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赤裸人生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南德集团原总裁办主任独家披露鲜为人知的打工经历
    -丁子-
   
   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大潮里,牟其中无疑是个弄潮儿,他经历坎坷,几度辉煌。从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囚徒到驾驭商海,叱咤风云的弄潮儿,仅凭着300元钱起家,成功地运作了500车皮小商品换飞机的经济奇迹。最终在南德集团总裁的宝座上跌落,因金融诈骗罪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年其中究竟是中国大陆的首富?还是首骗?对这一类众说纷纭的评价和议论,笔者并不感兴趣。

   2001年2月份,笔者的一位朋友聊起了他给牟其中当总管的一段经历,言谈之中,诸多感慨,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颇令笔者感动。
   我的朋友说:“人生就是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在人生这片广袤无边的大海里扬帆荡桨不了解海的习性,不学会游泳,翻了船,被无情的海水吞噬,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牟其中是一个奇才,他的胆识,他的魄力确实是常人所不及的。但是规则是每一个涉海弄潮的人必须遵守的。违规就是玩命!这是最起码的常识。如果循规蹈矩地平稳驾船,牟其中也就不是牟其中了。
   我的朋友在南德集团事业最辉煌时期,正担任南德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而今,南德集团曾经有过的辉煌已成了昨日黄花,牟其中以其花甲之年的有限生命将面对高墙电网,成了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一个罪人。因为可以理解的原固,本文所披露的细节除了牟其中之外,均隐去了当事人的姓名。
   从市长到总管――我认识了牟其中
    1955年我出生在东北,我父亲是一名铁路基层干部,我家子女多,仅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收入过活,生颇为艰难。我是长子,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父母就把这句话当成了对我教育的启蒙格言。高中毕业以后,我下了乡,在知青点摸爬滚打六年,担任过知青班长、排长。1977年恢复高考,我上了大学,大学毕业之后走上了工作岗位。先后担任过乡团委书记,乡党委组织委员,乡党委书记等职务。1985年,刚满三十岁的我被提升为副处级的地区纪检委案件检查处处长。1990年初,组织又委派我担任了吉林省某县级市的常务副市长。我和牟其中相识也算有缘分。牟其中当时已是全国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他创立的南德集团正如日中天,已是国内民营企业中一面鲜亮的旗帜。当时牟其中正在谋划他一生中最值得称誉的大手笔,即用滞销的机电产品、小商品与俄罗斯换飞机。他带领几名得力的属下,全国各地跑,联系向俄罗斯出口商品,搞易货贸易。我所在的市里也有这方面业务。
   1991年秋天,南德集团的商务代表一行数人在牟其中的带领下,来我市洽谈生意,因为是份内的事,市里由我牵头接待,在这次商务谈判中,我和牟其中相识了。我对牟其中超人的胆识和魄力很敬佩,牟其中也对我的精明和干练很欣赏。这次商务谈判结束后,我们两个人成了比较谈得来的朋友。以后多次交谈,除了谈生意上的事,也无所不谈。经常在电话里交谈,有时打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小时。我和妻子是一九八二年结的婚,婚后夫妻感情不合,经常为一些生活琐事争吵。我前妻是个很泼辣的女人,她经常到单位里去和我吵闹,给我造了很坏的影响。1991年末,我和妻子协议离婚,离婚后的我心情郁闷,这时,我所在的市调整班子,我被调到地区乡镇企业局担任巡视员工作,虽然级别还是正处,但是个闲职。感情和工作上连连受挫,使我闷郁的心情如雪上加霜。一次我与牟其中通电话时透露了自己当时的景况。牟其中在电话那一端幽默地说:“男子汉,这一点小挫折算得什么,都说情场得意,官场失意,你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干脆,你下海吧,来南德干一般大事业,老弟、我欣赏你的才干,如果你肯屈辱到南德发展,我竭十二分真诚欢迎你。”
   在牟其中的盛情相邀下,我弃政从商。1992年2月份,我正式到南德集团任职,我一到南德,牟其中就宣布我担任南德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他把我介绍给南德集团员工时说:“这是我挖来的人才,原来是某市的副市长。”
   牟其中说这些话时,是一副天之骄子的得意神色,而我对他如此看中我原来的身份和地位,心中却有几分不悦。
   我当时毅然决然地弃政从商,在家乡就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不但许多朋友同事纷纷劝阻我,连我的家人也极力反对我做这样冒“傻气”的事。所有熟悉我的人都认为,我放着好好的国家处级干部不干了,去到一个民营企业做什么主管,这纯粹是自毁前程。也有的人认为我是受金钱利益趋动,才走上这条路的。
   我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从小我俩一起长大,一起读大学,可是说是亲如兄弟了,他听说我下海到北京南德集团任职,特地给我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来,信中说:“没想到,你竞是个拜金主义者,牟其中可能给你比原来高出几倍的工资,可他能给你提职吗?你当这个大总管是处级还是局级?你应该意识到,有些东西是金钱永远买不来的!” 我是个非常固执和自信的人,经过思考,想好了的事就义无反顾,绝不后悔。我弃政从商,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当然不能因为亲友和朋友的反对就动摇了。
   但是,在牟其中脸上含着一丝不意察觉的微笑,津津乐道地把我介绍给同仁时,明确地点到了我曾是副市长一事时,我的心里确实是像被人戳了伤疤一样,感到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滋味。
   那一刹那,我感到牟其中好像是一个特别狡诈的猎手,他是把我当成了一只肥羊,诱导我进他的圈套以后,又像一位凯旋的将军用欣赏战俘的目光在观察我。这以后,在一个适当的机会,我悄悄地对老牟讲,我说:“牟总,您今后别再逢人就讲我曾是某某市长。这样提,我觉得特别不舒服,了解我的人,知道我是清清白白地从市长位置上弃政从商的,不了解我的人,还会以为我是个腐败分子,犯了错误才下海的呢?”
