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國參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李國參文集]->[天安門廣場非解放廣場聯想]
李國參文集
·天安門廣場非解放廣場聯想
·《讀書隨筆》之由陳獨秀寫女幽牝想去
·《讀書劄記》之讀顧準先生書
·萬古江河的大江大海—讀龍應台《大江大海1949》感言
·《讀書劄記》讀陳寅恪傳記劄記
·長篇小說《歸去來兮》第二章(之1)返國前夕會館茶敘
·長篇小說《歸去來兮》第二章(之2)
·紧紧揪住通俄门,农夫与蛇教训深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安門廣場非解放廣場聯想

   近讀網上關於埃及革命結束獨裁專制無數政論,很令關心未來中國獨裁政體走向的中國人聯想。筆者自然也因巨變引起感想,尤其感想非常有見地的學者和作家的觀點和論證。比如讀李劼先生的論文,比如閱讀近日張成覺先生連續發表兩篇關於埃及變天的個人觀點論述,就很給人思考;我想個人的思考方向,泰半難擺脫毛式教化對廿和國天下的荼毒思維方式,去檢驗共產黨國的政權雄霸人類的恐怖現象。
   
   張成覺今日在《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一文,再度申明自己的觀點云:『鍥而不捨,堅韌不拔地開啓民智,呼喚民主,是長期的任務.期之以十八個月不行,”十八大”看來也難有突破,十八年?無人可以準確預言. 』筆者非常認同。為甚麼呢?我想起閱讀李劼大著《梟雄與士林》,覺得張以研究共和國天下的感時論事,都是從切身感受共產黨之為共產黨發言;而李劼則是以文化和歷史觀點挖掘中華文化的病灶所在,為甚麼在毛獨夫專政下加深了國家政權被一群流氓專制成怎樣一個奴役國家,知識分子士林與梟雄政治的仇恨與悲情,我以為就是李劼和張們的士林,提倡開啟國民心智的最大功業。
   
   張成覺先生的《天安門廣場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與中國》,其實是打突尼斯政變而埃及群眾革獨裁專制命以來,無數海外民主論壇發表的政論之一,而至海內外同時發酵的群眾心理。這個現象,在筆者閱讀印象中,其實是劉曉波和平獎引起的劉曉波現象以來的相同的群眾心理現象。如果以埃及革命變天,想到廿二年前的六四,可謂我輩的共同心理;那末,張成覺的「天安門廣場絕非革命廣場」和無數政論家定論的「埃及巨變與中國」的言論分析,是我對幾月來的劉曉波現象的心理感動和感想。

   
   劉曉波現象之後,我就搜讀李劼先生的一些論述(如他的〔美中人文景觀對照〕而至《論〔讓子彈飛〕》等等) ,都是在下閱讀過李劼《梟雄與士林》一書後的感情因素。這裡,我不想連篇累牘引列李劼的文字怎樣對照他文化思想家的深邃,但李學(就我閱讀印象言)的獨門功夫,尤其他文化性和歷史學引發的文化性的對整個中華歷史文化的的觀點,他那副文學性的美學剖析觀飽含的悲憫情懷,無不令人深深感動,然後隨他的思想家內涵思想我們中華文化和歷史的悲劇意義在哪?我一直感想:為甚麼李劼這樣悲情?又為甚麼他獨具慧眼推崇(當然以民國以來好多國事家論述過中國前途,如陳獨秀被毛澤東打倒,如馮友蘭和郭沫若淪為四大不要臉做毛澤東家奴) 王國維和陳寅恪先生的美學觀和他倆的悲劇人生?我以為就是李悲憫中華文化現象的梟雄與士林的矛盾性在哪?中國孔學的遺害性在哪?李劼和現在在網上活動論述的無數學者作家們的心理是沉重的。
   
   中國人的造反運動,發展到毛澤東式的中西混淆結合的變種產生的人類歷史上最獨裁的奴役專制,在李劼的論述(也包括其他學者如楊恆均的《家國天下》,如張成覺的《六十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 裡已有深刻的反思性,即現代中國命運怎樣跳出這國運怪圈,他們已經點撥了一個良方藥劑——中華文化需要洗身革面,就是以普世價值做全面的科技和文化性的武裝,洗刷中華文化的梟雄統治,建立神聖的士林和草根體性的認同和統一。因此,如何讀李劼的《論毛澤東現象》和《論毛澤東現象的文化心理和歷史成因》,我想學者們當深刻體會李劼思想的獨具性在哪?剖析獨裁和專制的奴役現象,從這個中華文化現象去理解李劼思想,然後再去感想楊恆均的《家國天下》,和思考張成覺為甚麼以毛澤東的洗腦專制,論述現在「天安門廣場沒有革命」的群眾心理。『建政六十多年來,一直壓制民主,和世界潮流之主流對著幹的北京當局,其暴虐貪腐較之1949年之前的國民黨政權,何止超過一百倍!然而至今屹立不倒,毛的洗腦奏效乃關鍵所在. 』這個群眾心理。這情形,其實所有共和國天下的共同心理,情形就像陳破空先生拿「厚黑學」比如人類歷史上這個黨即國的意義。
   
