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謝田文集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陝西清澗高傑村的案例,是一個很好的管理分析對象。圖為中國北方農村某村莊一景.

   謝田: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

   寒假期間漢恩茲教授發電郵說,我們的一篇論文被一個管理案例研究的會議接受了,需要去南卡墨托海灘(Myrtle Beach)市的年會宣讀。他因故不能赴會,作為共同作者我就不得不去了。墨托海灘在大西洋沿岸,是著名的旅遊聖地,小城人口3萬,卻有120個高爾夫球場,被稱作「世界高球之都」。早想去那裡遊覽,春暖花開時出公差逛逛也不錯。

   案例研究是國人的發明

   案例研究(Case Study)方法說起來,還是國人的發明。在社會和管理學科中,案例研究不採用嚴格控制的變量、不走實證主義的路,而深入發掘研究單一事件或客體,從縱向予以分析。早在1880年,當時的哈佛法學院院長朗戴爾(Christopher Langdell)就把這個中國古代哲學家常用的方法發揚光大,現在它為各國大學的商、法、醫學院廣泛使用。

   案例研究的方法可用於構建理論體系,創立新理論,挑戰現有理論,及解釋或描述現象。案例分析以活生生的實例為對象,用公眾可接觸到的訊息和報告,其結果也貼近生活實際,對深入理解複雜社會現象尤其有益。哈佛商學院的案例方法最為著名,許多工商管理碩士(MBA)的項目都採用它。哈佛出版社也因此賺了大錢,因為他們的案例很精采,貼近管理實踐,具挑戰性,也對學生的技能和領導能力要求很高。當年讀MBA時,管理課的案例分析是大家都有興趣的,因為人人都爭當要角,都使出全身解數,激辯不 已,想出人頭地、出奇制勝。

   陝西清澗高傑村案

   陝西清澗高傑村的村民選舉,是個有趣的案例。這一報導被很多報刊轉載,引起很大轟動。2009年1月,19歲的白姓大二女生當選村主任。在此之前村裡選了4次,都選不出「合適的村主任」。這個女學生以近98%的得票率當選。她是怎樣得到這樣高的得票率,成為一村之長的呢?

   高傑村距清澗縣城40公里,在黃河和無定河之間,全村312戶1,227人,耕地4,160畝,棗林占80%。明清三百年間,這裡出過260多位舉人。紅棗和勞務輸出是主要的經濟來源。村民吃水要走遠路去背,整個冬天不能洗澡。2003年,人均收入是700元人民幣,最近四年秋季多雨紅棗受災,人均農業收入 不足100元。連續5年,每戶年均收入1,000元,不夠吃鹽、用電、買衛生紙。

   白姑娘本來是一個喜歡搞怪的大頭照、愛喝可樂、天天喊減肥、想方設法逃課的中文系專科班大二學生。選舉兩個月前,她在學校上課,父親來電話說老家選村主任四次票數未過半,因為她的戶口還在村裡,建議她回去競選。1月8日,沒到場的白姑娘以94.5%的得票率成為候選人。14日正式選舉時,村民「自發地放鞭炮、敲鑼打鼓在村頭歡迎她」。

   白姑娘的競選方法之一,是先演奏一段古箏;她的競選綱領,是在幾年內做十件事,包括打深水井,建環山公路,發展紅棗加工、養殖業,建綜合服務大樓、辦農民科技培訓學校等。最誘人的,是「每戶發放1,000斤煤」,讓鄉親度過2008年的寒冬。

   461位高傑村選民參加投票,是該村歷年來參加選舉人數最多的一次。白姑娘以450張選票高票當選。她的競爭對手、另一候選人僅得了兩票,被村民笑為自己投自己一票、老婆加了一票。

   新官上任三把火

   白姑娘上任後的第一把火,是開村運動會。全村1,000多人大年初三參加了剝玉米棒、串紅棗串、豬八戒背媳婦搶南瓜、剪紙等項目,還吸引了許多外鄉人。學校操場來了五千多人,小賣部賣水賣了一萬元。

