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公共事件仅靠围观难有圆满解决]
小龙女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共事件仅靠围观难有圆满解决

   [社论]公共事件仅靠围观难有圆满解决
   
   稿源:南方都市报 2011-01-11
   作者:南都社论
   

   摘要:在一个多月前的宁夏吴忠跨省抓捕事件中,当事人王鹏被捕,罪名是涉嫌用诽谤方法危害国家利益。结果是,此案并非警方渲染的那样,在执法主体和程序上都有缺陷。在舆论压力下,吴忠公安局释放了王鹏,其负责人宣布“立即撤销错案,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并承诺赔偿3万元。最新进展是没有进展:警方没有赔偿错误的拘押行为,也未主动联系王鹏,被追问时只说让他等。
   
   在一个多月前的宁夏吴忠跨省抓捕事件中,当事人王鹏被捕,罪名是涉嫌用诽谤方法危害国家利益。结果是,此案并非警方渲染的那样,在执法主体和程序上都有缺陷。在舆论压力下,吴忠公安局释放了王鹏,其负责人宣布“立即撤销错案,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并承诺赔偿3万元。最新进展是没有进展:警方没有赔偿错误的拘押行为,也未主动联系王鹏,被追问时只说让他等。
   
   王鹏现在处在很尴尬的处境,从被追逐的新闻人物沦落为无人问津的普通人,不过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而热点过后,他不仅被警方冷落在一旁,致使受损权益并没有得到修复,甚至连一声道歉都没收到。同时,他也被大众舆论遗忘,而记者编辑正在追寻和期待下一个新闻头条。似乎没有人真的在乎王鹏,包括那些在事发当初予以热烈围观的人,他们都撇下他散去了。
   
   王鹏不是第一个被关注与被淡忘的新闻人物,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如今,还有多少人记得彭水秦中飞、重庆吴苹、河北陈晓凤、成都唐福珍、宜黄钟如琴、东海陶会西?他们被热切报道,紧接着淡出媒体视线。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那些可怕遭遇,绝大多数没有下文。他们的悲剧在得到圆满解决前,人就从媒体上消失了。
   
   这样的现象多了起来,已经给人们造成了很多近乎幻觉的认知。比如认为,只要对新闻当事人投以关注,就能解决他们的具体苦难,并且促动此类事件的症结好转。长此以往,人们会混淆关注事件与解决问题的天壤之别。当事人与媒体也不自觉地落入这样的互动过程,仿佛没有血腥的因素就无法登上网站、电视或纸媒的显著位置,媒体也直接用眼球冲击力高低筛选此类新闻。
   
   并非要贬抑围观者的道德及其作用,事实上,在网络和微博等技术条件下,无论需要与否,围观都在那里,都会像风暴一样形成。当然,也会像风暴一样散尽。围观之后,受难者就像被扔在沙滩上的一条鱼,被榨取了所谓的围观价值,然后残忍地被抛弃。当网络时代接受应有的赞美时,也不能假装这样的现象不存在。这样的现象无力而又刺眼,深刻影响公民参与的效力考量。
   
   网络围观曾被当做一种新兴的公民行动方式,成为寄托乐观看法的技术形式。但在快速地经过王鹏这些事件的验证后,无法不承认越来越明显的围观无力症候群。值得反思的是,假如站在有关部门或网民的不同立场上,网络围观究竟是被看轻了还是被看重了?它是被不恰当地轻视还是被过度依赖了?围观并不意味着一切,围观之后所剩下的残局,又该如何面对?
   
   单凭点击“转发”键就能让改变降临的想法近乎幻想,是一种不合时宜的网络痴情,因为从网络迈入现实的那一步无法被省略。除了舆论围观掀起热潮,亲自行动是保持公民参与真实性的有效办法,也许是唯一的办法。
   
   为了不止于在舆论声浪中搭救王鹏他们,要正视围观停滞的实情。其实有多种似是而非的解释,似乎可以借此放弃实质的公民参与。但是,这样的理由仍然不够有说服力。网络围观和现实之间的墙迟早要拆除。围观难言成功,公民仍需努力。
   
   ----------
   
   想起了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一段话: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2011/01/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