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藏人主张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袁红冰:中共极权扩张的谋略概要——属于恶魔的理性【《台湾大国策》连载二】
   
   
   
   文章摘要: 依照“超限战”理论,中共运用非军事方式展开的全球扩张已经如火如荼,人类却在演出一幕时代性的道德悲剧——只为从一个铁血强权那里得到物欲和私利的满足,人类便背叛了真实。那同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没什么两样。

   
   
   作者 : 袁红冰,
   
   
   發表時間:2/14/2011 《自由圣火》
   
    第二章中共極權擴張的謀略概要——屬於惡魔的理性 一、引言
   
   極權制度下,整個國家的命運成爲獨裁者展示個人意志的舞臺,而民衆的意志是國家命運可有可無的注解。當代中國,胡錦濤的雙重人格,决定了中國政治的風格。對外,胡錦濤可以展現永遠不變的微笑,而且笑得溫柔甚至艷美;內心深處,胡錦濤可以在微笑的同時,作出殘酷屠殺藏人或維人的鐵血决策。中國的政治風格也是如此——一方面,中共用比演雜耍的小丑更花哨的方式,試圖讓世界相信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另一方面,在重重極權政治鐵幕的遮蔽下,中共二十一世紀全球擴張戰略已經進入具體規劃和實施階段。
   根據胡錦濤指示,由中共中央書記處領銜,組成一個國防部、外交部、國家安全部以及中共宣傳部、統戰部均派員參加的課題組。課題組由令計劃任組長,劉雲山、梁光烈、李肇星、王兆國等中共要員任顧問,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任秘書長。這個課題組的任務,是按照《中國共産黨二十一世紀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使命》的精神,起草一份文件,標題叫作《中國二十一世紀全球外交國防戰略實施綱要(草案)》。課題組於二零零七年底高效率完成了文件撰寫任務。
   這份《綱要(草案)》的主要內容是,以美國爲戰略敵人,中共在全球政治、經濟、外交、文化、軍事布局的具體步驟和策略。文件中提出一個新的概念,即“積極國防”概念,聲稱:“胡主席關於以‘和平演變’對‘和平演變’,以進攻對進攻的戰略思想,是‘積極國防’理論的基礎”。按照該文件的表述,‘積極國防’的涵義在於,用‘韜光養晦’的精神實質爲總的策略原則,在‘和平崛起’口號的掩護下,依據‘超限戰’的理論,以非軍事手段爲主,以强大的軍事能力爲後盾,在全球範圍展開反“和平演變”的進攻。該文件認爲,只有採取進攻的態勢,才能抵禦美國的“和平演變”式的進攻,真正保衛國家安全。
   上述《綱要(草案)》雖然標以“草案”,却已經由中共政治局批准實行,從而同“超限戰”理論一起,成爲中共二十一世紀全球戰略的策略指導。標以“草案”,只是爲了讓這份文件的規定更具靈活性,便於根據實際情况的變化及時作出修改和調整。
   《綱要(草案)》最值得關注的要點有四項:第一,中共全球擴張的具體思路,以及台灣問題、西藏問題對中共的極端重要性;第二,中共擴張的具體領域的選擇和主要策略手段;第三,中共對國際恐怖主義的培育與運用;第四,中共的所有策略和手段,都始終圍繞一個戰略中心目標,即削弱美國國家實力,以及美國主導世界局勢的能力,以便時機成熟後取而代之。
   《綱要(草案)》思路之清晰,邏輯之嚴密,猶如一部精密的機器在運行;其爲達成目標而無視一切良知與理性的實用主義哲學冷血而凶殘,令人不寒而栗。面對這樣一份文件,很少有人會相信它源於人類的智慧,當然也不會相信它來自上帝的智慧——它是屬於惡魔的理性。
   這是一個荒謬的時代:小政客奧巴馬以最強大的自由國家總統的名義,深情脉脉地吹奏全球無核化的浪漫曲,那或許可以感動隨時準備用沒有必要的尖叫引入注目的小女孩,却難以感動由貪婪的物慾主導的時代精神;衆多綠色人士正為氣溫的上升和自然環境的惡化向人類發出末日的警報,他們呼籲人類關注的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澳大利亞和美國牧場上的牛放屁的事件,而且他們還希望所有的人都像和尚一樣吃素;好萊塢的導演們則熱衷於不厭其煩地製作一部又一部關於外星人的大片,似乎人類內部的全部問題都已得到最終解决,而人類同外星人的關係成爲時代的主題。
   從奧巴馬到綠色人士,再到好萊塢導演,他們的神經興奮點或許都有某種合理性,但是,如果他們忽視或者沒有能力發現,極權鐵幕以及遮天蔽日的謊言與假象後面,中共正用惡魔的理性,悄悄推動人類的命運之輪,向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劫難轉動,那麼,他們的所作所為就是在表述時代的荒謬。現在,唯一的問題只在於,人類是否還有智慧走出荒謬的時代。
   
