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反革命失败后退守到反暴力革命防线]
张三一言
·转:戏看郭文贵的人生“起点”
·從五月花公約看民主產生條件
·共產黨從哪裏來?
·正議統獨
·轉型之議何以甚囂塵上
·共產黨與“低端人口”為敵
·比較印度低端種姓和中共低端人口
·張冠李戴罵右派
·重新評價“自由競爭”
·山大王毛澤
·中國的演變轉型異化
·狼羊共治羊欄必然是狼治羊
·共統區人民宗教信仰上升因由
·我族統治異族統治的合法非法
·神話中的漢民族精神
·必須懲治顛覆國家政權的黨
·比較六代慈禧光緒康梁
·習帝無限期習思入憲法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人民自由民主地選擇了極權專制獨裁制度
·公民意識從何來?+廣
·造反派的初心
·厭惡了,不是我的國!
·儒需造皇方能自適
·用幻想習近平否定真實習近平
·以民粹罪名消解民主
·精英冠民粹十宗罪
·習近喬夫?[+1]
·民本是民主的反動
·惡霸畫紅線 【人民的底線和權力的紅線】
·只有權力才能侵犯言論自由權利
·民主與獨立是一個事實兩個名字
·香港獨立三條件
·自私及人是良心 堅守原則是道德
·香港或回歸中華民國或獨立
·奴才的民主
·港獨-香港復國
·香港民族自信
·為甚麼毛
·爭取港獨與港獨後如何是兩回事
·香港抗普保粵
·香港古時不是中國的領土
·香港近二百年不是中國的領土
·香港民族建立香港民族獨立國
·港獨探源
·共產黨冇法馴服香港人
·港獨意識發皇
·香港圖騰獅子山
·禁獨講獨 官聲鬥民聲
·香港民族追求香港獨立
·共產黨打手追殺香港人
·罵香港學生的黨官都沒有好下場
·查良鏞的粗幹
·曬一曬法學博士梁美芬反港獨的法學知識
·中國利益和香港利益
·出現港獨合情合理
·共產黨用仇恨打殺香港人對香港的愛
·香港蠱主必須撲滅 絕不能養癰為患
·港獨是香港政治主角
·組建廣
·組建廣
·要港人自主的港獨還是要依附黨國的特區?
·香港政治搏鬥中的主決、它決和自決
·香港獨立是唯一出路
·古南越後人要建立獨立香港國
·香港人開明車馬要港獨
·戴耀廷,你何必非中國不可
·香港古代是獨立的南越國
·港獨的科學和歷史理據
·香港復國的條件
·用港獨手段保自由民主
·香港獨立論
·港獨還是反港獨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
·為黨說話博士如此論證講獨有罪
·講港獨沒有明顯和立刻的危險
·要審判佔中九子還是要港獨?
·要審判佔中九子還是要港獨?
·黨文官胡錫進屁話反港獨
·人民有妄議憲法的權利
·共產黨打壓港獨會停止嗎?
·共產黨全面管治與香港人港獨對應
·港獨與反獨齊鳴 民言與官說齊飛
·從官史到民史
·民主國家需要用對等原則對待中共國
·港獨是壯大,不是囂張
·獨立是出路 香港青年已經覺醒
·湘獨傳人反港獨
·要做思想警察才可當香港議員
·要做思想警察才可當香港議員
·學問家生殖器官罵港獨
·黨官DQ 香港獨立
·學問家生殖器官罵港獨
·違法的黨獨打殺守法的港獨
·零容忍下的港獨
·幫黨造邏輯
·人是專制獨裁與民主自由的混合體
·香港以復國保自由建民主
·皇帝平民都愛自由【民主是自由的載體自由是民主的保證】
·自由和民主是水和油?
·沒有民主的自由是專制暴政
·反民主的自由和反自由的民主【反民主的自由和反自由的民主都不可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革命失败后退守到反暴力革命防线

   
   
   张三一言
   
   

    大概在九十年代中,刘再复横空出世来个“告别革命”,大有上帝宣告历史终结之势;其影响力一时无两,迅即占据华人世界政治舆论主流;“告别革命”成了不可争论的真理。革命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民主革命者也要挟着尾巴做人。
   
    但是,不到二十年的今天,形势逆转,革命成了颇受欢迎的热题话语。现在再也很难听到即使是小小声说出来的反革命了。反常现象出现了:一批一贯反革命、反民粹、反上街、反暴民、反刁民的知道分子(我经常称他们为贵族精英)都忽然革命起来了,热情地推介民众革命了,严然成了革命导师。对此,我表示无任欢迎。因为,一是,支持革命(不管他真心还是假意)总比反对革命要好。二是,革命不是任何人的专利,革命无分先后;任何人都随时随地都可以革命。
   
    原本反革命派忽然革命起来,这说明一个重要的政治现实:反革命派初尝失败滋味,民主革命派取得了初步成功。
   
    我说这是民主革命派取得了初步成功而不说是彻底成功,一是因为这样比较接近事实。反革命者多数与反暴力者同属一伙人,他们由反革命忽然转变为革命,是身不由己、心不由衷。革命形势并非永远像今天一样高涨的,总有一天会消退。到那一天,这些身不由己、心不由衷变色者就会回归原色:反革命本色。可见,今天的胜利不是根本性的,只是阶段性的,不是总体的,只是局部的;会有反复的。
   
    二是,为了不让民主革命派因胜利而忘记了警惕。民主革命派要清醒认识到,现在不是没有反革命了,而是反革命退守到“反暴力”这一防线。就是说,反革命的幽灵还在华人世界上空飘荡,这个幽灵叫做“反暴力”。当形势不利于反革命时,反革命们被迫支持革命,甚至连暴力革命也视而不见,大表支持。今天他们就支持(起马是不反对)具有明显暴力革命性质的利比亚革命。一但形势逆转,他们马上就会回复原色,拿出他们的看家本领、反暴力论杀手锏:“革命=暴力”来反攻!他们必然会把所有革命都与打砸抢挂钩,把所有革命都说成是暴力革命,即革命=暴力。接着必不可少的就是再来个暴力必定出暴政的伪论。这些都是我们耳熟能详废话,但是他们会不断重复又重复。
   
    朋友们若不相信我的判断,无需争论,让后来的事实作证明好了。
   
    暴力革命的争论实际上是伪争论。主张和鼓吹暴力的民主革命派少之又少,少到可以不计,多数(多到几乎是全部)民主派都是主张和平革命的;而且近二三十年来的成功革命绝大部分也是和平革命。既然民主革命派不主张暴力革命,所以,暴力革命的争论实际上是反革命派为了打击革命需要而炮制出来的伪命题。民主革命派主张的是民众有以暴力反对暴政的权利,反革命派就是把人家的民众有以暴力反对暴政的权利,曲解为提倡鼓动暴力。这有一点好像把主张人们有离婚权利歪曲成为鼓励煽动别人离婚一样荒唐可笑。有一点还要说明一下。当民众行使反暴政的暴力权利时,我们只能支持,力求让其成功。不应该反对。这正如有人认为有需要而且行使其离婚权利实行离婚了,你只能尊重别人的意愿,让他们过好新生活,而不应该强求人别人复合;道理是一样的。
   
    民主革命派要做到进能批驳暴力革命题,退能守住民主革命阵地,且能作必要的反击。
   
   张三一言 20110221 香港
(2011/02/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