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镇压在继续》]
傅申奇文汇
·《严打与法律》
·《中国的悲哀》
·《“六四”十二年》
·《中共内部报告》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国共两党的失败》
·《选举后的台海形势》
·《新的反右风》
·《最惠国待遇问题》
·《王凤超一言惊人 》
·《中国现状》
·《我看五二零》
·《爱国还是愚蠢?》
·《是胜利还是失策?》
·《中共当局怕什么?》
·《又逢“六四”》
·《两韩“高峰会”》
·《李国涛又遭迫害》
·《江泽民语录》
·《成克杰被判死刑》
·《江泽民的“偏爱”》
·《从“生死抉择”谈起》
·《反腐败还是权力斗争》
·《写在“十.一”》
·《南斯拉夫给中国带来什么?》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李鹏谈司法改革》
·《美国大选》
·《江泽民的辩护词》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从几个消息谈起》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反腐败的正确途径》
·告中共党政军全体人员和全国人民书
·《专政不改、腐败难除》
·《永恒的纪念》
·《平静的背后》
·《红包文化与腐败》
·《镇压在继续》
·《北京清理法轮功》
·《镇压与抗争》
·也谈走向宪政的突破口……与赵小麟先生辩驳
·《问朱熔基》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目前的修宪》
傅申奇1998年评论
·《从赵常青的竞选谈起》
·《重要的转折点》
·《大家都来关注赵常青》
·徐文立的公开信
·《重要的转折点》
·《立即释放王庭金》
·静坐绝食行动在继续
·中国民主正义党成立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特点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声明
·时事简评
·《印尼民主革命的启示》
·《民主与社会主义》
·《中国在等什么?》
·《香港选举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镇压在继续》

   【民主之声】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minzhuzhisheng/

   E-mail: [email protected]

   Skype:shenqi.fu

   Facebook: shenqi fu

   

   26总100

   1999年6月21日 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镇压在继续》

   去年十二月,中共当局重判了中国民主党代表人物徐文立等之后,对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镇压直到今天还在继续着。

   今年六四前后,全国各地的八十多位民主党人和异议人士被拘捕。

   上海著名民运人士,七九民运老战士,《民主之声》发起人之一,九零年与我一起创办地下刊物《复兴》的张汝隽,以及七九民运老战士、民刊《海燕》的骨干成员、上海人权协会的主要成员周琦冰也于六月十二日被捕,目前下落不明。

   民运人士,我的兄长傅申平,今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至今仍在关押之中,不按法律程序作出处理。

   去年以来,中共当局对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进行镇压,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不按法律程序办,连关押的地方也不让家属知道。

   我的大嫂反反复复向各政府有关部门和公安机关要求:把关押傅申平的地方告诉家属,就是没有回音。请了律师,律师非但见不到傅申平,反而受到巨大压力。

   上海张汝隽和周琦冰的关押地点,家属也无从得知。

   对于海外回国被捕的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同样采取这样的做法。

   张林、魏泉宝去年回国被捕之后,至今不把关押他们的地点通知他们家属,也不让家属探望。他们被判劳教的通知是广州发出的,魏泉宝的哥哥,张林的母亲千里迢迢赶到广州,找遍了广州的监狱和看守所,但他们一概说没有。

   六四著名学生领袖周勇军去年十二月下旬经香港回国,携带着著名流亡人士黄翔的书稿,打算在国内出版,随后失踪。周勇军是六四代表绝食学生递交请愿书的三名学生之一,曾于八九年六月十一日被捕,关押了两年,九三年逃离大陆经香港到美国获得政治庇护。

   日前,我看到了周勇军于四月十五日在广州黄华看守所写给他妻子的信。这封信由好心人带出看守所,辗转传到海外。

   周勇军在信中对妻子说:“我已被判失去自由三年,但据说有关部门还在继续深究。我很清楚你和儿子所面临的生活困难,但我无能为力,只能靠你拿出勇气和毅力去想办法”。

   “这次我坐牢比不得上次,经过两次重病高烧,长期吃药,我感到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精神不振,这两天又开始传染上了皮肤病。”

   现在,张林、魏泉宝、周勇军、张汝隽、周琦冰的家属,我的全家,以及所有不知亲人被关押在何处的家属,都在遭受着痛苦的精神折磨。

   如果他们真的触犯了刑律,按法律程序办就是了,为什么要给家属如此巨大的精神折磨呢?可见,中共当局一点人道主义都不讲了,已经到了丧尽人伦、天理的地步。

   他们这么做,不说明他们有理,不说明他们自信,只说明他们自己感到心虚。他们这么做只是更进一步暴露了专制制度的虚弱本质,只会进一步丧尽人心。

   我认为:中共当局违反法律程序镇压国内和回国的民运人士,进一步恶化了中国的人权状况,完全违背了中国签署的两个联合国人权公约的精神。我不得不对此表示强烈的抗议和谴责。我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停止镇压、释放所有政治犯!至少必须按法律程序来对待所有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我再次向中共最高领导人呼吁:不要进一步恶化局势,不要把中国引导到对抗和动荡的道路上去。

(2011/01/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