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急需出台的“社会进步法案”
·通向极权独裁之路?
·智利、玉树大地震的启示?
·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民主是刺向毛左谎言要害的杀手锏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熊飞骏
    2010年11月11日,台湾“最高法院”对原台湾总统陈水扁因“龙潭购地弊案”和“买官案”作出终审判决。陈水扁和妻子吴淑珍各被判两个职务收贿罪,刑期分别为11年、8年。
    2010年12月2日,陈水扁正式进入台北监狱服刑,依照狱方规定“被剃头”,将“西装头”剃为“三分平扁头”。
    陈水扁成为历史上首位因贪污案被判入狱的卸任台湾当局领导人。

    在由专制独裁转型为民主宪政的国家地区中,几乎都有前领导人被判刑入狱的现象。韩国民主转型成功后,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一个被判无期,一个17年。东欧各民主转型国也有不少前领导人被判刑;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夫妇则被人民枪决……
    与台湾不同的是,上述民主转型国被判刑入狱的领导人都来自民主前时代当政的专制独裁集团?
    陈水扁则是“民进党”党魁——国民党独裁统治期间的“民运团体”?
    陈水扁的“高调入狱”,作为民进党主要政治竞争对手的台湾国民党自然欢欣鼓舞。在举党欢庆之余,台湾国民党人可曾想过,如果没有蒋经国的大政治家胸襟,今天“进去”的就不是曾经的“民运旗手”,而是专制独裁集团内部的N个国民党要人?
    是蒋经国的高瞻远瞩拯救了国民党。
    人类历史上所有专制统治集团,要么象中国封建王朝一样被整体屠杀清算;要么象韩国、东欧一样N个“专制要人”被判刑入狱。
    俄罗斯布尔什维克集团因为沾了党内“良心精英”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光,不但避免了被整体清算的噩运,还“换块招牌”继续执政如故。
    台湾国民党不但全身而退,而且继续高举国民党老字号招牌,重新赢得台湾多数人的信任支持,再度被人民选举为台湾执政集团。
    在台湾民主转型过程中,没有一个国民党要人因为“权力罪”被判刑入狱?就算是“因祸得福”的苏联布尔什维克集团,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也有不少党政要人“进去”过,只有台湾国民党例外。
    难道台湾国民党是“权力天使”,在统治期间没有对台湾人民犯过“权力罪”吗?
    非也!
    台湾国民党在专制统治期间,一样对台湾人民犯过大罪。且不说国民党军警在台湾“二、二八事件”中血腥屠杀了二万多维权抗争的无辜平民;在上十纪七八十年代的经济腾飞期间国民党的腐败也一样惊人。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台海关系解冻期间,很多台湾人来大陆探亲。当我们询问台湾的政治生态时,听到最多的回答居然是“腐败!腐败!腐败……”
    腐败是专制政治的不治之症,就算台湾国民党也不例外。
    可台湾人民居然“忘记”了国民党的腐败;至少是不再计较他们曾经的腐败?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蒋经国!
    耶稣用自己的鲜血来洗净“世人”的罪恶;蒋经国则用自己的睿智、远见、责任心来洗净国民党的罪恶。
    1984年,74岁高龄的蒋经国再度“当选”总统后,勇敢走上了一条众人根本没想到的“告别权力垄断之路”。
    1986年3月,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当时的台湾处于经济发展的最好时期。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从1970年的300美元跃升到6000美元。外汇储备世界第二(台湾只有区区两千万人),仅次于日本。台湾国民政府朝野并不存在“非变不可”的内外压力。虽然官场腐败成为不治之症,但并没有因此引发威胁政权“稳定”的“群体性事件”。
    蒋经国不愧为伟大政治家,没有被眼前的“盛世光环”所陶醉,而是看到了繁华烟云背后的危机与民愤。
    他决定采用党人意想不到也难于理解但却是唯一正确可行的方式来领导他的党走出危机,走出因果报应的恶性循环。
    他要为国民党赎罪,引导他的党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蒋经国晚年开放党禁、推动台湾“民主化”并非形势所迫,而是顺时而为。
    1986年9月,蒋经国表示将要解除实行38年的戒严令,并开放党禁、报禁。
    台湾民运人士没有“引蛇出洞”的历史教训,迫不及待于9月28日集会,宣布成立“民主进步党”。几个月后,陈水扁加入“民进党”并当选为中常委。
