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

    离中共18大还有不到2年时间,党内左右势力交锋激烈。中国政局能否出现 “拐点”,拐向何方?正成为当下中外舆论关注的焦点。
   
    去年8月以来,温家宝总理借“南巡”讲话,高调呼吁政治体制改革;重提意识形态“不争论”,发出“违背人民意志,最终只会死路一条”的强力呐喊。此后他又在各种公开的重要场合,7次提到推进政治改革,特别是温家宝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我和中国人民都相信,中国将继续进步,人民对民主自由的诉求是不可抗拒的。”为推动政治改革“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似乎有一种要抵抗来自党内主流意识形态阻力,时不我待的味道。之后,随着温家宝接受美国CNN采访和温家宝初登《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的信息传播,一股“温家宝政改旋风”正在全球荡漾。世界各大主流媒体几乎没有不谈“温家宝高调促政改”并对其寄予了不少期待。
   
    然而,自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之后,温家宝政改声音却突然偃旗息鼓,至今,他在所有中外官场活动发言中,再无此前的那种政改锋芒与民主呐喊的出格言论了。这其中的玄机何在?是谁修理了温家宝?是谁给这位大国总理的表达权套上了紧箍咒?

   
    本来,温总理借“南巡”推动政改讲话,被不少外界纷纷猜测,是在暗示欲将深圳经济特区打造成政治体制改革的“试验田”。然而,他的讲话竟被中国官方主流媒体掐头去尾,屏蔽了其中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接着刘云山控制的《光明日报》9月4日发出要问清“由谁统治”文章与温家宝政改大唱反调。而胡锦涛在中国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更是针对性极强的强调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道路”。胡锦涛此次讲话后,中国官方新华社评论员即发表了文章,极力推崇胡锦涛此次讲话给“改革”规导的“主旋律”。
   
    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10月18日闭幕后,各中央级媒体针对国家总理温家宝高调倡导政治改革言论,突然联合推出反击“政改滞后论”文章,明火执仗地重新燃起“姓资姓社”争论的烽烟,进行“划清”、“绝不”等反对普世价值的舆论宣传,似乎形成了一种官方意识形态的主流声音,大有当年要“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势头。就在中共五中全会闭幕的第二天,《人民日报》急忙在头版及5版刊登了早就密谋策划好的一篇题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优势与基本特征——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的文章。此文刊出时即在当晚黄金时段的央视新闻联播中异乎寻常地被高调宣染推出,接着又在全国多家网站上转载。由此可见,操作此篇文章的幕后动作频繁,针对性极强,堪称一篇极为典型的回应温家宝讲话文章。接下来, 从10月18日到11月2日,《人民日报》又连发了五篇署名郑青原的文章,尤其是10月27日第三篇《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文章,坚决否认政治体制改革滞后论。该文针对温家宝多次高调政改谈话,反驳道“政治体制改革决不能脱离实际、超越阶段,更不能华而不实、空喊口号。”“那种认为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的看法不符合客观事实。”为了能让人们清楚此文的中南海来头,人民网便配合发出署名肖勇的文章,特意解读“郑青原”是谁。该文直接点明郑青原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意志,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正是“郑青原”这个政治局的特别符号修理了温家宝;是中南海的主流意见锁上了温家宝发声的另类频道。
   
    其实,自从温家宝首肯普世价值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2009年3月9日,向大会做工作报告便誓言“两个绝不”;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也在《求是》杂志撰文拒绝普世民主。之后,中南海又接连发起拒绝宪政道路,中共最高意识形态衙门中宣部则配合推动《六个“为什么”——对几个重大问题的回答》一书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给全民洗脑。然而,去年中国两会前后,温家宝却逆风而上,再三提出公民尊严是“首要价值”。温家宝如此用心良苦地接二连三强调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再次遭到党内左派与军内鹰派的质疑,使之又一次处于重重压力的困难时期。不少党内左派不断掀起讨论“宰相与兴亡”的批温浪潮。国内 毛泽东旗帜网、乌有之乡等左派大本营接连推出《千古兴亡,亡于一相》、《奸相当权,天下焉得不乱?》、《内朝出身为相者多为奸相》、《奸相掌军权是亡国之兆》等系列文章群起围攻。
   
    在此背景下, 一向被视为中南海意识形态风向标的中共《求是》杂志和多家官媒与党内外左派势力上下呼应,连续发表了不少讨伐“普世价值”檄文。这些深藏高端背景的文章认为:严峻的国际形势下,如果放弃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就是自陷困境、自毁长城。他们声称,主张中国确立“普世价值”为指导思想与国际接轨,就是“对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挑战”。甚至有极左势力攻击温家宝为党内赵紫阳右派势力的总代表。国内“早报网”就曾发表过中国华东政法大学张雪忠《自由民主与普世价值》的文章。该文称:“中国共产党党刊《求是》杂志最近发表了一篇批判普世价值的理论文章,文中指出“‘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博爱、法治’并不是普世价值,宣扬普世价值也不是什么纯粹的学术问题,而是有着鲜明的政治目的。这显示中国社会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已逐步蔓延到中共理论高层。”由此可见,反普世价值内幕,虽无“衣带诏”玄机,但却标示中南海最高层斗争激烈的信号。
   
    温家宝在党内一向势单力薄,施政举措处处受制,深感被体制捆绑的太久了。他除了救灾和访贫问苦之外,在政治、法制、外交、文化、新闻等领域几乎都没有他的用武之地,就连房地产泡沫他都管不了,甚至提提普世价值,也要遭到围攻批判,这便是温家宝要在最后执政两年伸伸手脚,发发声音的原因。于是他打破常规,单枪匹马地在人民日报刊文,为胡耀邦因反自由化(普世价值)不力而被罢免鸣不平,传心声。直至前段时间在他各种公开场合,主动7提推进政治改革而遭到修理。
   
    最近两个月以来,党内政治交锋在媒体上突然戛然而止,当局开始压制、封闭、淡化有关政治改革言论发酵,所有喉舌舆论都有意将改革议题转向民生,以回避、转移、叫停“温家宝倡导政改旋风”,使推动政治改革与反政治改革双方声音同时被“维稳”与“和谐”。今年元旦前后,官方喉舌新华网主页上更是刻意报道胡锦涛、温家宝同步关注民生,配合默契新闻,想以此将中共红墙大内有关政改的分歧,深深隐藏于“团结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的政治生态谜局之中。然而,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就不难发掘出,这则新闻烟雾背后恰恰透视出他们“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焦虑心态。
   
    由此以来,人们不禁要问,温家宝是否只能“空谈政改”而“无所作为”?其普世价值观棱角是否甘愿被修理?其另类发声频道是否就此被关闭?其政治命运是否甘愿被劫持、被绑架?其“风雨无阻,至死方休”的信誓旦旦,是否如此不堪一击?这些种种疑问,也许即将到来的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及闭幕时的记者招待会会给出一个解密的答案。记得温家宝去年两会结束时在答记者会中自叹“机会不多了”,要效法屈原“九死未悔”。今年这次会议,将不仅是这位倡导政治改革总理最后表演一搏的一个机会,也将是中外舆论和所有中国政局观察家以及普通民众判断温家宝是否甘愿悲剧性谢幕的一个很好看点。
    (首发《纵览中国》) _
(2011/0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