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何德普的信]
傅申奇文汇
·《成龙成虫》
·《川震之痛》
·《历史遗产》
·《继往开来》
·《官民角力》
·《玉娇无罪》
·《民主中国》
·《政府何用?》
·《关闭公盟》
·《通钢事件》
·《清理门户》
·《社会乱象》
·《官员任免》
·《打黑行动》
·《六十周年》
·《历史循环》
·《一党独裁》
·《有法无天》
·《被逼打黑》
·《以言治罪》
·《官民关系》
·《零八宪章》
·《野蛮拆迁》
·《社会悲剧》
傅申奇2008年评论
·《中国能否伟大?》
·《腐败、专制与民主》
·《民主时间表》
·《危机处理》
·《奥运与人权》
·《奥运新闻》
·《访民与两会》
·《公民监政》
·《选举、制衡与监督》
·《民主的胜利》
·《陈良宇的兴亡》
·《陈良宇的兴亡》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奥运与人权》
·《情绪与理性》
·《天灾与人祸》
·《震后的追问和反思》
·《公民意识的觉醒》
·《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瓮安事件的启示》
·《警民冲突》
·《天价奥运》
·《奥运与政治》
·《表演与现实》
·《北京奥运》
·《错失良机》
·《空前绝后、无以伦比》
·《太过分了!!》
·《是灾难也是机会》
·《重要的转变》
·《三中全会》
·《当务之急》
·《中国的人权状况》
·《党权与人权》
·《和谐与冲突》
·《是改变的时候了》
·《零八宪章》
傅申奇2007年评论
·《独裁者的下场》
·《胡锦涛的黄金十年》
·《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自由》
·《反右五十年》
·《民生问题》
·《两会与民生》
·《顺口溜》
·《永州事件》
·《香港特首选举》
·《傲慢与偏见》
·《食的恐惧》
·《中国的民主》
·《中国百态》
·《腐败与底线》
·《又逢六四》
·《民主社会主义》
·《政府在哪里?》
·《套话与谎言》
·《黑砖窑的启示》
·《制度与人》
·《真相》
·《奥运与人权》
·《沱江桥塌》
·《更上一层楼》
·《腐败与情妇》
·《预防腐败局成立》
·《缅甸与中国》
·《中共十七大》
·《十七大给人民什么?》
·《汪兆钧的信》
·《还能容忍什么?》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怎样才能和谐?》
·《民主与非民主之战》
·《马思聪回国》
傅申奇2006年评论
·《新年的预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的信


   
   
   
   何德普的信

   
   申奇兄:
   
   4月2日来信收到,我母亲家里的电话是:XXXXXXXX,每天下午6点至第二天早上7点我在家,星期五晚上至星期天晚上我在自己的家里(没有电话)。
   
   我与宋书元的关系不错,有机会就与他联席一下,(他的地址刘青那里可以找到),今年2月初他应该接到我的一封信。现在他住在哪我不知道,听别人讲他搬家了。
   
   三月份就因为警察要看我的私信,没有满足他们,单位领导就将我调到绿化队工作,当时我很气愤,对单位领导讲:你们这是政治迫害!他们不承认有政治因素,只说是正常的工作调动,如果不服从调动,将会被单位除名。
   
   看过你的文章,又让我想起81年竞选和民主墙的日子,文章写得很好,祝你不断取得成绩。
   
   目前我的日子的确不容易,但比起你受过的苦,就算不上什么了。(代我向书元、刘青及海外的朋友问好!
   
   祝全家幸福!
   
   德普
   
   97.4.20
   
   ----------------------------------------------------------
   
   先把生活安排好,你是有办法的人,望你和朋友们一起,在经济上取得成功。
   
   附上照片一张
   
   4.21
   
何德普的信

   
   94年10月15日于承德
   
   申奇
   
   你好!感谢你在电话里的问候。
   
   再谈选举-----回忆与思考之一,我仔细看了几遍,很好。你的感受,我也有同感,我想自由竞选是敲开专制大门的钥匙,在合适的时候,会有一大批勇敢者站出来,展开联合竞选的。联合竞选的想法是,有很多竞选者汇集在一个竞选纲领下,在不同的选区开展竞选。我想这一天不会很久,(但今年可能不行)
   
   你为民运起了不少苦,从你的来信中看到了十几年前你的干劲,先休息一下,注意一下身体。
   
   国内卡得太死,民运不好开展,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好(无论是经济,还是别的),但他们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在中国实现政治民主!
   
