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01811/weizidan2005/12
·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

    ——评《正处》: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下)
   
    魏紫丹
   
   一,毛 、邓矛盾观比较论
   
   1,华、邓对毛各取所取
   
    邓小平废止“以阶级斗争为纲”并不“断然”。在邓小平心目中并不是不要阶级斗争,只是不要“为纲”,更不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革他们这些革过命的老革命的命”。他的说法就是“再也不能搞运动了”。但让事实说话,则证明他是一天也没有“废止”过阶级斗争,只是要由他来圈定斗争对象,由他来搞“不搞运动”的运动,例如“揭批三种人”、“批两个凡是”、“清污”、“反自由化”、“批异化”。。。。。。直至血洗天安门,及事后的人人过关。这充分显示了邓小平是把《正处》当做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即把它当成另一种“凡是”而与华国锋针锋相对、互别苗头的。
   
   2, 对邓要确立一个基本的历史定位
   
   毛邓既是一丘之貉,又同中有异,形成一种典型的内部矛盾。他们的根本分歧,就在于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底”不同。邓的“底”是坚持、巩固、发展“党天下”:他在领导反右中的表现最典型,作为毛的副帅,与毛沆瀣一气,虽不能说比毛更坏,但也不能说比毛好到到哪里。而他对毛的大跃进,后来的态度就有所保留,与刘少奇靠近;对文革,则最终的态度是“彻底否定”。可能是他发现毛不仅是先打倒国民党、后打倒民主党派,搞党天下,而且要对他们这班老革命用一个“走资派”的罪名统统完他们的蛋,自己独吞革命成果,变党天下为毛氏一人的天下,即“家天下”。虽然毛曾想利用邓的剩余价值,来充当他的保国大臣,但邓宁愿维护共产党姓“共”、而不愿让它改姓“毛”。如此看来,他说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其实根本不是,宁可说他称得起是“党天下”的忠臣、孝子;而毛按党章党纪的规定,则是反党分子、毁党分子,应作为“五人帮”的罪魁祸首而载入中共党史和中华民族史的史册。
   
   让我们继续在毛、邓的矛盾观上作进一步的比较:
   
   首先,在主要矛盾的认定上,邓确定和解决主要矛盾是围绕着巩固和发展“党天下”的目的的。他指出:“我们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很低,远远不能满足人民和国家利益的需要,这就是我们目前时期的主要矛盾。解决这个主要矛盾就是我们的中心任务。”( 邓小平文选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7p168)又说:“从根本上说,手头东西多了,我们在处理矛盾和问题时就立于主动地位。”(同上,p377)
   
   1957年9月,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全会结束时,毛泽东作了《做革命的促进派》的讲话,一反“八大”的决议,断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这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毛泽东选集第五卷,p475)毛确定和解决主要矛盾是走一步、看两步:第一步是近处着手巩固党天下,第二步是远处着眼建立家天下。多数人是只看到第一步,对毛提出的主要矛盾产生困惑:在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谁是资产阶级?什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除了毛泽东心怀叵测以外,谁都心中无数。所以那些毛从远处着眼、在心目中定的“走资派”,这时无一不是“服从毛主席服从到盲目的程度”,屁颠颠地在做革命的促进派。反正是革别人的命,革得越狠越罗曼蒂克,直至“革”到自己头上时,毛泽东才告诉他,请君入瓮:“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
   
