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张成觉文集
·“老虎”苛政試比高---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五)
·罪惡的“百分比”---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六)
·誰還在乎“球籍”?---中國經濟總量坐亞望冠的思考
·農轉非、戶籍改革及其他
·“观点开放”谈何易?——简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81 )
·皮涅拉總統沒向中國稱“謝”
·韓戰謊言何時了?
·“改正”還需待何時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批毛批共宜側重政治經濟角度
·致某知名文化人
·手民之誤
·重複否定等於肯定
·談“57反右”宜細不宜粗---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一)
·中共“八大”是解開反右之謎的重要鑰匙---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二)
·文學與我
·文學與我
·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你改悔吧!田華。”--讀《田華感言》想到的
·毛時代“社會上沒有階級”?---與李怡、余華二位商榷
·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李默評論兩則
·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埃及能,中國還不能!---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
·南天健筆 正氣如虹---讀何與懷博士作品感言
·蕭默的”笑談”與笑話---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一)
·自編自導 故弄玄虛---評蕭默《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二
·欺世盗名 破绽百出---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三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以反右和文革史研究馳名的丁抒教授,日前在港發表精彩學術講演。這位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的67歲的中國當代史專家稱:文革源自中共高層對“包產到戶”的分歧。

   1966-1976年間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80年代初中共的紅頭文件中被稱為“十年浩劫”,死人無數,冤案無窮,“國民經濟瀕於崩潰的邊緣”,可謂天怨人怒。而隨著毛駕崩、“四人幫”覆滅而落幕的此一“偉大創舉”,發明權無可爭議地專屬於毛---官方說法為“偉大領袖親自發動和領導”。冤有頭,債有主,罪魁禍首不作第二人想。

   然而,1949年入主中南海後一言九鼎的毛,何故要把治下的神州大地弄到“天下大亂”、“國將不國”呢?學界對此向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外國專家學者不乏“理想主義說”,即認為毛乃出於高尚之道德動機,通過一場“觸及人們靈魂的大革命”,“蕩滌污泥濁水”,“興無滅資”,“破私立公”,淨化國人心靈,實現“君子國”式的理想社會。

   聯系毛時代以迄改革開放的30年之現實,不難認清該說之虛妄---盡管大陸學者對之附和者頗有人在。仿照古語中的一個說法,那叫做“以君子之心度魔王之腹”:書生氣十足的這批中外學人大體俱屬品格端方之君子,而自命“馬克思加秦始皇”(實質應是“斯大林加秦始皇”)的毛則是空前絕後之混世魔王!

   其實,只用五個字就可以說清毛乾綱獨斷搞文革的直接原因:“打倒劉少奇”!這是前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列主義研究所研究員張顯揚一篇文章的觀點,它無疑是一批熟悉大陸國情的體制內行家的共識。

   那麼,毛何故要打倒劉少奇呢?這便說來話長了。丁抒教授深入淺出的回答是:“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勢成水火。

   在一小時的演講中,丁教授引用了150種中外檔案文獻資料,包括中共八屆中央常委毛、劉、周、朱、陳(雲)、林、鄧的講話,多名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委員和省委第一書記的發言等,回顧了1958年大躍進、大飢荒開始的黨內思想分歧,壁壘分明,脈絡清晰,將半世紀前的歷史面貌再度呈現在聽眾面前。

   丁教授稱,包產到戶首創者為安徽第一書記曾希聖,時在1961年3月。這位“大躍進的積極分子”本來奉行極左路線,治下從1958年起至1960年8月“大量餓死人”,於是提出搞“保命田”,即分田給農民“專種口糧,自種自吃”,但此議在省內也“通不過”。後改稱“責任田”(即“包產到戶”),獲毛御准而開始在全省推行,效果良好。由此,劉、鄧、朱、陳等均明白,“農民沒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不行,多少得給農民一點自由”,他們都支持包產到戶。

