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熊飞骏的博客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熊飞骏
    人类世界古往今来都不能做到消灭“疯子”。一个世纪以前“疯子”在任何国家地区都是个别现象。整个国家都堕落成“疯子”则是近百年现代极权专制的产物。
    二十世纪产生了几个著名的“疯子国家”:
    纳粹德国、斯大林苏联、毛中国、红色高棉柬埔寨、萨达姆伊拉克、金二世北朝鲜。

    毛中国的“疯子景观”年长的国民应该不会健忘。
    大跃进时期,一个又一个的“高产卫星”让中国的粮食“统计产量”一夜间翻了几十倍。主流媒体报导的稻谷亩产量高达十七万斤,蔬菜亩产五百万斤……连中国的科学泰斗钱学森教授也在报纸上言之凿凿的进行“科学论断”:粮食亩产量可达五万斤?
    连科学泰斗都成了“疯子”,就更不用说普通民众了。
    “疯病”是能够传染的,毛领袖被各地上报的“高产卫星”兴奋的头脑发热,也出现了间歇性的“疯子症状”,居然号召国民“每天吃五餐”。
    “每天吃五餐”没有持续多久,随后全国陷入了亘古未有的可怕大饥荒,中国人活活饿死了三千七百多万!
    要命的饥饿也没有治好人民的“疯病”。河南信阳地区饥饿使人相食,很多村庄十室九空,一个冬天就饿死了一百多万人。可“干部们”却在沿路设立关卡,把出外逃荒要饭的农民打成“穷凶极恶的阶级敌人”,抓回去施加令人发指的恐怖刑罚……
    随后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国成了标准的“疯子国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民加入了“疯子队伍”。
    兄弟互相告发;妻子揭发丈夫的“反革命言论”把丈夫送上监狱刑场;儿子和老子“划清界线”,通过当众残酷鞭打侮辱亲生父亲来表明自己的“一颗红心”;全民对“伟大领袖”早请示晚汇报,每天唱完《东方红》之后再唱《国际歌》,一边讴歌“他是人民大救星”一边高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
    斯大林在巩固政权后,居然向自己的军队开刀?几乎整个消灭了苏联红军的军官阶层。红军指挥人员和政工人员有4万余人被清洗,其中1.5万人被枪决。大清洗枪决了5名元帅中的3人,4名一级集团军级将领中的3人,12名二级集团军级将领的全部,67名军长中的60人,199名师长中的136人,397名旅长中的221人……
    苏军将领格里戈连科曾评论说:“世界上任何一支军队,它的高级指挥干部在任何一次战争(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没有受到这样大的损失,甚至全军覆没的结果也不至于如此。就是缴械投降的德、日两国所损失的高级指挥干部也比这少得多。”
    红色高棉在夺取柬埔寨的政权后,居然疯狂到在这个国家进行“消灭城市”的革命,号称“东方巴黎”的首都金边三天之内成了空城。短短三年时间,柬埔寨四分之一的国民(近200万)被屠杀虐待致死;全国知识分子屠杀得只剩下不到10个包括医生、技术工人在内的专业人才……
    金二世北朝鲜的“疯子景观”还没机会对外曝光,但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生亲身体验过金二世子民的“疯症”。来自国际红十字会的西方医生免费让几百名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可那些刚恢复视力的患者却泪流满面地向“敬爱的伟大领袖金将军”磕头谢恩,举拳发誓“永远忠于”;同时对治好他们眼病的“帝国主义医生”投来仇恨的目光……这个国家的“人民”确然疯得很厉害。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二十世纪最早的“疯子国家”是纳粹德国。
    德国一直是一个“理性务实”的国家,这个国家能成为“疯子”,足以说明“训练疯子”手段的巨大破坏力。
    训练疯子的手段主要是“新闻管制”和“谎言轰炸”!
    百年前的世界没有普及率极高的现代意义上的“新闻”,所以只能出现“疯子个体”和“政治恶棍”,却不可能出现“疯子国家”。
    下面以纳粹德国的宣传机器为例,来说明“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有句名言:“宣传只有一个目标:征服群众。所有一切为这个目标服务的手段都是好的。”
    而在宣传征服群众前,首先得征服宣传者。
    征服宣传者的主要手段是“新闻管制”。
    1933年9月22日, 德国成立文化协会,戈培尔任主席,下设七个分部:德国美术协会、德国音乐协会、德国戏剧协会、德国文学协会、德国新闻协会、德国广播协会、 德国电影协会。凡是在相关领域中工作的人都必须加入相关协会,并且这些协会的决定和指示具有法律效力。不听话者不得食。对于“政治上不可靠”的人,协会可以拒绝接受他们为会员或开除他们。这样,通过德国文化协会对整个文化活动的集中控制,就可以“训练”出一支效命于纳粹政权的文化队伍,充当纳粹政权的宣传主力军和谎言事业先锋队。
    于是文化艺术成了权力的情妇。几千万德国人能够看到什么样的美术作品,可以欣赏到什么样的文学作品,可以观赏到什么样的戏剧电影,能够收听到什么样的广播,看到什么样的新闻等等,一切都取决于纳粹党魁的好恶……
    极权专制国家通过垄断宣传媒体来垄断话语权。斯大林苏联、毛中国、金二世北朝鲜的报刊杂志、电台电影都由政府主办。纳粹德国的手段似乎棋高一着,允许私营媒体存在,但通过书报审查来达到政府操办的效果,不用自己掏钱就能“纯洁”宣传媒体。
