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走向民主的机会》]
傅申奇文汇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专制的延续》
·《难产的新闻法》
·《新的政治迫害》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傅申奇2001年评论
·《新年贺词》
·《新年贺词》
·《也谈“天安门文件”》
·《拾起旧梦》
·《也谈自焚》
·《欲加之罪》
·《法制的笑话》
·《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
·《政协会议上的掌声》
·《危险的信号》
·《铺路石子》
·《人心的向背》
·《撞机事件》
·《中国的民主》
·《钱冠林免职所想到的》
·《严打与法律》
·《中国的悲哀》
·《“六四”十二年》
·《中共内部报告》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国共两党的失败》
·《选举后的台海形势》
·《新的反右风》
·《最惠国待遇问题》
·《王凤超一言惊人 》
·《中国现状》
·《我看五二零》
·《爱国还是愚蠢?》
·《是胜利还是失策?》
·《中共当局怕什么?》
·《又逢“六四”》
·《两韩“高峰会”》
·《李国涛又遭迫害》
·《江泽民语录》
·《成克杰被判死刑》
·《江泽民的“偏爱”》
·《从“生死抉择”谈起》
·《反腐败还是权力斗争》
·《写在“十.一”》
·《南斯拉夫给中国带来什么?》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李鹏谈司法改革》
·《美国大选》
·《江泽民的辩护词》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从几个消息谈起》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向民主的机会》

   X总77

   1999年1月12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走向民主的机会》

   今年是六四事件的十周年,也是共产党建国的五十周年。中共非常恐惧,左一个会议,右一个会议,布置今年的治安工作。深怕今年会是一个多事之年,出现危机。危机确实存在。天灾人祸不断,工人下岗失业的情况日趋严重,贪污腐败风靡全国,工人、农民的抗议、示威之声不绝于耳。去年一年里,公民运用自己的权利,公开结社,甚至组织反对党,对中共的一党专政统治发起了挑战。中共党内的开明人士也意识到,原来的统治方式已经不适应新的历史条件了,适应性的改革是无法用高压手段避免的。所以,今年可能发生严重的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中共领导人这么担心,许多异议人士和普通民众也这么估计。

   我认为,造成潜在危机的根本原因,不是反对派人士的煽动破坏,也不是外国敌对势力的颠覆阴谋,而在于中国社会已经发展到从一个系统向另一个系统过渡的临界点。

   到七十年代末期为止,中国社会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体系。这个体系在封闭条件下发展到极限,或者说走进了死胡同。最后在内部的压力下被迫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系统内部各子系统的互动,以及与国际社会大系统的互动,给旧系统注入了活力,同时也给旧系统带来了新的,不相一致的因素。这些新因素在旧系统里生长,扩散,不断破坏和改造旧的结构。现在看来,局部结构的更新以不能满足日益发展的新的需要,于是产生了改造整体结构,促使旧体系向新体系转变的趋势。在中国这个高度政治化的国家里,整体结构主要中枢在政治层面。

   现在的问题是以什么方式过渡?而转变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转变的方式没有必然性,而是取决于各种偶然的,不可确定的因素。在执政党的选择、反对力量的发展状况、知识分子的态度、工人农民的社会行为等一系列偶然因素中,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选择是最重要的因素。选择的具体内容很广泛,但抽象地说选择有两个方向。一、共产党认定原有的体系是万年不变,也不允许变的,因此用压制和抗拒的手段,阻碍触动旧体系的各种要求。二、适应客观的变化,主动而有序地作出适应性的变革。

   不言自明,两种选择的结果是截然不同的。对新体系确立后的遗传影响也是很不一样的。

   如果是第一种选择,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政治体系早晚会被强力打破,而共产党就会被彻底否定和取消,在新体系里没有立足之地。而且在解体过程中,会发生愤怒的民众对迫害者的非理性报复。如果是第二种选择,这种过渡就会平和进行,震荡很小,而共产党就会融入新的体系,甚至成为新体系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

   中共到目前为止,还是在作第一种选择,在去年末中共严厉镇压了部分民主党代表人物,进一步钳制言论,使中国的政治局面恶化。面临危机,中共感到紧张,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共必须明白:危机是挑战,但更是机会。如果中共以理性和客观的态度面对挑战,作出顺天应人的变更。那么现在中国面临的潜在危机就会变成中国和平走向民主,走向新纪元的机会。

   我希望中共领导人能够客观地分析一下中国的历史大趋势,仔细考虑以暴力镇压能否改变已经形成的发展趋势,以智慧和理性来决定自己的选择,停止镇压,抓住历史的机会,把中国推向和平转型之路。

(2011/01/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