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闾丘露薇:意见领袖在中国不受欢迎]
小龙女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闾丘露薇:意见领袖在中国不受欢迎

闾丘露薇:意见领袖在中国不受欢迎
   
   时间:2011-02-18 15:16 作者:闾丘露薇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闾丘露薇:我写不了虚构的东西

   
   主持人:各位搜狐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关注今天的搜狐文化客厅。坐在我身边这位嘉宾不用我介绍大家也知道,她就是非常著名的主持人、记者闾丘露薇,您好!
   
   闾丘露薇:您好!
   
   主持人:闾丘露薇今天做客搜狐文化客厅,是因为出了新书《不分东西》。这本书新鲜上市,大概三天前我一睹了这本书的真容,在今年北京图书订货会上现场,也有大幅海报宣传这本新书。闾丘露薇为什么会想到写这样一本书呢?
   
   闾丘露薇:差不多五年没有写过书,从05年开始我一直在写博客,写了很多的专栏,我会觉得你要写一本书是要花时间的,要找到一个很好切入点去写什么。如果用博客,专栏写,自己觉得好像有对不起一本书的看法。我前面也这么做过,自己觉得好像那个效果也不太好,有点难以接受。虽然我尝试过的结果是这样子,这一次是因为出版人是我的大学哲学系师妹,在我隔壁寝室住了三年,我们过了17年在香港又重遇,她跟我说做一个出版社,那个出版社在香港非常有名。但是我的印象当中他们以财经为主的。所以我会觉得你是做财经的畅销书的跟我好像没有太多关系,因为我没有写畅销书,因为畅销书应该是励志的,或者是个人故事,我没有个人故事可讲的。
   
   主持人:但是我看网上资料你有很多故事可以讲。
   
   闾丘露薇:如果是个人方面的东西,虽然出过一本书《行走中的玫瑰》,但是现在让我写,我不会再写了。所以为什么这本书封面一定不要出大头像,因为我希望大家看里面的文字,这是其中一个要求。也有其他的出版社接触过我。当我想很认真写思考性的东西,对方好像兴趣不是太大。会觉得有一个人终于欣赏我这点思考的成果,就好想写这本书。
   
   主持人:市面上会有名人博客出书,可是你在博客上看他的这些文字觉得蛮细腻,蛮有趣的,如果印在纸面上马上不够生动了。
   
   闾丘露薇:我自己也写博客和专栏,写博客和专栏完全两回事情。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可能隔了一段时间,这个事件有不同的变化,而且隔了一段时间自己本身对这个问题看法又不一样了。其实这本书《不分东西》能够写出来也要多亏我写博客,它就像日记一样,把每天发生的,每隔一段时间发生的大事当时怎么想的,最主要有很多细节,很多细节通过博客专栏这样一些方式把它记录下来了。其实博客和专栏很多时候更像一个原始材料,书其实是更好的提炼。我不反对把博客文章专栏文章提成一个集子,但是应该经过很多修改,甚至编辑要把它做成逻辑性的东西。
   
   主持人:这本书其实很有逻辑的。而且是很对称的,我们看目录,这边有序,这边是后记,中间这一部分是2008年到2010年一些重要的社会事件分析,这边还有媒体人品格相关的论述,涵盖媒体人社会责任的一些感触,知识性,思想性更强一些。而且这本书读者看到封面觉得很特别。
   
   闾丘露薇:封面也很对称。
   
   主持人:名人书没有出大头像,你怎么会想到封面书做成视力表的样子?
   
   闾丘露薇:这本书经过六七次改稿,临出版两三个星期定下来的,我看这个封面是很惊艳的感觉,没有想到设计师最后出来是这样的东西。之前我很强调新闻性,书里面虽然没有大头,但会有很多报纸、电视画面,但是如果你仔细看一下这个封面,像这个E,代表“东方”,还有这个W可以看成“西方”,这是对称的,静像的来看,设计的时候花了很多的心思。
   
   主持人:对你来说写作很难吗?
   
   闾丘露薇:我觉得很难的,而且我觉得越来越难。一开始写博客也好,写专栏也好,甚至写书也好,因为它是那种记述型的,写的东西够多的话表达起来会足够顺畅。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写不了小说,我更写不了虚构的东西,包括很多超现实的东西。因为我自己这一关都过不了,甚至我没有这样一个组织的能力。
   
   但是我现在这个阶段是把不是同一场合,不同背景下,不同年代发生的东西发生的事件,尝试用一种逻辑把它串起来,因为背后他们是有很多相关点的。而且进行平行的比较,纵向比较以后会让我们把这个事件看得更清楚。博客只是针对当时这个事件的,现在写专栏的话,越来越觉得好像跟之前风格不一样,就像这本书跟之前风格不一样。是因为你忽然有一种跨来跨去的能力,以前是不敢的,一条线写下去不敢跳出去,因为一跳出去整个框架就乱了,但是现在觉得跳出去比较有一点点收放自如的感觉,因为思绪会在那串来串去的感觉。文字是练出来的,那个时候跟很多新闻系的同学,我跟他们教书,其实有一个很好的锻炼方法,坚持每天写一点点东西,不单纯是练笔,对自己有点要求,隔一段时间来看确实发现文字是有进步的。
   
   主持人:写这本书的时候,有没有界定读者,有没有想过把这本书作为新闻专业的学生?
   
