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吴若愚:中共机密文件记录的文革广西大屠杀]
小平头夜话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若愚:中共机密文件记录的文革广西大屠杀

          

(一)大屠杀背景


   
     1967年4月19日,广西区党委书记处书记伍晋南发表“四·一九”声明
   的大字报后,广西各群众组织大联合后分裂为两大派:“联指”(南宁联指,柳州

   联指,柳州铁路局钢联指,桂林联指)和“4·22”(南宁4·22,柳州造反
   大军,柳州铁路局工机联,桂林老多)。
   
     “联指”是支韦(韦国清,广西区党委书记,广州军区第一政委)打伍(晋南
   )贺(希明)霍(泛)傅(雨田)谢(王岗)袁(家柯)的保皇派。
   
     “4·22”则是支伍反韦的造反派。
   
     “4·22”主要是由青年学生,市民,工人,下层知识分子及少数干部组成
   ,成份较复杂,知识层面较高,以往遭际不平也较多,对官僚阶层和现实社会的不
   公,更具反抗精神。
   
     “联指”则与新旧政权有不可分割的联系,他们之中大多是既得利益者,或者
   名义上是统治者的依靠对象,因此更倾向于维护既往的政权和秩序。
   
     “联指”拥有现实当权者以及军队和几乎整个县乡政权及组织的支持。
   
     随着解放军“支左”介入实行军管,支持联指“坐大”。1967年秋冬,“
   联指”开始在广西各地成批屠杀“4·22”。八桂大地到处出现乱抓、乱斗、乱
   杀“4·22”的红色恐怖。发生在广西各地骇人听闻的大屠杀的野蛮事件,就是
   在此背景下发生的。
   

(二)大屠杀概况


   
     文革中广西大屠杀,就是“保皇派”的“联指”对“造反派”的“4·22”
   和同情“4·22”的群众以及无辜的“五类份子”(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的屠
   杀,是以“革命”的名义的屠杀。自治区革筹、广西军区、各军分区、人武部、各
   地区市县革委会和各地“联指”指挥部,他们自命为“无产阶级革命派”把少数派
   ——“4·22”当成“反革命”“土匪”“右派翻天”进行镇压。
   
     广西大屠杀始于1967年秋冬,到1968年8月达至顶峰,其屠杀规模之
   大(被杀者达十万之众)。杀人手段之残忍(剖腹挖肝吃人肉)在全国皆首屈一指
   。
   
     1967年年底玉林“4·22”的“福绵事件”后,1968年1月4日玉
   林“4·22”数百人到玉林军分区门口,召开“反围剿、反迫害、反屠杀”大会
   ,并静坐六天六夜。
   
     1967年秋冬,钦州地区的灵山县“联指”的“飞虎队”在五个公社成批屠
   杀灵山“革联”(即4·22群众)。1968年1月18日灵山“革联”控诉团
   200多人第二次到首府南宁广西军区控诉灵山“联指”乱杀人的罪行,但广西军
   区对灵山“联指”“飞虎队”乱杀人命听而不闻,,没有采取制止措施,甚至纵容
   “联指”对“4·22”的屠杀。因此,控诉团静坐广西军区政治部大楼前数天不
   走。
   
     1月20日广西“工总”和河池地区部份群众400多人来到广西军区请愿,
   声援灵山“革联”控诉团,揭发各地“联指”屠杀无辜群众的罪行,抗议谴责广西
   军区以“支左”之名,行支一派压一派之实。
   
     广西军区不但提供武器,在各地怂恿和鼓励“联指”对“4·22”进行武装
   围剿,而且还命令“4·22”放下武器,束手待毙。
   
     在此生死存亡的关头,柳州铁路局工机联“4·22”《红卫兵战报》发表编
   辑部文章:《今日的哥达纲领——评“倒旗协议”》(作者肖晋云,因写作此文,
   1968年3月31日在柳州被官方逮捕),号召反对缴枪,试图武装自卫。
   
     而广西当权派控制的《广西日报》则发表社论:今日的“哥达纲领”必须彻底
   批判。4月9日,《广西联指报》在一版发表社论:向“阶级敌人”刮起12级台
   风,公开叫嚣:韦老爷(韦国清)出钱,军区出枪,“联指”出人,向“阶级敌人
   ”主动地不停顿地发起猛烈的攻击,向“阶级敌人”刮起12级台风。
   
     遍及全广西的大屠杀如水银泻地,无远弗届,连边远山区,穷乡僻壤都未能幸
   免。
   
     广西大屠杀又分为1968年上半年和下半年两次高潮,上半年各地以成立革
   委会,“刮12级台风”为第一波高潮,下半年则以“七·三”布告的颁发,掀起
   第二波屠杀狂潮。
   
     中共广西区政党办公室编印的内部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记》,对1968
   年那场大屠杀,有这么一段总结概述。(被屠杀者的统计数字,仅仅是有案可查的
   众多失踪者,至今生死不明,不在此统计数据内)那一个又一个有体温有笑容的具
   体生动的生命被抽象化为一组组冷漠的数字:
   
     1968年7月至8月一个多月中,区革筹、广西军区、各军分区、人武部、
   各专、市、县革委会和各地“联指”指挥部以“七·三”布告为武器,镇压“阶级
   敌人”,全区共杀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
   
     宾阳县杀害及迫害致死3951人。贵县杀害及迫害致死3138人。其中国
   家干部及职工263人,教师156人,学生47人,居民106人,农民131
   1人,其它1255人。临桂县杀害及迫害致死2051人,其中国家干部326
   人。灵山县打死、杀死、害死3222人,其中有三个公社杀人均在500人以上
   ,287个大队都发生乱杀人事件。桂林市杀死、打死、害死1128人,其中:
   干部、工人556人,全市冤、假、错案11522起。天等县杀死、害死165
   1人。上思县杀害了1701人,占当时全县人口1.33%。钦州地区7个县市
   失踪10359人。玉林地区杀害10156人。
   