   但只過了9個月,即到1961年12月,毛“認為農民已有口飯吃,餓不死了,‘責任田’即可廢除,回到集體生產上來”。曾答以“群眾剛剛嘗到甜頭,是否讓群眾再搞一段時間?”毛未置可否。“但是在一個多月以後的‘七千人大會’上把曾希聖拋出,打倒了。”此乃殺雞儆猴,“目標卻是劉少奇。”

   關於1962年1月11日開始的這個會議,官修史書稱其旨在“反對分散主義,加強集中統一”,實質“按鄧小平的說法,就是‘推動征購’,解決各地‘在執行國家收購農產品任務上不照顧大局,片面地只顧本地或者只顧農民一頭’的問題”。事緣“各省領導人看到,誰大躍進積極交糧食多誰餓死人多,最後誰吃虧,於是都不再唯中央指示是從”。

   結果會議主題“遭到各省與會者的抵制”,“很快便偏離原定議題,改成了總結大躍進以來的工作。”而彭真則率先在大會上“挑出產生災難的責任問題”。他說:

   “我們的錯誤,首先是中央書記處負責。包不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同志?該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錯誤就是多少錯誤。如果毛主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錯誤不檢討,將給我們黨留下惡劣影響。從毛主席直到支部書記,各有各的帳。”

   彭真的發言,種下了禍根。毛發動文革便先從他祭旗開刀!

   總之,高層凡是支持包產到戶者,無一例外都被毛視為異己無情打擊;七千人大會上敢於逆龍鱗者更死無葬身之地。

   盡管劉少奇沒有在會上提毛的名,但他的話犯了大忌:

   “三年飢荒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血的教訓。和平時期死了這麼多人,我們共產黨領導人應該下罪己詔。可以考慮在每個縣委、地委、省委直至中南海的門口立石碑,刻下我們的教訓,讓子子孫孫來記取。彭德懷同志可以平反,錯了就改正,早改正比晚改正主動,總不能把問題帶到棺材裡去。”

   周恩來由於1956年反冒進,57年反右之後被毛狠狠整肅,“差一點就要被逼辭職”。這次“找到了向毛澤東表忠心的機會。他第一個發言,要大家檢討自己,不要追究毛的責任。”並在會議最後一天毛主持的全體大會上,再次發言,“繼續為毛文過飾非,且按著林彪的調子吹捧毛”。

   陳伯達則跟隨周首次發言的口徑,聲言“我們還是要根據毛主席的指導思想辦事”。當然他的話遠不及林彪1月29日的大會發言之震撼:

   “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這三面紅旗,是正確的,……特大的自然災害……給了我們不可逃避的困難……事實證明,這些困難……恰恰是由於我們有許多事情沒有按著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做。如果聽毛主席的話,體會毛主席的精神,那麼,彎路會少走得多,今天的困難要小得多。毛主席的思想總是正確的,受到干擾時,就會出毛病。幾十年的歷史,就是這個歷史。跟著毛主席走永遠不會犯錯誤。”

   對此,毛“當場就說:‘林彪同志講了一篇很好的講話。’這是他在整個會議期間唯一的對大會發言者的評論。”

   所以,文革林擢升為副統帥,陳伯達出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也就其來有自了。

   丁抒教授娓娓而談,大家聽得津津有味。其後有聽眾提出,周恩來助紂為虐,何故至今國內外仍有許多人對之推崇備至。也有人問,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何日方能在大陸開花結果。對於後者丁教授表示悲觀;至於前者,皆因訊息封閉之故,北京當局長期美化周所造成的假象難以清除也。

   看來,方勵之教授日前所稱大陸實現民主還需一百年之說,絕非信口開河。正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同志仍需努力”!

   所幸者,在“一国两制”的香江尚存资讯自由。尤堪告慰的是,当天的数十名与会者中,竟有“80後”在内。

   劉少奇嘗云: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不過,實際情況是,此刻話語權依然在中共手中。但也惟其如此,類似丁教授這樣恢復歷史真相的努力彌足珍貴。

   (2011-1-27)

(2011/01/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