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2)]
傅申奇文汇
·邓小平之后的中国
·再谈选举
·回忆与思考之二
·纽约民主女神像揭幕仪式上的致辞
·中国目前的政治形势
·创 刊 词
·王丹被驱逐到美国
·为革命正名
·朱虞夫
·中国民主党是压不跨的
·评新总理的表态
·我们的态度
·国内组党形势研讨会散记
·《告全国工人书》
·评李鹏的讲话
·民主的胜利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备委员会成立公告
·论组党
·就国内联合总部及北美党部的成立请教国内各省筹委会和各党部
·抗议、要求和呼吁
·中国民主党在国内展开修宪活动
·争取回国权利运动誓师大会
·国内接力绝食行动在继续
·傅申奇改写的《新华日报》社论
·厦门“远华”案
·纪念孙中山
·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公告(一)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严正声明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部分在场成员的陈诉和声明
·未完成的革命
·《零八宪章》是中国宪政民主改革的里程碑!是民权时代的开端!
·《零八宪章》将引领中国走向民权时代!
·《零八宪章》已经阐明了未来中国的立国基础和社会有序变革的具体框架
·中国民主党将不畏强暴,一如既往高举《零八宪章》宣扬的基本理念
·新时代的民主运动,即宪章运动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始了
·没有国籍的流浪者
·致各位新老朋友:
·筹备报告
·我们的立场、定位和努力目标
·告海内外同人书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简介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立即启动政党法的立法程序的建议书
·建议书签名
·建议书最新签名名单
·中国大陆时局走势之我见
·傅申奇如是说:傅申奇的讲话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敦促温家宝
·公开信已到人大,签名继续
·谈下贱和下跪
·推动提名刘晓波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委员会全体签名
·关于提名刘晓波-长话短说
·感谢信-为诺贝尔和平奖花开中国授予刘晓波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到狱中给刘晓波颁奖
·但如果诺奖委员会提出到监狱颁奖,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
·快讯: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劳教必须废除,迫害必须停止
·在朝鲜局势讨论会上的发言:
·秦永敏:不屈的人权、民主战士
·邀请函
·同庆典礼
·中国政局走势之我见(二)
·蓝丝带连着你和我
·美国众议院关于刘晓波的决议案
·信心百倍!满怀希望!
·新年文告:继往开来
·悼力虹(草稿)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快讯 纽约举行张建虹先生追悼会
·力虹治丧委员会香港同步沉痛追悼力虹先生
·曼谷同步举行力虹先生追思活动
·释放一切政治犯!!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何德普的信
·欢迎何德普
·《向何德甫致敬》
·新年伊始上海访民聚餐,国保紧张,冯正虎遭绑架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长话短说:
·王希哲可以闭嘴了
·谴责、警告、提醒和致敬
·全委会追思华叔 顺致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国际歌新歌词
·抗议书和声明
· 新春贺词!
·公民选举关注团筹组启事
·埃及民主革命的启示、思考和呼吁
·关于埃及民主革命的公告
·呼吁美国人民和政府制止裁撤美国之音中文广播的联名信
·声援国内茉莉花革命
·值得纪念的日子!!
·致中国公民!!
·呼吁和建议
·谴责卡扎菲血腥镇压抗争民众!
·China's Egypt Song怒吼吧,埃及雄狮
·(视频)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向利比亚驻纽约领事馆递交抗议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2)

   我们在1月9日发布的通告第四号(第一部分)中写道:

   

   1、原来界定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名单汇集截止时间是1月5日美东时间晚上12点。但之后仍有同人、朋友、团体和组织希望加入。例如著名学者郑义先生1月9日来信说: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军涛等友:

    近来潜心写作,很少上网,得知噩耗已晚。

    不知能否报名参加治丧委员会,以表达对力虹先生的崇高敬意及真诚哀悼。

   

    郑义于华盛顿DC

   

    我们想还会有类似情况,所以决定:在专辑成册之前继续接受增加名单。

   后又收到严正学、王藏等同人的来信

   *愿意参与治丧委员会

   元旦至今困于八达岭,迟到的签名奉短文一篇,望指正 严正学

   

   *王主席您好!

   被断网几天,现在才看到您们的光辉举动。向您们致意!我愿加入力虹治丧委员会。谢谢您!

   祝新春大吉,万事如意!

