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中南海「政改」泡沫破滅──「胡温新政」概念股無人再炒]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牟传珩:走向思想燃烧的时代——为祝贺《自由圣火》改版而作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就一起人权惨案质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牟传珩:“妥协为你赢来了花篮”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牟传珩: 聆听春雨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牟传珩: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
·牟传珩:且看苏共政府曾如何欺负中国——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之垢
·牟传珩:胡锦涛为什么要泡沫化“江选”
·牟传珩: 哲学认识论走势初探
·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牟传珩:客观解读陈良宇被免职原因
·牟传珩:请《红色记忆》永远下课——写在中国“国庆节”前夕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牟传珩: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
·牟传珩:“红色记忆”追随的是什么道路?——读斯大林女儿给出的回答
·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牟传珩等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牟传珩:透视“林牧现象”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资深民运人士牟传珩谈《半生为人》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牟传珩:从萨特的“匮乏理论”谈起——“满足需求 而不满足贪婪”
·牟传珩:认识逻辑的发展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上)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下)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牟传珩:世界“国圆际和”论
·牟传珩:从军事对抗到和平谈判——再现一场美苏首脑中程导弹秘密谈判
·牟传珩:中国民间护法维权的“双赢”战略
·牟传珩:“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
·牟传珩: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馬銘:北約全球化的對比閱讀-兼談有關中國發展的對立觀點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中南海「政改」泡沫破滅──「胡温新政」概念股無人再炒

 胡溫執政以來,提出了否定階級鬥爭,「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以及「創建和諧社會」的發展目標。特別是胡錦濤、溫家寶執政初期曾多次在黨內外談「政改」、反腐敗話題,和主張政治寬容與信息公開姿態,一度曾被海內外眾多媒體、社會學專家稱為「胡溫新政」。於是,「胡溫新政」似乎一隻新上股市便被媒體熱炒的概念股票,讓人們寄予了不少的期許。
   
      內部會議上的「政改」話題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二○○三年上台不久,曾先後在中央書記處召開的中共中央部委書記實踐三個代表思想會議上、中央黨校召開的理論與實踐研討會上、中央直屬機關工委和國家機關工委聯合召開的司局級以上幹部組織生活會上和政協黨組召開的實踐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交流會上,信誓旦旦地就政治體制改革作了講話。胡錦濤說:政治體制改革是一定要繼續地、不失時機地沿著既定方向邁進,不能停滯不前,不能纏繞著某一問題消耗時間,更不能倒退。倒退是沒有希望的,倒退意味著走向死亡。他說,在擬定、制訂改革體制、機制的過程中,出現、暴露出較多、較複雜的問題,有認識上的分歧和矛盾,也有實質上的分歧和矛盾。

   
      胡錦濤在中央黨校召開的理論與實踐研討會和政協黨組召開的交流會上,都曾披露了黨內幾次政治體制、機制改革剛啟動就夭折的歷史。他說,八五年初,胡耀邦提出確立以法治國方針,改變黨內不正常生活的政治改革,小平同志、彭真同志和萬里同志也都是力主的;九三年初,萬里同志提出,政治體制改革要從共產黨自身改革和以法治國相結合,當時楊尚昆、李瑞環等都是贊同和推動的;九八年秋,十五屆三中全會前夕,李瑞環、尉健行等同志提出,多點政治體制改革,核心體現法制、貫徹法制、確立法治國家形象。
   
      胡錦濤還在政協黨組召開的交流會上披露:有些黨的領導幹部公開揚言,政治體制改革如偏離黨的領導、偏離了社會主義社會制度,就退黨,集體退黨,發動「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共產黨員站出來鬥爭,建立「真正」的共產黨組織抗爭。胡還披露:有的地方黨委某些黨員幹部,就政治體制改革,設人為障礙,虛構出種種不存在的政治改革狀況,組織、發動給黨中央施壓。
   
