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宗铭
[主页]->[百家争鸣]->[张宗铭]->[第14章:张家自毁大花园]
张宗铭
·政府对起义将领家庭动手了——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二十三)
·永远别想出头的地主婆——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二十四)2009年11月19日
·起义将领成了“地主”——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二十五)
·只有共产党会抗日——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二十六)
·一个杀妻者的奇特故事(二十七)2009年11月22日
·一个杀妻者的奇特故事(二十八)——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1月23日
·一个杀妻者的奇特故事(二十九)——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
·一个杀妻者的奇特故事——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
·一个杀妻者的奇特故事——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一)
·起义倒成了“地主家庭”——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二)
·张扬仁爱光芒的女基督徒--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三)
·倾其所有赔农会--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四)
·“偷”金子支援“抗美援朝”--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五)
·死里逃生的土匪头--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六)
·抢夺成性的洪湖赤卫队员--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七)
·一个土匪的诺言--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三十八)
·一部杰出的作品--张宗铭小说评论(三)
·赤卫队对地主家庭的灭绝行动--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
·洪湖赤卫队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一)
·轼父杀兄的赤卫队员--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二)
·最有血性的国民党军人--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三)
·最后的国民党英雄--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四)
·“英雄”的诱惑--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五)
·共产党人应当懂得诚信--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六)
·地主婆与土匪头重逢--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七)
·土匪头与地主婆的浓情厚爱--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八)
·懂情懂义的日本狼狗--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四十九)
·舍身救主的日本狼狗--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五十)
·艰难岁月的情与欲--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五十一)
·土匪又杀人--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五十二)
·偷情引发的张家噩梦--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五十三)
·一个团长的专横跋扈--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五十四)
·一个充满爱心而没有偏见的故事--张宗铭小说评论(四)
·老革命横刀夺爱享特权--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五十五)
·圣徒唐维绮(五十六)--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2月22日
·主耶稣差遣来的穷苦人(五十七)--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2月23日
·世上真有平安夜(五十八)--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2月25日
·在蔑视上帝的新中国生存(五十九)--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2月26日
·仁爱变成了“地主婆”(六十)--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2月27日
·妖魔化下的外国传教士(六十一)--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2月28日
·被审查的女基督徒(六十二)--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2月29日
·拒绝交待“罪恶”的女圣徒
·托孤受苦人(六十四)--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09年12月31日
·最后的请求(六十五)--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10年01月02日
·圣徒死在平安夜(六十六)--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2010年01月02日
·起义换来奇耻大辱--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七)
·被践踏的国民党起义将领--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八)
·被愚弄了的“起义”--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九)
·被逼死在圣坛下的女基督徒--毛泽东时期,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
·共产党人应珍惜别人的生命--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五十八)
·土匪与丑陋夫妻--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五十九)
·被吓破胆了的女人--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
·同情红军险丢命--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一)
·同情红军险丢命--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二)
·我为何没有生存的权利--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三)
·共产党内的投机派--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四)
·卖身葬母成娼妓--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五)
·一石激起千层浪--张宗铭小说评论(五)美藉华人 慧人
·享受初夜权的中国官僚--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六)
