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生存与超越
·[zt]习近平、李克强赌上股市(2015 05)
·[zt]人民币财富难逃残酷洗牌:从“金融杀”到“美元杀”(201506)
·[zt]中国有一个更大的超级大泡泡(2015 07)
·[zt]股灾拉开中美金融大决战序幕(2015 07)
·[zt]正在被抛弃的中国制造—参加德国汉诺威工业展感言(2015 08)
·[zt]金融海啸的风眼-人民币汇率保卫战 (2015 09)
·[zt]中国楼市最后逼疯:套贷者给刚需者套上“终极绞索”(2016 02)
·[zt]中国经济奇迹大结局:空中解体 (2016 03)
·[zt]必须扼制超级地租(2016 05)
·[zt]资本外流最糟糕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2016 05)
·[zt]看看香港 发生在身边的楼市崩盘(2016 06)
·[zt]“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2016 06)
·[zt]“L型”守得住吗?——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 08)
·[zt]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2016 08)
·[zt]中国上半年外资撤离触目惊心(2016 08)
·[zt]迫在眉睫,“风暴眼”临近!(2016 09)
·[zt]东北经济为什么不行(2016 08)
·[zt]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2016 08)
·[zt]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016 08)
·[zt]有了房,却越来越不安,我想要逃离“天堂”(2016 09)
·[zt]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2016 09)
·[zt]中国制造的尴尬境遇纯属咎由自取(2016 09)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 作者:ichunmama 农业劳动力危机。礼顺兄和家凯兄是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乡工作时的朋友。当时,礼顺兄是砖厂负责人,家凯兄是村长。一晃,他们都已花甲之年了。家凯兄到城里随在县城打工的儿子过生活。礼顺兄孩子在外乡镇工作,他在家种十几亩地。这个村地处丘陵,以种粮为主。虽然国家免了农业税,也不再交集体提留,买种子、卖粮国家也还有些补助,但搁不住种子、农药、化肥什么都涨价。虽然国家有免的、有补的,但实际的收入并不见涨,十几亩地,一年的收入还不到1万元钱。也许是老共产党员的缘故,他现在很担心,担心农村农民这样下去难得搞。一是现在村里的小水利已损毁贻尽,主要靠天收;二是因为收入低,青壮年都外出打工,现在家种地的几乎都是四十五岁以上的,主力军是耳顺花甲之人,再过十年、八年恐怕无人种粮了。没人种粮了,国家吃粮怎么办?对他们的疑问,我无法回答。村里现在虽然还有党支部、村委会,但随着村集体的解体,实质上已然解体,名存实亡,一个牌子而已,基本上丧失了曾经的战斗壁垒作用。礼顺兄戏称:现在支部、村委会挂个牌子,连“维持会”都谈不上。

   水危机。一是农业用水危机。很多村子原来的小水利基本损毁,灌溉面积萎缩,基本退回到靠天收的自然经济状态。国家近几年投入巨额资金搞土地平整,以期保持或恢复可灌溉面积,但投入的资金,据业内人士讲,有40%变成了平整土地项目经营者的利润。二是农村水污染危机。回了一趟孩提时代生活的村子,村里家家户户都在院子里打了水井。开始还很高兴,但问及原因,却立马如掉在冰窑洞里一样。乡亲们告诉我,现在不打井不行啊,因为化肥、农药使用量的大幅度提高,原来赖以灌溉和饮用的堰塘的水,已全都污染得不仅不能吃,连洗衣都不能用了,太脏。记得小时候,全村都是吃堰塘里的水,用堰塘里的水。渴了,在堰塘边捧一口就喝。夏天,放牛、砍柴、打猪菜,累了就跳到堰塘洗个澡。乡亲们说:现在莫说人洗澡,堰塘的水连猪、牛都怕下去饮水了。原来只以为工业污染水源,却不知农业本身对农村水源的污染也如此的严重。不知何时,能还我父老乡亲一片洁净的水土啊。这种污染持续下去,地下水是否还能饮用呢?

