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香港区议会选举证伪了胡平,下一步中共会对香港下什么毒?
·普选是硬道理——港人的五项诉求可凝缩为一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台军坠机事件为中共制造,意在打击蔡英文选情
·川普袭杀苏莱曼尼的性质及重大影响
·立此存照:周一台湾大选,蔡英文必胜韩国瑜
·共产党政权灭亡前有哪些征兆?
·美国是正义化身吗?——双重标准背后的利益考量及其他
·特朗普愚蠢卑鄙的中东政策,让中共获得了战略优势
·骗子治国结硕果,特疯子对华贸易战以失败告终,中美关系前瞻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钟南山其实是中共特级舆论引导员
·四月疫情消失是弥天大谎
·习近平在利用瘟疫复辟文革式的极权,必很快失败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模谋杀异议人士
·中共高层或逃离北京:新冠状瘟疫已危及中共政权
·七常委作逃跑准备:新冠状病毒已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电影《中途岛之战》:美国的实用和日本的凄美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中共的
·排华,就象瘟疫一样滋长:我的亲身经历
·旅途艳遇
·新冠状病毒是大规模灭绝中国老年人口的生化武器
·中国的新冠状疫情今夏不会消失,秋冬会更猛烈反弹
·给予外国人超国民待遇:中共的满清、蒙元意识
·海外华人的抢购潮,是否证明了中国人天生劣等?
·新冠状病毒能否刺激美国对抗中共?
·2020年美国大选没有任何指望
·文革中周恩来涉及三大谋杀案 ——兼论周是中共的长生丹和最后的道德牌坊
·中共政权的满清、蒙元意识
·武汉抗疫的“胜利”,是应政治需要而伪造的假胜利:两会才是疫情风向标
·疫病危机果然引爆中共内斗:习近平与王岐山翻脸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不自觉”?
·新冠状病毒是厌共厌习病毒,习近平、特朗普、文在寅败局已定
·新冠状瘟疫,中共甩锅美国纯为对内维稳需要
·疫情“清零”,是习共复工和造假政绩的需要,后果是灾难性的
·李跃华事件反映出主流医疗界的僵化与无可救药
·对李跃华的否定和打压,背后附着中世纪教会打压异端的阴魂
·他对英国实行极权统治,却被英国人评为伟人
·大外宣制造海归避疫潮,归国华人反沦为中共甩锅、煽仇的牺牲品
·中共被迫停止甩锅美国,改为甩锅粉红
·由习共甩锅煽仇海归,看中共如何败坏社会道德
·对李跃华的打压,其实是对民间探索和创新的打压
·透视李跃华现象:为什么主流医疗界会打压民间探索与创新不遗余力?
·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一名,帮了中共的大忙
·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伤害华人,成全中共
·以退为进保专制的“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
·就怒骂小粉红一事与陈立群大姐商榷
·台湾的防疫成绩,戳破了中共所谓专制“抗疫优势”的无耻谰言
·温起峰的奇葩遭遇,反映出大陆旅台政治流亡者的困境,及台湾反制中共的缺失
·习近平“抗疫”新动向:为保“清零”的防疫不作为谋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郭国汀律师主持之天易网首发)
   
   国汀兄:
   

   您好!你坚信中共垮台后中国一定会马上实现民主,并对我关于中国民主化前景的负面看法十分反感,我理解你对中国民主化的焦渴心情。一切正直的反对人士,现在谁不希望中共早点垮台?我主观上亦何尝不希望中国早日民主化?但主观愿望往往不等于客观趋势。关于预测未来,我找出了一条规律:我研判中国现状,必须了解中国历史;要预测中国未来,就必须综合中国的历史和现状。我综合思考中国历史和现状(并特别注意到中国人的民族性和反对派一盘散沙的状况)得出了这个无奈的结论,我主观上希望此结论是错的。
   
   有句话说:“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明天”从十月革命到中共窃国,从斯大林肃反到毛贼东文革,从赫鲁晓夫的谢幕到赵紫阳的下台...这句话一再被验证,中国一定会重复苏联瓦解后俄罗斯所走的弯路,为什么?因为俄罗斯民族经历了赫鲁晓夫非斯大林化、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改革、叶利钦“全盘西化”三次大而彻底的启蒙运动,而在中国,邓小平连毛贼东的罪行都不愿彻底否定,中国人的觉悟怎能与俄罗斯人相比?客观的说,俄罗斯民族的人文素养胜过中国民族许多,俄罗斯人尚且经历了“休克”的磨难和普京复辟的弯路,与俄罗斯民族相比,更加愚昧、更加败坏的中国民族怎么可能今后不走弯路?
   
   许多人相信埃及革命很快在中国发生,但是请你们注意现在中国民众和埃及人的巨大的区别:埃及有传统和伊斯兰教凝聚人心,中国有什么凝聚人心?现在的中国人,即使是反对派也是一盘散沙、毫无共识、互相仇恨,根本没有建立宪政民主的共同基础,中国人凭什么能够在中共垮台后建成自由民主政府?
   
   另请郭兄注意最新的中国现实:因为邓小平的掠夺式专制资本主义路线,中国大量民众转而拥抱毛泽东,现在中国毛左派、新左派的力量三十年来空前强大,试问:崇拜毛泽东的群众基础,难道是宪政民主的群众基础?毛派力量的重新壮大,为中国今后的新独裁者提供了理想的环境和土壤。
   
   从现实和策略上,都需要对中国未来的局势进行坏的准备,否则,面对新的问题,必将束手无策。历史沉痛地告诉我们:追求中国民主化的人切忌理想化,那种想当然地认为:中国必须学美国,“要学就学最好”,一夜之间民主化...在条件完全不具备的生搬硬学,除了彻底失败,不会有其他结果。
   
   反对派的目标应该定得现实一些,在不能一步民主化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退而求其次,曲线接近民主化的目标,例如:同样是独裁者或半独裁者,袁世凯难道不比张作霖好?蒋经国难道不比蒋介石好?刘少奇难道不比毛泽东好?江泽民难道不比胡锦涛好?梅杰韦德夫难道不比普京好?普京式的独裁难道不比共产党的专制好?...两害相权取其轻,同样能接近宪政民主目标,而且就中国国情而言,是最现实稳妥的方式。
   
   以上意见谨供参考。
   
   敬祝平安!
   
   ——曾节明敬上,于辛亥革命百年二月十七日晚于曼谷流亡寓所
   
   附:郭国汀先生回帖原文(见郭国汀主持之天易网)
   
   “根据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我判断:中共垮台后,中国仍然不可能有宪政民主,中国民主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节明兄此论有点太过份了吧?如果说你是个历史学专家,好象还不是很够格,假如你作为批评家,是否业已成为最顶尖的权威?汝之“中共垮台后,中国仍然不可能有宪政民主”之论,不知根据什么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论断?中国的宪政民主其实早在1911年12月至1912年4月1日至1913年5月间初步实现过(即中国第一共和),在1946年1月1日颁布实施中华民国宪法至全面内战爆发期间也短暂实现过(即第二共和),即将来临的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将是恢复和重建由孙中山和蒋介石开创的新中华民国(第三共和),因此推翻中共暴政后,中国必将迅速走上自由人权法治宪政民主之正途,吾对此坚信不移,尽管中国民主化的完善尚须时日。
(2011/02/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