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江中学子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2010年12月22日凌晨,我母子俩趁夜幕和浓雾摆脱监控,搭车近四个小时到达南昌。稍做准备后,下午2点来到省政府右侧的省信访局,省信访局大门紧闭,门口聚集了十多位访民。下午3点多,我俩询问了两名开锁的工作人员,得知省信访局已经搬走了。我俩在今年6月就向宜黄县官员反映弟李永强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10月向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反映过,但至今未得答复。宜黄县官员变本加厉的监控和打击报复却一直在持续。无奈之下,母亲举着写有“冤”字的纸,我举着材料,在省政府门口喊冤,请求领导出面解决问题。几名飞奔过来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将我俩带到旁边询问上访事由。一名警察说:“你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我俩说:“宜黄县官员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监控和打击报复我俩,知法犯法违反信访条例,我俩走投无路才来这里喊冤。”省政府工作人员叫警察给我俩一张导访卡,让我俩乘7路车在青山路口下车,去位于南昌市阳明东路86号的江西省人民来访接待中心(和谐大厦)。二十多分钟后,到达和谐大厦,登记填表后,安排在三楼等候接谈。两名工作人员接谈了我俩,其中一工作人员说:“信访部门无权直接处理问题,只能由相关职能部门处理。”他建议我俩去找省教育厅(南昌市北京西路69号省政府大楼内),给了一张写有“2011年1月11日上午,省教育厅领导接访”的小纸条。

   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12月23日上午,我俩来到省政府大门口,门口两边各站着一个肩挎长枪的哨兵,几名军警从哨兵身后的执勤亭走出来问:“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我俩说:“找省教育厅反映问题。”警卫人员叫我俩到大门右侧登记处登记。登记处门口站着几名工作人员和警察,我俩说找省教育厅反映问题,工作人员问:“你们有没有介绍信?”我俩说没有。工作人员说没有就不能进去,随后找了一个省教育厅的电话号码叫我俩拨打。打完电话后,省教育厅一刘姓工作人员走了出来,他问了一下情况看了看材料,又问:“当地政府怎么答复你们?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我俩说:“当地官员一直欺骗拖延,长期派人监控我俩,我俩是半夜跑出来的。”他有些惊讶:“当地政府为什么要监控你们?没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吧?”我俩说,情况就是这样,你们可以去调查。他问:“李永强是不是还欠学费?”我说:“只欠几百元学费,我们会交清的。”我俩询问什么时候答复。他说:“二个月内。”我俩说:“我俩从今年6月起就一直向县信访局反映,10月向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反映过,按信访条例,信访局早已将相关材料转交给你们了。我家离这里有几百里,来一趟很不容易,你们能不能快一点答复?”他说:“能快的话,我们会快的。”

   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2011年1月10日我俩打电话询问江西省教育厅,工作人员说会与井冈山大学(以下简称“井大”)医学院沟通,叫我俩在家等待学院电话回复。我俩在2010年6月曾打电话询问井大医学院和井大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称:李永强因未进行毕业前实习,已被退学了。1月11日我俩又打电话询问井大医学院教务处,工作人员叫我俩打井大教务处电话。井大教务处工作人员接电话后,给了一位处长的电话叫我俩拨打。拨通电话后,我说:“李永强因特殊情况没有进行毕业前实习,毕业证被扣留。向省教育厅反映后,省教育厅工作人员说让学校给答复。”这位处长说:“李永强没有进行毕业前实习,学校已做退学处理了。”1月13日我俩被迫再次赴省上访,上午十点多来到省政府,母亲举着写有“冤”字的纸,我举着材料,站在省政府门口喊冤,请求领导出面解决问题。一女警察拿相机对着我俩拍照,其他几名警察和工作人员收缴了状纸后把我俩带到旁边询问。一工作人员说:“我们跟你们联系省教育厅信访接待人员,让他们和你们再谈一下。”几分钟后,省教育厅一刘姓工作人员走出来。我说:“我打省教育厅高教科电话,工作人员说让井大给答复。我打井大教务处电话,得到的答复仍然是已经退学了。”他说:“现在还在调查处理当中,二个月内一定会给你们答复,到时发传真或打电话给你们。”

(2011/0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