·公安与暗娼--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七)
·革命面前性当先--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八)
·对新中国的思考和担忧--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六十九)
·一个女人与新法规的对抗--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
·大病不死的土匪头--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一)
·自我残害的“革命” --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二)
·初夜权救了丈夫生命--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三)
·托宝共产党人--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四)
·革命队伍中的奸诈小人--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五)
·忠直与邪恶--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五)
·暗娼与公安摊牌--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六)
·土匪乔装赶马哥--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七)
·怕死的公安--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八)
·凶手在死亡前哀求--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七十九)
·娼妓不怕土匪--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
·公安成土匪--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一)
·天下匪一家--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二)
·欲加之罪“中正剑”--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三)
·党内的“民主游戏”--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四)
·被烈火吞噬的国民党家庭--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五)
·首长的孩子失踪了--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六)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张宗铭小说评论六)
·逮捕起义将领--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七)
·地主婆的生死反抗--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八)
·土匪绑架少年--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八十九)
·一个共产党人的悲愤--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九十)
·土匪头与地主婆出逃--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九十一)
·土匪头与地主婆出逃--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九十一)
·《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连载预告:
·起义将领的家财从此归公--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九十二)
·《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中国社会的苦难与血腥(第二部)
·土匪头逃进深山《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一)
·野性十足的传教士女儿《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二)
·县官吏绑架传教士--《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三)
·原始、拙朴、美妙的天赖之音
·新乡长草菅人命--《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四)
·意欲轻生的亨利--《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五)
·日本人在旧中国的暴行--《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六)
·走向贵州深山的传教士--《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七)
·浊浪中驮人裸渡的贵州女人--《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八)
·被遗弃的山村姑娘《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八
·奇特的脆蛇《裸拜—传教士和他的女儿》(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14章:张家自毁大花园

《女人土匪东洋狗》中、英文全书连载:
   张宗铭 著 Zongming Zhang
   肖唐金 译 Translated by Tangjin xiao
   澳门中华出版社出版
   

   第14章:张家自毁大花园
   公元一九五一年春天。
   张炎所在小学的校长,刚宣布“抗美援朝”募捐活动开始,学校的操场上便像炸开了的油锅。小学生们争先恐后地排起了长队,互相推搡、吵嚷着……都争抢着站到前头去。张炎班上的年龄最大、个子最高、最凶最野的大王宋大黑、二王宋小黑大大咧咧地往前面一站。小黑搂着大黑的腰,像扎了筋的木桶。这样,第三、第四、第五……同学们一个搂着一个的腰,接二连三地排到了他们大王和二王的身后……
    张炎的好朋友方宇,原先排在前十名,见张炎迟疑地站在后面,他一边掀开搂着他的腰的同学,一边喊着他:“快来呀,张炎,快点来抱着我的腰呀!”
   方宇的热情没有感染张炎。张炎晓得,排在头里的同学,哪个没有几斤废铜烂铁?别的不说,单看他们胀胀鼓鼓的书包就清楚了。排在最前头的宋大黑,手里抱着一个大秤砣,那沉甸甸的玩意尽管很沉手,但此时,他却很骄傲很得意地抱着……他笑嘻嘻地仰起头看着台上的老师,又得意非凡地扭头扫视他身后的同学。他看到张炎的忸怩畏缩,下意识地扬了扬头,那意思就是说:“小崽,你有这么多的铁支援抗美援朝吗?”
   张炎灰溜溜地离开了方宇,独自一人排到了全班最后。这里又都是女同学,她们也都像男同学一样一个抱着一个的腰。在她们的手里:有的捏着一把钉子;有的捏着一把铜算盘;有的举着一半断了把的锄头……最少的也拿着一把锈得不能再用的菜刀。张炎手里紧紧地捏着裤兜里那一丁点东西,无地自容。这一丁点儿东西可能有一两,还是二两?在他的小手里似乎轻如鸿毛,一点份量也没有。可就是这么一丁点东西,还是他昨晚从家里的一个纸包 中“抽”出来的哩!
   妈妈平素不许张炎与班上的同学们玩耍。还没放学,张炎家的杨老伯,就站在了学校的门口等着接他回去。他不像班上的其他同学,放了学就可以去捡废铜烂铁,即便有捡破烂的时间,他也宁可同方宇他们玩玩。大多数放学时间,方宇他们晓得杨老伯站在校门口等他,于是他们跑出教室,躲到一个背静处,一起输赢些玻璃弹子、洋画、糖纸之类的东西……
   张炎却随时都是输家。输了也不要紧,妈妈房间里的化妆柜上、桌上、抽屉里随处都可以看得到零钱。有时候 ,稍稍拿一千元(现在的一角)给方宇,由方宇买些洋画、彩色弹子之类的玩艺,也够他俩玩一阵子的了。可是,不管咋躲,杨老伯总有办法找到他。反正学校就这么大,不见得比他家的花园大,杨老伯找他易如反掌。有些时候,杨老伯拗不过他的央求,同意让他多玩一会儿。这段时间,杨老伯会静静地坐在教室边的长条石上看着他玩耍。有几次,大黑、小黑见张炎身后站着一个瘦高的,黧黑的,下颏上留着一撮山羊胡,头发散乱、刚直威武的保镖,也不敢贸然地闯进他们的圈子玩耍!