   其次,邓与刘组成资产阶级司令部
   
   邓是把毛当做一把刀子的,就像毛把斯大林当做一把刀子一样,是用来屠杀人民的。所以他自始至终在维护毛,虽然他的良知在呼唤:“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是违心地接受的。历史是我们走过来的,不能颠倒,不能改变。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老、(谭)震林、(陆)定一说了: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作出全面评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着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一生的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着意见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作出纠正,是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邓小平 1993年1月15日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刘也是坚持“党天下”的,由于道相同,经过磨合,刘、邓遂逐渐靠拢。原先邓是不遗余力地助毛为虐的,例如,在合作化上批倒“小脚女人”邓子恢,在反右中惨无人道地迫害知识分子,开始大跃进时毛唱邓随、同声相应,后来一同反对“苏修”,等等。
   1959年庐山会议反彭德怀,邓因摔伤腿,没有参加,毛有所不满地对林彪说:“不早不迟,偏偏是这个时候,也巧!”
    当宋任穷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向他讲了庐山会议后期批判彭德怀的一些情况,邓小平沉思了一会儿说:“彭德怀同志在历史上是有功的,特别是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斗争中都有很大的功劳,不论他有什么错误,这些功劳都应当充分予以肯定。”邓后来1980年4月,在一次谈话中又讲到庐山会议,他说:“1959年上半年,是在纠正‘ 左’的错误,庐山会议前期还在讨论经济工作。彭德怀同志的信一发下来,就转变风向了。彭德怀同志的意见是正确的,作为政治局委员,向政治局主席写信,也是正常的。尽管彭德怀同志也有缺点,但对彭德怀同志的处理是完全错误的。”邓不是说:“对彭德怀同志的处理是有错误的”,而是说:“是完全错误的”。
   邓小平对毛泽东违背“党天下”的利益,作出的倒行逆施的行为,从此开始持抵制的态度。后来在7000人大会上与刘少奇一起,对大跃进作出“三分成绩,七分错误”的评价,就表现得十分明显了。毛针对邓把“三面红旗”说成了一片黑暗提出批“黑暗风”。邓与毛渐行渐远,并进一步形成了所谓“刘邓司令部”。直到文革最后,毛要邓肯定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并以接班人相期许时,邓从“家天下”上看透文革的本质,并从刘少奇、林彪身上看清所谓“接班人”的真谛,所以他就坚定主意,断然不为所动,绝对不对文革作出肯定性的判断。他表示:由我主持写这个决议不合适,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后来就把这一层道理明白地说了出来:“毛泽东同志到了晚年,确实是思想不那么一贯了,有些话是互相矛盾的。比如评价‘文化大革命’,说‘三分错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就是‘打倒一切、全面内战’。这八个字和七分成绩怎么能联系起来呢?” (《邓小平文选》第二卷P.265)邓小平对文革的评价是“彻底否定”,而对毛的总体评价则是“三分错误、七分成绩”。这指的是他所谓的“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即功在建立“党天下”。对于国人,“党天下”则是大苦大难的根源。
   
   3,“两类矛盾”说,是把蛮不讲理当理说
   
   毛在《正处》中提出的“两类矛盾”说,是真正的发展了马列主义,是说明“无产阶级专政有理”的绝妙的歪理。列宁“无产阶级专政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论断,相形之下,就显得太蛮不讲理了。斯大林用“人民的敌人”、“帝国主义的奸细”的罪名来残杀异己,难禁“莫须有何以服天下”的责问。毛泽东使无产阶级专政这一赤裸裸的法西斯原理,披上了一件哲学外衣:矛盾是时时、事事、处处存在的;在一定条件下是要转化的;一经转化,内部矛盾就变成敌我矛盾, “昨日的功臣”在革命(由党天下向家天下)转弯时被甩下去,就成了“今日的祸首”;所以,只有不懂辩证法的人才会大惊小怪。这样,毛泽东用“两类矛盾”说,既可解释历史上的残酷斗争、无情杀戮,又可推行当前的血腥统治。
   邓小平得到了两类矛盾说的真传,他紧握毛泽东这把刀子,就像毛泽东紧握斯大林那把刀子一样,使一切敌人望风披靡、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他说:“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实际生活反复教育我们,只有绝大多数人民享有高度的民主,才能够对极少数敌人实行有效的专政;只有对极少数敌人实行专政,才能够充分保障绝大多数人民的民主权利。”(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83。P333)所以,就连他对民主、法制叫喊得最起劲的时候——“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 同上,1994。P146)。他强调“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同上,P168)。——却把也在呼唤民主,只是反对他独裁、提倡“实现第五个现代化”的魏京生逮捕,锒铛入狱。
   什么民主!什么法制!全是毛声称的“手段”、“阳谋”的回音,对敌人是陷阱,对人民则是炮灰坑。如前已述,两类矛盾说的精髓是“以我划线” (拥护还是反对我)和“由我划线”(由我拍板,我说了算,不争论),只此而已。这哪里有民主、法治存身的余地?血洗天安门就是邓小平贯彻两类矛盾说的杰作,这铸成了他无法洗刷掉的历史耻辱和罪恶。这使他“五七”反右血迹未干的双手,又饱蘸了以“天安门三勇士”为代表的“六四”反贪污、反极权者们的鲜血。
   青年学生和平请愿,是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怎么能用云集的履带裹卷着他们的血肉之躯、让血肉横飞呢?怎么能用开花子弹怀着阶级仇恨射进年轻躯体的胸膛呢?是经过全国人大决定这样做的吗?不经任何法律手续就动用军队屠杀人民对,天理何在!宪法何在!人性何在!毛、邓在冷血这一点上是毫无二致的:
   毛用六条标准来划右派;邓用四项基本原则来反自由化。
   毛、邓都是“暴力决定论”者。毛凭借手中的枪杆子,发动文化大革命,全面内战、打倒一切;邓以军委主席凌驾于党的总书记和国家的主席之上,既可违宪调动军队、屠杀人民,又可妄加罪名,先后废黜两任总书记。
   毛的“正处”是用自称的“阳谋”实施的,邓只是没有把“阴谋”说成是“阳谋”,止此而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