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北京周末诗会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丁朗父: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
·刘家昌:等了二十年
·阅世/丁朗父
·阅世/丁朗父
·丁朗父/70年代的女神
·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四/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黑头套/ 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作品之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李启光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郭少坤阳光雨水
·李智英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李是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王华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闵琦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去年12月8日晚,在北京邮电大学举办的一场宣讲会上,邓亚萍大言不惭地称:《人民日报》创刊62年,“从来没有出过假新闻。”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众多网民的怒斥:“一个运动员,哪不好混,年纪大了偏要做个骗子!”人们称《人民日报》除了日期和领导人的姓名是真的外,所有新闻报导都是假的。
    我来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文革后,所有的冤假错案都平反和改正了,但是唯有文革中被毛泽东打成走资派的共产党干部都得到了赔偿,补发了工资,一下子变成了万元户,三十多年前万元户就是暴发户。而其他也是被毛泽东打下去的地、富、反、坏、右,虽平反改正却不不予补发工资,未赔偿经济损失。为了区别,还把走资派称为平反,把右派称为改正。由此可见,无论在毛泽东时代还是邓小平时代,共产党完全是个一党谋私的集团。
    当我这个改正右派从劳教队释放出狱时,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我的所有财产就是从当时每月五十多元钱的工资,逐渐积累起来的。但是邓小平却还要让我这个已经坐了二十一年牢房的改正右派继续穷下去。邓小平称“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虽然他没有说“让一部分人穷下去”,但是他们可以决定让谁富就能让谁富,而且可以富到流油的地步,让谁穷就能把谁变穷,穷到什么都捞不到。当时曾流行一句“让你行,不行也行;让你不行,行也不行。”
    二十多年前,当南风猛吹广东沿海地区的珠江三角洲时,正是红红火火全民经商全民发财的高潮,那时那里的人称不想发财都不行,财会送上门来。当深圳发行第一只股票时,许多人对股票不了解根本不想买,结果在发薪水时被强制扣了款而购买的。股票上市之后,指数突飞猛升,一下子翻了几十倍几百倍,许多人一夜暴富,成了万元户,令人刮目相看。当百姓们尝到了甜头深圳再发行股票时,排队买股票的人已经到了人山人海的地步,全国想发财的人从四面八方急程赶来,都想赶上这致富的大潮。
    当珠江三角洲和深圳人暴富,几乎个个变成百万富翁时,在广东的粤北山城韶关市,却在上演着一场场“让一部分人穷下去”共产掠夺的悲剧。粤北虽属广东,因为地处内陆,又是贫瘠山区,所以属于贫困地区。当看到南边沿海地区的人都发了财致了富,也跟着想赶上全民向钱看的潮流,也想发一笔财。在克服重重困难之后,当地建起了一座啤酒厂,品牌名“活力啤酒”。为了谋得更大的发展,更多地筹集资金,这个厂发行了一支股票。在股票的募股书上说得天花乱坠,说每年可以分多少红利,获取多少利益,募股书上还印有当时广东省省长朱森林的题字。股票溢股发行,每股一元,溢股卖出为一元三角。发行之后,韶关人争相购买,我也化了3900元买了三千股。但是领到了一张卡片之后,这支股票再也没有上过市,悄然无声地竟不见了。这笔钱如果投进水里,还能看到它漂着的影子,而买股票所获得的却是一张印了号码的卡片而已。这社会主义特色的股票市场难道是儿戏吗?难道这是共产党忽悠老百姓的一种手段吗?这场“股票风波”究竟有多少人受难,股民们损失了多少血汗钱,那是无人知晓的。接着他们又推出了债券来销售。韶关市有两家发电设备厂,1993年先后发行了九个月和一年到期的债券,那时我心里想,这电力部门是有关国计民生的行业,谁也离不开电,而发电所用的设备,则是由发电设备厂提供的,像这样的部门能有风险吗?它能倒闭关门吗?于是我倾囊13000元购买了这两家发电设备厂的债券。就在九个月和一年到期要取回本金和利息时,这两家先后一致都贴出了布告说:由于资金周转困难,暂时只发利息。发利息就发利息吧,第二年也许能取回本金和利息了。过了一年,又是只发利息不发本金。连续几年之后,最后连利息也不发了。
    为了取回这本金和利息,我一次次地像乞丐讨饭一样,几乎踏破了证券营业所门槛。又一次次地到市政府市委上访,给报社电视台写信,还到过法院准备打一场经济法官司。区人民法院院长很干脆地答复我:“这是政府行为!告也白告,法院不受理。”得,共产党的流氓本质就一下子暴露了出来,“这是政府干的,你又能怎么样!”实际上就像在告诉我:“我们是流氓,我们怕谁?”