   二、中共擴張中的台灣問題和西藏問題
    ——命運釘入一個鐵血強權眼睛中的兩根鐵釘
   
   《中國二十一世紀全球外交國防戰略實施綱要(草案)》首先對世界各地區的滲透和控制,作出總體布局性的規劃。在對世界不同地區的政治、經濟特點詳細論證之後,該《綱要(草案)》提出如下要求:
   對東南亞各國實施政治控制爲主,軍事和經濟控制爲輔的方針,要强化對緬甸、老撾、柬埔寨的政治控制,並以這三國爲基礎,逐步實現東南亞的中共政治意志化;在解决台灣和西藏問題之後,必要時可以對越南實施懲戒性軍事打擊,迫使其改變敵視中國的國家意志。
   對非洲的滲透和控制以經濟手段爲主,以軍事援助和武器銷售爲輔;要充分認識非洲作爲部分戰略資源的來源地的重要性,條件成熟時,可在非洲設立軍事基地。
   對南美洲的滲透和控制的主要目標,在於分化南美諸國同美國的傳統聯繫。要同南美國家逐步建立起密切的經濟關係,以經濟爲紐帶,影響其國家政治意志;進一步加强同古巴傳統的政治同盟關係,在發生經濟危機的情况下,注意運用切·格瓦拉遺留的政治思想遺産,採用慎重穩妥的方法措施,重振共産主義在南美的影響力。
   對歐洲和日本的滲透現階段應當堅持文化交流爲主,輔之以經濟交流。同時,必須通過外交和國際政治的運作,有效分化美歐和美日的戰略盟友關係。在分化歐美關係時,注意運用法國傳統的反美心理,以及德國的因二次大戰而極端仇視美國的新國家社會主義思潮。在分化日美關係時,既要注意運用日本人心底里因遭受核轟炸而産生的對美國的仇恨,又要注意運用日本人試圖擺脫美國控制的民族自尊心,適時向日本提出建立以中日爲核心的東亞經濟與安全體系的構想,取代日本與美國的同盟。
   對澳大利亞的滲透與控制實施經濟與文化並重的方針。要逐步使中國成爲澳大利亞礦物出口的最大市場,從而以經濟利益促使澳大利亞在中共同美國發生對抗時,保持國際政治意義上的中立。
   在朝鮮半島,要牢牢保持同北韓的“戰友”關係,通過經濟、軍事援助,確保對北韓的政治控制,並通過北韓的核武能力,威懾南韓與日本。
   對於中亞諸國,要利用它們擔憂再次被俄國兼倂的心理,强化其依靠中共維持國際政治平衡的政策,並採取必要的經濟措施,使中亞諸國成爲中共事實上的衛星國;面對美國和西歐軍事力量終將被迫撤出阿富汗的形勢,要作好一切準備,獲得左右阿富汗的國際政治趨向的能力——控制阿富汗,就控制了中亞的戰略制高點。
   要全面加强同阿拉伯世界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外交關係,充分借諸阿拉伯世界普遍而深刻的反美情緒,採用隱蔽而又效果明顯的策略手段,不斷削弱美國的國家實力。要把同伊朗建立和發展實質上的盟友關係,作爲一項外交的主要戰略安排來對待。