      此後,胡錦濤借出訪越南之際,對越南政治改革作出了高度評價;二○○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至二十四日,中央電視台經濟頻道隆重推出十二集大型電視紀錄片《大國崛起》,讚許西方式發展之路,據說得到了胡的默許;之後,一篇被稱為「胡錦濤文膽」的俞可平《民主是個好東西的辯正》文章風靡官方媒體,被視為旨在衝擊敵視政改的官場阻力;繼而,以「增量民主」、「協商民主」和「逐步提高基層選舉」與「擴大黨內民主」為兩翼的政改路線圖,曾被官方輿論有意炒作,似乎有點「胡溫新政」這一「概念股」要跑贏大盤的味道。
   
      胡掌門明顯返身左轉
   
      「胡溫新政」掌門人胡錦濤執政以來,前有自由派的迎面挑戰,後有新老左派的陰風冷箭,可謂腹背受敵,政治改革舉步維艱。患得患失顯然使這位掌門人猶豫徘徊。他只能在無法抗拒的中共權力運作的慣勢與根深蒂固的傳統意識形態桎梏下,一方面向左派妥協,如投入巨大經費進行「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工程」;一方面又向右派妥協,在輿論媒體上也給右派開啟了出氣的天窗,以此謀得平衡,尋求和解,走走停停,磕磕絆絆。這就是這些年來撲朔迷離的「胡溫新政」,表象上的矛盾與詭秘之所以然。
   
      然而,在○九年建國六十年慶典遊行中,天安門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抬著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標準像的「毛澤東思想萬歲」方陣,頗具象徵意義──中南海的政治風向明顯左轉。胡掌門在六十周年國慶慶典的講話中,表達了他已塵埃落定的執政觀邏輯排序是:中國共產黨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人民萬歲。即黨為先、國為次、民最後,由此也分明揭示了這位黨魁蓋棺定論的價值取向。正是在如此大背景下,當今中國到處被政治抹紅,社會形態大步倒退──《零八憲章》被送進監獄,「紅色記憶」一統天下。
   
      近日,中共宣傳口絞盡腦汁,炮製《六個「為什麼」──對幾個重大問題的回答》一書,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給全民洗腦;而最高級別意識形態雜誌《求是》也連篇累牘地發表編輯部集體署名秋石的文章,大批特批普世價值。胡掌門開始更多地致力於「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現代化與普及化」,與思想更為僵化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和委員劉雲山在意識形態、新聞出版等領域大肆呼應。日前,甚至開始動用中組部培訓四萬司局級幹部頭戴紅軍帽,重走紅軍路,重返南泥灣,重上井岡山。紅都重慶「唱紅打黑」之後,又要大學生重復「上山下鄉」運動。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人民日報》則在頭版「報眼」發表通訊《構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有效載體──「唱讀講傳」紅遍重慶》,而近日儲君習近平更是親臨重慶,對「唱紅打黑」高調肯定,為薄熙來政績背書。
   
      溫主帥近期高調倡「政改」
   
      「胡溫新政」主帥溫家寶,與胡掌門人在內部談「政改」不同,而是公開倡導。他早在二○○五年十二月三日接受法國《費加羅報》副總編魯斯蘭和駐京分社社長米偉文採訪時就大談民主與政治改革。二○○七年三月,他在人大會議期間回答記者提問時說:「民主、法制、自由、人權、平等、博愛是人類共同追求的價值觀。」近一年來,溫帥更是不願被中南海主流左轉綁架,曾再三強調「民主是人類共同追求的價值觀和共同創造的文明成果」。今年全國兩會前後,他又提出公民尊嚴是「首要價值」,意在避開姓社姓資對立,將中國的改革開放連接普世價值目標。繼而,在胡耀邦蒙冤謝世二十一周年紀念日,溫帥又借機撰文對因推動政治改革被迫出局的前領導人緬懷之情,間接表達了對胡掌門政治上左右搖擺,裹足不前的不滿。然而,溫帥在黨內勢單力薄,施政舉措處處受制,迫使他在二○○九年兩會記者會中自歎「機會不多了」,今後三年要效法屈原「九死未悔」,為公平正義而戰的悲情宣示,頗有點當年趙紫陽在天安門看望學生說「我老了」的味道。
   
