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张成觉文集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李墨讀後感——張成覺先生在商榷(之一) 文末結語:『套用毛斥責梁漱溟的話,那叫做“用筆殺人”!作者繼“真正的”殺人兇犯蔣愛珍之後,步其後塵再開殺戒,此種令人齒冷的卑劣手法在《梁山路》中暴露無遺。』再想張上文以人性觀點說的:『當然不是同情她殺人,而是同情她先前的無辜受害』及推理蔣愛珍心裡可能『對嚴重官僚主義作風的痛恨』都是有值得讀者們推理的餘地。讀者我此刻推理的層次,不想根據陳行之大作《梁山路》的內容真實程度去推理,倒想著陳行之先生命筆的體裁「小說」的形式去思考小說的效果造成的作用。筆者也是創作小說的人,似乎就是閱讀張成覺這篇商榷文的心理。可是,我必須說,小說可能據真實素材(原素材的人和事的關係種種) 寫作 ,虛構的故事仍然是素材的變樣寫作,不能把真人的事實1十1套進去;若然,陳行之最好以報導文學進行,或以《蔣愛珍傳》的傳記文學體裁竟功。這樣寫的話,還必須依作者寫的原人的生活素材作為人物的理論根據(這純粹是報導文學和傳記文學的首要條件及作者個人的道德尺度) 。這是讀者的認知問題,也是宏量作家道德操行的準繩。因為是傳記和報導文學,讀者必須這樣讀和想。由這個體裁的規範和寫作推理,我大有理由想:為甚麼陳行之先生在體制上偏偏把傳記人物小說化後,仍然以小說家的心態去想像真實的人物?這錯誤是小說家陳行之不能犯的。惟一的理解,祇能是小說家並沒有從延安式的毛式「高大全」人物雕塑格式跳出來;因為他讓讀者依他的邏輯推理方式去考究他筆下的蔣愛珍這個冤案的懸疑性,幾乎被套進去。因此,張成覺的推理商榷方式值得拭目即此。2011/129(張成覺附記)李墨兄乃小說創作高手,評陳文眼光獨到,特此轉介,與讀者分享。又此前《李默評論兩則》亦李墨兄大作,“默”乃手民之誤,謹向讀者致歉。其中評李怡文末尾“他推崇李論”,“李”乃“余(華)”之誤,應為“他推崇余論”,特一併更正,敬希諸位垂注。2011-1-29

(2011/01/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