   《綱要(草案)》對中共全球擴張戰略的實施規劃最後指出:解决台灣問題和西藏問題是中共的當務之急;不解决這兩個問題,中共推進二十一世紀國家戰略就有後顧之憂。事實上,從胡錦濤到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談到中美關係時,都會不斷重複同一個話題,即中美兩國關係的良性發展必須以互相照顧對方的核心國家利益爲條件,而台灣問題和西藏問題就是中共的核心國家利益之所在。中共當局不厭其煩地釋放此類信息,無非是告訴美國,當中共“解决”台灣和西藏問題時,美國不要干預;如果美國不干預,中共也會在美國的“核心國家利益”問題上對美國投桃報李,否則,兩國之間必有一戰,因爲,事關“核心國家利益”,退無可退。
   中共爲什麽把台灣與西藏問題當作“眼中釘”,必欲拔除?根本原因在於,這兩個問題構成對中共極權專制的致命政治威脅。凡威脅極權政治生存的問題,當然被中共視爲心腹之患。其原因很明顯:極端的獨裁之權是中共官僚集團政治經濟特權的最終依托:失去權力,中共狗官便失去一切,並將由於其滔天的反人類罪行接受末日審判;相反,擁有權力,中共官僚集團便擁有奴役中國,進而操縱人類命運的能量。
   台灣問題被中共確定爲“核心國家利益”,只是基於台灣民主化和自由化對中國人的政治示範作用,已形成對中共的一項致命的政治威脅。“台灣民主了,自由了,中國爲什麽不能自由民主?”;“台灣人可以選舉總統,中國人爲什麽不可以?”;“台灣,官員討好民衆;中國,狗官任意欺壓百姓。中國人爲什麽不可以把這種顛倒的關係顛倒過來?”——這一系列在中國十五億政治奴隸心底里回蕩的問題,正在逐步凝成時代對中共的政治逼問。中共回答這個逼問的方式,便是控制,進而滅絕台灣的民主與自由,並以此告訴中國人:“逆我者必亡,台灣就是榜樣;你們永遠只能作我的政治奴隸。”
   西藏問題之所以引起中共當局的極度重視,在於藏人的反抗運動已經成爲中國境內少數民族反抗暴政的典範與精神象徵。
   中共統治六十餘年,追求的基本政治目標之一,就是把中國變成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神和文化的殖民地。中共不僅摧殘中國文化,而且對各少數民族實行文化性的種族滅絕政策。爲此,中共對少數民族實施一次又一次血腥的大屠殺。魔鬼相信屠殺可以摧毀鐵鑄的意志。
   一九六八年,中共對蒙古人實施大迫害。軍事管制之下,絕大部分蒙古人被關進臨時設置的監獄;獸性的酷刑之下,十餘萬蒙古文化政治精英摧殘殆盡。從此之后,蒙古文化之魂湮滅,蒙古宗教信仰隱入荒草大漠,蒙古人的人格神韵黯然消失。中國境內,蒙古人作爲一種文化存在已被滅絕。
   從建政起直至今日,中共當局對維人的屠殺從沒有停止過;維人對暴政的抗爭也慘烈而悲壯。不過,二零零九年七月對維人的最近一次大屠殺過後,中共已作出加速向新疆移民的决策。中共相信,大規模移民政策的效應,加上鐵血鎮壓,會自然解决新疆問題。更何況,中共還可以通過指控維人的反抗具有恐怖主義性質,壓迫維人爭取自由運動的國際活動空間。所以,中共雖然重視新疆問題,但是,却沒有從二十一世紀全球戰略的角度,將其視爲致命的政治威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