   剛當選不久,這個還沒結婚、也對生娃娃一竅不通的女孩,就要與村委會開計劃生育的會議。村主任接手一個月,財務帳目仍然沒有交接,查帳則發現一個「無底 洞」。有人開始「好心地提醒」,「以前的別管了」。她堅持往下查,結果如何,沒有報導。有人稱她是「中國女奧巴馬」,她不喜歡。白姑娘有一名助理,一個大 學即將畢業的女孩日夜陪伴她,照顧她的生活,為她提包、解悶,並且「禁止村民採訪時說壞話」。

   高傑村案例分析

   以90後的思想給中國農村注入新鮮血液,對促進農村發展是好的趨向。問題的關鍵,是年輕人是否具備獨立的、公正的社會理念,並能以公平的手段處理決策過程中的問題。

   媒體問競選時每戶1,000斤煤的承諾是不是賄選,她說煤是父親到榆林18家煤礦爭取來的捐助。投票前的承諾的確有賄選的嫌疑,如果捐助是無償的問題也不大,但村民們需要知道是否真有「免費的午餐」,以及是否有幕後、遠期的交易。尤其是,當村長是不是父親給她規劃的人生呢?村民是否投的是家族的票,而家族式輸血能走多遠?

   白姑娘背後家族勢力的影響,村民們非常明確。一個村民說,村主任選不出來,是因為村裡的能人都當過官了,剩下的是沒能耐的,但能人當村主任時的所作所為寒了人們的心。如此看來,白姑娘當選是因為她年輕、大學生、還「沒有自私的概念」。但現在沒有自私的概念不等於以後也沒有,白姑娘沒有也不等於支撐她的家族其他人沒有。高傑村選舉仍然沒能從制度上保證官員的行為會中規中矩,人們可能只是在群狼中選擇了一頭看來像羊的候選人。

   白的家族中,爺爺曾是縣農業局的領導,大伯轉業後在公安局工作,二伯是大公司董事長。父親自稱是記者,但在榆林、西安、北京都有房子, 出行的獵豹汽車車頂上經常裝有警燈。為了支持女兒的工作,父親的汽車和助理長期駐守村裡。高傑村村民沒有因此而警覺,沒有對濫用公權力的憂慮和提防,誠屬不幸。

   白姑娘當選的這次選舉仍然不全成功,因為副主任和村委委員的選舉,還是因無人得票過半而失敗。村委會只有白姑娘一個「光桿司令」。一 輪選不出,應該來第二輪,最後不需要半數也應該能夠當選,因為必須有人填補位置。「選不出來」的唯一解釋,就是選出的人不被認可。但只要選出來就應該是村民認可的了,不認可的難道是上級的黨政機構?如果這樣,這就不是真正的選舉,而是走過場了。

   村民選主任,主任卻要抓計劃生育,這就很有問題。計劃生育顯然不是村民要求的,那它也不該是主任的職責,為什麼主任要去做呢?顯然,這是中央政府強加的,但中央的政策應該由中央來執行。權力與責任不 清,說明高傑村的選舉不是真正的選舉。主任姑娘不僅不懂「生娃娃」的事,競選前,她甚至不知道村主任是幹什麼的,連麥子和韭菜也區分不出。雖然這樣,但她已經知道讓助理「禁止村民採訪時說壞話」。看來,學生初入官場,污染已然形成。

   高傑村的選舉,如果沒有實效、沒有真實權力的過度,那不選也罷。所謂「民主選舉」如果是假民主,還不如沒民主好;因為它會毀壞民主的聲譽,破壞中國民主之路,造成人們對真選舉的嘲笑,和對真民主的蔑視。◇

   

   

   

   

   

   

   

   

   

   

   本文轉自207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http://mag.epochtimes.com/b5/209/8946.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美東時間: 2011-01-17 09:36:50 AM 【萬年曆】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1/17/n3145483.htm

(2011/0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