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又道:“假定火山就是大山的活動形式之一,地球上的山脈,全照這個方式活動,情形就夠糟了!” ]
李芳敏144000
·俄罗斯要向以色列学习打击恐怖主义经验 vS 印度总理:巴基斯坦是“世界恐怖主义中心”
·死共匪就是 欠人罵
·全世界無處可申的冤屈
·怎么辦?人類在很多問題上,都不斷在提出怎么辦?
·這個人又道:“人類制造出來的
·可是時間已經證明,毀滅的來臨,越來越近了。
·“孫中山早就提出過‘喚醒民眾’,過了那么多年,我看中國民眾昏睡的多,醒的少之又少!”
·神說:“你的妻子撒拉,真的要為你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以撒,我要與他堅立我的約,作他後裔的永約。
·每天都要禱告上帝...讓 共匪死光光..讓那些 沒人選的 高台⋯⋯狗官=天打雷劈=死無葬生之地!!! 今日中國 公開造假說謊=死共匪...一定下地獄 永遠的火湖!!!
·情報員之死
·耶和華說:“控告所多瑪和蛾摩拉的聲音甚大,他們的罪惡極重。 21 我現在要下去,看看他們所行的,是不是全像那聲聞於我的控告;如果不是,我也會知道的。”
·妓女最早上天堂!!!~~~那些 假道學=最快下地獄...
·馬來西亞残胞特权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
· 周亞輝,你錯了!!!! 假如13亿中國人民, 每一個中國人民通通好像台湾小小妮這樣, 你認為中國现在還有腐败专制的共产党和一党独裁的制度嗎?
·你周亞輝只需要回答: 你周亞輝是死共匪的敵人嗎? 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死鬼毛泽东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劉曉波:毛澤
·義人看見仇敵遭報就歡喜,他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自己的腳. 11 因此,人必說:“義人果然有善報;在世上確有一位施行審判的神。”
·主题:【教你如何杀人.无敌tips.心术不正者勿看】
·Lee Fung Meng Card Balance Due : RM 7,060.62
·只有一党独裁60年 無恥的共狗殭屍是搞自灭战略的支那劣种
·优昙婆罗花
·(婆羅洲) 沙巴州家中发现珍稀优昙婆罗花。
· 教訪民如何殺無恥的共狗殭屍 ^-^
·Palm Oil: Costing The Earth?
·伊朗核问题背后的什叶派因素
· 你們的屍體必倒在這曠野;你們中間被數點過的,就是按著你們的數目,從二十歲以上,向我發過怨言的,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44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45 並且變賣產業和財物,按照各人的需要分給他們。
·示每違命與死亡.: 現在你為甚麼不遵守你向耶和華所起的誓,和我吩咐你的命令呢?”
·2010年4月7日 地震列表
·我冷冷地道:“不必多說了,你們那寶貝情報員,是怎樣從大樓上跌下來的?”
·記得加上 一根點燃的火材 ^-^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救中國, 消滅共匪.
·我耶和華已經說了,我必要這樣對待這聚集反抗我的惡會眾;他們要在這曠野滅盡,在這裡死亡。
·美国消灭了多少政敌?自己的总统都灭了不是一个两个,你应该谈谈这才公平.
·他說明天,在他們村落的北方,有一個人會死于意外,這個人的死,會令得全世界都感到意外。
·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被視為美國自由主義的代表。
·地球人為甚么不會拚命?暴政的滅亡,是要有人肯拚命。
·挾詐而盡坑殺之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确然,地球人忍辱愉生的多,奮起反抗拚命的人少,這才形成人類的歷史,直到近前,仍然有著少數暴君統治看大多數人,竟然可以隨意殘殺的行為出現的原因!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2010年4月8日 地震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等到民真不畏死之日,恐怕,也是给有些人送棺材之时 。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白烨先生的《80后的现状与未来》
·给扒粪者说,自由中国的建议 :
·2010年4月9日 地震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到了第四代,他們必回到這裡
·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
·每個人,不論處在何种境地,他要想些什么,都有他的自由,极權統治者不論用何种方法,都無法阻止。
·獵頭族, 婆羅洲沙巴獵頭族,砂勞越獵頭族...
·最有可能是變成了火山,噴射岩漿,是火山的活動形式之一。
·祝你 全家死光光 討人厭的鬼傢伙!!!
·總要有犧牲的!這是一句壯語!
·互相為敵的人,又怎么建立高度的精神文明呢?
