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傅申奇文汇
·《错失良机》
·《空前绝后、无以伦比》
·《太过分了!!》
·《是灾难也是机会》
·《重要的转变》
·《三中全会》
·《当务之急》
·《中国的人权状况》
·《党权与人权》
·《和谐与冲突》
·《是改变的时候了》
·《零八宪章》
傅申奇2007年评论
·《独裁者的下场》
·《胡锦涛的黄金十年》
·《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自由》
·《反右五十年》
·《民生问题》
·《两会与民生》
·《顺口溜》
·《永州事件》
·《香港特首选举》
·《傲慢与偏见》
·《食的恐惧》
·《中国的民主》
·《中国百态》
·《腐败与底线》
·《又逢六四》
·《民主社会主义》
·《政府在哪里?》
·《套话与谎言》
·《黑砖窑的启示》
·《制度与人》
·《真相》
·《奥运与人权》
·《沱江桥塌》
·《更上一层楼》
·《腐败与情妇》
·《预防腐败局成立》
·《缅甸与中国》
·《中共十七大》
·《十七大给人民什么?》
·《汪兆钧的信》
·《还能容忍什么?》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怎样才能和谐?》
·《民主与非民主之战》
·《马思聪回国》
傅申奇2006年评论
·《新年的预测》
·《以民为本》
·《驱逐张德江》
·《中国的崛起》
·《维护公民权利》
·《反腐败与言论自由》
·《两会与绝食抗议》
·《两会与花瓶》
·《骇人听闻的消息》
·《往事不应该如烟》
·《四五与六四》
·《民主与中国》
·《现代化救中国》
·《新情况老一套》
·《一个笑话》
·《无法抹去的记忆》
·《台湾丑闻的启示》
·《大陆丑闻的启示》
·《党权专制与黑社会》
·《腐败的安全系数》
·《两岸风光》
·《先进与落后》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高智晟被捕》
·《百万人反贪污行动》
·《民主的例外》
·《了不起的公民》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http://news.boxun.com/news/images/2011/01/201101101344party3.jpg

   部分花篮、花圈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部分花篮、花圈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我们在1月9日发布的通告第四号(第一部分)中写道:

   

   1、原来界定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名单汇集截止时间是1月5日美东时间晚上12点。但之后仍有同人、朋友、团体和组织希望加入。例如著名学者郑义先生1月9日来信说: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军涛等友:

    近来潜心写作,很少上网,得知噩耗已晚。

    不知能否报名参加治丧委员会,以表达对力虹先生的崇高敬意及真诚哀悼。

   

    郑义于华盛顿DC

   

    我们想还会有类似情况,所以决定:在专辑成册之前继续接受增加名单。

   后又收到严正学、王藏等同人的来信

   *愿意参与治丧委员会

   元旦至今困于八达岭,迟到的签名奉短文一篇,望指正 严正学

   

   *王主席您好!

   被断网几天,现在才看到您们的光辉举动。向您们致意!我愿加入力虹治丧委员会。谢谢您!

   祝新春大吉,万事如意!

   这是我的一首小诗,祭奠力虹。

   

   《坦克又压死了力虹!》

   后学王藏 致敬

   

   因此我们在重复一遍:

    我们想还会有类似情况,所以决定:在专辑成册之前继续接受增加名单。

   

   现发布

   

   第二部分:(1)

   

   来信、挽联、诗词、

   

   来信

   

   *陈西 贵州

   沉痛悼念力虹!

   

   *胡石根 北京

   沉痛悼念力虹、司徒华!继承遗志奋斗不止!

   

   *秦永敏 武汉

   惊悉我党同人力宏不幸病逝,深感悲哀,特代表我部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其家人表示沉痛的哀悼 中国民主党人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查建国 北京

   力虹先生不朽!

   *尊敬的中国民主党浙江省委员会

    您们好!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仝仁对贵党力虹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度。并对力虹先生的家人表示我们的深切的同情和真诚的慰问。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全体仝仁不会惧怕国内的高压环境。将会全程参与悼念力虹先生的活动。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网站已经在力虹先生逝世的当天率先建立了网上灵堂追悼力虹先生。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苏昌兰、邓太清、吴华英、林碧仙、张德锦、卓友桂、吴华英、陈启棠、陈惠英、范亚峰、朱静茹等决定加入治丧委员会,和贵党一起以各种方式表达悼念力虹先生的活动。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2011-1-3

   

   *戚惠民 杭州异议人士

   民运英雄力虹先生的不幸早逝,是浙江民运的巨大损失,是中国民运的巨大损失,为此我深表悲痛!虹兄弟安息吧!天堂里没有中共暴政的存在。

   

   *沈子俊 甘肃中国民主党人

   对力虹先生的不幸英年早逝表示哀悼

   

   *我虽与力虹先生素味平生,但知道力虹先生是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终生为反抗中共的独裁专制,争取中国人民的民主与自由,人权与尊严而奋斗,我识力虹先生为我最崇敬的人。

   对于力虹先生的英年早逝,我表示无限的悲痛和深切的哀悼!

