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令罪惡行為發生之前所產生的腦部信號逆轉!“真可惜,那年那月那日,當軍隊用坦克車屠殺百姓的時候,沒有一場大雷雨來配合。”“如果惡行逆轉,不知道是當天殺人的軍隊自相殘殺,還是坦克車沖進深宮大院去,把躲在里面下屠殺令的凶手殺死?”]
李芳敏144000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10他乘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急飛。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33他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34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
·35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你的右手扶持我,你的溫柔使我昌大。
·36你使我腳底下的路徑寬闊,我的兩膝沒有動搖。
·37我追趕仇敵,把他們追上;不消滅他們,我必不歸回。
·38我重創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39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令罪惡行為發生之前所產生的腦部信號逆轉!“真可惜,那年那月那日,當軍隊用坦克車屠殺百姓的時候,沒有一場大雷雨來配合。”“如果惡行逆轉,不知道是當天殺人的軍隊自相殘殺,還是坦克車沖進深宮大院去,把躲在里面下屠殺令的凶手殺死?”

令罪惡行為發生之前所產生的腦部信號逆轉!
   
   我吸了一口气,聯想到這种“逆轉”的能力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存起來,等到有大雷雨配合的時候才發揮,如果可以,那就不但是“現眼報”,而是每次打雷閃電,都會有行惡之徒,遭到惡報,真是大快人心!
   
   我在想著,溫寶裕道:“真可惜,那年那月那日,當軍隊用坦克車屠殺百姓的時候,沒有一場大雷雨來配合。”

   
   我把我想的說了,溫寶裕忽然哈哈大笑:“如果惡行逆轉,不知道是當天殺人的軍隊自相殘殺,還是坦克車沖進深宮大院去,把躲在里面下屠殺令的凶手殺死?”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tdlp/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天打雷劈
   自序
   一、銀行劫案 二、自殺
   三、神巫之見 四、探險
   五、槍戰 六、箭嘴符號
   七、上天 八、現眼報
   九、怪上加怪 十、逆轉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tdlp/011.htm
   
