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信狂澜挽不回]
东海一枭(余樟法)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信狂澜挽不回

   不信狂澜挽不回一吕端说:“异端之异端真非也,其害小,吾儒之异端似是也,其害大。”在比较正常的社会,在以儒家为文化主体的社会,确实是这样。“异端之异端”的错误较明显,好辨别,不容易造成大的影响;“吾儒之异端” 似是而非,不易辨认,容易不知不觉误导人。

   但是,“异端之异端”如果已经得了势成了气候,其危害性就大了,比“吾儒之异端”大得多,而且迫在眉睫。

   “吾儒之异端”尽管其端有异,相对而言终究是“同门”,如荀子,倡性恶,且为法家肇其端,流弊很大,毕竟还是“吾儒”。“同门”之间毕竟较易存异求同、辩异求同或兼容并存。而“异端之异端”对正知正见特别不能容忍,象法家、拜上帝教、马克思主义为“上层建筑”之地,异议异己的学说尤其是儒家往往饱加摧残、迫害。

   毛氏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东海曰:一切反动派都是老虎。反动派一旦得势,老虎一旦失去笼子制约,是会吃人的。道德、文明、人道乃至人命,都会被它们当做美食。毛氏就是自古以来老虎群体中最凶恶的一头,“吃”得最多最贪婪最没有顾忌,可谓有史以来最大的反动派。

   一切反儒家、反道德、反圣贤、反文明、反社会、反人道、反人类的人物组织和势力,都可以称为反动派,这才是反动派的正确定义。至于反对革命是不是反动派,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反汤武式的革命,当然是反动派无疑;反苏俄式的革命,不仅不是反动派,而且是大大的“正动”、大大的先进。“解放”以后,把反党反革命反社会主义视为反国家反人民视为反动,都是颠倒黑白混淆正反!

   二“吾儒之异端”要辩;“异端之异端”更要辟。辩“吾儒之异端”可以慢慢来,辟“异端之异端”却时不我待。

   其实已经太迟太迟,一迟误成千古恨,千古浩劫已经酿成。五四以后,如果有孔孟那样的人物出现,在宣传儒家正知正见的同时,将马列主义根源处的错误明明白白地揭示出来,对鲁迅们进行深刻尖锐而又如理如实的批判,马家很可能就成不了那么大的气候,就不会给中华民族带来那么深重的灾难。呜呼悲哉,呜呼痛哉!

   很可惜当年儒家群体见不及此,面对马列主义的广泛传播和鲁迅们的猖獗跳梁,或坐视袖手不置可否,或轻描淡写不予痛批,甚至看朱成碧认贼作父、为之捧场为之鼓呼。这就注定了我文化、我民族有此一劫。究其原因,是他们或卫道之志不坚,或辟邪之念不烈,或择法之眼不明,当然,主要还是历史局限性所致。

   新儒家中,熊十力师最为卓绝,对唯物主义错误的认识也最深刻,可惜未能进一步把矛头指向马列主义及其社会主义,揭批之破斥之,反而因为某些表层的类似而将社会主义往儒家身上套。

   清末的谭嗣同如果不死,他的儒学造诣必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当会在弘儒卫道方面作出大贡献。他壮烈无比的死,也标志着改良努力的悲惨失败,儒家从此退出了政治舞台。

   从此文化土崩天下鱼烂一发不可收拾,直到今天。

   三战国时代“杨墨之言盈天下”,孟子视如洪水猛兽,辟之不遗余力;而今亚西方马克思主义与西方神本主义,论性质之劣、势力之大和影响之深,皆非杨墨之言可比。

   如果说杨墨是良性异端,马与神就属于恶性异端;杨墨仅仅是民间势力,马克思主义与神本主义却是政治性、国家性的力量:前者肆虐大半个世纪,至今依然窃据宪位(宪法地位)高踞庙堂,后者为西方国教,狐假虎威地挟西方政治制度科技各个领域的巨大优势而来,其势滔滔似草上之风,使我国民成风中之草。

   不可收拾,还是得收拾。作为中华文化和中华文明的主要代表儒家,再不奋起辟之,更待何时?

   儒家刚刚一阳来复,势单力薄,面对的却是两大异端的滔天势力和空前艰难险恶的局面。每一个儒者以一当百、以一当千都远远不够,怎么办?那就努力再努力,争当大儒,争当圣贤,争取以一当万、以一当十万百万千万!不信良知唤不醒,不信狂澜挽不回,不信中华终沦亡,不信真理竟成灰。让我们共勉。

   这是一个豺狼当道盗贼横行的时代,也是最有机会出大儒、出圣贤的时代。辟异端,驳邪说,弘正理,兴儒家,就是圣贤事业,这是制度改良、道德恢复、中华复兴的思想基础文化保障,是当今中国最大的好事、最大的慈善、最大的功德。爱人救世,唯此为重,道援中国,唯此为大,造福天下,唯此为先,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凡我儒者,各各勉旃。2011-2-11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民主论坛

(2011/02/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