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北京周末诗会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227梅花雅集作品
   北京周末诗会2011年2月27日
   
   目录
   茉莉花开(春联) /孟元新

   自由精神属万民/陈青林
   茉莉花/萧远
   和萧远兄/老翟
   和萧兄/张杰
   再和萧兄/张杰
   三和萧兄/张杰
   七绝 辛卯年春节有感(新声韵)/余习广
   新年童谣/闵琦
   春辞/丁朗父
   快乐格言/王小华
   辛亥革命百年颂
   ——兼祝贺埃及 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茉莉花节酬赠诸友/萧远
   赞埃 及国防军/萧远
   春潮2011/杨彬
   踏青谣/沙砾
   中国网民歌/沙砾
   蘸血写诗/张晓平
   向失败致敬/张晓平
   狱中诗篇/张晓平
   卡 扎非让世界想起六--四/丁朗父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茉莉花开(春联)
   孟元新
   
   岁末茉莉花开迎神州玉兔
   年初和平转型启华夏新途
   横批:路在脚下
   
   
   
   自由精神属万民
   陈青林
   
   旭日东升天地新,
   时光飞去正义临。
   古老大地春雷响,
   自由精神属万民。
   
   茉莉花/萧远
   
   尼罗河水闪金光,
   如沐甘霖润旱荒。
   茉莉花香无国界,
   专制王朝难久长。
   
   和萧远兄/老翟
   尼罗河水起巨浪,
   独裁王朝心神慌。
   颜色变换祭大旗,
   民主欢笑自由长。
   
   和萧兄/张杰
   黄河奔腾水流光,
   尘土飞扬满目荒。
   古代当代无分界,
   兴亡更替夜正长。
   
   再和萧兄/张杰
   枯藤老树黯无光,
   西楼残月照大荒。
   满目疮痍乱三界,
   山路泥泞崎岖长。
   
   三和萧兄/张杰
   山川险壑泛幽光,
   星汉西流对大荒。
   人欲横流无疆界,
   泥沙俱下无短长。
   
   
   
   七绝 辛卯年春节有感(新声韵)
   余习广
   
   沙沙玉漏没吴钩,
   爆竹童儿满路游。
   青史性天凝碧血,
   风尘遗履见白头。
   
   
   
   新年童谣
   闵琦
   
   新年好,
   新年好,
   新年别让耗子咬。
   多吃萝卜少偷菜,
   健健康康真可爱!
   
   新诗一首,
   哼哼唧唧原创。
   申请编入诗集。
   闵,李子。
   
   班主:准了。
   
   
   春辞
   丁朗父
   
   春雷滚滚惊欧亚,
   地中海风催朝霞。
   明日中华当奋勇,
   人间怒放自由花。
   
   
   快乐格言
   王小华
   
   刚才在路上散步联想:
   快乐—如果能够感染那些把权力和财富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人是多么一件令人暇怡的事啊!
   
   快乐—就是乐观开朗的源泉。
   快乐—就是要具有大海一样的胸怀。
   快乐—就是把财富与名利看得如同水一样的平静。
   快乐—就是给于那些急需帮助的人送去一点“羽毛虽轻情谊重的安慰。
   快乐的根基来自于从内心真诚的宽恕那些过去曾经伤害过你的人。
   
   
   辛亥革命百年颂
   ——兼祝贺埃 及民主革命成功
   丁朗父
   
   专制毒氛,腐烂国基,祸害人民,贻患子孙。民主共和,不惟文明之人类共识公理,国家之首要,也可说是我家事私事。外祖父陈嘉任弟兄十人,有九人为同盟会员,于湘省辛亥革命多有参与。曾外祖父湘阴陈炳勋树藩先生,辛亥湖南独立时参照美国加州宪法,起草湖南省共和宪法。百年以来,吾家吾国,苦难深重,教训沉痛。今百十权贵家族横行华夏,民主共和仍在梦里。埃及消息传来,令人感慨振奋!晚生小子,辛亥后人,能不薪火相传,效力驱驰。
   