   我愿意并请求参加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我并临时代表全体湖南中国民主党人,向力虹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

   湖南中国民主党筹委会临时负责人:周志荣

   

   *我志愿加入(张建虹)先生的治丧委员会.

   并强烈抗议中共监狱的非人性化!

   假如没有因言获罪,假如监狱能够使力虹先生早日获得保外就医,先生就不会英年早逝.我悲痛!

    原中共三级警督,国家六级伤残人民警察,三等功臣

    郭少坤

    2011年元月3日

   

   *郭国汀 张建红是中国良心

   

   *廖祖笙 福建 作家

   “取保候审”的作家廖祖笙愿意参与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谨以此方式向被中共暴政迫害致死的力虹先生表示沉痛的哀悼!

   

   *张善光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

   请代献花圈一个。谢谢!

   张善光 即时

   

   *向力虹先生致敬!

   曾建元

   臺灣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有才兄:

   你好!

   我愿意参加力虹治丧委员会。

   吴仁华

   

   *刘因全 我愿意参加,并希望能够承担些义务。

   

   *车宏年 山东

   力虹英年早逝,深为悲痛,力虹精神永存!

   

   *有才、申奇:新年好!

   我看到了您们发表的悼念力虹的公告.我谨签名对中国民主化铺路石力虹先生英年早逝表示沉痛悼念!

      此致敬礼!

      陈泱潮

     2011-1-4

   

   *我們的好兄弟,中華民族的好兒女,中國民主運動的好戰士。願力虹兄弟早日得以安息!

   劉泰 敬輓

   

   *王有才先生:

   你好!因经济条件所限,不能亲赴纽约参加力虹的追悼会,请代我表达对他的悼念之情,我的题词是:万钧之力,气节如虹,多谢!

   姜维平

   

   *邓焕武 重庆

   力虹先生是反抗暴政的勇士,我们永远怀念你!

   

   *陈晓昶 宁夏中国民主党人

   悼念力虹先生!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

   有才,申奇,书元诸友:你们好!

   对力虹先生在遭受共产党百般迫害后不幸英年早逝,我深感悲痛,并更激起对共产党专制的无比憎恨。我们深切赞颂悼念力虹先生,更要继承力虹先生的遗志,以力虹先生为光辉榜样,誓为中国民主的实现奋斗到生命最后一息。请将我名字列入向力虹先生致敬的民主同道之中。

   致诚挚的敬礼!

   刘国凯

   

   *《天安门时报》社及本人愿意参加“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并且想在力虹追悼会上以《天安门时报》社名义给力虹献大花圈,有方法联系到国内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的同仁帮这忙,花圈费用照付。谢谢。

   《天安门时报》社 社长 阮杰

   

   *你好王有才先生,

   沉痛哀悼力虹先生!我是凌黎,力虹病重期间曾响应呼吁为他捐助过,愿意参与力虹悼念活动。谢谢!

    凌黎

   

   *沈良庆 安徽异议人士

   沉痛悼念!

   

   *杨子华 本人愿为祖国民主化进程奉献一切!

   

   *孙岩 国内

   致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中国民主党浙江省委员会:

    沉痛悼念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力虹先生。由于我身在沦陷区,不能亲赴纽约追悼会现场,谨在此寄上一封信,代表我对力虹先生的无尽思念!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军涛等友:

    近来潜心写作,很少上网,得知噩耗已晚。

    不知能否报名参加治丧委员会,以表达对力虹先生的崇高敬意及真诚哀悼。

    郑义于华盛顿DC

   1月9日

   

   *愿意参与治丧委员会

   元旦至今困于八达岭,迟到的签名奉短文一篇,望指正 严正学

   

   *王主席您好!

   被断网几天,现在才看到您们的光辉举动。向您们致意!我愿加入力虹治丧委员会。谢谢您!

   祝新春大吉,万事如意!

   这是我的一首小诗,祭奠力虹。

   

   《坦克又压死了力虹!》

   后学王藏 致敬

   

   挽联

   

   *追悼会上的挽联

   力拔山阿斥恶政,虹垂天际留真情

   横联 沉痛悼念张建红先生

   

   *悼力虹

   为自由妙手著文历经狱内狱外苦永纪功绩垂青史

   争民主铁肩担当岂顾身前身后事远留英名在人间

   一身豪气

   

   傅申奇

   

   *挽联一副

   

   流星易逝划破黎明前的黑暗;

   腐风难除侵蚀东方珠的明亮

   一国两志

   

   中国社会民主党 曾大军 敬献

   

   *铁肩道义妙手文章正气于今有新篇

   遍地腥云满街狼犬慷慨百年忆昔贤

   力虹千古

   朱虞夫

   

   *挽力虹:

   你能做到的,我没有做到;你没有完成的,我会完成!

