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任不寐: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王藏文集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不寐: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
   > 作者:
   >
   > 任不寐

   >
   > 2011-01-01 02:01:20
   >
   > 洪洞县本来没有驴,有个好名的人,叫焦二,从外地用船运来一头。取名“和平8号”。放在闹市,一时围观者众,以为神。洪洞县只有两大产业,第一是养猪,第二还是养猪。于是焦二被官府抓住,这天正午,狱卒押解焦二上场,穿过闹市。焦二穿着20多年的开裆裤,脸上却不乏英气。只是嘴里对狱卒唠叨着:“我真的没有敌人,你们不是我的敌人,我不是你们的敌人;那驴,每根毛都是和平,不信你验验,你验验……”话音还没有落,前面市中心那里突然人声鼎沸。近前来,是猪场保安部主任李逵的儿子启铭在指挥拆迁,用车压倒了小学生晓凤和钉子户钱云会。众人围住启铭,群情激奋。启铭屹立着,指点一个拿着砖头的网民说:“我爸是李逵!”众悚然。焦二又对狱卒说:“首先,你们和启铭以及他爹比起来,很人性、很柔情,很进步的;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呢?其次,我和晓凤和钱云会比起来,我比他们更和平。最后,我和那一个拿砖头的比起来,我更非暴力。我都说了,你验验,你验验……”一个狱卒环顾四周,紧张地:“暴力在哪儿?”另一位鄙夷不屑:“那也叫暴力?走!”经过晓风的尸体,焦二挥着拳头对众人呼喊:“咱们要和平啊!”
   >
   > 这天,泰西驴业有限公司市场调查员阿瑞正在洪洞县考察驴肉市场的潜力,目睹了城市广场这一幕,当天就回去了。阿瑞跑得很匆忙,在县城城关被启铭的一个打手踹了一脚。阿瑞向董事会汇报,并提出,焦二是一位值得关注的人物。泰西驴业有限公司每年一度地要推出“金驴驹奖”,就是鼓励那些有助于驴业发展的优秀人士。这个奖的前身就是“金牛犊奖”。阿瑞动情地谈到了洪洞县民怨沸腾的场面以及驴肉市场广阔的前景,动议董事会将今年的“金驴驹奖”授予焦二。这是一场从未有过的董事会,因为争议很激烈。洪洞县花了一些钱,希望贿赂一些董事,这造成了更多的争吵。不过最后一个驴粪火药发明家的意见说服了大多数董事。他力主焦二当选,理由有三。第一、去年“金驴驹奖”给了一个当官的,舆论抱怨泰西驴业有限公司趋炎附势,因此今年必须找一个“民间”来挽回声誉。第二、焦二那点儿破事儿就遭致县府如此骄横的残酷对待,已经激起民愤,而民心可用。第三、洪洞县这些年养猪事业大发展,已经成为全地举足轻重、不可忽视的市场,关注那里也有利于提高本公司的声誉――“你们谁没见过洪洞县的猪跑?你们谁没吃过洪洞县的猪肉?”
   >
   驴粪火药发明家最后总结说。于是,是年举世瞩目的“金驴驹奖”破天荒地落在了洪洞县。
   >
   > 焦二获奖的消息传来,洪洞县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首先,县长对外并仅仅对外是好面子的人,县长不高兴,就将“驴”编入“敏感词大词海”――这是洪洞县第五大发明。但李逵父子对这条消息十分兴奋,一方面,没有人清算了,没有敌人了;另一方面,舆论方向转移了。“导向是个好东西”,爷俩儿那天晚上举杯相庆。但晓风死了,他哥哥跪在妹妹的坟茔前,一脸绝望和茫然。对面是钱云会的坟,钱云会的女儿站在那里,一脸茫然和绝望。正义都被拿走了,他们只剩下一些原始的感情。他们一会儿羞愧,莫名其妙地自己怎么就有了敌人。他们本来是没有敌人的。他们从来没有暴力就被民间非暴力给定了性,又被官方暴力践踏了。然后,他们被一种被叫做语言暴力的东西抛弃了,或者,被代表了。“害怕就说害怕,为什么要说和平呢?和平就和平,为什么又变成了面对我们的优越感呢?优越就优越吧,怎么有成了上帝了呢?”他们不明白。这坟地有一个衣冠冢,埋着杨子的遗物。“和平吧,顺服……”洪洞县围观驴子的人则分裂了。鼠妹、咸猪手小鱼、流律师、吹牛皮他二婶、老胡、政客羊、周基督徒等等,热泪盈眶,奔走着。而焦二也哭了。焦二说,把奖金给晓风吧,算我的党费……随后有一群苍蝇天使天军呼告:不羡慕我们和平的,就是嫉妒我们。不过确有小安子、和他姑,还有师傅嫉妒了,诉说着,我们的驴才是真正的驴。
   >
   > 这事从年中到年尾沸沸扬扬的,洪洞县更不安宁。这一年灾变更加严重。县政府买了很多子弹用来应对更多的晓凤他哥和焦二的弟兄;为了把他们都整成“和平”。而围绕“金驴驹奖”,另外一种子弹都上了膛,互相攻击。总而言之,城市中心和电脑屏幕上,都是千疮百孔的。于是在年底的时候,焦二的一位知音叫姜文的,把焦二的一本小说搬上了银幕。这是一部贺岁电影,叫《全是流氓》,也叫《让子弹飞一会儿》。“和平”=“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是让三方满意的电影,因此获得了普遍的好评,站着就把钱赚了。所以泰西公司不了解洪洞县的县情。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县政府就可以自由地开枪了,理直气壮地暴力专政。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并飞向晓凤,焦二门就代表和平。由于“让子弹飞一会儿”,就可以给驴业公司的颁奖现场背书。这有巨大的示范效应。刚刚从监狱中出来的一伙儿人,忙不迭地上街叫卖:“和平了,我们也和平了,五毛钱一斤啦!”这声音很熟悉,因为以前也这样贱卖过“共和”。这是平安夜,或是新年的前一天。他们的声音和远处教堂的钟声、赞美声连成一片:“平安了,平安了……”这是深夜,雨雪从天而降。
   >
   > 2010年12月31日
   > http://blog.ifeng.com/article/9408690.html
   > 文章来源 CHINAaid对华援助协会 发表于 下午8:06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