   想起毛式文化的洗腦,就是黨國對老百姓的心靈荼毒,至今作家們仍然無法跳出這個怪圈,不能不說是共和國文化濫觴的癌症。所以,當網路文化乘勢走進億萬老百姓心眼,思想「為甚麼?」過去式毛式文化這樣歪曲人性?他們知道癌症的病變就是生死存亡,確是當下黨國面臨的困境,國總理講和諧由大陸講到聯合國,他成了影帝(余傑先生封他的作秀心態) ,似乎成了溫家寶心靈獨唱的悲歌。溫家寶也許心靈有啟動良知,故宣告要改革。可是,在一個國家——由孫大總統以聯俄容共武裝到牙齒的中共,已成在現代中國統治百年,我等怎叫這個溫總脫下共產黨外衣和靈魂黑暗面對13億草根老百姓?余傑說溫家寶作秀是對的。但以人性觀點言,溫家寶深知遺臭萬年星甚麼。
   
   這就是我們現代化之後仍然存在的天安門現象影響的群眾心理,也讓我想起近月來姜文導演的《讓子彈飛》的群眾心理,聯系到天下網壇偶像韓寒發表的無字標題《‘ ’》 文章。韓寒也有現象,發表這樣的標題無字「文」,不能不令天下讀者疑問為甚麼「?」前年,筆者在網上讀到台灣作家莊茵先生一篇報導文章,說有美國著名出版商開了小布希一個大玩笑,曰《小布希傳記》。該書封面畫了幅布希卸任朝美國老百姓鞠躬謝罪。打開這本布希執政八年的傳記,由第一頁至尾頁空無一字;就是說,布希請美國和世界人原諒自己無能,因此造成歐巴馬收拾殘局的非常現象。這個報導讓我感想,也祇有美國文化現象才會出版布希的空白執政無能,有他向美國人民謝罪的心理和姿態表現;由這個現象回顧我們的天安門和1989年六四屠城,共和國天下六十二年的黨國行為,中共至今從未為這個黨反省過。回顧當年六四屠城,鄧小平下詔三十萬子弟兵圍困廣場,然後子彈和坦克掃蕩廣場,為甚麼?讓我想李劼們在論《讓子彈飛》說的梟雄統治對中國文化的荼毒,和現代獨裁者毛澤東的意識形態的洗腦運動造成的群眾心理荼毒多麼深。
   
    所以,李劼在〔美中人文精神的對照〕一文,引911紐約姐妹大廈遭伊斯蘭恐怖襲擊的錄像作中美兩國人的精神對照,說明普世價值和奴役文化的差別。李劼報導說:『当天夜晚,联合廣場上鮮花如潮、燭光輝映星空。默哀的人群,惟有流淚和啜泣,偶爾間雜低低的吟唱,沒有人声嘶力竭地高喊血債要用血來償一類的口號。更沒有氣勢汹汹的游行隊伍,出現在紐約街頭。與此形成鮮明對比比的卻
   是,在華盛顿DC,一群中國游客,竟然朝着恐怖襲擊畫面,拍手叫好。如此粗鄙,足以令所有良知未泯的中國人汗颜』。這就是李劼反思毛式荼毒下來的文化
   現象誕生出來的現代共和國子女的品質。所以,回顧楊恆均的《家國天下》的國家形象
   ,再回顧楊繼繩筆下的《墓碑》——毛統治共和國卅年,中國非正常死亡六千餘萬子民的非常現象,都是毛式獨裁專制的荼毒奴役下的悲劇。現在再來思想為甚麼我們的天安門沒有革命的偉大群眾心理?突尼斯和埃及革命的根本性質不同在哪?我以為學術界要造成思考李劼的梟雄與士林的矛盾,領導共和國認真思考這個中華文化怪圈,如何跳出這個怪圈。
   
   想起毛式文化的洗腦,就是黨國對老百姓的心靈荼毒,至今作家們仍然無法跳出這個怪圈,不能不說是共和國文化濫觴的癌症。李劼在《希特勒和他的行為藝術》一文,論述了希特勒的《我的奮鬥》的德意志文化和耶魯文化的差異,來確定這個獨裁者的精神面貌,然後他說了:『當意志哲學以豹的形象步入歷史成為一种獨裁政治時,抵抗比順從更具備人的自信和昂揚,而當這種獨裁政治退出歷史舞台後,公正的論說比道義的審判更具有人文意義上的獨立和自由。作為一種文化著述面對其歷史對象,既不是一件法律事務,也不是一個道義裁决,而是一次科学揭秘的危险和一种闡釋權利的自我實現』。我以為正是李劼在《梟雄與士林》一書懷抱的悲憫揭示的人文精神。張成覺對毛澤東文化的洗腦說,對照埃及的群眾心理反射作用,然後反思廿二年前的天安門學生倒於血腥屠城下,怎樣走出一個偉大的中國群眾心理和行為姿態,我以為是李劼學說揭示的跳出梟雄與士林怪圈的實踐圖騰。
    2011/2/16讀張成覺和李劼等論文後寫
(2011/02/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