    为了这13000元,我被他们折腾了十年,其精神上的折磨和心灵上的痛苦,难以用笔墨来形容。最后终于发还给了本金,至于利息嘛!想得美!十年前的钱与十年后的钱,虽然是同样币值的13000元,但是它内涵的价值却完全不一样了。场“债券风波”又有多少人遭殃,又有多少退休老人下岗工人受到了损失,也是无法知道的。
    我说共产党是强盗,他没有抢我,但是他们的的确确胜过强盗,因为我投入的钱不见了。我说共产党是流氓,他没有耍赖皮,但是他们的的确确胜似流氓,因为这个口口声声大讲法治的党和政府,却不讲法不讲理,仍然在无法无天!邓小平和共产党没有讲过“让一部分人穷下去”,他只讲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在广东韶关,所有跟我一样买过活力股票,买过发电设备厂、棉纺厂、公路债券的人,都备受痛苦折磨,并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究竟谁在制造老百姓的穷困,究竟谁在一次次地折腾和折磨人?究竟谁是不稳定因素?只有这个拥有绝对权力的共产党才能干出这种伤天害理无耻卑鄙的勾当。二十年之后,我总感觉到在这一场场人为制造的股票、债券灾难背后,就有邓小平、太子党、官二代的魔掌在指挥着。前总理李鹏不就是担任过电力工业部的部长吗,他的女儿李小琳和儿子李小鹏就是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和中国国家电子公司副总经理,而在我所居住的只距几十米处的山坡下就是韶关市电力局。
    八年前,我曾在上海租了套房子连住了三个多月,当我返回韶关时,原来门朝那个偏僻方向的电力局,突然把门建到了我每天出入的必经之地。而且一下子开了两道门,每道门有电子控制,有保安日夜值班。门上也不写“韶关电力局”,分别镶着“新兴路二号”“新兴路四号”几个镏金大字,好大气派。
    邓小平和“太子党”、“官二代”权贵们,除了在经济上进行明火执仗式公开掠夺,制造“让一部分人穷下去”的条件外;还调动千军万马的维稳队伍进行全面的布控,仅我所在只有40人编制的单位,一下子调来了十多个人。当19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前的学生们正与政府抗争,一场“反贪官”“反腐败”运动如火如荼开展时,远在千里之外我的家里也正在发生着一场激烈的夫妻窝里斗,我的前妻已经要把我当作敌人进行斗争了。我不得不与前妻到法院去办理离婚手续,从校外搬到了校内的宿舍楼居住。而超编的十多个维稳人员也就是在此时先后调入了我们电大。他们个个披着教师外衣,有的是不学无术的庸人,却是可以领导我的官员,有的是文盲,却因为她是官太太。这些官虽然是芝麻小官,但是与我“白板”相比,却都能管得了我,而且收入都高于我这个中国人民大学肄业的讲师级报酬。庞大的开支使财会人员经常在我面前诉说“开支庞大,经费不足”,是啊,一个小小的教务科5个成员中安排了3个科长,而所属的两个成员中,其中一个还是个文盲,因为她是监委书记的太太,特地安排她在教务科里专门接听电话。电话局里有接线员小姐,在我们单位里一个小科室也安排了一个专门接听电话的接线婆。像“党”这种安排法,开支怎会不庞大,经费怎么能足够,所谓的维稳就是一个无底洞的深坑。而那遍布在韶关市内各个监控点,分布在人群中的维稳人员,则应该用“多如牛毛”来形容了,否则怎么会发动起文革后持续达30年之久的“人民战争”呢?而这场“人民战争”就是为了制造“让这部分人穷下去”为目的的。