   无论什么事,总有个头,这个头在我们这代人的眼中是可以看到的,你说是吧!
   
   祝全家幸福!
   
   德普
   
   97.7.4
   
   附宋书元的信
   
   申奇兄:你好!
   
   上次寄的《责任》收到,谢!
   
   今将北京德普来信转你。
   
   别无它事,保持联席。
   
   书元 97.7.11
   
何德普的信

   
   左起:何德普、沙裕光、刘念春、宋书元
   
   申奇:
   
   你好!
   
   寄来的贺卡收到了,谢谢!
   
   12月1日我曾给你去过一次信,可惜你没收到。我的《竞选…….回顾》中有如下地方需要补充,修改
   
   (……………………….省略)
   
   文章中有不少不妥的地方,你帮助改一下,我完全放心。
   
   ………………………….
   
   我与宋书元从前的关系不错,你一定寄给他一份(我的稿)(电话)XXX……
   
   :民运“这项工作,咱们下点功夫,会有成绩的,河北清苑的王屹峰现在如何?
   
   在80年全国区人民代表竞选工作中你们上海为北京带了个好头,也可以说,你给我做了个榜样;在写竞选回顾一事上,你又作出了表率。(真心的话)
   
   来电话的时间一定要在每周一至四的晚上!!其他时间我有可能不在。
   
   替我向朋友们问好!
   
   祝全家愉快!给全家拜个早年!
   
   德普
   
   97.12.28
   
   杰出的中国民主党人何德普将于1月24日出狱,在此向他表示由衷的欢迎和崇高的敬意,以下是我2003年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希望更多的朋友了解他。
   
    傅申奇2011年1月4日
   
    《向何德甫致敬》
   
    2003年11月10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向何德甫致敬》
   
    何德甫是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北京公民,早在上一世纪七十年代末,二十岁刚出头的何德甫就和一些朋友编辑出版了民刊《北京青年》,发表了一系列具有独特见解的文章。一九八零年我在上海动力机厂站出来竞选人民代表之后,何德甫也在自己的工作单位站出来竞选人民代表。
   
    一九八一年,中共中央发布九号文件后,我和云南的陈尔晋组织了中华全国民刊协会进京护法请愿团,到全国人大控告中共中央越权立法的违宪行为。在北京我见到了当时比我还年青的何德甫,一起商讨有关事项,他的憨厚、执著、热情和踏实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请愿团被镇压,接着当局全面镇压全国民刊。何德甫也遭到迫害。
   
    一九九八年我们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和国内的朋友共同推动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时,何德甫是较早参预活动的中坚分子之一。九八年年底,当局开始镇压中国民主党,重判了秦永敏、徐文立等全国各地的组党人士。但何德甫不惧压力,坚持以民主党的名义不断发出不同的声音。去年,全国一百多名异议人士联名上书中共十六大呼吁政治改革、释放政治犯、良心犯,何德甫也积极参与了这一活动。随后就被逮捕,关押了一年多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八年。
   
    一九八一年,中共当局以反革命罪重判了我和全国各地的一大批民运人士,二十年后,反革命罪虽然在刑法中消失了,但共产党还在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不断重判异议人士和民主党人。二十多年过去了,物换星移,共产党的领导人物由当年的过渡人物华国锋,变成了第四代的胡锦涛,但共产党一党专政的野蛮强权基本没有改变,钳制舆论,扼杀不同声音的僵硬立场丝毫没有松动。这实在是中国的悲哀。
   
    但何德甫并不因为中共的蛮横和眼前的黑暗而退缩和屈服。据说,北京中级人民法院的宣判过程只有五分钟,而何德甫就利用这五分钟明确宣告自己的坚定立场,他抗议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民主党的迫害;他拒绝接受这种荒唐的判决,认定这是必然要被推倒的判决;他大声疾呼在中国实行多党民主政治。何德甫的勇气和坚定立场实在是值得敬佩的。
   
    二十多年来中国人确实在经济和日常生活等方面扩大了自由的空间,但这是非常片面和局限的,美国总统布什讲的很好:中国人民现在享有少量和片段的自由。然而,中国人民终将要求纯正和完全的自由。中国领导人也将发现,自由是不可分割的,获准掌握自己财富的中国人民终将坚决要求掌握自己的生活和国家的前途。而何德甫正是这种“坚决要求掌握自己的生活和国家的前途”这一历史趋势的突出代表,为此我要向何德甫表示崇高的敬意。我相信所有看清历史方向的人们都会向他致敬,而何德甫堂堂正正走出监狱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颁奖词
   
