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张成觉文集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交大碎影(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楊恆均的博文選集《家國天下》近日由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上市,這一定價26元的簡體中文書籍,封套上‘民主離我們還有多遠’一行字甚為搶眼。”歲末寒流肆虐神州之際,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的上述報導,給人們心田上送上了一絲暖意。自由民主法制人權等普世價值,儘管依然被北大人封殺,不過,“青山遮不住,只是東流去”,中南海頑固勢力的倒行逆施不得人心。被網民稱為“民主小販”的作者接受專訪時“表示盡管內文有一定刪節,對於作品終能接觸習慣傳統閱讀方式的群體感到高興”。該書裝幀十分醒目,封面中下方是三峽的水彩畫,令人聯想起黃仁宇的“歷史三峽”說,與中國的民主憲政發展道路之迂迴曲折正相契合。而書名上方一行小字則寫道:“如果在政人員看來,可能有幫助,對人民有好處……”,此乃作者母親生前的話,這位自學而成的農村婦產科醫生,以平直樸素的語言評價小兒子的文章。與之相映成趣的是鮮黃色的裝飾封條上,稱此“博文精華”為“才學兼備,媲美龍應台、林達的力作!”毫無疑問,楊恆均才華出眾,否則,以其“地主/大地主(?)”家庭出身,不可能在復旦大學畢業後廁身外交和安全部門,繼獲派駐海外機構擔任要職,更不可能進入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從事國際戰略問題研究。至於學識,尤其是中文基礎相對而言未必超過同齡的知名學者。可是,正如鄢烈山在該書序言中所言:“楊恆均穿行體制內外的經歷,遊走世界各國的閱歷,是大多數寫作者不可能具備的,但成就他最根本的,除了天賦的悟性,我以為是兩點:一是堅守真誠善良正直的良知,……二是勤勉。”(《家國天下》,7頁。)這裡尤其值得稱道的是他的良知,而該書第一輯《家》便明白地宣示:“母親的教誨”和《父親的眼淚》乃其良知的來源。關於前者,完整的版本為:“不要撒謊,不要欺負弱小,不要拿別人的東西”,見於楊恆均2008年在博客/網誌作者年會上的壓軸即席發言。書中所載屬其中之一:“不是自己的一分也不能拿”。這淺顯通俗的說法跟宋代岳飛的至理名言“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不是暗合麼?講到“不要欺負弱小”,書中描寫的兩段往事撼人心弦。一段是作者八歲時因一次打架“稍微佔了上風”,其同齡對手心有不甘,竟上門尋釁,當眾破口大罵身為“被管制的對象”的作者之父,以致這位“還是學校校長,一直老老實實做人,謹小慎微,從不敢惹事”的中年知識分子,當著三個兒子的面,發出了“害怕鄰居聽到而壓得低低的嗚嗚的哭泣聲”。另一段寫作者八歲的兒子鐵蛋在悉尼成了班上的“孩子頭”,一位意大利老太太上門投訴,“希望我們讓鐵蛋不要欺負她孫子”。作者為此向兒子大發雷霆,“第一次打了他”。接著寫道:“最後我高聲喊道,你可以不讀書,你可以考零分,你可以沒有工作,我帶你去要飯,你可以被別人欺負,但記住,永遠永遠不能欺負比你弱小的同學,永遠永遠不能欺負那些沒有能力和你抗爭的同伴,永遠永遠……沒想到講著講著我竟然流出來眼淚,而且最後忍不住哭了起來。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兒子面前哭。”(15頁)這樣的眼淚難道不是心靈的淨化劑嗎?作者的博客之所以膾炙人口,以致“有粉絲幫助楊恆均博士維護博客,先後在不同的網絡平台,創建了十多個博客,瀏覽量短時間內均逾千萬人次,騰訊博客更達兩千多萬人次,”(封面扉頁)豈非順理成章?要說“在知識界,其影響力之大,極為罕見”,誰能指之為溢美之辭?如果說,作者基於其良知鞭笞假惡醜,完全是真情流露;那麼,他對民主的傾力推介與生動闡釋,就更多地出自理性的思考。其中不乏發人深省的東西。毋庸諱言,1952年出生,1982年獲堪薩斯大學的英文系博士學位的龍應台,其文學素養比他高出一大截;與龍應台同齡的林達(二人組合)則是1990年移居美國,近20年間悉心體驗與研究彼邦之法律、政治與歷史進程,其書信體作品於此不乏獨到之見。在上述兩方面,年齡相差13歲、份屬小字輩的作者自是難以企及。不過,他勤於探索,善於比較,結合自身的經歷和生活實踐,悟到民主的真諦,並將之身體力行。這是45歲自稱“老楊頭”的作者突出之處。舉凡“18歲的兒子要看三級片,我咋辦?”,或“如果美國警察動了我的陽具”,還有“中國需要民間智庫”以至“蘇聯東歐轉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麼”,從“家”到“國”而後“天下”的有關問題,他無不一一觸及,言人之所未言。加上行文輕快,雅俗共賞,極富可讀性。總之,在體制內外左右逢源而不忘弱小,生活於條件優越的澳洲而心懷故國,確屬難能可貴!同屬點擊率極高的韓寒,網文往往使讀者感到洩憤的痛快;楊恆均則以人們喜聞樂見的話語形式,讓讀者認識到民主不僅作為一種“最不壞的制度”,更屬於一種每個社會成員全身心融入其間的生活方式。這種思想啟蒙極其必要,不僅於國內同胞不可或缺,海外華人包括“民運人士”也不例外。就寫作而論,虛懷若谷是其一大優點。對於批評者的意見,他總是從善如流,並引述一位台灣學者的論點,將此說成“賞識”他人,與“知識、常識、見識、膽識”合為“五識”,且置於一個“更高的層次”。對此,他深情地剖白道:“賞識他人,就是我迄今為止得益最多的一條法寶,我把它送給你,尤其是青年朋友。”誠哉斯言!對某些吃“民運飯”的知名人士也許尤具裨益。新年來臨,《家國天下》衝破阻撓問世,可喜可賀。由此記起一段文革期間家喻戶曉的“毛語錄”,見於1945年其在中共七大的閉幕詞《愚公移山》:“現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動只是一股逆流。目前反動的逆流企圖壓倒民族獨立和人民民主的主流,但反動的逆流終究不會變為主流。”(《毛澤東選集》,1966年3月,1103頁)無論如何,時代潮流畢竟浩浩蕩蕩,在全球化的大氣候下,對13億炎黃子孫來說,民主離我們總不會比六十五年前更遠吧?(2010-12-31)21:39

(2011/01/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