常理想的改变命运的途径”。他又说:让更多的人读大学,就是因为大学教育不是仅仅为了找工作,而是读大学的过程是一个视野开阔,境界提升,知识增长的过程,一个人的整个境界都会有很大的变化。”
   贺卫方说话也有矛盾之处。
   看到那些对“日本地震”欢呼的中国人我怀疑现在的中国教育果真能够提升:视野开阔?境界提升?
   运动员拿到奖牌还要说:“感谢党,感谢政府”之类的话,就可想而知现在的中国是什么教育:“党国教育”!
   用东川的话说:“日本地震单位的同事欢呼,自己不敢说话怕人骂”。。。
   
   “党国教育”下的国民能够视野开阔?境界提升?我和张三先生,东川弟都没有上过大学,但我们的视野与境界比那些上过大学教育的人还高!
   我只是感慨:“中国人:你怎么是这样呢?”
   苏中杰先生说“有些人很有思想”——我看也许未必!
   王瑜写的《逆说东亚史》是有真才实学,从这一点我欣赏。但我不同意他说:“脱欧入亚”。
   日本让美国殖民学到的了西方的民主价值。但日本的国民性没有丢,人家反而比西方人做得还好,受到西方的人的敬重。
   这次日本地震法国开“国民议会”全体起立对日本静默。法国与英国进行足球比赛也是对日本静默致意。
   结束语:
   刚才和一个巴黎朋友打电话谈及此事,朋友劝我不要往心里去,要理解及谅解国内的网友,我觉得朋友说的话有道理。但我犹豫半天还是把此邮件发出去,(与其说我太不理解这些人了,不如说是我的性格有点怪)因为我现在心情已经一点点变凉了,等到我百分百“冷却”之后就是我挥别电脑的那一天!
   因为很久以前我在此认识的一个中国人对我说:你的性格不适合搞政治。。。
   
   
   
   
   弱者對抗強者的茉莉花運動/張三一言
   
   
    最近,民主人士間對中國茉莉花革命有很多爭論。現在曇花一現的茉莉花運動告一段落了,其間有很多爭論。我提出一些意見,供大家參考。
   
   [一]、處於弱勢的中國民眾應該不應該、可以不可以對處於強勢的共產黨作出行動?
   
    現今的中國,不論是說話、革命活動或非革命的各式各樣表示意見的行動,民間都是弱者。在民間只有弱項沒有強項之時,應該不應該、能夠不能夠對共產黨作出行動?只有弱勢的民眾用甚麼方法來對待強大的共產黨?
   
    應該不應該反抗?
   
    我的意見是要作為。
   
    如果你要做一個人,要做一個中國人,唯一答案是:應該。只有奴才、奴隸才會回答說不應該。不應該反抗就是應該永遠當奴才、奴隸!
   
    弱者民間能夠不能夠對強者共產黨作出行動?
   
    歷史事實和邏輯都告訴人們:所有強大的政治力量都是被後起的、弱小的、正義的力量推翻的。歷史事實和邏輯同樣都告訴人們:人類史上沒有一個非正義的強大政治力量是萬古長存的。
   
    或許,這一次弱小的正義力量反抗失敗了,但是正義力量有無窮無盡的屢敗屢戰本錢,非正義力量很可能一敗就被一鑊剷起;尤其是共產黨倒台史告訴我們,他們一敗到底,永無反生之日。
   
    一說要作為,有人就會向你挑戰:請你拿出作為的辦法來!
   
    我的回答是,我只是一個時政評論者,不是包辦一切包打天下的政治家或政治領袖,也不是軍師。但是,我張三沒有辦法,不等於就沒有辦法!方法有的是,方法會從參與運動的民眾與精英中來。世界上最好的辦法和最優秀的領袖是從反抗運動中來的,不是在象牙塔裡冥思和培養出來的。
   
   
   [二]、支持弱者反抗是不是“躱在安全地方煽動別人去當炮灰”?
   
    你一支持弱者反抗,跟着來的就是長青兼名牌的質疑:你躱在安全地方煽動別人去當炮灰!
   
    我的回答是,每一個人都有發表不同意見的權利;每一個人都有接受或反對別人意見的權利;每一個接受或反對他人意見而採取行動的權利。同時,每一個行事的人都必須對自己行動負責──因為行動者是一個有獨立自主能力的成年人。這個世界為自由民主而犧牲的人應可以億計,但是,這些犧牲者及其家人都自我負責,至今還沒有聽過有志願犧牲者歸罪於民主理論工作者、時政評論者、支持他們的人們;要這些人為他們付出代價和犧牲負責。
   
    所有英雄志士都是敢做敢當的人物。不敢做敢當就個一個普通人,這是很正常的選擇,沒有人可以責備的。但是,若有人想投民主之機,想不付出代價取得名利;成功時居功不怠,失敗時歸咎於他人;要求別人為自己採取行動遭受到困難、損失、犧牲負責,這是投機者的行為。是很可恥的作為。
   
    其次,提出人們因為聽信了某一理論而採取行動出了事後,有些人就要求發言論者負責,這是奴才思維。因為,這一理論的前提是行動者是沒有獨立自主判斷和和動能力的被動盲從者。因為行動者是被動盲從者,所以,位處自覺主動的發理論者就應對被動盲從的行動者負全部責任。只有奴才奴隸思想觀點的人才會把別人相信了某一信念、信仰而採取行動視作是被他人操縱的結果。可見,“躱在安全地方煽動別人去當炮灰”的說辭,是奴才思維把別人也當作奴隸得出來的結論。
   
    問題不是弱者應不應該反抗強者,而在於弱者要找尋反抗強者的辦法。但是,辦法不是精英們開着冷氣,坐在軟沙發上喝着咖啡想出來的。辦法是參與反抗的民眾與精英在反抗中摸索到的。所以,我可以這樣質問:為甚麼不可以讓人們在強弱不對稱中找尋弱者可行的模式(辦法)?在這種尋找過程中,極可能是遭受到挫折,甚至失敗,但是,也不能否定它可能成功,或者局部性成功,或者潛在性成功;面對這這樣的局面,要不要有所行動?
   
    我的回答是:世界上沒有不用付出代價的收穫,世界上沒有零風險的創業,世界上沒有專制獨裁者送上門的民主。
   
   
   [三]、弱者反抗強者或者說革命死人多,還是不反抗、不革命死人多?
   
    或許,有人認為不行動不作為就不用付出代價或犧牲。是的,表面上的事實和邏輯都是這樣。但是,事實是怎麼樣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