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郭知熠文集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知熠语录(之六)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五)
·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
·人是完全自由的吗? -- 萨特哲学批判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读者
·什么是“超级厚黑学”?
·为什么说郭知熠的哲学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
·郭知熠的哲学: 论人生的六大痛苦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一)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二)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三)
·论郭知熠的哲学既是哲学,也是方法论
·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五)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六)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八)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九)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五)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一)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二)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孤独与狂妄
·郭知熠的歪诗: 开门与关门
·郭知熠的歪诗: 佛缘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答读者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四)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五)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六)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七)
·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一)
·再论超存在主义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之一)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八)
·再论超存在主义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之二)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一)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作者:郭知熠

   
   
   笔者最近发了两篇文章讨论苏紫紫现象。一篇为《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还有一篇是《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看了一些读者的评论后,郭知熠先生似乎言犹未尽。
   
   有人认为笔者是在“攻击”苏紫紫的行为,其实并非如此。郭知熠所“攻击”的,不过是这么多人为苏紫紫的行为贴上美丽的标签, 披上圣洁的外衣。
   
   在凤凰卫视的一个节目中,华师大教授陶宏开认为苏紫紫的行为构成犯罪。陶引用《刑法》称“公然暴露性器官就是犯罪!”。而人大教授张鸣则攻击陶宏开:“人家展示的是身体,你怎么老盯着人家性器官?”。据说陶一时无言以对。
   
   (这使郭知熠想起,一个裸体女模碰到乡村老汉的故事。女模全身赤裸,一群人在围着她拍照。而那个乡村老汉认为她有伤风化,挥舞着树枝驱赶人群,而他却不敢睁开他的眼睛。陶之无言以对与这个乡村老汉之闭目有得一拼。)
   
   张鸣将苏紫紫展示裸体的行为披上圣洁的外衣是虚伪的。也许他是人大的教授,而苏紫紫又是人大的学生,张鸣不将苏紫紫的行为升华至圣洁,他就不可能回去交差吧。因而这种粉饰可能是出于不得已?!
   
   不过,郭知熠今天主要讨论苏紫紫的行为是否犯罪这个有趣的问题。
   
   如果《刑法》确实有“公然暴露性器官就是犯罪!”这一条,那么,苏紫紫的行为构成犯罪无疑!郭知熠没有看过《刑法》,也没有兴趣去查上一查。所以,我们就以《刑法》确实有这一条为基础加以讨论。
   
   (不过,按照郭知熠的猜想,《刑法》应该是有这一条的。否则,我们为什么在大街上看不到有人裸体?!这个不能仅仅以社会习俗来加以解释之。)
   
   也许有人说,做裸体模特是人体艺术的需要。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个裸体就必须限制在摄影室内, 或者任何非公开的场所。但公然地在校园内展示裸体写真集就超出了这个范围。不过,苏紫紫在人大校园内办个人展览是得到了校方的许可的,如果有责任,责任也应该在校方。
   
   (如果裸体写真集的公开传播不是犯罪,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在网上上传他或她的裸体写真集而不担心法律的处罚。请参考郭知熠的《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在那里郭知熠先生完完全全地为你设计了你的裸体权利, 并且在你万一碰到麻烦时,郭知熠先生为你写了完美的辩护词。)
   
   但苏紫紫裸体接受记者采访显然是另一个犯罪了。这个裸体采访不知道是哪一方要求的,我猜想,不会是记者要求的。记者并非裸体艺术的专业人士,在一个记者面前裸体自然是违法的,而不管你本身是什么身份。苏紫紫是裸模的身份并不能使得她有在一般人面前裸体的权利。
   
   尽管按照我们的推理,苏紫紫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但她却可以轻易逃过法律的制裁,这个现象是非常令人吃惊的。苏紫紫利用了法律与艺术的某种内在不和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郭知熠认为,这个不和谐充分证明了中国在这方面的法律存在着漏洞。设想有人在网上传播自己的裸体写真集,而法律要加以追究。如果这个人用郭知熠在《论裸体的相对权利》的论述来加以辩驳,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有罪还是无罪,我们很难想象最后的结局会是如何。)
   
   郭知熠相信,这个法律与艺术的内在不和谐还会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也许会永远存在。而很多人还会利用这个不和谐以达到他们众所周知的目的。这条道路是一条真正的“星光大道”, 也是一条最容易走的“星光大道”。而每个人在这条大道上的表演又会各有所别,各有注重点。每个走在这条大道上的人都会用新的方法突破法律的底线。苏紫紫裸体接受记者的采访,下一个走上这条“大道”上的人又会干什么?!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写于2011年1月30日
(2011/01/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