    蒋经国没有“引蛇出洞”!民进党公然成立后,情报部门呈上“反动分子”名单。蒋经国平静地回答:
    “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10月7日,蒋经国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行人Graham女士时,告知台湾“将解除戒严、开放组党”。
    10月10日,蒋经国在“双十节”发表要对历史、对10亿同胞、对全体华侨负责的讲话后,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开启台湾民主宪政之门。
    蒋经国的前瞻远略没有几个党人能够理解。“双十讲话”后,国民党要人纷纷质疑,“国策顾问”沈昌焕说:“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
    蒋经国依旧平静地回答:
    “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蒋经国并没有停留在“口头上做秀”,而是用踏踏实实的实际行动来结束党权世袭和一党专制,推进台湾的民主进程,实施军队非党化、取消学生三民主义政治考试、剥离政府部门的专职党职人员……
    台湾“民主进步党”的成立并获得合法地位,结束了国民党长期“一党专制”的历史。
    1988年1月13日,中华民族真正的伟大政治家与世长辞,但他开创的民主宪政事件并没有停止,而是以巨大的惯性继续向前。
    1991年4月,台湾“国民大会临时会”召开,制订“宪法增修条文”,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
    1992年5月,“阴谋内乱罪”和“言论内乱罪”被废止。
    1994年,台湾“省长”直选,让台湾人民每人一票选举“省长”。
    1996年,台湾举行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总统”民选。
    2008年6月,台湾扫除党禁最后一道障碍,废除共产党党禁,台湾民众即日起可以公开筹组以支持共产主义为目的的政党。
    …………
    2000年,曾经的“民运旗手”民进党被人民选上台湾领导岗位。台湾国民党第一次成为在野党。那时很多国民党人将本党下台的原因归咎于蒋经国开放党禁,似乎只要专制独裁就能永久执政?他们天真地认为如果坚持一党专政,连民进党这个党都不会有,国民党何以会丧失政权?
    中国历史上的开国皇帝,没有一个不是期望自己打出的天下永远由自己后代稳坐江山,却没有一个如愿以偿。秦始皇梦想子孙千世万世而为君,可只传了短短的二世就家族灭绝?
    如此简单明了的政治常识,中国千千万万的政客却极少能够接受。中华民族只有“政客权谋”;没有“政治智慧”。
    民进党上台后,台湾人民并没有象其余民主转型国一样清算国民党在专制独裁期间犯下的罪行,前国民党要人没一个被追诉“权力罪”受审入狱。并非所有国民党要人都没有受审入狱之罪,而是蒋经国的勇于承担历史责任的伟大政治胸襟,使台湾人民宽恕原谅了他们的罪行。虽然民进党不断重提历史伤痕,但台湾人民拒不附合他们。当初蒋经国顺应历史潮流,人民自然不会忘记他的好处,而民进党主流派想算老账也就算不起来。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不是蒋经国的开放党禁使国民党衰败,而是挽救了本来已在没落衰败的国民党。
    对于一个真诚认罪并主动告别罪恶的统治者和团体,曾经受伤的人民总是很容易宽恕谅解的。只有那些坚持罪恶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民贼独夫,人民才会不依不饶报仇雪恨!
    2008年3月,蒋经国隔代指定的“政治接班人”马英九被台湾人民选举为总统。国民党再度成为台湾执政党。
    曾经坚决反抗国民党一党专制的“民运旗手”,民进党党魁陈水扁则因贪贿罪被台湾人民送进了台北监狱。
    如果没有蒋经国,今天“进去”的就肯定不是陈水扁,而是坚持专制独裁的国民党要人。
    蒋经国用自己的超人政治智慧和强烈民族责任心,为曾经作恶的国民党洗脱了自己的罪行。他象十字架上的耶稣,引导自己的党重获新生。
    蒋经国虽然亲手埋葬了国民党一党专政,但他对国民党的感情和责任心没有哪个国民党人能够超过。
    马英九在《怀念蒋经国先生》一文中对蒋经国的评价很平正很公允:
    “我们可以说经国先生是一位威权时代的开明领袖,他一方面振兴经济、厚植国力,一方面亲手启动终结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我们崇敬他,就因为他能突破家世、出身、教育、历练乃至意识形态的局限,务实肆应变局,进而开创新局,在这个意义上,他的身影,不仅不曾褪色,反而历久弥新。”
   
    二0一一年二月六日
(2011/02/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