   这是我的一首小诗,祭奠力虹。

   

   《坦克又压死了力虹!》

   后学王藏 致敬

   

   因此我们在重复一遍:

    我们想还会有类似情况,所以决定:在专辑成册之前继续接受增加名单。

   

   现发布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2)悼词和悼念文章

   

   悼词和悼念文章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追悼词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代表海内外许多正直、善良的人,哀悼一位在黑暗中追求光明的勇者,一位杰出的自由战士。

    这是发生在当代中国的一个悲壮的故事。此时此刻,我们不仅是共同寄托哀思,也是表达对专制者的暴行的谴责。

    在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文集的“力虹文集”中,有一篇标题为“力虹简历”的文字,应该是力虹先生的自我介绍,内容如下:

    “ 1958年出生于浙江鄞县,原名张建红。诗人、剧作家、自由撰稿人。

    1975年最后一批知青,文革后首届本科毕业生。

    1979年开始学习写作,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并创办大学生诗刊《地平线》和文学杂志《人间》,从此受到警方“监控”。

    1985年参加浙江作协,任《文学港》杂志编辑,主持‘华东诗坛’栏目。

    1987年 参加中国作协‘青春诗会’,并赴鲁迅文学院进修。历年结集出版的作品有《想象中的地铁》、合集《城之梦》、《城市四重奏》等。本世纪初,中国出版的几部重 要的百年诗歌选本,如《二十世纪中国新诗选》、《二十世纪中国新诗鉴赏大系》和《二十世纪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都有代表作入选。被评论界称之为‘中国新时 期代表性诗人之一’。

    1988年当选为宁波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出任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

    1989年5月先在宁波组织、发动和带领全市文学界、新闻界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游行抗议活动,后毅然奔赴北京,参与北大学生和北京市民在天安门广场的游行抗议活动。8月3日被捕,被公安部门以‘反革命煽动罪错’判处劳动教养三年。

    1991年2月提前解教,开始自由撰稿人生涯。

    1999年因接触和联系中国民主党筹建人而遭到北京国安拘禁,失去自由一个月。

    2004年浙江文学院签约作家。

    2005年完成长诗《悲怆四章》、长篇小说《天衣差一寸》。同年8月在杭州参与创办著名思想人文网站《爱琴海》,任总编辑。

    2006年1月出版长篇小说《红衣坊》,同名32集电视连续剧播出,6月出版《力虹世纪诗选》。

    2006年3月9日《爱琴海》网站被大陆当局关闭,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强烈关注与抗议,成为中外瞻目的‘爱琴海事件’,并引发了‘中国互联网暂行规定违宪审查全球大签名’活动。

    3月10日开始为《博讯》、《民主论坛》、《大纪元》、《议报》、《观察》、《民主中国》等海外网站与媒体撰稿。

    6月10日加入独立中文笔会,并在大纪元开设《力虹专栏》、在《民主论坛》开设《力虹书房》。”

    “力虹文集”的最后一篇文章是《四十年反控制散记》。力虹在这篇文章中回顾了自己从1979年创办大学生诗刊《地平线》和文学杂志《人间》开始、在数十年受到警察监控的一些片段和细节。该文写作于2006年8月22日。

    这是“力虹文集”中最后发表的文章,并不是写作时间最晚的一篇文章。2006年8月27日,力虹在《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一文中这样写道:

    “一周来,本人在大陆的生存环境也随之急剧恶化:首先是对我的电话、手机的24小 时监听(从前是断断续续,时有时无的);一通话,马上传来“的阁”一声的录音机开启的声音;我在本地及外地的好友们的所有电话皆遭窃听;所有国内来往电子 邮件,不是遭退,就是根本收不到;同时,一出门无论干什么,总会有一至二辆车牌号似曾相识的车子如影相随;茶馆里或饭局上,中途总会有一、二陌生人进 来……”

    那么,此后不久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位才华横溢、正直敢言的作家,为什么再也发不出了声音?

    2006年9月6日夜晚,力虹先生在宁波家中被警察带走。2007年1月12日,宁波市中级法院进行了秘密开庭审理,3月19日宣布判处力虹先生6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1年。判决书这样写道:“2006年5月至9月间,张建红使用IBM笔记本电脑,以‘力虹’为笔名撰写了110余篇文章,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民主中国’、‘民主论坛’、‘观察’、‘大纪元’、‘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圣火’、‘博讯’等境外中文互联网站上发表,并接受稿费。在《自由大悲咒》、《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变》、《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等60余 篇文章中,大肆诽谤和诋毁我国国家政权是‘整个人类不共戴天的死敌’、‘中共极权暴政、非法政权’、‘后极权主义政权’、‘反自由、反天赋人权的顽固本 质’、‘一个全面残害人权的法西斯式的独裁政府、一个嗜血成瘾、永不悔改的刽子手、一个业已犯下、正在犯下比纳粹帝国更加严重、更加骇人听闻的反人类、反 文明罪行的政权’,提出‘必须尽早、尽快结束目前的罪恶统治’、‘告别专制恐怖,扭转颠倒乾坤’”。据此,判决书认定力虹先生的行为构成了所谓“煽动颠覆 国家政权罪”。