    ——潇湘草民

   

   *力虹千古

   力拔恶政,自由一寸,血一寸。

   虹留人间,帛竹万卷,情万卷。

   

   晚辈敬上

   谢澄宇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东地委宣传部副主任)

   于纽约

   

   *力虹千古

   遍地腥雲滿街狼犬慷慨百年憶昔賢

   唯此貞風一枝清采芳蓋千秋蔭後人

   我(嚴敏華)和朱虞夫先生合作寫的輓聯

   注:严敏华是香港90后

   

   *乌云将散干将力虹竟先逝,

   悲哉痛哉我哭苍天无情缘!

   张善光敬挽

   

    *一寸自由一寸血、血荐轩辕祭英烈;

    百年民主百年梦、梦圆华夏慰忠魂。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

   中国基督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策进会

   各地營救王炳章大聯盟

   同敬挽

   2011年1月5日

   

   *力行民主不遗余力,

   虹霞漫天为时不远。

    姜福祯敬挽

   

   *谨以此挽联

   沉痛悼念民主党力虹先生 向残害人类生命的中共恶魔声讨!

   青山绿水长留生前浩气

    花松翠柏堪慰逝后英灵

   民主党人羅弘基

   

   *挽联:

   为民主力虹战斗到底,待来日家祭告慰先贤。

   陈卫上

   

    *惊闻力虹兄不幸辞世,九洲同悲。

   宠辱不惊,出地狱入天堂爱琴永传诵

    生死何异,为人杰亦鬼雄民主真楷模

    方月松携全家敬挽!

   *中华民族英雄力虹先生千古!

   加拿大 归宇斌 敬上

   

   *万钧之力,气节如虹

   姜维平题

   

   *英年早逝壮志未酬,侠肝义胆风骨犹存

   民主党全委会东南亚地委 程维民敬挽

   

   *宁殉自由死

   终不甘为奴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

   

   *悼力虹

   东海一枭

   自由魂金刚所铸,自由路热血所浇,一寸自由一寸血;

   风雪夜豺狼当道,风雪天长歌当哭,百年风雪百年歌。

   2010-01-06

   

   诗词

   *献词为祭/悼力虹

   江城子(押苏轼原韵)

   须臾生死两苍茫。费思量,永难忘。何处为坟?寰宇话悲凉。纵隔天涯未相识,似谋面,睹鬓霜。

   来日梦园齐还乡,推轩窗,看华妆。自由畅言,难抑泪千行。料得岁岁祭奠处,不眠夜,青松冈。

   

   傅申奇

   

   *爱琴海在哭泣——悼力虹/春夫

   

    春夫(吴嗣瑜)

   

    痉挛的海

    蓝色的草原

    你沧桑的手试图将她展开

    你的脚却深陷温暖的灰烬

   

    海洋上的蒙古包

    像多山的祖国

    狂野的琴啊忍无可忍

    披头散发飞奔而出

    蓝色的草原还有几里?

    北风呜咽

    骑在琴上的人我见过你

    在冬天的最后几天

    你的手仍然墨迹未干

   

    夜色凋残

    琴声呜咽

    蓝色的草原还有多远??

    骑在琴上的人啊

    你还不打算收拾书桌上的画卷?

   

    从冬至到冬至

    从马头到马尾

    越来越多的乡亲都在打听:

    蓝色的草原还有多远?

   

   *力虹是诗人,我谨以此诗哀悼

   

   半夜突醒,起来创作此诗。时二零一零十二月三十一日。熊焱

   

   窗口

   

   古老世界的墙上

   可否还有窗口?

   我寻找

   在灰尘肆虐的地方

   看啦!

   窗口依然带有古老的风味

   在石头的挤压下

   脱离了原有的形状

   窗口

   挤压丑陋的石块

   在千年重压里生存

   种子和树尚未发芽

   然而

   光照进了最暗的夜幕

   窗口

   曾流传不朽的故事

   等待天边初露曙光

   曾经伸出纤细的手

   将历史完全交付

   窗口

   在最明亮的地方

   等待日出

   等待你我

   

   

   *一颗渴望自由的心灵,被专制的桎梏囚禁而灭了!

   一名充满灵性的诗人,教凶魔的血齿吞噬至尽了!

   一位向往民主的勇士,让暴政的铁蹄踩踏成齑了!

   力虹遗作《悲怆四章\水中的瓷片》:

    “诗人的名字早已破碎

    如上林湖的废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