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游庐山记]
罗列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庐山记

罗列

    10月某日游庐山。

    天高气爽,从南昌往北坐车行驶,一路晚秋的寒意,当然这晚秋迥异于我所在的北方,江西晚稻还没收割,草树还带有浓浓的绿意——司机是个矮墩墩的不善言谈的当地年轻人,肤质粗糙,将军肚已高高挺起。

    在庐山入口处买票,上来一导游,女的,皮肤白净,四十不到,据她自己说,是庐山牯岭镇人。

    车在山间小路盘旋,导游说,我们脚下这道,是为了迎接林彪上山,1970年部队加急修建的 ,“所以——”她笑笑,“我们现在走的是反革命道路……”

    庐山、九江、柴桑、庐陵……江西为中国历史贡献多少名人?我心里寻思,那天在南昌宾馆,我就纳闷,王阳明是江西人吗?为什么那家宾馆以阳明命名?莫非是为了纪念王曾在正德年间在这里镇压宁王叛乱的?

    最早知道庐山,是李白的那首诗,从影视上目睹庐山面目,是那部曾风靡一时的电影《庐山恋》,抗战时期蒋公在庐山发表的讲话,则表明一个民族将掀起抗战的排空巨浪,再然后,毛也几次到庐山,巧妙地整垮了自己昔日的功臣当日的敌人——庐山实在是近现代中国史波谲云诡的最好见证!

    到庐山看什么呢?

    同伴的意思是看瀑布仙人洞劲松,我的意思是看美庐和中共大佬收拾彭德怀和陈伯达的地方,导游很会安排,她说,咱们尽可能都逛一圈。

    在五老峰,看了虚拟的毛公像,坐缆车往里走下台阶,终于看到庐山瀑布,大概是水瘦季节,那瀑布并不宽,也不湍急——我揣测,当时李白看的是此瀑布吗?唐时瀑布与现在瀑布有何区别?李白白居易们到处游走,主要依靠什么交通工具?同去的L笑笑地问我,古代的诗人一生到处漂泊,带着自己的妻子吗?如果想那个了怎么解决?

    坏坏地笑问女导游这些问题,导游讲了一个笑话,说几年前一位老先生到庐山,考导游一个问题,说谁能回答对他的问题,他就雇谁当导游,那问题是李白的妻子和女儿叫什么名字?

    “叫什么名字啊?”同去的两位中年女性问,我和L则也装作不知道。

    “呵呵——”女导游一笑,“赵香炉和紫烟呗……”

    “真的吗?为什么啊?”有两位女士瞪着美丽的大眼问。

    两位女士虽已结婚,大概还没受到污染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这才相信人们常说的,漂亮女人关键时刻漏出点傻气,往往显得更可爱。接着那导游又告诉我们庐山有三怪,即庐山房子铁皮盖,摩托车庐山人不爱,庐山小姐贰佰块!“喂!男士你们今晚就别走了,我给你们找江南女子,你们也好比较一下与北方女子有什么不同!”我们哈哈大笑,L说,“我们留下倒行,我们一块来的女的怎么办?”导游也很逗,“我们这里也盛产漂亮男子,不过看你们也不是夫妻,在这里你们打乱重分一下也别有情趣,何必那么拘谨哪?”

    “哈哈哈哈——”大家大笑。

    其实旅游就是这么回事,要么报纸上怎么批红色旅游变为黄色旅游哪!想起前几年坊间流行的一个笑话,说毛泽东与江青在延安结婚,大家听洞房,周恩来过来批评大家太低级趣味,并表扬小平同志没有参加此事,其中一个回答道,“小平同志刚出去找砖头去了!”

    “美庐是蒋介石与宋美龄住的地方,毛主席与江青也同在庐山住过……他们在庐山发生过除夫妻之外的风流韵事吗?”

    “可别瞎说——”女导游警告一句,她把话题一下子茬过去转过来,“不过现在南方人也真敢说,他们说毛主席的《七律 为李进同志题庐山仙人洞照》是一首色情书……”

    他们诧异,我说,“这诗得闭着眼睛想,关键词是仙人洞险峰……”这知识来源于许久以前我阅读池莉的《来来往往》,其中一个小女孩与康伟业喝酒时讲过。

    天桥、观妙亭、仙人洞、劲松、花径等都看过了,白居易的草堂、庐山云雾,庐山会议旧址也遛过了……——时间紧,也只能这样走马观花。

    下午五点,汽车绕山道盘旋而下,告别了那个吴姓女导游,我们奔驰在回南昌的公路上,我想世界各地山水本相差无几,难得庐山人文气息浓厚,江山亦要文人捧,庐山之有名气,与李白、白居易、苏轼等人在这里留下文墨有关,而且近代史上的风云变幻,使庐山更加神秘莫测。

    苏轼慨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其实我们跳出庐山,就能了解庐山真面目吗?我们大多数人目前对蒋公毛公的评价,又何尝不是矮子看戏?

    ——写于11月下旬/2010年

    ——定稿于2月上旬/2011年

(2011/02/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