   假如不是杨老伯接他,那就是他的奶妈王妈来接他了。王妈可不比杨老伯那么好说话,只要学校放了学,她就等在张炎的教室门口,也不与张炎多理论,拉着他那细瘦的手臂,径直朝家中走去……他哪里有时间去捡什么破铜烂铁!
   谁不支持“抗美援朝”?张炎的爸爸张云轩,母亲唐维绮,都用实际行动支持过“抗美援朝”。父亲是工商联的会长,当贵阳市第一次募捐时,他一次就捐了一千万元(现在的一千元)。这事,张炎的班主任王老师,还拿着当天的《新黔日报》给同学们念过……
   “一千万元!崽也!”方宇发出这么怪异的惊呼声。它能买多少洋画,多少玻璃珠,多少布匹,多少房子!方宇的母亲方美英,靠扫街和捡破烂维持生活,每个月的吃用大约要两万元。一千万元,方宇算呵算,这是他和母亲几十年的花费呵!
   听到方宇这么说,张炎的脸上放出了光彩,得意极了!当大黑和二黑站在他面前时,他也不想退让。这一举动激怒了大王,大黑一巴掌扇在张炎的后脑勺上,愤愤地喊道:“你狗日的得意些哪样?你爹你妈捐钱比天高,也是国民党、资产阶级!打倒国民党!打倒资产阶级!”
    一群同学跟着这么咋呼起来,一边拍桌子,一边指着张炎喊:“国民党!反动派!国民党!……”
   张炎在全班同学面前丢尽了脸,“哇”地大哭了起来。尽管王老师进来平息了这场骚乱,但她听了张炎的告状,也只是有意无意地拍了拍他的头,抚摸他的头发,叫同学们安静--根本没有批评大黑的意思,还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开始上她的语文课了!
   这时,一种古怪的模糊的荒唐的潜意识告诉张炎,回去叫爸爸妈妈别再捐什么款了,宁可将钱白扔了,也别将钱捐出去。他决心这样对爸爸妈妈说:“假如真要捐钱的话,我就不去上学!”国民党!国民党!爸爸怎么了?想精想怪,偏偏要当什么国民党!当了国民党不说,还当了国民党的军官!当了军官不说,还是个将军!什么“将军”,不就是比狗屎还臭、比米水还酸、比剩饭还馊的“将军”吗?害得他也当上了“国民党”!
   张炎比起大黑、小黑来,他又小又弱,他才刚跨入生活中的第六个年头,而大黑有十三岁,小黑也有十一岁了。他俩又高又粗、又黑又野,比起他们俩,张炎简直就是根细柴棍儿了。
   宋大黑、宋小黑一点读书的想法也没有,他们经常逃学,迟到早退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他们满山遍野地玩耍,经常躲在旮旯里赌博,将赢来的玻璃弹子卖给班上的同学。有的时候,他们没有伙伴了,也硬闯进张炎一般大的孩子中来玩。见什么赢什么,大多时候,他们总把同学们身上的玩艺赢得精光,赢得他们口服心服。不管你变着什么法子同他们赌,他们准能赢你,你不信就试试看去。但是,谁也不敢同他俩比成绩,他俩会骂你,这样叫着:“世界上哪里有比成绩的?成绩能换玻璃弹子、洋画、‘抗美援朝’的糖纸吗?”
   “那么,你读书干啥?”
   “是老师上门来请我读的。”
   “老师干啥要请你们来上学?”
   “我们是穷人的娃娃!你认为你有几个臭钱就能上学读书?现在解放了,穷人当家做主人了,所有穷人的孩子也能上学读书了!”
   “你们读书不化一分钱哪?”
   “当然不化。小崽,穷人的娃娃好得很!书本费、学费全免,你羡慕不羡慕?”
   张炎连忙说“羡慕。”他那时想,嘿,这年代当穷人好来劲!老师总是袒护穷人的孩子;他们读书有这样那样的优待;可以随便剔打有钱人的孩子……这年月当穷人的好处,真是太多太多了!
    因大黑和小黑不是自愿读书的,所以,他们俩的成绩总是排在全班最后。常言道:时势造英雄。在抗美援朝的募捐活动中,大黑和小黑简直就成了全班的大英雄!他们不知从那里抬来了一口比人还高的大铁锅,放在学校操场上,说是给在朝鲜的志愿军叔叔造枪造炮用的。这一壮举使他俩成为了少先队员,校长还让他俩在第二天的升旗活动中,参加了升旗仪式……这种殊荣,是张炎做梦也想得到的!
