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王藏文集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文稿 |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文章摘要: 我们清醒地感觉到黑恶的潜在和死亡的威胁,第二天,在东西病区遥相对望的力虹和我,抗议血腥的迫害,声嘶力竭。数天后,我即被手铐脚镣带走,力虹站在东区铁栅后目送我离去。
   
   
   作者 : 严正学,
   
   
   發表時間:1/12/2011
   
   岁未,彻骨之寒从顶而泻!
   
   2010年12月25日,闻一县之隔的乐清,维权村长躬身挣扎于强征的巨轮下,身首异处。同年3月,70 多岁湖北黄陂的老太阻拦强拆,被击倒,众目睽睽之下被铲车掩埋……
   
   下一个是谁?!未过十天,三十八岁两个孩子的母亲,在挖掘机钢铁轱轳下,命丧黄泉!
   
   2010年的最后一天, 12月30日,力虹(张建红)灵魂离体先我而去!!!
   
   力虹和我因参与维权,被‘颠覆’罹罪,以‘煽动’获刑。
   
   我被押送浙江省衢州十里丰监狱后的一天,从省监狱中心医院押回监狱的病犯捎来力虹的诗:
   
   我身羁乔司,
   君囚十里丰,
   道义一肩挑,
   肝胆两昆仑。
   
   笔下怜苍生,
   网上挽乾坤,
   甘地曼德拉,
   亦曾狱中困!”
   
   几个月后,我被同羁一笼的神经病犯用矮凳暴砸,颅顶开花,喋血监笼,脑卒中后恹恹一息的我被载上脚镣手铐押至省监狱中心医院。
   
   午后到达,收监于四搂东侧监狱病区。
   
   “我叫张建红。”一病犯伸着柴捧似的手颤巍巍而来。张建红,爱琴海,一寸自由一寸血的力虹!如雷贯耳的力虹!仅囚一年,竟骨瘦如柴若此!
   
   “眉宇轩昂神情坚定气贯长虹!”我对力虹的印象来自他的诗文。他赋诗,我拾笔铺纸,为他速写二帧,他说留作出版诗集为插图。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力虹和我,有说不尽的话和道不完的感慨。
   
   那一天,监狱病房清监,午饭后,给他擦身,他突然反问触我软肋:
   
   “看守所悬梁自尽过?”
   
   一言难尽,我说:“出于对这个没有公理时代的绝望!我太清楚地方官黑的作为,羁押看守所,生不如死……为赴死,我以写答辩为由要来复写纸,在等待末日审判前,写完《行为艺术下课》,然后从容离世….…”
   
   逃脱一次次清监搜身,手稿从看守所塞入棉絮带进监狱后再塞入牙膏中,我将随身携带的牙膏撕开口,挤出的牙膏在水槽中冲洗,捡出一个个用塑料纸包裹的烟蒂。我对力虹说:“手稿就在里边。”我边说边拆封,一页写在极薄描图拷贝纸上的手稿立即显现,力虹成了我《行为艺术下课》最先的目睹者。
   
   力虹阅读我的文稿,蝇头小字,看得很累,还得防备被告发,我将力虹看过的和未拆开的分别匿藏被褥棉絮里。还告诉力虹:“文稿一式四份,狱友葛昌裕将二份藏于挖空的洗衣皂中封存,葛拍胸脯承诺带出。发配十里丰后仅两月,我听到葛一夜暴死……”
   
   时值酷暑,我为力虹搓背,常悲从中来。力虹的病况,或许会比我提前获释,于是,他承诺将为我带出手稿。鉴于省监狱医院的医疗条件,没有力虹对症治疗的药物,无论从人性、人道和法律角度考虑,都应当准予保外就医。可是获准保外就医的,却总是权钱交易的结果。
   
   力虹和我同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同是维权,同为入狱的高智晟呼吁,同被斥为山羊遭抓捕。同由自称笔会委派的律师李建强(刘路)介入办案。
   
    “律师要我配合,说我母亲巳烧好丰盛的饭菜等我回家,肯定我将当庭获释……结果重判6年,我妻子听到后当庭昏厥。”不堪的往事让力虹紧锁眉心。
   
   省监狱中心医院让我身背多种监测仪器,24小时继24小时地监控。三天后,我被宣布:“高血压三期(230/168),极高危。”
   
   我们即被强迫分开,我被羁押在四楼西侧看守所罪犯病区,当夜被混迹的嫌犯暴打得七窍流血,左耳失聪。我们清醒地感觉到黑恶的潜在和死亡的威胁,第二天,在东西病区遥相对望的力虹和我,抗议血腥的迫害,声嘶力竭。数天后,我即被手铐脚镣带走,力虹站在东区铁栅后目送我离去。
   
   下楼即被推上刑车,押回十里丰监狱后,宣布我为反社会人格倾向,欲关押精神病院送死!
   2009年7月17日,我出狱后得知,力虹至今未获保外就医,将被烂监至死。我即去杭州省监狱局问责。相约董敏探视,到省监狱中心医院四搂,即被狱警发现拿下,我高声疾呼抗议,但终未见到步履艰难的力虹肃立于铁栅后的目光……
   
   目送我离去的力虹铁栅后的身影,终成永诀!
   
   漫漫长夜,天黑得让人绝望窒息,看不见一丝希望,仰首苍穹长歌当哭:
   
   力虹走好!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