    如私营电影公司的一切投资来自民间,但影片是否可以公映,审查权却牢牢地攥在戈培尔的教化与宣传部手里,不是有钱而是有权才是大爷。
    至于私人创办的报刊杂志,纳粹集团通过购买、清洗、控制股份、审查、停刊等手段,都可以达到有效操控目的。
    那些在纳粹淫威中幸存下来的报纸,知道“开饭权”和“生命权”捏在纳粹当局手里,为纳粹党服务的忠心程度甚至比纳粹党主办的报纸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一党专制的国家,那些充当政治点缀品的“恩准民主党派”往往比独裁党更“忠顺”。独裁党内也许有个别勇于说真话的党员;但“民主党派”内极少“坚守良知者”。
    通过“新闻审查”,纳粹党不用一手包办就把所有的报刊都统制到自己名下;无须为所有的报刊亏盈付费,就能让所有的编辑记者充当纳粹党的文化太监。所有的报刊都得跟纳粹党保持高度一致,否则编辑记者就没法在新闻出版这个行当混下去,报刊就没法存活。
    其次是宣传征服广大民众。
    宣传征服民众的主要方式是“谎言轰炸”。
    纳粹上台之初,德国的收音机普及率并不高,短期内也没法让家家户户拥有一台收音机。当局从实际出发,创造性地下达了集体收听广播的命令。民众在一起收听广播,谁也不能把耳朵塞了起来,民众自此连耳根清净的自由都没了。许多重要广播节目如“元首训话”被安排在上班时间播出。播出时人们必须放下手头的工作“认真”收听广播。
    即使广播的时候你是在咖啡厅或者餐馆,一样不会成为漏网之鱼,因为像餐厅、咖啡馆之类的所有公共场所都必须配备收音机。对于行人来说,街头的扬声器照样会把纳粹党魁的声音传送到你的耳朵里……
    纳粹宣传广播往往不是一两分钟就能完事的,希特勒的演说动不动就长达两三个小时。就算是两三个小时,每个正在工作的德国人都得放下手头的工作,造成巨大的时间浪费。
    谎言当局通常都是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戈培尔说过,“灌输纳粹党学说比工人们的生产更重要”。否则德国即使财富再多,人民生活再幸福,只要跟纳粹党魁的政治不相干,对戈培尔这些纳粹政要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无线电波跟报刊不同,一份外国报纸或杂志禁止在德国发行,一般人是无法看到的;而一家英国电台的广播如果不能进行有效的技术干扰,柏林人一样可以收听到。为此,纳粹帝国就把“收听敌台”视为一项严重的刑事犯罪。
    纳粹德国的宣传把戏是不是和文革中国很相似?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没有哪个国民能够避开高音喇叭和广播筒的吼叫。因“收听敌台”罪而打为“现行反革命”枪毙坐牢者比比皆是。
    在那样的政治环境里,没有几个人敢轻易接受和传播戈培尔们不喜欢的信息。在恐惧中自我收敛,就会自然地成为一种生活常态。这样一来,戈培尔就可以肆无忌惮随意操纵舆论,而他的“谎言工程”永远不用担心被人公开揭穿。国外到底是怎么回事?比如美国人是怎么看待希特勒的?这类的信息是否可以传播?以怎样的形式传播?都是纳粹当局说了算。
    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不会成为真理;但谎言如果重复一千遍而又不许别人戳穿,许多人就会把它当成真理。因为谎言的陷阱到处都是,人们不掉进这个陷阱,就会掉进那个陷阱。谎言政治之下,只存在掉进陷阱的次数多少和深浅问题,而不存在百毒不侵之人。
    1943年2月8日,戈培尔在玻璃体育馆的演讲赢得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在纳粹帝国,大人物对党徒或百姓讲什么不会赢得热烈的掌声呢?领导人放个屁都是“重要讲话”。
    戈培尔有次对心腹说:这些听众真是一群白痴!“假如我对这帮家伙发问,是否愿意从哥伦布大厦的楼顶上往下跳的话,他们也同样会吼‘愿意’的。”
    话说回来,听众何尝不在心里讥笑戈培尔:真是个白痴!我们一鼓掌他就以为我们真的支持他!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必须欢呼雀跃,表现出一副十足的脑残模样。
    为了把“谎言工程”科学化逻辑化,纳粹德国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对于隐瞒和掩盖真相的一个理由就是:如果如实地公开披露真相会损害国家的威望,为英法等敌对国家提供攻击德国的口实。
    这种是非颠倒的逻辑,为一些不爱思考经常把“政府”和“国家”混为一团的国民所接受。他们认为对纳粹的抨击就是对德国的抨击。作为一个德国人,他们感情上接受不了,揭露和批评德国这样那样的问题就是伤害他们的感情,结果被当局当猴耍了还觉得自己很“爱国”?
    在这种舆论环境和谎言空气下,有几个国民能够不疯不狂?
    反正本人是疯定了!童年时期的我每天都如饥似渴寻求与好发牢骚的“红军爷爷”“划清界线”的机会,渴望在批斗会上打他骂他以显示革命英雄气概。因此我每天都在暗中监视爷爷的一言一行,一有“反动言论”就会添油加醋向老师报告。天老爷保佑我始终没有发现爷爷的“反动言论”,没有机会在批斗会上展示疯子兽性,否则日后从疯狂中清醒过来,我就只有自杀来向“良心”谢罪了。
    在实行“新闻管制”当局“垄断话语权”的国家,多数国民都存在程度不同的“精神症状”。
    一个只有“伟大成就”的国家比“丑闻不断”的国家更可怕。
    今天的中国虽然“丑闻不断”,但比“形势一片大好”的北朝鲜要进步很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