    二、何德普
   
    何德普先生于上一世纪七十年代投身民主运动,入狱达八年之久,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为中国民主党的创建和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
   
    兹荣幸地授予何德普先生“杰出中国民主党人奖 ”。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
   
    公元2010年12月10日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陈树庆
   
   
   
    中国古代有“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传说,记得见证与总结拿破仑战争的
   
   瑞士著名军事学家约米尼在《战争艺术概论》一书中说“一支军队能在失败的环
   
   境中挺立不倒,其价值远超过在胜利的环境中奋勇争先”。中国民主党就是一支
   
   具备这种品质的“军队”,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为中国实现民主法治而不畏强暴、
   
   不懈“战斗”。如果将此种品质具体到个人身上,那么何德普先生当之无愧。
   
    中国民主党自1998年全国性的公开创党之初,就被李鹏、江泽民等中共政
   
   治反动势力为维护其封建特权与既得利益,信誓旦旦地要“将一切政治不稳定的
   
   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紧接着1998年末和1999年的两波大镇压几乎将各省中
   
   国民主党率先公开的骨干力量大都送进了监牢。与此同时,我们民运内部对组党
   
   有疑虑或反对意见也更加盛行,并以民主党所遭到的沉重打击来证明他们的“先
   
   见之明”,甚至有人对各地被分割包围还在孤军奋战的民主党人散布流言,当时
   
   我听到最多的就是:“别人都进去(坐牢)了,为什么他没事?会不会是中共的
   
   线人?”,“这是诱饵,共产党就是要用组党这个圈套来诱捕民运人士上当”。
   
    在“四面楚歌”之中,中国民主党并没有像有些人预料甚至希望看到的“土
   
   崩瓦解”和“烟消云散”, 用我们义无反顾的坚韧行动消除来自民运内部的误解,
   
   不屈地坚持了下来并将中共当局阻碍人民政治结社自由的“党禁”捅出一个事实
   
   上已无法弥补的大窟窿。在奋勇前进的同时我们也不断总结自己的不足,克服人
   
   性的弱点,提高素质尤其是对党内不同派系组织和民运内不同意见的宽容、理解
   
   与协作,直至今日已呈蓬勃发展之势,欲将中国民主党建设成一个对人民和国家
   
   负责任、对时代有担当的民主政党。这不仅要归功于广大创党人员为民主党打下
   
   了坚实的基础,归功于社会各界的同情与支持,归功于中共内部开明力量的包容
   
   与保护,也要归功于几乎所有民主党人都有“多党制是建设与保障现代民主宪政
   
   的一个重要支柱与必由之路”、“历史上人权事业的进步,从来都靠人民的争取而
   
   获得,不会产生于统治者对懦夫的恩赐”、 “任何进步力量的产生与发展,唯有
   
   不怕牺牲、累败累战地不停进攻才能扩大影响、壮大力量,得以实现从无到有、
   
   从弱到强” 的政治常识与坚定信念,也要归功于中华先烈给我们遗传下“富贵
   
   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民族性格以及“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
   
   宏伟气魄。虽然对民主党的创立、坚持和发展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还是默默无
   
   闻的奉献,几乎每个人都有充满艰辛、苦难同时也精彩难忘的故事可以讲述,但
   
   在何德普先生即将从共产党的监狱坐牢8年3个月后重返他所深爱的人民、所信
   
   任的同志们中时,作为见证他不屈战斗经历的战友,我最想说的就是在最低谷、
   
   最低潮时期,何德普先生仍高举中国民主党旗帜而屹立的那段事迹,仅以此文权
   
   代“鲜花”作欢迎之礼。
   
    何德普,男,1956年10月28日出生于北京,中等身材,外表质朴,具有
   
   强烈社会责任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何德普曾在北京有机化工厂中试车间作技
   
   工,他和一些朋友编辑出版了民刊《北京青年》,发表了一系列具有独特见解的
   
   文章。1980年正赶上毛泽东死后迎来的首次区人民代表换届选举,何德普与《北
   
   京青年》编辑部同仁龚平一起积极参与该项竞选工作,两人同在一个选区互相协
   
   作,壮大了声势,极大地提高了所在选区选民(厂区主要由工人组成)的投票与
   
   参选热情,通过卓有成效的选举动员,何德普还一度获得了厂里第一轮人民代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