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匣子说话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GT:美国的“三权分立”出了纰漏
· GT:美国奥巴马政府驻华临时代办的自我炒作秀
·GT:毛共妄图与美国决一死战之由来有自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点个赞
· GT:苟延残喘的“北大人”
·全民炼钢铁,还是钢铁炼全民?
·刘晓波牺牲的意义究竟何在?
·GT:勿忘毛共匪帮丧权辱国的历史
· GT:当心习无赖狗急跳墙
·GT:习无赖妄图继续其“国际悲剧”
· GT:习无赖的讲话根本毫无意义
· GT:习无赖根本没有思想
·习无赖所谓的“新时代”究竟始于何时?源自何处?旨向何方?
·GT:习无赖的“革命”实乃“反革命”是也!
·欢呼川普《国家安全战略》出台!
·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一)
·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二)
·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三)
·GT:美国民主党的堕落(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回应曹长青《埃及革命与中国天安门运动比较》


   曹长青 发表于 2/5/2011 02:41
   曹长青埃及革命与中国天安门运动比较
    黑匣子主义认为,曹长青此文旗帜鲜明,正气浩然,观点可取,亦足可表明曹先生并非现如今海内外民运人士或所谓公共知识分子几乎普遍地陷入了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者,难能而可贵矣!

    所以黑匣子主义应该而且必须顶
   
   
   “同样是大众要求民主改革的运动,埃及和中国有相同性,但也呈现出不同的景观。这种“不同”,很值得中国人思考。”
    诚然,与此同时,黑匣子主义又应该而且必须十分坦诚地指出,与何清涟女士类似,曹长青先生此文同样也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其立论的基础或出发点则是大有问题的,以至只能发现“埃及和中国”之间“呈现出不同的景观”即表面上的“这种‘不同’”,而发现不了本质上的不同,根本上的不同,因此也只能停留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层面上,因此也就根本找不出解决问题的答案来。
    并且,与何清涟女士类似,问题也集中体现在“埃及和中国有相同性”这几个字上。
    其实,“埃及”之于“中国”,亦如“突尼斯”之于“中国”,根本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可能同日而语,不可以相提并论,没有可比性,有何来“相同性”呢?!
    这是因为,“埃及”,它毕竟还能算是一个“国家”——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亦即独裁专制主义国家,“总统穆巴拉克所在的民族民主党”毕竟还能算是一个“政党”,因此,他的独裁统治还能算是“一党专制”或“一党独裁”……所以,那里的一场“街头抗议示威运动”便足以引发一场“革命”,足以促使“总统穆巴拉克总统”下台啊!
    可是,“中国”呢?
    首先,从政治意义上说,它,自从1949年10月1日中华民族“国殇日”那一天,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地劫持了大陆中国之混世魔王、政治流氓、窃国大盗、卖国奸雄、战争罪犯东魔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公然向全世界宣告正式“登基”做新沙皇的儿皇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就这么摇身一变而成其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了,也就根本不复存在了,惟有地理意义上的了。
    其次,劫持大陆中国之毛共伪政权,也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国家”——就连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也都不是的,这一点就连马列毛们自己也都一向供认不讳的。
    第三,统治大陆中国之毛共集团,也根本不能算是一个“政党”,而自始至终也只不过是一个匪帮,并且是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一个无与伦比的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巨大的匪帮,因此,这里也只能称之为“一帮专制”或“一帮独裁”。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总之,还是那句话,“埃及”之于“中国”,亦如“突尼斯”之于“中国”,根本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可能同日而语,不可以相提并论,没有可比性,有何来“相同性”呢?!
   而且,归根结底,或者说,最根本的不同,又正是这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巨大的匪帮——以毛魔为代表和标志的毛共匪帮——花了数十年功夫精心地、巧妙地、恶意地编造了一个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进而又打造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以至于给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直接导致一两亿人非正常死亡,蒙受了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
    而且,时至今日,没毛之毛共匪帮仍然妄图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并变着法儿将这种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持续进行下去,让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永远延续下去,让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永远维持下去,迫使蒙受着这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永远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到,也就永远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谁”控诉,乃至于,时至今日,竟然也还只能像“飞蛾扑火”甚或“鸡给黄鼠狼拜年”似的赴京上告,进而形成了那一浪高过一个浪的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莫名其妙的、愚不可及的、巨大的“上访潮”。——显然,曹先生此文所述的8964“天安门运动”归根结底其实并非“革命”,也应该属于这样的“上访潮”,只不过更大更集中而已。
    而且,尤其可悲可叹复可笑的是,时至今日,海内外民运人士或所谓公共知识分子几乎普遍地陷入了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有如曹长青先生、何清涟女士等这样的有识之士也只不过凤毛麟角而已,但其实他们也还并未全然超脱此悖论之泥潭矣!
    那么,很显然的,长此下去,久而久之,大陆中国天安门城楼底下埋葬着的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也定将变成为埃及金字塔底下埋葬着的那种古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啊!
    最后,请千万千万记住:这绝对不是黑匣子主义危言耸听!
   (2011-2-7首发于《天易网》 链接:http://home.wolfax.com/?fromuid=163)
   