    2007年5月,在狱中服刑的力虹被发现患有一种罕见、神经系统的疾病,已经导致两臂肌肉严重萎缩,丧失功能,并正向两腿扩散,有全身瘫痪的危险。为此,力虹先生的夫人董敏,多次向浙江省监狱管理部门申请保外就医,然而没有获得批准。

    力虹所患的是医学界判为绝症的一种疾病,叫“运动神经元疾病”。2007年10月,由于病情急剧恶化,监狱管理部门将其力虹被转往杭州青春医院——也就是浙江省监狱中心医院——治疗。

    力虹先生的 病情进一步恶化,终于全身瘫痪,不能说话,不能自主呼吸,必须靠呼吸机和输液才能暂时维持生命。在这种情况下,2010年6月5日,才被允许保外就医,转至宁波明州医院治疗。

    6个多月后,2010年12月31日,力虹先生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享年52岁。

    力宏先生的事迹和病情曾引起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他曾获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08年度民主奖。

    不久前,2010年12月10日,为了表彰力虹先生的勇气与贡献,同时也是为了唤起对其极度艰难的处境的关注,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中国受难公民基金会曾共同授予他首届“自由宪章奖”。

    力虹先生的去世虽然并不出人意外,但噩耗传来依然令人震惊。我们不仅悲痛,同时也更加愤慨于中共对他的残忍迫害。

    力虹指出中共政权“是一个业已犯下、正在犯下比纳粹帝国更加严重、更加骇人听闻的反人类、反文明罪行的政权”。他因此而被宣判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然而,力虹先生本人的遭遇就说明了他对中共暴政的批判是多么准确。

    力虹先生走了。他的名字业已进入中华英烈的行列,将受到人们永远的尊重。 那些迫害力虹先生的人既残暴又愚蠢。时间将证明,他们对历史潮流的阻挡是徒劳的。“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

    力虹先生走了,但在不同的地方与力虹先生共同奋斗的人们,还会继续奋斗下去。力虹先生的遭遇也会激起更多的人愤然前行。

    光明必将降临中国,力虹先生所追求的自由民主必将实现。

    力虹先生,安息吧。我们永远铭记您!

   

   2011年1月8日

   

   中国民主党浙江省委员会的追悼词

   愿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奴——沉痛哀悼中国民主党人力虹先生

    杰出的中国民主党人和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人权活动家、当代优秀的剧作家、诗人、政论家、著名的编辑家、独立的自由知识分子、自由宪章奖获得者力虹先生,不幸于2010年12月31日17时许病逝,享年52岁。力虹先生病逝时,还戴着“镣铐”——尚未服完他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6年刑期!

    力虹先生,本名张建红,曾用名张力,1958年3月6日出生于浙江省鄞县。

   

    力虹先生的一生是艰苦曲折的一生。1975年,高中毕业后作为最后一批“知识青年”被送到农村当农民。1977年,考入大学。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并开始了他的编辑生涯。1982年,任中学语文教师。1984年,入宁波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任《文学港》杂志编辑,主持“华东诗坛”栏目。1985年,参加浙江省作家协会,1987年参加中国作家协会“青春诗会”,并先后赴鲁迅文学院和北京大学作家班进修。1988年,出任宁波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兼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

    1989年5月后的8年,经历了劳教、流浪、寄人篱下的政治迫害和病贫交加的生活。1998年,力虹开始创作小说与剧本;2001年,在北京从事影视创作和图书出版工作。2004年,成为浙江文学院签约作家。2006年3月9日,《爱琴海》网站被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封闭后,力虹开始为海外网站撰稿,同年6月加入独立中文笔会。

    力虹的一生是被迫害的一生。大学期间,因创办大学生杂志,从此受到警方监控。1982年,大学毕业时被“惩罚性分配”到鄞县山区一中学任语文教师。1989年,参加八九民运后,被中共宁波市文联党组列为“六四专案”;8月3日,在杂志社编辑部办公室被宁波市公安局“收容审查”,同年12月以“在六四期间犯有反革命煽动罪”判处劳动教养三年。1991年2月获释,但失去公职,仍受“监视严控”。

    2006年9月6日晚,力虹在宁波家中被捕,次日被刑事拘留,10月12日被正式逮捕。2007年1月12日,宁波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审理力虹案,3月19日发布判决书,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力虹在监狱医院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神经功能障碍疾病后,家属曾多次向浙江省司法当局申请保外就医,一直不获批准。直到2010年6月5日,力虹已全身瘫痪,不能说话和自主呼吸,在他的生命最后不到7个月的时候,当局才允许其保外就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