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家庭教会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3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
终极论
***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额叶与信仰”的研究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自序: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前言: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
·维权人叶氏兄弟受洗归入耶稣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徐永海长老主持圣餐礼拜
·徐永海主持圣餐,左胡石根,右徐永海(图)
***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聚会中的姊妹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分享圣经
·基督徒王玲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祷告·中国2012年
·圣爱团契11月23日的聚会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图)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
·徐永海长老谈世界末日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祷告·中国2013年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前言2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圣爱团契2013-4-5聚会(照片)
·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照片)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民间人士严正学、胡石根、朱春柳(照片)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1年1月24日
   
   今天(2011年1月24日)是我们的好朋友、好弟兄何德普出狱的日子,为此我起了大早,并选择乘坐着地铁(怕地面堵车)奔向北京第二监狱。这个就在北京五环边上的监狱,交通是如此的不方便,下了地铁坐汽车,下了汽车还要走半个多小时。
   
   我赶在监狱的北门,一个警察对我说“接人去西门,这里不许打电话”。我到了西门,这里还是不能接何德普。很长时间后,我们被告诉要到北门去接何德普。我们大家,何德普的妻子、哥哥、妹妹,还有朱瑞、翁杰、刘凤钢和我等,我们又回北门。
   
   终于等到何德普出狱了,可是何德普是直接坐着警察的车出来的,也没有停车,我们在监狱门口也没有见到何德普。何德普总算是出监狱了,刘凤钢和翁杰开着他们各自的汽车,我和朱瑞大姐分别坐在这二位的车里,我们是紧紧地跟在后面,我们看得见车的屁股,开不见何德普。
   
   车子开到了展览路派出所,路边没有地方,只好把车子开到很远的前面去等着。何德普在其期间进了派出所,此时我们也没有见到何德普。等啊,等啊,等。何德普妻子来电话说,我们开始回家了。我们立刻启动,奔向何德普的家,我们终于要见到何德普了。
   
   可是到了何德普家门口,有很多穿着警服的警察和穿着便衣的警察在何德普家的楼门外,将我们拦着,就是不让我们进楼去看望何德普。而且对我是推推搡搡,一个便衣警察还打了我一拳,并说“再要想进去,就打死你”。我和朱瑞、翁杰不得不离开。可是离开也不行,我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被警告:“这几天不许去看望何德普”。
   
   回到家中从网上看到,何德普在派出所被打了,也不知道被打得重不重。我们去接我们朋友何德普,我们到了监狱,他就在前面的车里,不能见;我们到了何德普的家,他就在的家了,我们也不能见。我们只想看看离开我们8年的老朋友,为什么警察要阻止着?总要讲点人权、人情、人性吧。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1/01/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