    现在,当大黑炫耀的目光划过后,张炎就想起了昨天那个该死的星期天--
   昨天,张家花园不像平常那样花团锦簇、苍翠茂密了。昔日假山后面的花园里,有专门的花匠常年精心呵护,园内有观花亭,荷花池,曲径通幽,飘香四溢……昨天上午,张炎悄悄地跑进了大花园。他突然发现只在短短的几天里,这里池塘里的金鱼,园内的牡丹、芍药、美人蕉……统统不知了去向了!假山被人无情地残酷地推倒在荷花金鱼池内,就连旁边的石凳和石桌也没逃过厄运。它们东倒西歪地斜插在池内的泥塘中,鄙夷人们的玩世不恭,用那苍白的颜色,叹息世道的炎凉。观花亭上的青瓦被人揭去了一半,刚油漆不久的四根朱红亭柱,在晨光下耀目生辉,成为园内最吸引人的景色了。
   张炎是吃完早餐,趁妈妈和王妈不注意时,独自跑进花园里来的,目睹眼前的一切,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当他依偎在朱红大柱前惊讶时,杨老伯来了,他看到张炎呆呆的看着这残败的花园,他竟像个做错事了的学生,立在他的面前,在准备接受训话一样。
   张炎知道这绝不是杨老伯干的,这几天他总和杨老伯在一起。过去,爸爸、妈妈、杨老伯都爱带他在这里捉迷藏;在草地上打滚;在花丛中逮蜜蜂和蝴蝶;在荷花池内钓鱼;在观花亭上练武……今天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为啥把这充满葱绿生命的花园毁了呢?
   小小的张炎充满困惑与疑问。难怪,这几天妈妈同意让杨老伯带他出去看电影、看戏……在张炎的请求下,杨老伯还带他到公共浴室的大池里去洗澡!还有……昨天,妈妈破天荒地说星期天带他到黔灵山去玩!以往的星期天,妈妈都与基督教教徒一起听牧师传教,做礼拜。妈妈还要在教堂里弹奏风琴,和所有教徒一起,在悦耳庄严的伴奏中为上帝唱赞美诗!
   还有,这些日子,张炎的私塾老师宋老先生也不来了。杨老伯说宋老先生成了新政权的大人物了,说他是干共产党的地下工作的,是个共产党员!张炎仔细地想了好久也弄不明白,宋老太爷这样的共产党员,为啥在他家里一待就待了十多年呢?为啥没听说他打过日本人、打过国民党呢?蹲在别人家里也能当个光荣的共产党员?
   不过,宋老太爷走了,走哪里去了,张炎一点不想过问。他的离去使张炎好开心,他根本就不想在宋老太爷面前背什么《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背诵这些东西简直是受罪。他十分反感宋老先生强迫他练书法,端坐着握着毛笔练书法,那才更是受洋罪!张炎巴不得宋老太爷不再跨进张家大院,再也别拿着戒尺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这种人居然也是共产党员,真滑稽!
   看到花园这般的凄凉,张炎方才明白妈妈今天带他去黔灵山玩,是不想留他在家里,不想让他看见花园被拆毁的情景。
    杨老伯难堪地说:“炎炎,妈妈等着带你去黔灵山玩哩! ”
    “杨老伯……这花园……咋成……这样了?”
    杨老伯迟疑了一阵,反问张炎:“这……唉,炎炎,这年头,有钱人好吗?”
    “ 有钱人不好,是剥削来的。”
    杨老伯不禁笑了起来:“到底是个读书人,明事理!那么,你家有钱吗?”
    “妈妈说,钱是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留下来的。我们家没有剥削过人,爸爸也没有剥削过人。不过,班里的同学说爸爸是国民党,妈妈是资产阶级。”
   “合罗合罗。这年头,是当穷人好呢,还是当有钱人好?”
    “当穷人好!”
    “合罗合罗。花园这种玩艺穷人家有没有?”
    “没有。”
    “我们把花园用土埋了,收拾收拾,种点葱蒜、萝卜、白菜……我们不是同穷人一样地过日子了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