· 保羅見了這異象,我們就認定是 神呼召我們去傳福音給他們,於是立刻設法前往馬其頓。
·神經緊張 性情乖謬
·跟往事乾杯
·焦點人物:波蘭總統列赫.卡臣斯基
·受到包括用牙籤插入生殖器在內的酷刑。
·高智晟:神與我們並肩作戰(7)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序:珍惜台灣 關懷中國
·廖祖笙又和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塞特,因為她說:“ 神給我立了另一個後裔代替梦君,因為"杀人恶魔"殺了他。”
·You Raise Me Up - The Lion King
· 撒拉說:"神使我歡笑,凡聽見的,也必為我歡笑."
·蒋经国口述:妻子静宜的死亡真相与我父亲无关
·蒋经国一生的三段情--发妻冯弗能离去,情人章亚若被杀, 夫人蒋方良坎坷
·基督教与天主教的不同
· 你想要什麼?What do you want to be?’
·有网友说,「雷,太雷,出门一定要带避雷针」
·“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
·神說:“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所愛的獨生子以撒,到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一座山上,把他獻為燔祭。”
·精神病好, 你可以合法殺不要臉的爛中共 ^-^
·阿贱巧用迷魂药《裸教徒》(四十四)
·男人被强奸怎么没人管啊?身为男人却被强奸了,怎么办?
·2 生 有 時 , 死 有 時 ; 栽 種 有 時 , 拔 出 所 栽 種 的 也 有 時 ;
·凡 臨 到 眾 人 的 事 都 是 一 樣 :It is the same for all. :眾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凡 臨 到 眾 人 的 事 都 是 一 樣 :It is the same for all. :眾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老人又道:“不但消滅了人,而且,一下子消滅了所有的生物!”
·‘核子動力的萌芽時期:西方戰略思想史
·李银河:公权力干涉私生活, 如何避免是个大课题
·男子為性而愛隱瞞已婚 遭癡情女沸油潑身
·當一個已結婚男子約你出去,要怎麼辦?
·刘建安:我成为了一名自由主义者 【自由论之1)】
·李柏:自由
·我主人也把他一切所有的都給了這個兒子。
· The only way to cure the Malaysian politic’s cancerous cell is to make UMNO the biggest opposition in the coming general election.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又道:“假定火山就是大山的活動形式之一,地球上的山脈,全照這個方式活動,情形就夠糟了!”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kx/index.html : 開心
    自序
    一、肢上繞金環的鷹
    二、特制的書桌

    三、世間第一巧匠
    四、天工大王
    五、求救信
    六、万里跟蹤
    七、鷹主人的邀請
    八、突發事件
    九、波斯胡人
    十、大山蘇醒
    十一、宇宙飄流
    十二、青山不老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kx/010.htm
   十、
   
   --------------------------------------------------------------------------------
   
     云四風道:“地球人的頭腦,被使用的部分,只有万分之一,還有巨量的潛能可以使用,但是地球人的身体,卻實在太不中用了,根本不能和新生命形式相比,万分之一都不如!”
     感既了一陣,穆秀珍說出了最后的結果。
     波斯人的表情,复雜之极,又是奇訝,又是不信,看來百感交集。
     云四風忍不住說:“看你的樣子,一點不像第一次听到原振俠醫生的名字,倒像是認識他很久了!”
     波斯人伸手在他自己的臉上,重重撫摸著,神情更是古怪莫名。
     從他的神情來看,分明是他對原振俠的事,大有興趣,穆秀珍忍人住問:“原醫生大是有名,你在‘看到’了他的名字之后,只要稍作打探,就可以知道他的事跡,何以竟會在我口中,才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
     波斯人苦笑,用力拉著自己的胡子:“我何止打探,也曾化一番功夫研究,可是我卻怎也想不到他是現代人,只在古籍中去尋找,自然一無結果!”
     云、穆兩人都怔了一怔,波斯人這一番話,他們听得很清楚,可是究竟是什么意思,卻不容易明白。
     穆秀珍說到這里時,也向我和白素望來,顯然是想征詢我們的意見。
     是由她的神情,不像是想考一考我們的理解能力,所以我心中暗暗奇怪:那波斯人難道沒有進一步地說下去,以致他們至今不明白那番話的意思?
     我正在想著,白素已先開口:“听起來,像是他在什么地方,看到過原振俠醫生這個名字,可是卻將之當作是古代人了!”
     我也是這樣想,但我還有疑問:“使波斯人把原振俠當成古代人,那必然是他看到原振俠名字的場合、物件,和古代有關——但原振俠是現代人,照說,沒有這個可能!”
