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家庭教会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2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3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4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5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7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8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9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0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1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2日
·一个可怕的异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3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4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5日
·2014-10-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四中全会被软禁者的禁食祷告25天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软禁者的公开求助信
·我们小小的教会现有6名肢体被抓——2014-10-3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近来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祈祷——2014-10-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3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4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5——徐永海劳动教养解除证明书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5——徐永海劳动教养解除证明书
·主的灵教我祷告
·我们的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6——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7——王丹与基督精神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8——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9——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刘念春与基督徒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0——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1——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2——求主拣选他们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3——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4——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5——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写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6——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8——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9——走百姓路线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0——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
·我是徐永海今天警察上门来警告
************
李克牧师文选
·文选概要
·我的人生之主——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徐永海等:一位忠心有见识的老牧师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纪念基督教(新教)传入中国二百周年
·歌颂基督教的共产党人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如何认识神的存在
·生命从何而来
·宇宙从何而来
·生命之奥秘,光、气、水——生命之源
·人之本体的奥秘
·亚当人生的见证
·“以人为本”的思考
·爱仇敌之奥妙
·识别真伪,祛邪扶正(对气功的思考)
·婚姻之道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分别善恶树的奥秘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纪实)
·北京三自会纪实(1979——2000)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读《美国的本质》有感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年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等也都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公开立志一生跟随主耶稣。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
   
   2002年
   
    我与“百元捐款、人道援助”组织的负责人刘国凯先生从未见面,仅仅通过电子邮件联络。但是,刘先生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他心系牢中志士的情感和务实精神,在海外朋友当中,是不多见的。
   
    2002年农历新年之际,北京部份民运人士,在我的提议下,成立了北京救助牢中志士家属的关爱小组。刘凤钢、徐永海和我负责这项工作。2月7日,我们一行16人,分乘两辆面包车,将自筹的少量慰问金送到了北京15户民运家属手中。刘先生一知道这个消息,立即发来《刘国凯致北京参加春节慰问行动的朋友》的信函,高度评价我们这次关爱行动所体现出的意义,并介绍了他1998年所发起设立的“百元捐款,人道援助”组织的工作情况。
   
    从刘先生发来的《百元捐款名单》得知,共有80多位海外朋友给这个组织捐了款。刘先生自己捐了1,000美元,其他的人都捐了100美元的整数倍。目前,这个组织已经募到了12,700美元的慰问款。
   
    这80多位无私的奉献者对于牢中志士的关爱情感与赤诚之心是真诚而且难得的。他们以实际行动回击了中共对于国内民运与海外民运的离间之计,激励并温暖着国内民运人士及家属的心。在此,我代表部份牢中志士和他们的家属对《百元捐款名单》中的所有的热心人士致以衷心的敬意!
   
   
    根据刘先生的说明,“百元捐款,人道援助”的目的在于:
   
    (一)在经济上给予国内入狱民主战士的家属以有限的经济接济。(二)在道义上、精神上给国内民主战士及其家属以应有的关心和支   持。(三)在社会上改变外界认为海外民运人士只知接受捐款、吃民运饭   的负面评价。
   
    北京的查建国先生被中共判刑9年,还没有得到过人权团体的救助。现在,查建国和一些不知名的民运人士,将会接到“百元捐款,人道援助”的援助,并感受到其温暖。
   
    刘国凯先生每个星期得外出打工6天,早晨8点出门,晚上7点到家。身肩社会民主党主席之重任的他,只能在深夜和休息日里完成他的党的工作。真可谓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硬汉子。
   
    对于这些募集到的救助款,刘国凯先生恪守“宁可麻烦也要保险”的原则,决不令捐款人失望。无数次的寄款失败,没有减退他关爱牢中志士的决心。最终,他已成功地将7,300多元的捐款,寄到牢中志士家属的手中。
   
    刘先生管理这个救助款的帐目非常清晰。每一笔记录得清清楚楚。为了增加可信度,他都尽量索要收款人的书面回执。但是,在此需要说明的是: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值得表扬,但具体的实际操作,还应该视情况而定。因为,有的牢中志士家属的地址短期内不能确定,还有其它特殊原因,不能直接接受,而只能由民运朋友或组织转交。中国民主党常设主席王希哲先生在这方面是有经验的。
   
    刘先生是举着“讨钱罐”四处化缘的好心人。这个角色很难当。从《百元捐款名单》中看,在美国打工的穷朋友是比较热心的。因为他们来自国内,有的是在中共监狱中坐过大牢的勇士,他们懂得,中国的民主政治发展,特别是在结束一党专政时期,肯定要牺牲一批民主战士,解除民运人士的后顾之忧,照顾好他们的子女和家属,是中国民运不可回避的一大课题。
   
    民运富有人情味,相濡以沫在今朝。刘国凯先生在艰难的条件下毛遂自荐,承担起了这一重任,我们国内全体民运人士和家属举双手支持。什么叫务实?这就叫务实。我们在为“百元捐款,人道援助”拍手叫好的同时,希望有更多的人士参加进来,特别是人权组织、基金会应该有所表示。
   
    最后,我想用刘国凯先生的话作为结束语:“我心中不无遗憾的是,我竭尽全力只能募到12,700元捐款。这12,700元即使全部都顺利地送到受捐者的手中,也只是精神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而如果那些能拿到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美元的团体肯拿出其中几分之一来从事这项工作,那将在实际上对国内民主运动产生多么大的鼓舞作用!如果说中国民主运动需要物质上的支援,那么有什么比支援战斗在民主斗争第一线的国内民主志士更重要的呢?”(2002年7月13日)
(2011/01/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