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傅申奇文汇
·《拾起旧梦》
·《也谈自焚》
·《欲加之罪》
·《法制的笑话》
·《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
·《政协会议上的掌声》
·《危险的信号》
·《铺路石子》
·《人心的向背》
·《撞机事件》
·《中国的民主》
·《钱冠林免职所想到的》
·《严打与法律》
·《中国的悲哀》
·《“六四”十二年》
·《中共内部报告》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国共两党的失败》
·《选举后的台海形势》
·《新的反右风》
·《最惠国待遇问题》
·《王凤超一言惊人 》
·《中国现状》
·《我看五二零》
·《爱国还是愚蠢?》
·《是胜利还是失策?》
·《中共当局怕什么?》
·《又逢“六四”》
·《两韩“高峰会”》
·《李国涛又遭迫害》
·《江泽民语录》
·《成克杰被判死刑》
·《江泽民的“偏爱”》
·《从“生死抉择”谈起》
·《反腐败还是权力斗争》
·《写在“十.一”》
·《南斯拉夫给中国带来什么?》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李鹏谈司法改革》
·《美国大选》
·《江泽民的辩护词》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从几个消息谈起》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反腐败的正确途径》
·告中共党政军全体人员和全国人民书
·《专政不改、腐败难除》
·《永恒的纪念》
·《平静的背后》
·《红包文化与腐败》
·《镇压在继续》
·《北京清理法轮功》
·《镇压与抗争》
·也谈走向宪政的突破口……与赵小麟先生辩驳
·《问朱熔基》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目前的修宪》
傅申奇1998年评论
·《从赵常青的竞选谈起》
·《重要的转折点》
·《大家都来关注赵常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左起:何德普、沙裕光、刘念春、宋书元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陈树庆
   
    中国古代有“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传说,记得见证与总结拿破仑战争的
   
   瑞士著名军事学家约米尼在《战争艺术概论》一书中说“一支军队能在失败的环
   
   境中挺立不倒,其价值远超过在胜利的环境中奋勇争先”。中国民主党就是一支
   
   具备这种品质的“军队”,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为中国实现民主法治而不畏强暴、
   
   不懈“战斗”。如果将此种品质具体到个人身上,那么何德普先生当之无愧。
   
   
   
    中国民主党自1998年全国性的公开创党之初,就被李鹏、江泽民等中共政
   
   治反动势力为维护其封建特权与既得利益,信誓旦旦地要“将一切政治不稳定的
   
   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紧接着1998年末和1999年的两波大镇压几乎将各省中
   
   国民主党率先公开的骨干力量大都送进了监牢。与此同时,我们民运内部对组党
   
   有疑虑或反对意见也更加盛行,并以民主党所遭到的沉重打击来证明他们的“先
   
   见之明”,甚至有人对各地被分割包围还在孤军奋战的民主党人散布流言,当时
   
   我听到最多的就是:“别人都进去(坐牢)了,为什么他没事?会不会是中共的
   
   线人?”,“这是诱饵,共产党就是要用组党这个圈套来诱捕民运人士上当”。
   
   
   
    在“四面楚歌”之中,中国民主党并没有像有些人预料甚至希望看到的“土
   
   崩瓦解”和“烟消云散”, 用我们义无反顾的坚韧行动消除来自民运内部的误解,
   
   不屈地坚持了下来并将中共当局阻碍人民政治结社自由的“党禁”捅出一个事实
   
   上已无法弥补的大窟窿。在奋勇前进的同时我们也不断总结自己的不足,克服人
   
   性的弱点,提高素质尤其是对党内不同派系组织和民运内不同意见的宽容、理解
   
   与协作,直至今日已呈蓬勃发展之势,欲将中国民主党建设成一个对人民和国家
   
   负责任、对时代有担当的民主政党。这不仅要归功于广大创党人员为民主党打下
   
   了坚实的基础,归功于社会各界的同情与支持,归功于中共内部开明力量的包容
   
   与保护,也要归功于几乎所有民主党人都有“多党制是建设与保障现代民主宪政
   
   的一个重要支柱与必由之路”、“历史上人权事业的进步,从来都靠人民的争取而
   
   获得,不会产生于统治者对懦夫的恩赐”、 “任何进步力量的产生与发展,唯有
   
   不怕牺牲、累败累战地不停进攻才能扩大影响、壮大力量,得以实现从无到有、
   
   从弱到强” 的政治常识与坚定信念,也要归功于中华先烈给我们遗传下“富贵
   
   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民族性格以及“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
   