     戈壁沙漠插言:“若是古代有一個人,同名同姓,就有可能了!”
     我笑了一下,或許有這個可能,但是我疑問未解,我再問:“見到了這樣的一個名字,也是很平常的事,波斯人何至于要去探索研究?”
     穆秀珍用力一揮手:“對啊,當時,我們對他說的話不是很明白,也曾用同樣的問題問他!”
     穆秀珍在這樣說的時候。神情很是沮喪,溫寶裕首先叫了起來:“這可惡的波斯人沒有說!”
     穆秀珍點頭。
     當時,穆秀珍把這個問題,連問了三遍,可是波斯人只是一個勁儿搖頭,臉上的神情,越來越古怪,而且不住用手去撫臉——他臉上的肌肉,竟不受控制地在跳動,要用手去按撫,由此可知他此際的心情,一定激動之至。也使人知道,他和原振俠之間,必然有什么古怪的事存在。
     可是,波斯人卻沒有繼續說出來。
     所以,穆秀珍如終不知道那是什么古怪。也所以,在陶啟泉的島上,穆秀珍見了我,很想和我討論這個問題,可是千頭万緒,不知從何說起,她才只說了一句“有些古怪的事發生生在這個古怪的醫生身上。”
     直到這次,她知道了我要找的人,和當年那波斯人,极有可能是同一個人時,她才有机會把當年的事,原原本本說出來。
     那波斯人的古怪神情,好一會才平复,約有三四分鐘,在這斯間,他自顧自在一個柜在中酒的來喝,每喝一口酒,就肆意批評,說的話极內行,顯示他對酒的知識,丰富之极。
     然后,他竟像是根本未曾討論過原振俠這個人一樣,大大吁了一口气“我要找衛斯理,是想請教他一個令我很困扰的問題。”
     云、穆二人對他那种忽然變換了話題的說話方式,都有一定程度的不滿,所以并不搭腔。
     波斯人卻自顧自道:“衛先生既然很難找,先向兩位請教,也是一樣。”
     云、穆二人見他說得如此客气,忙道:“請說!大家切磋一下。”
     穆秀珍這時,忽然多了一句道:“閣下的漢語說得如此地道,真是難得!”
     波斯人很是自得:“我的語言文字才能,十分出色,我精通世界上主要的文字和語言,超過三十种之多。漢語,我是正式在北京學的——到那里去,想去找一點資料,沒找到,倒學了一口北京話。”
     穆秀珍抓緊机會,插了一句:“去找什么資料?想在古籍之中,找有關原振俠醫生的資料?”
     由于波斯人剛才的話,說得很是蹊蹺,穆秀珍才這樣問他的。
     波斯人卻不說是,也不說不是,“呵呵”笑了几下:“請問,在兩位的知識范圍之內,能不能理解每一座大山,都有一個心髒?”
     云、穆二人呆了一呆——事實上,任何人听了這樣的問題,都不免會呆上一呆的。把“大山”和“心髒”連在一起,那實在太突兀了。
     所以兩人一齊搖頭:“我們不明白。”
     波斯人暫不出聲,在一個短暫時間的沉默之后,穆秀珍才道:“心髒,是動物的一個器官,和大山怎么扯得上關系?”
     波斯人道:“可是,心髒也有象征的意義,例如,王府井大街是北京的心髒。”
     穆秀珍笑:“若是這樣理解,那么一座山的主峰,可以說是山的心髒。”
     波斯人搖頭,眉心打結,像是很困難表達他所想的,他用力揮了一下手:“可是,在中國語言之中,‘心’又不單是一個器官,心代表著人的思想、情緒,甚至靈魂,例如在中國話中,‘開心’并不是真的把心打開來,而是快樂,高興的意思。”
     穆秀珍耐心解釋:“中國語言得到高度發展,為時甚早,那時沒有解剖學,所以把腦的功能,全都歸人心髒這一部分之中了。”
     由于那一次,他們三人的討論,題材奇特無比,而且所使用的語言,也很是奇特,單是就漢語中“心”字的含義,就相當深奧——對熟悉漢語的人,自然容易明白。若是不懂漢語的,只怕要解釋起來,也大費周章。
     正由干這個緣故,再加上后來,云四風和穆秀珍,又再商討過,所以對他們來說,印象深刻無比。此時穆秀珍的复述,听的人,几乎和置身于當日他們三人商討的現場一樣。
     波斯人接下來又道:“那么說來,一座山的心髒,在中國話中,就等于是一座山的腦部了?”