    在这大大超过人员编制的十多个人中,调来了一个姓名叫“杨气善”的干部来担任党的监察委员会书记,听听他的名字就可以知道是个“来者不善”人物。这个党的监委书记,从来不是来监察他们党内成员,而是专门来“气”我这个党外善良之辈者。为了配合制造“让一部分人穷下去”的效应,就在我与妻子离婚搬到校内宿舍住的时候,先我前几天他们已经在我头顶上安排了一个名叫“邱献民”的人。弹指一挥间,此人蹲点已经蹲有23年了。说他是特地安排进来的中共特务,他却披着“教师”的外衣;说他是个教师,却连教员的劳务费都不会计算;说他是为了加强党的领导当上教务科副科长,而干的却是父子二人骑在我脖子上拉屎撒尿不断搞折腾的流氓。他们流氓到这种程度:每当深更半夜当我从睡梦中被一泡尿憋醒的时候,我来到厕所正蹲着茅坑大小便,位于我头顶上的厕所也会响起了声音,一阵哗啦啦的冲水声。如果是一次两次是偶然,但这是经常性的。他们是在告诉我:“我们就在你的头顶上日日夜夜地监视着你,你无论跑到何处,我们就跟着你!甚至你拉屎放屁我们都要闻一闻!我们就是要骑在你的脖子上拉屎撒尿,我们就是流氓,我们怕谁?”
    他们还在我的周围制造恐怖的声响,除了在我头顶上敲击外,他们把房门都改装成在关门时能发出碰击巨响的门,每当清晨,每当我全神贯注上网时,突然的一声撞门声能使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如果是一个心脏病患者,一定会被吓破了胆,瘫倒在地。
    说上面的这一家是个特务监控点,却曾是拥有妻子儿女的家庭;然而说他是户家庭,他们却拥有国防部门才拥有的警报器,曾在我头顶上拉响了发出全市将要遭到原子弹袭击的警报声,向我发出威慑。在中国,政府规定私人不准拥有枪支和警报设备,谁藏有谁就违法。但是我却不能对这一家举报,因为中国就是一个警察国家,告了也是白告。
    他们制造的“让一部分人穷下去”的折腾果然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从此我厄运不断,全韶关市人民也遭了殃。当珠江三角洲地区甚至一个小村镇都蓬勃发展,人人都富得流油时,位于广东北部最大工业城市韶关市却变成了“让一部分人穷下去”的试点区。“活力啤酒”股票,没有一天活过就胎死腹中;企业发行的各种各样债券,给当地百姓们带来的是巨大的经济损失。当广东沿海地区的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取得“辉煌胜利”之际,而在广东内陆山区韶关市却在不断地制造着“让一部分人穷下去”的罪恶。布置在我头顶上的“邱献民”应该把名字改为“邱献贪”了。
    动用专政力量,出动和长驻这许许多多的维稳人员,对付已经成为公民的教师,把我当作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分子实行监控,这是与宪法相违背的,这种监控是非法的。在我改正出狱获得自由之后,我究竟又犯了什么罪,犯过什么法,要动用庞大维稳部队实施对我的全面监控呢?我杀过人吗?放过火吗?我强奸过当官的妻子女儿吗?我企图要推翻共产党吗?没有。如果问他们,也绝对是无法回答的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