     全区的杀人凶手,杀人手段残忍至极,成批杀人到处有之,成批敲死有之,成
   批爆破致死有之,成批戳死有之,成批掷下矿井有之,成批丢下山洞有之,剖腹挖
   肝有之,割肉挖眼有之,割头示众有之,吊割阴茎有之,先奸后杀有之,杀夫奸妻
   、奸女有之,成批溺死有之。广西大地,腥风血雨,冤案如山,悲惨状况,史无前
   例。
   

(三)“刮12级台风”掀起第一波屠杀高潮


   
     1968年的广西,到处笼罩在腥风血雨的红色恐怖中。大权在握有解放军支
   持撑腰的“联指”对“4·22”大开杀戒。官方的内部机密文件,广西各地《文
   革大事记》,对此有详细记录,让我们按时间顺序罗列如下:
   

◇ 一月至三月

   
     2月6日玉林地区“联指”组织2000多人,配备步枪800多支,轻重机
   枪26挺,冲锋枪407支,各种炮八门,手枪164支,以及自制坦克一辆,攻
   打“4·22”州佩据点,包围两天后,攻下据点,抓获“4·22”13人,全
   部枪杀,在围攻时“联指”死八人,“4·22”死五人,在事件中明代建筑文物
   ——万花楼被炸毁,炸毁民房72间,吃去国家粮食14000多斤,肉类880
   0多斤,耗费国家资金20000多元。
   
     从2月7日至5月27人上思县被斗打1125人,被杀39人。
   
     2月11日至20日,灵山召开学毛着积极分子暨贫下中农代表会议期间,灵
   城打死三人陈尸示众。大会总结号召对敌人镇压,中间有人布置杀人,新圩公社回
   去杀五人,第二天早赶回开会。
   
     2月16日,“联指”攻打柳州地区融安县的铜鼓桥。由于2月9日融安“造
   反大军”强渡融江,攻占融安“联指”驻地的东圩、铜鼓桥和直属粮库。事件发生
   后,融安“联指”派人向“地专联司”告急求援,经“地专联司”和“柳州联指”
   联系,“柳州联指”决定由“工交兵团”出兵支持,由“地专联司”负责组织各县
   民兵配合行动,12日“地专联司”召开常委会,研究决定由苏一民,胡文治代表
   “地专联司”随往融安配合“工交兵团”行动。14日“工交兵团”和“地专联司
   ”象州“联指”武斗人员300多人,由蒙治恒、张麦生、苏一民、胡文治等带领
   分乘13辆汽车赴融安,配合融安“联指”于16日凌晨一时攻打东圩、铜鼓桥,
   武斗持续到当天下午5时才停火。“联指”方面抓获“俘虏”36人,押解途中1
   5人被杀害,双方对打死5人……炸毁民房一户一间,烧毁民房5户九间,厨房3
   间,牛栏1间。
   
     2月25日至28日,大新县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召开县区村抓促领导以及厂
   矿武装部长、民兵营长会议。会议是武装部长周永山、政委韩奇主持,传达区革筹
   小组领导人的讲话,研究布置做好成立县革委会的准备工作。周永山在闭幕时讲,
   为迎接县革委会的成立,对不守法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要实行专政,不要心慈手软,
   会议后实行所谓群众专政,自县抓促会议结束到县革委成立的17天内,全县被杀
   害239人。
   
     3月上旬,宜山县发生两派大规模武斗。“联指”联合罗城、都安等县“联指
   ”数千人围攻“造反大军”据点。8日“造反大军”的群众近万人,从城里走出时
   ,在东片、西片被杀害多人。
   
     3月16日天等县革委会成立,县武装部长马政华强调为树立正气,压倒邪气
   ,保卫新生红色政权每个乡干掉个把罪大恶极、民愤大的四类分子或坏头头。在马
   政华等人的多次布置和组织策划下,从3月8日至27日的十多天里,全县发生1
   90多起杀人事件,共杀害630多人,仅3月18日的一天发生31起杀人案件
   ,杀害102人。祥元乡两起杀人事件,共杀46人,造成16户无男人,9户灭
   绝。死者农会冲的女儿,被凶手黄正建等人轮奸后强迫嫁给凶手农朝丰。死者农朝
   权、农良宁的妻子被强嫁给凶手黄正健、蒙加丰为妻。
   
     3月19日崇左县武装部政委马风池到天等县,参加天等县革委会成立的代表
   大会。崇左县负责人张洪恩讲话说“天等县红色政权是用枪杆子打出来的,我们要
   向天等学习,也要用枪杆子建立和保卫红色政权。”结果筹备成立革委会前就杀死
   94人。
   
     对天等、崇左县杀人问题,在7月5日的专区革委会上,南宁军分区司令员兼
   南宁专区革委会副主任熊光武说:“天等县是在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布置,落实毛
   主席最新指示是好的。”革委会第一副主任董以法在这次会议的报告中,特别表扬
   天等县也实现一片红,号召各县“向天等学习,迅速实现一片红。”由于专区革委
   对天等以“杀人来建立和保卫红色政权”的态度,致使全专区杀人更为严重。
   
     3月18日,钦州地区公检法军管会给军分区的情况反映(3月5日至12日
   )全专区共杀人2000左右,其中灵山县杀了1000多人,(注,这时在钦州
   地区上思县、防城县、灵山县等已杀人成风,一些大队民兵营、治保主任、公社武
   装部长到处鼓吹杀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