   宏伟气魄。虽然对民主党的创立、坚持和发展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还是默默无
   
   闻的奉献,几乎每个人都有充满艰辛、苦难同时也精彩难忘的故事可以讲述,但
   
   在何德普先生即将从共产党的监狱坐牢8年3个月后重返他所深爱的人民、所信
   
   任的同志们中时,作为见证他不屈战斗经历的战友,我最想说的就是在最低谷、
   
   最低潮时期,何德普先生仍高举中国民主党旗帜而屹立的那段事迹,仅以此文权
   
   代“鲜花”作欢迎之礼。
   
   
   
    何德普,男,1956年10月28日出生于北京,中等身材,外表质朴,具有
   
   强烈社会责任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何德普曾在北京有机化工厂中试车间作技
   
   工,他和一些朋友编辑出版了民刊《北京青年》,发表了一系列具有独特见解的
   
   文章。1980年正赶上毛泽东死后迎来的首次区人民代表换届选举,何德普与《北
   
   京青年》编辑部同仁龚平一起积极参与该项竞选工作,两人同在一个选区互相协
   
   作,壮大了声势,极大地提高了所在选区选民(厂区主要由工人组成)的投票与
   
   参选热情,通过卓有成效的选举动员,何德普还一度获得了厂里第一轮人民代表
   
   候选人的提名。虽然最终由于当时选举程序的不完善受到“内定”因素的干涉而
   
   落选,但由此赢得了广大工人的信任在随后的职工代表大会选举中被选为职工代
   
   表,并对所在工厂提高生产效率、减少损耗与浪费、改善职工劳动保障和福利提
   
   出不少书面建议并被采纳、实施。在选举活动中,何德普宣传民主意识和人权理
   
   念,扩大了民主运动在社会上的影响。1981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根据中共中
   
   央发布的9号文件精神,对北京的民办刊物进行取缔,何德普这个工人代表组长、
   
   《北京青年》编辑部的负责人,经历了他的第一次政治打压。
   
   
   
    为了中国能够早日实现民主选举制度使其成为多党制的民主国家, 何德普
   
   曾说:“中国共产党用一党包办的选举形式,代替了十二亿中国人民的政治选举,
   
   而老百姓极度盼望在各级选举中,实行有政治竞争的选举,应即刻废除一党包办
   
   的选举制度;人民盼望着一个政治反对党崛起,通过非暴力的方式(选举)登上
   
   中国的政治舞台,将我国带入宪政民主的社会”。大丈夫言出必行,1998年何德
   
   普与徐文立、查建国等人组建了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同年,何德普、高洪明、
   
   王志新公开地以政治反对派群体的形式(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党部基层选举委员
   
   会)参加了北京区县级人民代表的选举。在以国家机关、街道、工厂为划分的各
   
   选区,他们设立了5个宣传站,6支宣传队伍,委托徐文立先生做他们的发言人,
   
   共发出11000份宣传材料,出动助宣员百余人次,同时,对北京市人民代表选举
   
   办公室的钟蔚延先生作了专访,向官方的选举委员会提出了选举中应该有公开竞
   
   选等建议。在何德普先生参加选举的100天里,曾多次受到了单位领导、公安警
   
   察的警告和威胁,甚至受到人身攻击。公安局的警车就停在他家门口,警察随时
   
   跟在他的身边,把他的宣传材料抢走并没收。有些警察还威胁他:“如果你再发
   
   放参选材料,就对你实行拘留、处罚。你的参选不合法,不能让独立参选人成为
   
   候选人,不能让你胜选。”最后,虽然何德普得到广大选民的支持,但是中国共
   
   产党政府不透明选举程序,根本不公布最后的选举结果。何德普以一个政治反对
   
   派人士介入人民代表的选举,意在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这一次的参选,在中
   
   国共产党一党控制下的基层代表选举史上是罕见的。
   
   
   
    何德普因为参加了1998年的中国民主党组党活动及地方选举,得罪了官方,
   
   1999年被当时所工作的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开除了公职,离开了工作近20年
   
   的岗位,失去了生活来源。
   
   
   
