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家庭教会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7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6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7天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8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9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0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1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2天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3天
·徐彩虹何斌在天安门被抓已14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1年1月24日
   
   今天(2011年1月24日)是我们的好朋友、好弟兄何德普出狱的日子,为此我起了大早,并选择乘坐着地铁(怕地面堵车)奔向北京第二监狱。这个就在北京五环边上的监狱,交通是如此的不方便,下了地铁坐汽车,下了汽车还要走半个多小时。
   
   我赶在监狱的北门,一个警察对我说“接人去西门,这里不许打电话”。我到了西门,这里还是不能接何德普。很长时间后,我们被告诉要到北门去接何德普。我们大家,何德普的妻子、哥哥、妹妹,还有朱瑞、翁杰、刘凤钢和我等,我们又回北门。
   
   终于等到何德普出狱了,可是何德普是直接坐着警察的车出来的,也没有停车,我们在监狱门口也没有见到何德普。何德普总算是出监狱了,刘凤钢和翁杰开着他们各自的汽车,我和朱瑞大姐分别坐在这二位的车里,我们是紧紧地跟在后面,我们看得见车的屁股,开不见何德普。
   
   车子开到了展览路派出所,路边没有地方,只好把车子开到很远的前面去等着。何德普在其期间进了派出所,此时我们也没有见到何德普。等啊,等啊,等。何德普妻子来电话说,我们开始回家了。我们立刻启动,奔向何德普的家,我们终于要见到何德普了。
   
   可是到了何德普家门口,有很多穿着警服的警察和穿着便衣的警察在何德普家的楼门外,将我们拦着,就是不让我们进楼去看望何德普。而且对我是推推搡搡,一个便衣警察还打了我一拳,并说“再要想进去,就打死你”。我和朱瑞、翁杰不得不离开。可是离开也不行,我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被警告:“这几天不许去看望何德普”。
   
   回到家中从网上看到,何德普在派出所被打了,也不知道被打得重不重。我们去接我们朋友何德普,我们到了监狱,他就在前面的车里,不能见;我们到了何德普的家,他就在的家了,我们也不能见。我们只想看看离开我们8年的老朋友,为什么警察要阻止着?总要讲点人权、人情、人性吧。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1/01/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