   
   
   
   
   
   
   
   
   
   
   个人标签: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人性论;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价值学;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尊严至上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自由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启蒙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文化运动;

   

黑匣子主义——乃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金钥匙

   
   
   【附件】 曹长青:埃及革命与中国天安门运动比较
    2011-02-04   作者: 曹长青
    目前埃及的这场历时已一周的大规模街头抗议运动,引起了全世界关注。它再次让人们想起二十年前中国那场轰轰烈烈的天安门运动。同样是大众要求民主改革的运动,埃及和中国有相同性,但也呈现出不同的景观。这种“不同”,很值得中国人思考。
    第一个,口号目标不同。
   
    埃及的示威民众,喊出的口号很清楚,目标也非常明确,就是当权者穆巴拉克下台!这个口号和目标没有任何的含糊、温吞之意。而在当时的中国,天安门运动的主导者,既没有要求中国掌权者邓小平下台(真退休),更没有把它作为运动的目标。当时的主要口号是“反腐败”。而这种口号目标,非常抽象笼统,缺乏具体实现的标准。
    而且,由于运动从一开始就目标很低,高压之下目标就越来越低,而最后的要求则可谓卑微了:承认学生是“爱国运动”,请不要“秋后算帐”。就别提最早的长时间跪在人民大会堂前递交请愿书等自践举动了。
    天安门运动之所以诉求相当低,首先是出于对共产党专制缺乏实质性了解,不明白这个道理:独裁政权不结束,“反腐败”不仅不可能,简直是荒唐可笑的要求。正由于这样的前提,所以运动从一开始就抱着“对政府好”的前提,摆出“进谏”的姿态,而不是从争取人民的权利这个角度出发,站在政府的对立面。其实那场运动,从那个下跪请求的举动开始,就已经定了调了。
    但这些问题的责任不在学生,而在知识分子;其次是受多年“第二种忠诚”之类的影响,被框在了“党内改革”这个紧箍咒中,从来不敢,也不懂得:必须从根本上挑战共产专制。“打倒共产党”的口号,不仅当年,即使今天,仍把中国知识分子们吓死了!
    当时广场上的知识分子代表性人物、改革派的社科院政治所长严家祺等,在运动后期发表了《五一七宣言》,指出邓小平是“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等于是呼吁中国应结束帝制,建立民主共和。但这种真话和直言,被不少知识分子批评抱怨,认为是激怒了邓小平,导致天安门运动被镇压。但从后来的资料看出,早在严家祺发表《五一七宣言》之前,邓小平就已调动军队要镇压。
    更可悲的是,直到六四镇压之后,人们喊出的最响亮的声音是:李鹏下台,李鹏是屠夫。可有谁不知道是邓小平掌权呢?
    第二个,参与的人员不同。
    埃及这场运动,从一开始就是有各个阶层人士参加的,而不是任何单一组织或群体。而中国的天安门运动自始至终都是以学生为主体、学生领导的。正因为学生从一开始就只提出反腐败,没有挑战共产党统治合法性的意愿,所以他们强调学生的“纯洁性”,不欢迎其他阶层的人加入。而其他阶层也“自觉”地和学生保持距离,一是怕被指控为运动的“黑手”(诸如方励之等),二是也怕破坏学生运动的所谓纯洁性,导致政府“秋后算帐”。
    而真正反抗独裁的运动,应该是首先挑战独裁者的合法性,要求独裁者下台。在这样的宗旨和目标下,自然是越多的人参加越好。而且运动的领导者不可能是既没有理论基础,又没有反抗专制历史的年轻学生。学生的年轻,自然导致运动的不成熟。八九民运后期,虽然已经形成了全国各界人士都加入的浩大阵势,但学生主导的情形持续到最后。
    第三个,都没有“见好就收”。
    在中国八九民运时,有人提出什么“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所谓民运策略。但这种故弄玄虚的文字游戏,根本没有操作的任何可能性,不仅在八九民运中没法实践,今天在埃及仍完全不可能。如果埃及民众按照这种所谓策略,在刚有小好(穆巴拉克前几天已经宣布九月下台,不再连任)的时候就“收”,那不失掉了后来的比较大的“好”了吗?所谓“好、坏”,是个抽象概念,没有具体的、可以衡量的标准,人的天性和常态也是“见好更上,见坏就撤”。
    埃及这次街头抗议运动,不仅没有“见好就收”,而是一再升级。和中国八九民运不同的是,抗议民众从一开始直到今天,都坚持这个信念:埃及需要民主改革,首先穆巴拉克应该下台!他们把这个“好”定得非常清晰、明确。
    第四个,没有“和平理性非暴力”和“我们没有敌人”的高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