   “噢?”老牟听到我这样说,他像是恍然大悟似地说:“我没想到这一点,今后不提了,不提了。”牟其中虽然当面向我这样表示了,但他并没有把他的承诺当回事,以后逢是把我介绍给新人,他的口头禅还是那句话:“他是某某市长,是我挖来的人才”,这种话听多了,我也就见怪不怪了。
   当时,南德集团确实是人才济济, 许多比我职位高的,学历高的人也纷纷到南德集团来谋职,在南德集团的员工中,有大学教授,有司局级的领导干部,他们来到南德以后和我一样,都把自己多年来在国营单位营筑的心态击了个粉碎,重新显露出一个自信,开拓、朝气蓬勃的自己。
   我刚加盟南德时,南德正是鼎盛时期,那时候,我们所有员工也都是兢兢业业地干事业的。牟其中本人也不是毫无是处的,他创业初期,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历经顽强拼搏才有了南德这一份基业的!
   牟其中,1940年出身在万县一个民族资产阶级家庭, 他天资聪颖,在小学,初中时期学习成绩就特别突出。高中毕业,先后两次报考北京大学和北京广播学院,但都因家庭出身未被录取。 1960年,牟其中背着父母,偷偷地卖掉家中一条棉被,筹集了几块钱,买了一张统舱船票,从万县沿长江顺流而下,到武汉去投考大学。经过考试,他以优异成绩被中南建筑工程设计学院大专班录取。但仅仅上了半年大学,他又不得不眼含着热泪离开学校,因为他考大学不是经过当地招考部门准许的,万家老家的派出所卡住了他的户籍关系,不许迁往学校。在六十年代,那个生存物资极端匮乏的年代,没有户籍即没有粮食关系,粮票紧紧地扼制着人们的喉咙,生存必竞是人生最现实问题。
   牟其中碎了大学梦,在文革前,他只好进了一家小工厂,当了一名合同工, 1975年,牟其中和几位有相同认识的青年朋友一起组织了一个读书团体,名称叫《马列主义研究会》,共同撰写了《中国向何处去》等理论文章,这些文章虽然未经发表,但在极左的政治气候中,他是罪不可赦的。1975年8月的一天晚上,《马列主认研究会》的成员被一网打尽。作为主犯,牟其中被判处了死刑,连张榜公布的布告都印刷好了,他的名字已经被打上了红×。1979年底,过了四年半死囚生活的牟其中得以平反出狱。多少年以后,牟其中向人们讲叙起这一段生活时,他最喜欢说一句话是:“这个世界上就有两种地方出人才,一是大学,二是监狱,我的大学就是在那四年半的死囚牢房里上的!”
   1980年,牟其中平反出狱之后,向所在的工厂提交了辞职报告。凭着向朋友借来的300元钱,在万县广场边上租了一间12平米的小房,办起了中国大陆第一家私人股份制经济实体――万县江北贸易开发部的中德商店。
   商店开张了,牟其中和他最初合作创业的伙伴为寻求便宜货源和代理销售伙伴,他们在重庆敲开一家家企业的大门,但很快就被人家的不屑和怀疑的白眼逼出来,一无资金,二无信誉,他们的经商之路举步维艰。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1980年夏,疲惫不堪,辛勤劳顿的牟其中乘船从重庆朝天门码头返回万县。在船上他偶然结识了一位来自河南的土特产品公司经理。这位经理来重庆买梨,顺便想购买一批万县藤椅回去,但在重庆没有找到理想的合作伙伴只好作罢。
   在这艘江船上,这位经理与牟其中萍水相逢,在一起聊起做生意,牟其中侃侃而谈,他超人的见识深得这位经理的器重和赏识,牟其中自幼生长在万县,对万县藤椅的生产和销售情况了如指掌。他与这位经理诚挚的交谈,赢得了对方的信任。在这艘江船上,两个人当场拍板,牟其中以万县江北贸易开发部经理的身份获得了这家河南公司在万县订购藤椅的委托书。
   从这第一笔藤椅生意开始,牟其中开始顺畅地走上经商之路。以后的几年时间,他又成功地为重庆一家频临停产的军工企业策划转产,生产三五牌座钟,并在千里之外的大上海打开了销路;为一家产品积压的皮鞋厂在邻省开拓了市场;为嘉陵摩托车厂开创了摩托车邮购业务。在逐渐开拓的业务中,牟其中的商业意识已逐渐丰富和成熟,他从创业初期的小规模到后来的大手笔,从开始代理订购藤椅到后来对俄罗斯搞易货贸易,每一步都不是凭着偶然的机遇就能获得成功的,这期间,也有智慧在闪光,有汗水在流淌。
   牟其中在创业初期,他还是很务实的,也有很多感人的事迹。那时候,他外出订货,舍不得买火车票,常搭乘颠簸的汽车,在旅店住不起单人房间,晚上就和开车司机同挤在一张床上。
   那时,正为对俄易货贸易联系国内的众多厂家,南德人的足迹几乎跑遍了全中国。牟其中也和属下的员工一道,常常是不辞辛劳地忙碌着,有时候,一包方便面,一盒工作餐就是一顿饭。老牟自己对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奢求,有时衬衣也半个月不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