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郭国汀律师专栏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天易论坛首发http://bbs.wolfax.com/
   
   南郭提要: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孙文是中国共和革命之父,也是中国民主之父,还是中华民国之父。孙文是国共两党一直奉为神圣的人物,不过中共是虚情假意,明褒暗贬;克意歪曲污蔑孙文共和民主革命的伟大意义。兹根据耶路撒冷的希伯莱大学H Z S教授之《孙逸仙:不情愿的革命者》及西方各大学历史学教授的相关专著综合编译孙文革命史,尽可能还原孙文真相;作者另著有《孙逸仙与中国革命的起源》,他为研究孙文革命,曾专门前往英国,日本,香港和美国查阅各国历史档案,因而撑握了大量第一手绝密资料,尤其一提的是,作者实际上对孙文的评价不高,因而其论述相当客观。孙文在生命最后一刻,还念念不忘:“和平,奋斗,救中国。”孙文被誉为中国共和民主革命之父,为国为民毕生奋斗四十年。革命和共和事业迄今尚未事带给中国人民自由人权法治宪政民主,“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继续努力”!
   
   孙文从未有过一个他能控制或指令的政党。他不是一个杰出的策略家,也非一个深刻的思想家。他在广东曾偿试十次革命但每次均以失败告终。然而,孙文以中国革命之父著称于世。现代北京和台湾皆纪念他。在这本精炼,透彻的传记中,作者解释了为什么孙文最始终如一的才能便是失败,却取得如此独特的地位。

   
   一个不知疲倦且专心致志的民族主义者,孙文走上一个杰出的事业,跨度长达三十年的中国国民革命;从甲午中日战争和1900年的义和团暴乱,经满清王朝的寿终正寝和军阀混战之乱,到国民党的兴起至共产党的问世。
   
   虽然受到反满清太平天国叛乱的影响,孙文最初想进入官僚体制内部走改良道路,由于他的出身下层社会而被拒,于是他决定推翻满清王朝。但是他的反清阴谋接连失败。由于在国内缺乏一个坚实的政治支持基础,孙文狂热地呼吁外国帮助,他的无数次请求在随后的25年期间始终被各列强拒绝。
   
   孙文的第一个真正的政治组织成立于1905年,但是再次因他的前农民身份阻碍了他获得士绅阶层的无条件支持。当反满清革命最终于1911年爆发时,孙文仅是其名义上的领导人。在早期共和国岁月,他一直相当孤独。随后军阀时期予孙文一个新的和最后的机会。1920年初他已成为中国民族主义的希望,他的重组国民党,与莫斯科和中共的合作,变成中国最强大的政治运动,1925年当他死后,中国政治的所有政党和各派别均争夺继承他的强有力的委任。
   
   经由某种意志的行为,中国可以从落后状态跃进成现代化国家的观念源于孙文,他的利用外国资本建设中国社会主义的观念,在毛死后的中国正在成为现实。
   
   本书主要参考了如下孙中山传记及128部中国历史专著和英国,日本,香港及美国历史档案。
   
   Lyon Sharman, Sun Yat-sen: His life and its meaning(New York 1934; reissued Standford 1969)
   
   C.Martin Wilbur, Sun Yat-sen: Frustrated Patriot(New York, 1976)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and the Origins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Berkeley 1968)
   
   John C.H Wu, Sun Yat-sen: On the Occasion of the Centenary of His birth(N.P.1966)
   
   
   2011年1月1日
   
   
   《孙中山传奇》
   
   郭国汀编译
   
   
   1、身世
   
   
   孙文,字逸仙,又名中山。6岁入学孔子,12岁读四书五经[1]。13岁时至夏威夷在大哥孙眉资助下进入英国教会主办的小学Iolani全班除了孙文和一名夏威夷土著子弟外,全是英国人。入学时孙文连一个英文字也不懂,三年后毕业时孙文获英语语法二等奖。[2]但孙眉对孙文受基督教吸引却很不高兴。1882年秋,孙文进入当地最高学府Oahu College高中,它是由美国Congregationlistand Presbyterian教会主办,但孙文仅在该校就读了一年,因孙眉得知孙文将受洗,于1883年夏天将孙文送回香山老家。由于捣毁老家的偶像,孙文被迫离家赴香港进入Diocesan学校,当时是由英国教会主办,次年转归政府中心学校,后改名为女皇学院。[3]
   
   
   1884年孙文由美国公理会传教士Charles Hager博士洗礼成为基督徒,他的受洗名是由孙的好友C牧师选定逸仙。同年其父母安排下孙文结婚。在家时孙文再次捣毁偶相“金花娘娘”,其父亲被迫代付赔偿,而孙眉得悉孙文受洗后极恼火,取消给孙文的经济资助,令他自已打工搛钱。孙文却向夏威夷教会申请资助,教会从美国商人筹得300美元,使孙文于1885年春重新入香港学习,次年,孙文从传教,法律和医生三项中选择了学医。在Hager博士帮助下,得以进入由英美传教会主办的广州医院医疗学院;同时孙眉原谅了孙文的不敬行为,恢复经济资助,孙文自已则边做翻译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同学陈诗梁与秘密会社有联系,说服孙文应当与会社联手推翻满清。1887年孙转入香港医学院,后成为香港大学一部分。
   
   
   
   [1]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1.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4.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6.
(2011/02/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