      接著,今年深圳舉行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年前夕,溫家寶更是異乎尋常地「南巡」,發表力挺「政改」,重提「不爭論」,「違背人民意志最終只會死路一條」的「重要講話」。近來,溫家寶在接受CNN採訪時說:「我和中國人民都相信,中國將繼續進步,人民對民主自由的訴求是不可抗拒的。」他還承諾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為推動政治改革「風雨無阻,至死方休。」這話反證的正是來自黨內主流意識形態的巨大阻力。溫家寶前段時間五十天內,在各種公開的重要場合,七次提到推進政治改革,似乎有點時不我待的味道,已經成了中國學界、政界、文化界乃至社會各領域的熱議話題。
   
      胡溫政治同盟日漸破裂
   
      針對溫帥深圳高調談「政改」不久,胡掌門二○一○年八月六日在深圳也發表了「重要講話」,但卻枉辜外界有關政治改革的期許,以「推進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體制改革」一說,堂而皇之地一筆帶過。此次他的「重要講話」內容,更集中地反映了「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道路」。他強調在政治體制改革方面,目的竟然是「增強黨的活力」,說這是「社會主義政治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框架之下的「改革」。由此可見,胡與溫兩個講話,雖然同聲強調「堅定不移地推進改革開放」,但關於政改內涵的詮釋卻並不一致,這不僅僅是一般的方法論的爭執,而是涉及中國未來命運的價值觀分野。這標誌著「胡溫新政」的政治同盟關係日漸破裂。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去年十月十八日閉幕後,各中央級媒體針對溫家寶高調倡導政治改革言論,聯合推出反擊「政改滯後論」文章,明火執仗地重新燃起「姓資姓社」爭論的烽煙,進行「劃清」、「絕不」等反對普世價值的輿論宣傳,似乎形成了一種官方意識形態的主流聲音,大有當年要「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勢頭。去年從十月十八日到十一月二日,《人民日報》連發了五篇署名鄭青原的文章,尤其是十月二十七日第三篇《沿著正確政治方向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提出政改堅持社會主義方向,不能空喊口號。然而,這股來勢洶洶的反普世價值、抵制政改,批判溫家寶的聲浪,近來卻在各中央級媒體上異乎尋常地突然銷聲匿跡,內情詭秘。
   
      中南海陷內部權力分配困局
   
      中共十三大政治報告中指出:「應當改革黨的領導制度,劃清黨組織和國家政權機關的職能,以做到各司其職,並且逐步走向制度化。」然而「六‧四」之後,「黨政分開」成為意識形態話題的禁區。趙紫陽在十二屆七中全會預備會上講話時說:「政治體制改革,首先是領導體制改革。黨政不分、以黨代政這個問題不解決,整個政治體制改革都無從展開。」因而衡量「胡溫新政」能不能真正邁開「政改」步伐的關鍵,就是看他們能否推行「黨政分開」。然而,改革三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共依然壟斷一切權力,制度不民主,政治不透明,政府體制缺乏制衡,且封殺異見,堵截上訪,抵制輿論監督。在這種情勢下「制度反腐」更是一句空話。
   
      眼下,由於中共「十八大」臨近,其交接班引發激烈的權力紛爭紛遝而至,政治形勢詭秘多變,中共黨內派系、路線紛爭不止,中南海只能陷入內部權力分配困局。正如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前夕,官方輿論炒作「陽光法案」,結果卻倉促交出白卷一樣,五中全會前夕,官方輿論又炒作「政改」議題,但其結果更是偃旗息鼓。
   
      胡掌門當政已歷時八年,曾高調「制度反腐」,竟通不過一個「陽光法案」;曾空喊「政治改革」,卻連「黨政分開」都不敢觸碰。如今其組織部門竟率官員重走暴力革命的紅軍路,其宣傳喉舌更是斷然否認「政治體制改革滯後」論,導致「胡溫新政」信譽在海內外完全崩盤。胡錦濤時代臨近末期如此不加掩飾地大倒退,標誌著中南海「政改」泡沫已徹底破滅。
   
      曾幾何時,被當作具有特別內涵的「胡溫新政」面世「新股」,如今正伴隨著二○一○年終中國股市震盪下滑的趨勢,再也激不起人們信任與期待的興趣了。
   
    (转自香港杂志《争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