   
   雄哉武昌城,
   伟哉辛亥人。
   一举创民国,
   千秋仰厥功。
   
   昔我华夏祖,
   让国曾推位。
   一自夏传子,
   国柄成自惠。
   
   哀哉我苍生,
   苦难无尽时。
   专制气氛炽,
   民主风吹迟。
   
   康梁推变法,
   喋血六君子。
   改良路不通,
   革命风潮起。
   
   孙黄结同盟,
   屡败复屡战。
   煌煌日出前,
   云重最黑暗。
   
   宁为共和魂,
   不做专制狗。
   彪炳千秋诗,
   一首复一首。
   
   专制二千年,
   将亡一老叟。
   其势也嚣嚣,
   其质也衰朽。
   
   江南举义旗,
   风雷遍地走。
   帝逊民国兴,
   民主共和首。
   
   千年帝制亡,
   虽死而未僵。
   专制者一帝,
   变专制一党。
   
   若为民众计,
   民主胜专制。
   若同为专制,
   一党逊一帝。
   
   民心有向背,
   民力有竭时。
   一帝尚搜刮,
   权党民难养。
   
   权柄无制衡,
   党人皆皇帝。
   个个要分肥,
   党帝满街肆。
   
   革命未成功,
   同志需努力。
   四海共一心,
   结束一党制。
   
   不尽长江水,
   滔滔东入海。
   英雄血尚稠,
   一代复一代。
   2011年2月11日于严冬之北京
   
   
   茉莉花节酬赠诸友/萧远
   
   之一
   彤云重重逆风狂,
   海天愁绪正茫茫。
   忽闻茉m莉o香袭人,
   夜半诗涌忙酬唱。
   
   之二
   茉莉本是中国产,
   香飘海外返内销。
   独夫民贼卡扎非,
   效法六四举屠刀。
   
   之三
   春风得意车轮疾,
   又是一年花黄时。
   北海春潮连天涌,
   茉m莉o花香正期期。
   
   
   赞埃及国防军
   萧远
   
   尼罗河水闪金光,
   茉莉花开万里香。
   最是称道国防军,
   护民秩序不开枪!
   
   春潮2011
   杨彬
   
   梨花翻飞抚干涸,
   弦绷过紧需停歇。
   浩瀚春潮沐古国,
   万众齐聚震开罗。
   地中海起连天浪,
   茉m莉o花开结籽多。
   何时引来尼罗水,
   浇灌龟裂永定河。
   
   
   踏青谣
   沙砾
   
   哈!哈!哈!哈!
   (唱)今年开春不踏青,
   踏青就去市中心!
   (白)不过为了安全,
   最好要有亲朋好友陪同。
   ——人越多越安全。
   还得准备好手机联络和相机拍照留念。
   (唱)开春喽!该走走喽!
   (踩锣鼓点下)
   2011年2月23日于北京
   
   
   中国网民歌/沙砾(茉莉花诗歌节作品,欢迎谱曲)
   
   网民是我的名字
   网络是我的武器
   民主是我的旗帜
   自由是我的权利
   胸中只有正气
   没有恐惧
   身后没有退路
   只有坚持
   网上网下
   无论哪里
   我的地盘我做主
   我的天下我治理
   滚蛋吧,专制!
   我来了!
   我是中国13亿!
   
   
   
   蘸血写诗/张晓平
   
   林昭前辈血满身,
   六四血溅天安门;
   朋友坐牢一腔血,
   前赴后继惊鬼神;
   我今诗歌作匕首,
   笔尖蘸血刺暴君;
   不信血滴石不破,
   要迎中华焕然新。
   
   
   向失败致敬/张晓平
   
   变革变革去变革,
   雪雪雪雪流成河;
   官府豪门庆功宴,
   百姓无助苦难多;
   志士为谁在呐喊,
   掏出肝胆照祖国;
   无奈祖国太黑暗,
   只有妖魔鬼怪歌。
   
   
   狱中诗篇/张晓平
   
   监狱墙上刻着诗,
   作者是谁无人知;
   字字血泪冤似海,
   中国何处辨曲直;
   环顾社会皆黑暗,
   跳楼自焚满地尸;
   壮士喷出胸中血,
   要化利剑在今时。
   
   
   
   卡扎非让世界想起六--四/丁朗父
   
   有一支军队,
   他的枪支,他的坦克、飞机和大炮,
   不是用来对抗侵略者,
   而是用来杀害自己国家的人民。
   
   这支军队的每一粒子弹,
   士兵军服上的每一粒纽扣,
   都是政府向被杀害的人民剥夺的。
   然而这支军队,
   用手中的枪杀死他的父母,
   用坦克碾压他的姐妹。
   
   其实,他并不是为了自己,
   而是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
   有一天,统治者对人民说:
   不是我,这是那些当兵的干的!
   这件事谁也不准再提!
   
   于是他被所有的人抛弃了——
   他已经没有了父母、姐妹和兄弟。
   统治着说是他杀的人,
   人民,说他是大逆不道的賊子。
   
   过了很久,
   人民的血迹已经干涸,
   罪行已经被忽视,
   记忆已经被时间无情地抹去。
   
   这时,我们看到了卡扎菲
   看看他在干什么——
   这个疯子!
   让我们也让世界想起了六--四!
   
   
   
   中国埃 及异同论
   萧远
   
   
   中国
   时间:1989年6月3日——4日
   中国军方:?!
   中国政府:?!
   
   
   埃 及:
   时间: 2011年1月31日
   埃 及军方发表声明:
   “致伟大的埃及人民,你们的武装力量了解人民的合法权利,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对埃及人民动用武力。”
   2011年2月2日,埃 及外交部发言人(穆巴拉克政府的外交部):
   “这里不是天安门广场,这里也不会变成天安门广场。”
   
   
   
   中国倒数第一
   张晓平
   
   当年美国一叶舟,
   建立民主自风流;
   传遍欧亚拉丁美,
   如今大潮到非洲;
   帝王早已成粪土,
   独裁者变阶下囚;
   只剩中华千年屎,
   顽守专制不知羞。
(2011/0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