   十、逆轉
   
     我剛想也加入抗議的行列,又看到了白素的唇語。白素說的是:且听我的!
     我應變极快,雙手仍然高舉,卻叫道:“好啊,我們可以回家了!”
     這次輪到紅綾莫名其妙,可是我不讓她有說話的机會,早就去到了她的身前,一把拉住了她,沉聲道:“別出聲。”
     張泰丰覺得很怪异,可是他總算也看出了我的行動很古怪,所以忍住了沒有出聲。
     我拍著手:“既然是一場誤會,各位請繼續前進,我們告辭了。”
     依我的心思,是立刻上直升机去,好向白素盤問她究竟打算怎樣。可是張泰丰和典希微卻很是依依不舍,白素示意我不要催他,我們連那四人先上了直升机。
     才跨進机艙,我和紅綾就齊聲問:“怎么一回事?”
     白素向還在和典希微說話的張泰丰望了一眼:“我們現在的討論,暫時不必告訴張泰丰,以防止他忍不住會轉告典希微。”
     白素在這樣說的時候,神情十分嚴肅。我對白素的話完全摸不著頭腦,只好先點頭答應。
     白素吸了一口气,問:“你們認為探險隊員是在隱瞞事實,還是忘記了他們自己曾經失蹤?”
     紅綾搶著回答:“我看兩者都不是,他們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曾經失蹤。”
     紅綾的話听來根玄,可是我明白她的意思。
     白素繼續問:“是他們根本未曾失蹤?”
     紅綾道:“不,他們确然曾經失蹤,可是在他們的記憶之中卻已經沒有了這一部分。”
     看來紅綾和白素的想法十分接近,所以她們可以迅速地對答,而我卻有些跟不上,要略想一想才能跟上去。
     白素再問:“他們的這一部分記憶,為甚么會消失?”
     紅綾回答得极之直接:“被人做了手腳。”
     我一貫的思想方法和紅綾不同,紅綾直接,而我總是聯想到許多其他的關聯。例如這時候紅綾毫不考慮就回答了白素的問題,而我也在同時想到了這一點,可是我卻立刻聯想到“被人做了手腳”是被甚么人?做了甚么樣的手腳?是在甚么情形下做的?等等問題,所以并沒有立刻有答案。
     白素對紅綾又快又肯定的回答表示很欣賞,她不再發問,自己補充:“腦部被人做了手腳,有很多种情形,大体可以分成兩類:記憶在腦部被徹底消除;或是記憶在腦部被封存起來。如果是前者,那就沒有辦法了,如果是后者,還有希望可以把記憶喚回來,最簡單的方法是──”
     白素說到這里,我總算努力拋開了所有雜念,跟上了白素的想法,所以立刻接口,大聲道:“催眠術──高明的催眠術可以把封存的記憶找回來!”
     說了這一句話之后,我又立刻補充:“即使做手腳封存記憶的是外星人,催眠術也有效。”
     白素點頭:“我可以找到极高明的催眠術大師──我知道在非人協會有這樣的人物。可是重要的是,絕不能讓要被催眠的人事先知道會被催眠而有了防備──有了防備,催眠術就發揮不了作用。所以我剛才要裝成若無其事,而且也要瞞住張泰丰,以防他不小心在典希微面前說出來。”
     我吸了一口气:“你准備以典希微作為催眠的對象?”
     白素點了點頭:“是──那些箭嘴符號既然有可能是她留下來的,她對發生的事情應該有最深刻的記憶,也就最容易被找出來。”
     原來白素剛才已經有了通盤的計划,這時候連那四人也都明白,望著白素,神情傾佩。
     紅棱還想問些甚么,白素道:“催眠術如果有效,就可以解決一切疑問;如果無效,我們再作設想,也只是設想,接触不到真正的事實,白費心机。”
     紅綾會意,不再說甚么。
     這時候難分難舍的張泰丰和典希微,總算分了開來,張泰丰一步一回頭,向直升机走來。
     白素趁這机會向那四人道:“費南度警官那里,請四位說明。我相信襲擊探險隊匪徒的自相殘殺,和銀行搶匪打死自己這兩件事的性質相同。我們如果有了結果,會立刻和他聯絡。”
     那四人略有猶豫:“催眠在甚么時候進行?難道等典希微小姐探險完畢?”
     白素回答肯定:“是──不怕時間久,時間越久,就越沒有防備心,催眠術也就越容易奏效。”
     說話之間,張泰丰已經上了直升机,我們也就不再討論。我本來還很擔心張泰丰不會那么容易接受“總部通訊設備出了毛病”這种根本站不住腳的說法,可是正應了一句話:“在戀愛中的人是盲目的”,張泰丰連再問都沒有問,看來一切對他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典希微安全!
     直升机起飛之后,我們就看到探險隊員一面向我們揮手,一面繼續前進。張泰丰心情很好,甚至于這樣說:“原來是一場虛惊!真好笑,還以為那些箭嘴符號是典希微留下來的,還以為探險隊上了天!”
     他還進一步取笑那四人:“巴拿馬警方搜索的能力不敢恭維!”
     那四人的老練程度遠在張泰丰之上,聞言只是乾笑了几聲,不置可否。
     張泰丰又告訴我們,從現在起,不論他在何處,都可以和身在探險隊的典希微隨時取得聯絡。
