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熊飞骏的博客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熊飞骏
    上周去京城,昌平的两位文友请我吃饭,席间谈到了一位“得道高僧”,让我有机会领教了一回“和尚的谎言”。
    二文友一位是虔诚的佛教徒;一位不久前信了基督教。那位“得道高僧”与二人都有很不错的交情。
    信佛的文友对“得道高僧”推崇备至,被“和尚”曾经讲述的一则故事深深感动了。

    和尚有次去饭馆吃饭,要了一碗素面,发现面碗里有两只死苍蝇。
    和尚用筷子夹起两只死苍蝇放在桌面上,然后一声不响吃下了那碗面,连面汤也喝下了。
    然后和尚叫来服务员,把桌面上的两只死苍蝇指给她看。
    和尚说完后就付帐离开了。
    后来和尚又去那家饭馆吃面,吃完后喊服务员买单,可喊了几次没一个服务员答理他?于是他没付帐离开了饭馆。
    再后来和尚第三次去那家饭馆吃面,吃完后又喊服务员买单,喊了N次后终于来了一个。
    和尚对服务员说:上次吃面我就没付钱,因为喊你们买单没人答理,今天也是千呼万唤才来了一个你,你们这是什么服务态度?
    服务员向和尚解释道:不是我们服务态度不好,是你第一次吃面时感动了我们。老板吩咐以后凡是你来吃面都不用付款,无论吃多少次都是免费。
    …………
    听完这则故事后我很感动。尽管我也曾在餐馆吃过浮有死苍蝇的菜肴,一样没借故和对方扯皮,事后一样按菜价买了单,可我依旧很感动特色中国竟然还有如此珍稀的“和尚”?
    信基督的文友曾经也很敬重那位“得道高僧”;可后来却对他不以为然,原因来自下面一则故事:
    他在机关工作,对机关的腐败无聊和官僚作风很苦闷很困扰。有次他对那位“得道高僧”谈到了自己的苦闷,说自己对受贿弄权和那些主动送上门的“职位好处”很反感,他其实不想阿谀奉迎人鬼同途;说自己的良心一直在和权力魔鬼搏斗……
    “得道高僧”的回答居然是劝他顺大流,安心接受那些“权力贿赂”,然后再把那些“黑钱”捐到寺庙去。
    他对“和尚”的建议很反感:“我认为他这么劝人不可以!”
    …………
    听完信基督的文友讲述的故事后,我发现特色中国连“得道高僧”也人格分裂了;接下来又发现“得道高僧”原来是一个“谎言高手”。
    “和尚”对信佛的那位文友讲述的那则故事不是真实的!而是美化自己的系列谎言工程中的一个。
    下面我们来用“常识推理”这则故事的“谎言性”:
    发现苍蝇时和尚自己没向老板告状,服务员会主动向老板反映自己的过错吗?那等于是找“训”或找“扣工资”啊?服务员若没向老板反映,老板怎么会知道“苍蝇素面的事迹”?
    如果她们真个被和尚感动了,和尚喊买单时就应该即刻上前热情解释?怎么可能连喊几次她们都不理不睬呢?
    就算和尚真个有那么高的“觉悟”,饭馆老板会有那么高的“觉悟”吗?会因此决定长期供和尚免费吃喝吗?有这么高“觉悟”的饭馆老板恐怕不在特色中国?
    …………
    这是一则很有欺骗性的谎言,主要用意不是“劝戒世人”,而是“美化自我”,就象贪官在台上冠冕堂皇的“廉政报告”是忽悠民众和为自己长期安全贪贿打掩护一样;本质上和“妓女的贞洁牌坊”异曲同工。
    难怪伟大领袖曾经教导我们:“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和尚的谎言”让我想起了“伟光正”们的对内宣传。
    我的小学语文课本里有很多毛主席的“伟光正”故事。
    毛主席在过“六盘山”时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患虐疾的警卫员身上,自已则穿着单衣长久立在严寒的风雪中……
    红军长征过金沙江时,毛主席在窑洞里夜以继日地工作。当警卫员劝主席休息一下时,主席严肃地说:“……两三万同志的生命比什么都要紧……”
    毛主席在坐飞机时仍忘我的工作学习,一边批阅文件一边大声朗读英语单词……
    毛主席在井岗山时亲自拿镢头为缺水的村民挖了一口“红井”,然后群众用生命“保卫红井”……“毛主席头戴斗笠,身穿灰布军衣,卷着裤腿,穿着草鞋,拿镢头在地上划了一个圆圈……国民党反动派看见群众下决心保卫红井,就派着大批白匪来填,敌人白天填了,群众就在晚上把它挖开,敌人填了五次,群众就挖开了五次,终于胜利保卫住了红井。”
    …………
    当初我对那些“伟光正事迹”深信不疑,直到有一天我发现红军“巧渡金沙江”的安顺场渡口不是陕北延安,居民没有住窑洞的习惯?渡口两岸也不是没有能住人的房子……如果大批政府军发誓要填井,手无寸铁的村民是不可能“保卫”的?现在民众遇上暴力拆迁,最大的反抗不就是“自焚”吗?主持拆迁的地方政府还不是荷枪实弹的军队哩?
    …………
    “和尚”和“伟光正”的谎言尽管很“卖拐”很“动人”;可绝大多数都过不了“常识推理”那一关。
    由此可见,“常识认识能力”对国民至关重要。现代公民的第一文明素养就是“常识认识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
    当“和尚的谎言”与“伟光正”接轨时,我们还能相信什么?
   
   
    二0一一年一月十七日
(2011/01/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