   生态危机。小时候,村子里到处是鸣鸟,种类还挺多的。对面湾子里的同学家的林子,还是白鹭的繁殖地。这次回来,很少看见鸟类。这是否与农药用量的大幅提高有关呢?记得小时候,各户之间都有可拉板车、走拖拉机的路。这次回去,都不见了,淹没在杂草丛木之间。可见农户之间已少有往来,真正是返朴归真到了“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无为境界了。乡亲们说:过去烧柴、积农家肥,所以杂草丛木都用起来了,现在不烧柴了,也不积肥了,又没人去管,它就疯长呗。杂草丛木长起来了,除了隔断了农户之间的路,却不见飞禽走兽的回归,连麻雀、兔子都少见,可见生态危机已近在眼前了。改革开放,带给神州思想的多元化,尤其是精英们思想的多元化,却并未带给广大农村物种的多样性。让人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土壤危机。七十年代上初中时学过一些农技知识,依稀记得一些土壤的常识。感觉土壤也是有生命的。比如土壤有透气性,太板结了就会破坏土壤的生命力;比如要多使用农家肥,培植地力;比如休耕以让土壤“休养生息”不如改革开放,是否这些土壤学的常识也成为“极左”理论而被抛弃了,或者,这些常识也如马克思主义理论一样过时了。好像,美国、加拿大、欧洲的农村土地是要休耕以让土壤“休养生息”以培植地力的。我国占全球1/7的耕地,据说化肥使用量已近全球的30%,这样靠化肥来保持农作物产量的作法,是否是在过度使用地力?这样的结果,是否会在某个时刻因土壤生命力的严重透支而遭到土壤的报复呢?工业的发展透支环境、透支资源、透支健康和民生、透支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和期望,农业发展则透支地力、透支物种的多样性、透支水质水利,这种的发展是否科学、是否和谐、是否包容、是否可持续呢?我期待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包容性发展、可持续发展不止是领袖的战略思考,更是具体的政策措施,不只是文件精神更是财政预算!

   基层组织危机。共产党建国后,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了完善的有强大生命力的乡村基层组织。凡四十年,这个基层组织是有吸引力、凝聚力和战斗力的,有旺盛的组织和动员能力。后来,乡镇撤掉了“七站八所”,村里不再收取作为集体经济象征的“三提五统”,尤其是村“三提五统”的取消,农民收入实质上并未增加,但村级组织却实质上解体了。而乡镇一级的职能弱化萎缩,事实上成了一个“维持会”般的机构。回过头来看,乡镇改革是否有比“撤掉”更科学更好的办法呢?农技站、兽医站、种子站、水利站,都是公益性极强的机构,建起来不容易、科学发展更不容易,而所谓改革则采取了最蠢也最简单的办法:撤掉以丢财政包袱。还有粮管所、供销社、城建所。全国规模的农技站,种子站为什么不能成为“孟山都”?全国规模的粮管所为什么不能成为“四大粮商”?算一算“三公”消费的巨额资金,重组“七站八所”成为全国规模的大集团,能够这么快就丧失75%的产业主导权吗?基层组织的危机表现在组织动员能力的急剧衰减,表现在上访风起云涌、群体性事件波澜壮阔、各种丑恶层出不穷,其根源在于乡、村组织改革自我解除武装。其恶果将在今后十到二十年的时间内充分表现出来。

   其实,基层组织危机不独反映在农村,也表现在城市。海量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工、聚集漂泊在大城的大中专毕业生,由于户籍管理的僵化,也都缺乏有效的管理。一句“成本”,将其推之于有效管理的门外,这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以史为鉴,如此海量的人员,在某种特殊的条件下,极易成为“流民”,而且都是有相当文化知识的青年“流民”。一支庞大的有文化的“流民”队伍,其力量是任何政党都不应轻视或漠视的!

   我的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ichunmama  

(2011/02/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