     我道:“那很好,你和她聯絡的結果,如果有需要,可以隨時告訴我們。”
     張泰丰很愉快地答應了下來──确然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經常向我們報告探險隊的行蹤。
     所謂“接下來的日子”,有四個月的樣子。
     在我們回家之后不多久,白素就有遠行,目的是通過非人協會去尋找那位超級催眠大師。
     她這一去,時間之久,出乎意料之外,一直到四個月之后,典希微探險完畢從巴拿馬回來,白素還沒有回家。
     我和白素經常有聯絡,在典希微回來和張泰丰一起到我家,典希微興高采烈地說她探險的經過之后,我忍不住在聯絡的時候對白素說:“催眠大師到處都有,為甚么一定要找那一個。”
     白素的理由很簡單,也很充分:“把探險隊員記憶封存起來,九成九是外星人做的手腳,所以必須找地球上最好的人來對付,不然打草惊蛇,就再也沒有成功的机會了。”
     我苦笑:“或許外星人早已經把他們的記憶徹底消除,我們根本甚么也得不到。”
     白素正色道:“只要有机會,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也要試一試。”
     我當然沒有异議──就在那次聯絡之后的第五天,白素帶著一個人回家來。
     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她帶來的這個人才好,因為這個人太普通了,普通到了無法加以任何形容詞的地步,普通到了有隱形人的效果──如果他和另外三個人站在一起,看出去就只會看到三個人而不會注意到他的存在,原因是他普通之极,完全沒有吸引他人注意力的條件。
     白素介紹這個人是努力大師──這名字很古怪,不過一個人的外形如果不起眼到了這种程度,不論他要做甚么,确然必須份外努力才行。
     這位努力大師雙眼也沒有神采,灰灰蒙蒙,連視線的焦點都沒有,看來絕不像有能力催眠他人,反而他自己倒像是隨時都在打瞌睡一樣。
     不過既然是白素帶來的,我當然絕對不敢怠慢。而且我知道催眠術的門派种類很多,其中有一派屬于在不知不覺、對方完全不經意的情形下將對方催眠,我以前只听說過有這樣的一派,努力大師顯然是這一類人物。
     附帶說一句,這一派催眠術,由于能夠在別人完全沒有防范,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愿意接受催眠的情形下將人催眠,所以催眠的能力顯得十分神秘和詭异,也和犯罪行為的關系密切,所以在傳授弟子的時候挑選极其嚴格,品行稍有不端,立刻用最嚴厲的方法懲處。正因為這樣,會這种催眠術的人极少,我對于這种催眠術也只知道一些皮毛而已。努力大師還是我第一次見到的這類催眠大師。
     努力大師講話不多,也毫無引人注意之處。
     在回來之后,我已經向溫寶裕敘述了經過,溫寶裕有一個好處,就是毫無保留就接受外星人的設想,他立刻有了結論:“探險隊一定曾經被外星人帶到在天上的基地!而令得匪徒自相殘殺,當然是外星人影響匪徒腦部活動的結果!”
     他甚至于有更進一步的結論:“這种外星人太可愛了!應該由他們來統治地球,那么不論地球人想作甚么惡,結果都自吞惡果,自然而然,地球上就再也不會有任何罪惡了!”
     溫寶裕公然歡迎外星人來統治地球,听起來很礙耳,可是想深一層,如果外星人的統治可以有地球上沒有罪惡的效果,卻是大大的好處,似乎并無不可。
     由于溫寶裕知道一切,所以邀請典希微前來的時候,他也在場。典希微來的時候,當然不知道會被催眠,事先比較困難的是如何甩掉張泰丰──怕他在場見到典希微忽然被催眠就大惊小怪起來,破坏了行動。
     當然這也不是甚么大困難,那天傍晚,典希微一個人來到,紅綾開門迎她進來,事先白素只說有一位來自印度的瑜伽術大師,會在我們家作示范,問她有沒有興趣來看一看。
     這位典希微小姐的興趣也真廣泛,立刻答應,而且准時來到。所謂瑜伽大師,當然就是努力大師。
     在場的有我和白素、紅綾和溫寶裕。
     典希微一到,隨便說了一些不相干的話,努力大師就開始做瑜伽術的動作。努力大師還真的有极高的瑜伽術造詣,典希微顯然對瑜伽術也有研究,所謂“會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努力大師一開始做動作,就吸引了典希微的注意。
     等到努力大師做了十几二十個動作之后,我正感到不耐煩、不知道甚么時候才開始催眠,努力大師忽然做了一個怪動作,看來完全像是人手中持著槍在掃射。
     雖然我對瑜伽術沒有研究,可是也可以肯定,這個動作無論如何不屬于瑜伽術。
     而且努力大師在做出這個動作的同時,發出了一陣听來完全像是槍聲一樣的聲音,完全達到了超級口技的水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