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
王藏文集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2010年4月7日,高律师接受美联社采访,亲述他被受酷刑及不人道对待的经过及细节。他嘱咐记者除非他再度失踪,否则不要把内容公开。(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1年01月12日讯】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在2010年3月底短暂露面约两星期,期间于4月7日,在北京住所附近的一所茶居,接受美联社采访。高律师在访问中亲述他自2009年 2月在陕北老家被带走后14个月以来,被关押在不同省地、被受酷刑及不人道对待的经过及细节。当时,他嘱咐记者除非他再度失踪,否则不要把内容公开。
   
   然而,仅仅两个星期后,他在探望过陕北老家的哥哥后再次失踪。至今8个多月以来,一直杳无音讯。在2010年10月,高智晟的哥哥高智义,在北京中国政法大学法学讲师滕彪、北京律师李和平的陪同下,曾就高律师失踪一事向北京朝阳区小关派出所报案,但警方一再拒绝受理。于2009年1月流亡美国,高律师的女儿耿格亦曾于去年10月去信美国总统奥巴马,促请他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交代她父亲的下落。
   
   鉴于高律师失踪多时,昨天〈2011年1月10日〉,美联社将访问内容公开,当中引述高律师指这14月期间所遭受的种种不人道对待,比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所详述于2007年被酷刑对待的情况更为严重。去年6月,《南华早报》亦曾就他这14月失踪期间的情况作过相关报导。
   
   据美联社2011年1月10日的报导,高智晟在2009年2月初至2010年3月底失踪期间,曾被公安剥掉衣服后,以枪柄殴打他,有两天,他更被看守他的人连续殴打,三名公安人员打他累了,就把高律师的双臂和双脚以胶袋绑住,然后把他扔在地上,他们休息回过气后再打他。高律师甚至向记者补充说他也不知道怎样形容公安人员对他残忍的程度。
   
   高智晟与美联社记者去年四月的访问在北京一间没什么顾客的茶居进行,外面有便衣公安人员把守。高律师表示,他在失踪的14个月里,先后被关在北京、陕西老家和他曾长期居住过的新疆的宾馆、农舍、住房和监狱里。他有几次被带上头套,被腰带绑住,超过16个小时不能动,打他的公安人员又告诉他,他的孩子几近精神崩溃。他们又恐吓他,说会杀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扔在河里。高律师引述打他的公安人员在2009年9月时说:“你必须忘掉你是人,你是野兽!” 高律师曾问北京公安为什么不把他关在监狱里,公安回覆说:“你造梦才会去监狱里,你没有资格。什么时候我们想你失踪,你就要失踪。”
   
   于访问期间,高智晟亦指出,于2009年2月,警察将他押往他的故乡陕西省榆林,但数周后即将他以内裤蒙头,驱车押解往北京;之后他就被关押在一间窗户被完全密封,电灯廿四小时长开的房间内;只能吃腐烂的白菜,而且是隔天才喂食一次。至4月28日,6名便衣警察用皮带将他捆绑,并用湿毛巾将他的脸蒙上一小时,令他有逐渐窒息的感觉。
   
   两个月之后,他被送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起初,他的情况稍为得到改善,偶而获淮出外散步;但于9月25日一次散步中,一班维吾尔族人突然走上前并袭击他的腹部,并将高智晟扣上手铐,以胶纸把口和眼封上押走;此后他受到为期一周的持续虐待,包括以枪柄连续殴打48小时。
   
   虽然于2009年夏天,维吾尔族和汉族曾发生大规模冲突,但高智晟相信对他施以虐待的,是秘密警察;他说:“暴民从来不会用手拷”。他亦指出,这次虐待比2007年那次失踪更为严重。看守所人员更曾经将他强行按下,姿势犹如90度鞠躬,令他感到相当痛楚。
   
   美国总统奥巴马于11月访华后,高智晟待遇获得改善。不过,他就被迫写一封信予其兄长高智义,要求其停止前往北京寻求释放高智晟。2010月2月,一行10人的官员与他会面,商谈“有限度获释”的条件,并告知高智晟:“如果你想见到你的家人,你就要跟从指示去做。”后来就于北京“现身”一段时间。然而,他于当日的访谈中亦有暗示:“事实上,直至今天我仍未能获得自由”。
   
   去年6月30日,《南华早报》亦曾就高智晟于2009年“被失踪”期间受虐的情况。于接受《南华早报》记者访问时,高智晟指出,被关押期间,连看电视、看书或报纸都不许;看守人员对他,就像对待一头动物;他曾被要求每天都坐在同一位置上连续16小时,有时更要面壁而坐;稍为动了一下,就会有人敲打他的头。当他在行走时,亦会被强行按下,被迫弯着身子行走。于新疆被关押时,他不被获发卫生纸于如厕时使用,看守人员说:“你是一只野兽而不是人,所以你不需卫生纸。”
   
   就算最基本的个人卫生处理也需要中央政府批淮:于被禁锢的首18天,他都不能洗操和刷牙;后来,他才得知原来地方官员和北京警察没有权利淮许他做这些事情。他曾要求让少许阳光进入他房间和修剪头发,看守人员都显得无能为力,要等候中央政府批淮。
   
   警察更曾恐吓他说,会将他秘密送往第三国家。他说:“他们让我明白到一点……当媒体对我的关注冷却下来,我就有机会被强行送离中国。因为只要有我在,就算我什么都没有做,对他们来说仍是一个问题。”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对高律师在被看守期间受到酷刑对待表示十分关注,高律师自2009年2月失踪多时,至今下落不明,中国外交部多次被记者查询时均拒绝回应,或含糊其词。然而,高律师曾不下一次亲述自己被带走及失踪期间所受的酷刑,如今高律师的下落仍无人知晓,情况令人担心。我们强烈谴责中国政府长期非法禁锢高智晟律师,禁绝他与外界联系。对于中国政府如此打压一位仅仅为弱势社群寻求公义的维权律师,我们感到十分悲愤。我们要求中国政府公开高智晟律师的下落,立即释放他,还高律师自由。
   
   另外,曾作为高智晟的律师事务所的法律顾问、参与广东太石村等维权活动和营救高智晟的广东法律维权人士郭飞雄亦曾面对相似遭遇;他于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但于2006年9月被补后至判刑的一年多时间内,郭飞雄曾受到暴力虐待,如被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被判刑转至监狱后,获提供的膳食大多已腐坏。
   
   2009年5月,郭飞雄家属探视后获悉郭飞雄曾受暴力对待;于同年7月7日,郭飞雄的代理律师刘士辉到监狱与郭飞雄时,郭曾表示因举报狱警令囚犯致死的不法行为,在狱中遭到报复,惨被殴打,并向刘律师展示脚上脚踝的数处伤痕,同时刘律师发现郭飞雄无名指缠上纱布。而自2009年7月,长达一年半以来,郭飞雄一直不被允许与家人及律师会面,令人担心他在狱中是否遭受酷刑对待。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1年1月11日
   
   中港台时间: 2011-01-12 04:56:21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1/1/12/n3139984.htm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