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3) -- 宋蔼龄]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1)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2)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5)
·我在中國的歲月(176)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一)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二)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三)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四)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五)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完)
·二零一三年的中美關係 (上)
·二零一三年的中美關係 (下)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一)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二)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三)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四-完)
·普京未來的日子愈來愈不好過(上)
·普京未來的日子愈來愈不好過(全文)
·社會學泛談 (1)
·社會學泛談(2)
·社會學泛談(3)
·社會學泛談(4)
·社會學泛談(5)
·社會學泛談(6)
·社會學泛談(7)
·社會學泛談(8)
·社會學泛談(9)
·社會學泛談(10)
·社會學泛談(11)
·社會學泛談(12)
·社會學泛談(13)
·社會學泛談(14)
·社會學泛談(15)
·社會學泛談(16)
·社會學泛談(17)
·社會學泛談(18)
·社會學泛談(19)
·社會學泛談(20)
·社會學泛談(21)
·社會學泛談(22)
·社會學泛談(23)
·社會學泛談(24)
·社會學泛談(25)
·社會學泛談(26)
·社會學泛談(27)
·社會學泛談(28)
·社會學泛談(29)
·社會學泛談(30)
·社會學泛談(31)
·社會學泛談(32)
·社會學泛談(33)
·社會學泛談(34)
·社會學泛談(35)
·社會學泛談(36)
·社會學泛談(37)
·社會學泛談(38)
·社會學泛談(39)
·社會學泛談(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183) -- 宋蔼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直到珍珠港事变之后,宋庆龄才和她的家人一起,几个姊妹也一同在照片中出现。而虽然她没有改变对蒋介石的看法,然而也没有拒绝间或和他一起拍照。

    △ △ △ △ △ △ △ △

   宋蔼龄是宋家兄弟姐妹中最有权力的一个人 -- 即使蒋介石也不敢开罪她。她在抗战期间也算 -- 虽然是以大人物的姿势 -- 尽了她的本分。自从1932年一个红十字会的人员告诉她在保卫上海的战争中,医院不够病床照顾伤兵之后,她便尽力满足这个需求,把丽都舞厅改建为一个有三百张病床的现代医院。当伤兵痊愈出院的时候,蔼龄赠给他们衣服、食物和金钱。她也在公共租界的旁边设立了一个儿童医院。而据说这医院的筹建经费大部分出自她的私人捐献。

   虽然蔼龄总是说她「把时间全部放在家庭和福利工作上面」,但斯诺却认为她的主要兴趣是「金钱、商业和珠宝。宋氏家族大部分的财富都是透过孔夫人的积聚而来。」三年之后,斯诺找不到有任何需要改变他的看法的理由。「对于孙夫人和蒋夫人,人们对她们的正面评价很少有异议;但对于大姐姐宋蔼龄来说,人们却众说纷纭。... 他们对宋蔼龄没有这样好感,可能是因为她的巨额财富,特别是因为她丈夫孔祥熙博士出任蒋介石的财政部长后所积攒的大量财富。没有人知道宋蔼龄的财富有多少,而其中又有多少是她代她的家人持有。」

   虽然有一个同时代的人记得宋蔼龄「十分顽固」和「十分喜欢指挥人」,但有些人却认为她为人很好。记者索克思基说:「在这家族中,蔼龄是自然而然的领导人。她是宋家中最聪明的人。」另一个记者,一个三十年代到中国的英国记者默利尔(Edgar Mowrer) 说:「虽然蔼龄不及她最小的妹妹那么美丽,但她给人的印象仍然是非常深刻的。除了她的高佻的身形外,她还有一点特质,令人觉得她很有权威性,很有个人感召力,很深入细致,使人被她吸引着而不能够离开。她觉察到她自己的权威性和权力,但却非常良善、机智和乐于帮助有困难的人。... 我怀疑她的头脑是什么也不会遗忘,同时什么也不会饶恕,而对于好意则加倍奉还。」无论你是羡慕或讨厌宋蔼龄,她和她的丈夫是重庆街头巷尾的议论对象,而这些闲言闲语,据说「有九成属于不确,而余下的一成,却比所传更糟。」

   蒋介石的政治顾问拉铁摩尔对「人们普遍不喜孔夫人感觉奇怪。」他把这归咎于人们「相信她控制了某银行,并且透过这银行在每一次中国货币大幅贬值之前放出中国元购入美元。」在参加了蒋氏一个家宴之后,拉铁摩尔对这三姊妹作出了评语:「孔夫人头脑精明,对发财不择手段;蒋夫人诡计多端,最爱权力和指挥;孙夫人质朴,为人正直热诚。」至于社会大众,则多数引用一个众所周知的说法:蔼龄爱钱、美龄爱权、庆龄爱国。

   在整个战争期间,蔼龄保留了一个很精致的住所,这住所美龄经常来居住,作为休养的地方。她说她身体不好,医生「告诉她如果不休息的话,会患上癌病。」1939年3月,她便在这里。蒋介石给她电报:「你的牙医什么时候看你的病呢,我希望你尽早回来重庆。」美龄答:「我的牙病仍然未治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请原谅。当牙医治好我之后,我会立即回来。」蒋介石对此并不满意,回电道:「来电悉。仍望早回。这里有许多急事待你办。」(183)

(2011/02/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