     云、穆兩人都覺得波斯人在這個問題上,有點夾纏不清,可是看他的態度,卻又十分認真,所以二人耐心回答他的問題。
     云四風道:“如果大山真的有心髒,倒也可以如此理解,可是大山根本不是生物,怎么會有心?”
     波斯人大搖其頭——一時之間,也弄不清他為什么要搖頭,只听得他自言自語:“大山有心,要去打開大山的心,那是什么意思?”
     云、穆二人面面相覷,因為實在不知波斯人那樣說,是什么意思。
     波斯人繼續自言自語,“是不是說,要去開啟大山的腦子呢?”
     他看來雖然是在自言自語,但是顯然同時,也把這些問題,向云、穆二人提出。
     云、穆二人心中奇絕,因為波斯人的態度,認真之极,而且這些問題,照波斯人的意思,本來是要和我討論的。兩人無意和我爭胜,但是也難免想到,我在這樣的情形下,會如何應付。
     穆秀珍把她當時的心情說了出來,她望向我,我想了想:“這波斯人犯一個謬誤,他把大山擬人化了。大山不是人,不是任何生物,沒有心,也沒有腦。硬要把山擬人化,也不是不可以,但那只是比擬,并不是說山脈真有一個部分,功能或動作,一如生物。”
     云、穆二人齊聲道:“閣下的話,正是我們當時對波斯人說的。”
     波斯人听了,沒有反駁,可是仍然一面搖頭,一面沉思。穆秀珍又補充:“就算大山一如生物,有心有腦,也不能去開啟它。你能開一個人的心,開一個人的腦么?”
     她說了之后,又加強語气:“所以,閣下提出來的問題,無法討論,因為問題的本身,無法成立。”
     波斯人确然認真地搖著頭:“不,人可以開心,也可以通過腦部而產生快樂的感覺。如果山也有心髒,有腦,也就可以開心,可以快樂。”
     云四風和穆秀珍兩人的耐力再好,這時也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云四風道:“閣下太鑽牛角尖了,希望衛斯理能和你作更深一層的討論!”
     穆秀珍忍不住挪揄:“要令大山開心,應該怎么做?帶一柄快樂之鑰,走進大山的心髒去,把心打開,好讓大山快樂?”
     波斯人對穆秀珍的諷刺,好像一點也不覺察,反倒認真在想著。
     穆秀珍再道:“大山如果一快樂,不知道會什么樣的表示?”
     對這個分明是玩笑式的問題,波斯人居然立刻有了答案:“誰知道呢?或許它會動搖,或許它會裂開,或許它會噴出岩漿,或許它會移動,或許它只是沉默,把快樂藏在心底,不和別人分享!”
     他一口气說下來,倒把云、穆二人听得呆了。云四風很認真地說:“閣下不但是出色之极的設計家,而且是一個出色的詩人!”
     波斯人苦笑:“可是解決不了疑問。”
     云四風當時心想,若是從幻想的角度來討論,那就容易多了。他笑了一下:“可以的,只要你有足夠的幻想力就可以!”
     波斯人居然大喜:“請教請教!”
     云四風道:“你整個疑問,是在于你雖然有了一定的概念,但是在觀念上卻還沒有大膽的突破之故。”
     波斯人更虛心:“愿聞其詳!”
     云四風倒不是在開玩笑:“運用無比的想像力,幻想大山是有生命的,只不過那种生命形式,和人類對生命的了解大不相同,所以超乎人類的知識范疇之外,沒有人能了解!”
     波斯人像是中了邪一樣,喃喃自語:“大山有生命,大山有生命!”
     穆秀珍補充:“每一座山,都有它的誕生過程,自然可以想像它有生命,既然是一個生命体,那么,其中的一個組成部分,被稱為‘心髒’,也不足為奇了!”
     波斯人像是豁然開朗,滿面喜容,竟至于手舞足蹈,嚷叫道:“這就叫茅塞頓開了!”
     他的高興,顯然絕非假裝。可是這時,卻輪到云、穆二人莫名其妙了。
     他高興了好一陣子,才摸著大胡子道:“我就是一直指打不破這個框框,不敢大膽地去設想大山是有生命的,所以才覺得滿腹疑云,現在,經兩位一點醒,好有一比,撥開云霧見青天了!”
     云、穆二人心中苦笑,穆秀珍忍不住道:“可是大山又确然是……或者說,你如何證明大山是有生命的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