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张成觉文集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在當今中國的網絡作家中,誰的博文在知識界影響最大?”對於這個問題,大概許多人會不假思索地答曰:“韓寒”。

   然而,世界知識出版社的編輯卻給出另一個名字:楊恆均。

   此一國家級的出版社最近推出楊恆均網文選集《家國天下》(2010年12月第一版),扉頁“作者簡介”最後一句寫道:

   “有粉絲幫助楊恆均博士維護博客,先後在不同的網絡平台,創建了十多個博客,瀏覽量短時間內均逾千萬人次,騰訊博客更達兩千多萬人次,在知識界,其影響力之大,極為罕見。”

   毋庸諱言,韓寒的博文有的點擊率上億,雅俗共賞。但“被讀者親切稱為‘民主小販’,擁有極高聲譽”的楊恆均,則“以獨立思考和嚴肅題材寫作著稱”(引自上述“作者簡介”)。其對國際問題的精闢分析,往往獨具慧眼;為民主憲政搖旗吶喊,更是不遺餘力。與韓寒相比,可謂各有千秋。

   1965年出生的楊恆均,畢業於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曾在外交和安全部門工作,後出任駐外機構要職,再於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從事國際戰略問題研究,復於華盛頓和悉尼研究國際問題。可見“天下事”正是其本行。但他這本網上文集處女作,卻把“家”和“國”置於前面,其中寫“家”的雖只6篇,但親情流露,感人至深。

   對此,著名雜文家鄢烈山在該書序言中寫道:“成就他(楊恆均)最根本的,除了天賦的悟性,我以為是兩點:一是堅守真誠善良正直的良知,……二是勤勉。”(《家國天下》,7頁。)這“堅守……良知”和“勤勉”,正正來自“家”—母親和父親的教誨與影響。尤其前者,在該書第一輯《家》中明白地宣示緣自“母親的教誨”和《父親的眼淚》。“母親的教誨”可概括為三個“不要”:“不要撒謊,不要欺負弱小,不要拿別人的東西”,見於楊恆均2008年在博客/網誌作者年會上的壓軸即席發言。而書中所載屬其中之一:“不是自己的一分也不能拿”。這跟宋代岳飛的至理名言“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可謂異曲同工,卻又淺顯通俗,於現時大陸“國情”特別富於針對性。講到“不要欺負弱小”,書中描寫了兩段往事。一段發生在作者八歲時,即文革中的1973年。事緣一次打架後其處於下風的同齡對手上門尋釁,破口大罵身為“被管制的對象”的作者之父,後者避於家中憤懣難平。這位“還是學校校長,一直老老實實做人,謹小慎微,從不敢惹事”的中年知識分子,終於當著三個兒子的面,發出了“害怕鄰居聽到而壓得低低的嗚嗚的哭泣聲”。(《家國天下》,13頁)另一段寫作者八歲的兒子鐵蛋在悉尼成了班上的“孩子頭”,一位意大利老太太上門投訴,“希望我們讓鐵蛋不要欺負她孫子”。作者大為意外,忍不住向兒子大發雷霆,“第一次打了他”:“最後我高聲喊道,你可以不讀書,你可以考零分,你可以沒有工作,我帶你去要飯,你可以被別人欺負,但記住,永遠永遠不能欺負比你弱小的同學,永遠永遠不能欺負那些沒有能力和你抗爭的同伴,永遠永遠……沒想到講著講著我竟然流出來眼淚,而且最後忍不住哭了起來。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兒子面前哭。”(15頁)這樣的眼淚難道不是心靈的淨化劑嗎?如果說,作者基於其良知鞭笞假惡醜,其中感性的成分居多;那麼,他對民主的傾力推介與生動闡釋,就更多地出自理性的思考。而這種思考又離不開設身處地的體驗,使他能夠“言人之所未言”。用鄢烈山的話就是:“楊恆均穿行體制內外的經歷,遊走世界各國的閱歷,是大多數寫作者不可能具備的,”(《家國天下》,7頁。)

   的確,當今的網絡作者中,曾到過五大洲50多個國家,廣泛接觸各色人等,上自美國華盛頓政府高層以及其智囊機構的學者、教授、研究人員,下到歐、亞、非、澳不同民族、不同膚色的平民百姓,彼此親切交談言笑晏晏如楊恆均者,以筆者所知似無第二人。

   正由於作者深入到西方文明社會的各個角落,歷時20餘年,因而深刻地認識到:

   “民主是一種理念,是一種價值觀,同時是一種制約權力、利益分配機制,更是一種目前在地球上大多地方變得稀鬆平常的生活方式……”(《家國天下》,104頁)

   最後面這句話,十分耐人尋味。

   我們不妨回顧一段著名的毛“語錄”:

   “民主這個東西,有時看來似乎是目的,實際上,只是一種手段。馬克思主義告訴我們,民主屬於上層建築,屬於政治這個範疇。這就是說,歸根結蒂,它是為經濟基礎服務的。”(《毛澤東選集》第五卷,1977年,368頁)

   毛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會上又講過:

   “民主就是讓人講話。”

   這兩段語錄曾被中共奉為圭臬,它卻表明毛既不懂馬克思,更以救世主自居。所謂“上層建築為經濟基礎服務”一說之謬誤暫且不議,僅就將“民主”詮釋為“讓人講話”而言,便露出其君臨天下之孤家寡人面目。他固然可以恩賜式地“讓人講話”,也可以乾綱獨斷不“讓人講話”,哪怕其“親密戰友”如劉少奇、林彪,亦可能隨時被取消話語權!1966年8月八屆十一中全會毛“炮打司令部”;1970年8月九屆二中全會批林“設國家主席”之議,便是最好的例證。

   反之,楊恆均並不對“民主”作條分縷析的闡釋,也沒有雄辯滔滔的駁論,僅依據其所見所聞,從日常生活小事中挖掘“民主”的真諦,卻使人深受啟迪。

   例如,《美國國防部一年用掉多少衛生紙》(212-214頁),從胡錦濤所提公民“知情權”說起,引述美國記者要求公佈“每年用於給士兵擦屁股的衛生紙,一共花費了多少納稅人的錢?是否有收回扣現象?”

   又如《給海外華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國富民強》(152-160頁),提到作者在澳所住公寓樓下的溫水游泳池,設有“供殘疾人上下的電動裝置”。技工(其時薪超過150元人民幣)每兩星期來檢測/維修一次,儘管該公寓“從來沒有住過坐輪椅的不方便人士”。但當地法例規定必須安裝此種設備!

   再如《揭秘西方國家比間諜更神秘的人》(242-245頁),“他們(多數是女性)就是被政府福利部門培訓後秘密分派到向政府提出要求的殘障人士家庭,指引這些‘不方便人士’如何做愛,在必要的時候,還會親自扶著他們、抱著他們,協助他們完成……”(244頁)

   是不是有點匪夷所思?

   該書鮮黃色的腰封上有一行醒目的紅字,上書“民主離我們還有多遠?”。假如跟上述最後這個例子相比,大概茫茫神州尚遙不可及。輪椅通道的設置也如此,雖然大陸殘疾人達八千萬之眾。此與“國情”(尤其人口太多)攸關。

   可是,胡錦濤講的“知情權”,連同他當時一起提到的另外三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管權,不是無需耗費太多資源的嗎?

   總而言之,該書值得一讀,讀者宜聽其言,起而行,為中國的憲政民主共同奮鬥!

   http://upload.peacehall.com/blog/temp/201102010125321.BMP

   (楊恒均2010年春在日內瓦參加世界廢除死刑大會,會後遊行。)

   (2011-2-1)

(2011/02/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