    1998年底,中共当局开始一波猛于一波地镇压中国民主党,重判了王有才、
   
   秦永敏、徐文立、刘贤斌、欧阳懿、吴义龙、毛庆祥、朱虞夫、徐光、祝正明、
   
   査建国、高洪明、刘世遵、王泽臣、王文江、谢长发、佟适冬、岳天祥、李志友
   
   等各省的民主党负责人及主要骨干,已公开身分还没有被捕的的中国民主党成员
   
   也受到了严格控制,想要继续公开活动已是非常困难。一时间国内民运弥漫着恐
   
   怖的阴霾,一谈到组党,不少人噤若寒蝉、唯恐避之而不及,加上别有用心之人
   
   乘机搅混水、泼脏水,“内忧外患”纷至沓来。但何德普先生临危不惧,虽势单
   
   力薄、内外交困,仍堂堂正正地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不断发出坚定有力的声音。
   
   自那以后,何德普先生续编民主党京津党部的刊物《资料汇编》,联系与稳定各
   
   地被打散的队伍,并在《民主论坛》、《大(小)参考》、《博讯》、《议报》、自
   
   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德国之声等媒体上,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或听到几起何
   
   德普代表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发出的各类声明和呼吁、接受采访、组织与签署联
   
   名信:谴责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各类侵犯人权事件,要求中共当局尊重普世文明价
   
   值、释放政治犯、进行政改实现民主等等。正因为何德普先生深知中国民主党的
   
   组织和旗帜能否坚持下去对中国民主运动的价值,深知在国内公开高举中国民主
   
   党大旗对于中国民主党的存在与发展的重要性,他发挥非凡的勇气与智慧,在逆
   
   境中“横刀立马”长时间守住了当时普遍认为易陷难守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阵
   
   地,为国内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不倒、度过难关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其风骨可
   
   嘉,震撼世人。写到这里,我脑袋瓜子里突然联想起文天祥、关天培、张自忠、
   
   彭德怀等历史人物,觉得好笑;但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又严肃地意识到,也许这
   
   里面冥冥之中的关系,正蕴含着我中华民族足以永远屹立于世界之林的力量与光
   
   芒。
   
   
   
    在何德普先生英勇苦战期间,四川及重庆的胡明君、王森、何山等以中国民
   
   主党的名义直接替农民减负与维权,2000年岁末代表当地中国民主党组织声援
   
   万源市青花钢铁总厂陷于困境的工人运动、营救被捕的工人领袖,虽充分维护了
   
   民众权利并造成了比较大的社会影响,但也很快被镇压与扑灭,而王森他们的活
   
   动情况以及后来被捕的消息,当时也主要靠何德甫与卢四清两位先生向外界公布
   
   的。2002年3月姚福姚信、萧云良为维护东北辽阳地区产业工人的权利经过长
   
   达数月轰轰烈烈的数万人示威运动,我们也是通过他们遭抓捕迫害后网上公布的
   
   消息,才知道原来两位工运领袖是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在这几年国内民主党最艰
   
   难的岁月,安徽的王洪学、王庭金等,东北的冷万宝、宁先华、杨春光等,湖北
   
   的吕新华、刘飞跃、胡俊雄等,山东王金波、车宏年等,上海的姚振宪、韩立法、
   
   李国涛等,贵州的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黄燕明等,甘肃的李大伟、王凤山
   
   等,陕西的赵长青、付升、郑保和等,重庆的许万平,四川的邓永亮,内蒙的丁
   
   贵荣,宁夏的陈晓昶以及湖南、河北、山西等地的中国民主党国内组织或人员偶
   
   尔也会亮一、两下旗帜,顽强地发出表示当地中国民主党存在并坚守的声音。当
   
   时我们浙江民主党虽有单称峰、聂敏之、王东海、胡晓玲、楼裕根、迟建伟、林
   
   辉、毛奇峰、萧利斌、余铁龙、余元洪、叶建、皱巍、吕耿松、王富华、任伟仁、
   
   王哲军、高海兵、胡贤焕、贺忠民、王杭立等众多骨干人员在民主党的大旗下
   
   团结协作,与何德普先生南北呼应,但其工作力度与频度比之于何德普独力支撑
   
   的京津党部,还是稍逊一筹,用王荣清先生与何德普通电话时的说法,就是“我
   
   们替你当配角”。直到2002年11月初何德普先生被抓后,我们浙江民主党人再
   
   也不能躲在何德普后面“跑龙套”了,才迫不得已奋起担当了一波又一波较大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