   闾丘露薇:我完全没有界定读者,第一版书稿交给出版方的时候是这么厚的一大本。我写很多内心的东西从来不想跟人家分享的,写小说勇气是蛮大的,我是做不到的。我就是一个记者,一个媒体人,这些东西对我有兴趣很大的原因我这个职业比他们碰到的多,希望透过我分享一些他们没机会看到的东西。如果说从一个个人的生活经历来说,很多公众人物明星可以去分享,比别人有兴趣的地方更多。对我来说这是我自己的东西,而且我也不觉得别人会有兴趣。
   
   闾丘露薇:我现在不太敢评论
   
   主持人:你在博客,微博上都是实名,这样会不会影响你有些话不能随便说?
   
   闾丘露薇:首先我发出声音,涉及到公共知情权的问题大家才有兴趣,如果只涉及到我个人,我想大家没有太多兴趣想来了解。对我自己来说,其实在博客和微博上我就是实名,我觉得这也是有一个思考的变化,在我的书籍当中,一开始网络上的东西完全是我个人的,我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经常有人批评我说错别字很多,影响人阅读,我说平常很忙,花这么多时间写这些东西大家还有挑剔,有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想法。慢慢觉得因为你是实名,再加上你这个职业,所以别人对你的期许,其实跟你在工作状态上有的时候期许是差不多的。而且别人给予你的信任度也是跟你的工作给予你的信任度也是差不多的,所以我会经过一次又一次实践之后给自己定了一些标准。比如说刚开始对很多事件喜欢去评论,现在不太敢下评论,我不知道讲的资讯是不是完整的,怕建立在错误的资讯上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如果用微博来说,我会觉得转发举手之劳,但是我自己有过这样的经验。我的好朋友告诉我的事情,他也是一个非常符合标准合格的媒体人,但是他是在自己的情绪,也是听别人转述告诉我,但最后出来的结果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经过这几次事件,只要不是我自己亲眼去看到的,也不是媒体公开报道的事情,我不会去随便评论。
   
   主持人:还有金庸“被死亡”这个事情。
   
   闾丘露薇:如果是香港的话,我听到网上这样的消息会立即去求证。香港是一个资讯很透明的地方,你可以打电话去找金庸的家人,即使我没有电话的话,肯定有其他媒体打电话澄清这样的消息,但是你发现是没有的。所以这一点肯定不是真的,当然这只是一个判断。另外很多细节是错的,包括出生年代,你去算一下很好笑,这个医院出现名人“被死亡”好几次,有点像恶搞。其实传这个谣言的人,很负责任用了很多错误的信息,最后告诉大家只是开了一个玩笑。但是没有想到大家这么去当真,我觉得虽然我按照自己的推断等等判断发了一个消息,但是我不是第一手信息,按照严格要求来说媒体应该自己寻找第一手信息,然后我就变成一个辟谣人,辟谣人不应该是我,辟谣人应该是金庸家人或者金庸本人。我并没有利用职务之便去确认这个,我会说涉及到新闻事件我自己要查这是因为我工作关系。如果没决定去报道这个事情的话,也会去做这个事情。
   
   主持人:金庸“被死亡”事件真的对媒体很重要。
   
   闾丘露薇:这个事情带来的后续非常有趣,我倒觉得《中国新闻周刊》到最后从编辑到副主编都有辞职,编辑会不会辞职我自己有保留的看法。有一个比较正统,标准的媒体运作程序的话,资讯是应该经过几道关的。经过几道关的话就不太容易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就是本身媒体的结构构架上,它自己本身出现了问题,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遗漏。如果作为一个负责的人,其实它也是起了一个很好的警示,让媒体反省一下,他愿意负责是值得夸奖的。我认为媒体本身有很多的毛病,我们在批评别人的时候,从来不去反省自己的问题。因为实际上民众看到的这个事件大部分是我们这些媒体人构造给他的,如果我们构造过程当中是存在技巧上也好,判断上也好,甚至是故意误导的话,我觉得自己岗位没有站好。
   
   主持人:误导包括媒体本身一些问题,比如说做电视节目的话,可能现在收视率是衡量这个节目是否能够存在最重要的指标。有人说,新闻就是新闻,根本不用顾及任何交流感情的事情。我看你书里有一段写地震,写有些媒体为了抢新闻,为了忙于拍照并没有去救人,问一些很伤人的问题,比如“你的家人是不是被震死啊”之类的。
   
   闾丘露薇:香港同行给我聊起一件事情,他去采访车祸中父母双亡健在的小兄妹,外公外婆去照顾这对小兄妹,所有香港同行冲上去要围堵小兄妹要他们谈谈感受。你可以想象其实对于观众来说,因为很多时候对于观众到底要知道什么,想要什么,有的时候媒体人在中间做一个映射,难道观众真的想看他好惨,看他流泪吗。香港最近这一段时间出现了很多反思,比如说菲律宾枪击事件,前线记者怎么和那些被害者家属采访的,在菲律宾的时候怎么采访他们,是不是给他们一个空间,还是想尽办法溜进去采访。当时在香港产生很大的争论,甚至有一位记者同行在网上发起了一个活动叫“向上司说不”,其实所有这些要求都是在后台的上司,他们不是在一线采访的这些记者。或者一些编辑,或者一些负责的大佬,要求你采访伤者,或者他们的家属。但是在前线这些记者,伤者也好,家属也好到底什么样的心情,其实观众有这样的判断。后来有一家电视台溜进医院拍摄这个女孩,父母已经双亡了,她还不知道,记者去采访她,当然没有告诉她爸爸妈妈怎么样,但是这样一个新闻播出之后,社会上产生很多批评的声音。大家觉得如果有一天等这个女孩子知道了,然后等她出来了,等她长大了如果看到这样一个新闻,你说她会是怎样的想法。我觉得会慢慢的进步的,做新闻里面很重要人文的关怀才是最基本的东西,或者对他人的尊重是最基本的东西,其实是一定要存在的,而且也不是矛盾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