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家庭教会
·亚当人生的见证
·“以人为本”的思考
·爱仇敌之奥妙
·识别真伪,祛邪扶正(对气功的思考)
·婚姻之道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分别善恶树的奥秘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纪实)
·北京三自会纪实(1979——2000)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读《美国的本质》有感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4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2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7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3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8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4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5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1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6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年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在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等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公开立志一生跟随主耶稣。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北京)徐文立、何德普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在98年6月29日的人民日报中,我们看到了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公布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广泛征求意见》所发的通知,自从1988年《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在我国农村试行以来,从原则上讲,结束了村干部的人选全部由上级领导挑选、指派的历史。这部试行法在我国试施了长达十年之后,中共在对其做了一些必要的修订后,送交人大,由人大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我们做为中国的政治反对派,对中共在民主化道路上做出的明智决择表示高兴和赞赏。但与此同时又发现《修订草案》中存在着一些问题,故此我们提出自己的意见。
   
   一、竞选形式是检验民主选举的唯一标准
   无论是88年的试行法,还是最近公布的《修订草案》,其内容都没有民主选举的必要条件即——竞选形式。由此我们不能不对中共,在农村推进民主化的诚意产生怀疑。
   
   我们认为,如果把农村地区的民主制度比做一个圆,民主选举是它的核心的话,竞选形式则是这个圆的直径。因此,没有直径的圆,只能称为死点。
   
   二、圆中的直径是九亿农民的擎天柱
   
   众所周知,不准许有竞选者参与的选举不是民主选举而是变向指派。现在报刊上有一种不负责任的说法我们要通过民主选举,把最受村民信赖的人选出来,带领大家奔小康……。
   
   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什么不对的,但只要人们细想一下,如果这位最受村民信赖的人,在没有竞选对手的情况下顺利当选,在当选后的工作中也没有正面的批评者进行监督的话,谁又敢担保他(她)在三年的任期内,所作出的决策没有问题呢?一个国家在不准许有政治反对派存在的情况下,这个国家只能称得上是一个专制国家;一个乡村在没有不同声音的情况下,村民的利益,可以说是很难得到保障的。虽然在《修订草案》中有罢免当选者的规定,但问题的关键是,在不准许有挑战者正面、公开的批评当选者的情况下,谁又敢去做组织、串通罢免的工作呢?
   
   因此我们认为,只有在村民的相互竞争、相互监督、相互制衡中,九亿中国农民的利益才能得到维护。
   
   三、哪个村子里听不到不同的声音,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的事件就在那里出现
   
   在我国农村地区一些村、乡干部头脑中,只有上级主管领导和他们自己,在他们看来,只要上级领导信得过、用得着、离不开自己,自己就永远在乡村里说了算……。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山西省祁县贾令镇塔寺村6位不堪重负的农民,向法院状告镇政府乱摊派……。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日,河南省民权县孙六乡农民刘天才因交公粮一事,被乡政府工作人员殴打后,装进吉普车后工具箱内送到乡派出所……。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四日中午十二时许,安徽省阜南县中岗镇沈寨村党支部书记、村长沈可理,带领联防队员强行向本村农民乱收费,在村民沈军龙一时拿不出钱来时,收款人强行扒稻,沈军龙的外祖父刘朝兴上前阻拦,被收款人开枪击中心脏,当场死亡,另有两人被打成重伤。
   
   浙江省刚刚脱贫的山区小县庆元县,一九九五年一季度公费跳舞就花掉三十万。
   
   四川省垫江县副乡长王必胜一九九四年开办夜总会,为乡干部集体嫖赌,提供卖淫女。
   
   列举以上事例,旨在提醒人们,准许不同声音存在,建立政治上的竞争、制横是保护农民合法利益的唯一、有效途径。
   
   四、不要对九亿农民的政治参与的意识和能力产生怀疑
   
   人们不会忘记,早在五十九年前,中共在陕甘宁边区和其他抗日根据地,就进行过准许有竞选者参与的民主选举。中共当时在颁布的《陕甘宁边区选举条例》中,有关竞选参议员的条款如下:第七章的第二十八条规定,各抗日政党及各职业团体,可提出候选名单,进行竞选运动,再不妨害选举秩序下,选举委员会不得加以干涉和阻止。这个选举条例在抗日根据地实行了三年之久,值得提到的是有些县的地主、富农通过竞选也当上了县参议员。用中共当时的话讲,国民党叫喊三民主义,喊了许多年,但从来没有实行过。而我们共产党却实现了真正的民主选举。
   
   令人遗憾的是,中共在全面夺取国家权力之后,悄悄地将有关竞选运动的民主内容的条款在一九五三年颁布的选举法中给取消了。
   
   我们坚信,在历史翻过近半个世纪之后,我国农民经过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十年的试行选举,他们的政治参与意识和能力是完全可以信赖的。可以预见,只要中共还政于民,一个民主、法制、文明、公正、富裕的新时代,就会朝九亿农民走来。如果说我国人民的政治参与意识和能力生来就比外国人低,造就了专制主义,不如说是我国几千年的专制主义抑制了这种意识和能力。
   
   五、为普通农民的被选举权开绿灯
   
   《修订草案》是关系到九亿农民切身利益的大事,所以他在民主选举的具体环节和操作上必须体现“三公原则”,使我们每一位农民兄弟的被选举权,由纸面上的泛泛之说,尽可能地变为现实。故而,我们建议在选举的时间跨度上为农民兄弟创造一个宽松局面,严禁在选举中使用“短平快”的手法。具体操作建议如下:
   1、 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村民名单,应在选举日的35天前张榜公布。
   2、 第一轮村委会候选人提名,应在选举日的30天前完成,并将第一轮候选人名单公布。
   3、 第一轮村委会候选人的产生,只须一人倡议,一人附议即可成为候选人。
   4、 在第一轮村委会候选人产生20天后,对其进行筛选,选出正式候选人。
   5、 正式投票选举前30天,准许各种竞选活动。投票前一天终止。
   
   六、“被剥夺政治权力”这一条款应该废止
   
   被剥夺政治权力一词是专制、落后国家的产物,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法制不断与国际标准接轨,这一带有政治色彩的词汇应该彻底屏弃。如果中共在五十九年前还容忍地主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在历史将要跨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有什么理由用剥夺政治权利来剥夺异议人士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呢。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在即将出台的村委会组织法中,应将下列内容补充进去:
   1、 在选举村民委员会的过程中,提倡展开竞选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阻止和刁难。
   2、 为普通农民的被选举权开绿灯(细节参看本文第五部分)。
   3、 应将被剥夺政治权力一词从《修订草案》中删除。
   
   1998年7月15日
(2011/01/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